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二次元 > 爱上炸毛女友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六章——炸毛小姐吃醋了


  
早上九点准,安子暄来到了“雅轩”公司。原因是某人昨天晚上通知她今天可以不用去训练华尔兹,让她到公司帮他整理整理资料。安子暄当然乐意的不得了。
本来以为蓝梓麒会来接自己的安子暄,其实早上差点迟到了,紧赶着来到了公司,本来以为应该会坐在办公室的人却又没看见,安子暄暗自琢磨,今天这人是去哪儿了?
直到十一点,还是没有看见那个以前每天都看得见的人。
直到下午一点上班,安子暄还是没有看见那人。在座位上坐不住,晃悠晃悠到蓝梓麒的特助那里,正巧碰见李姐在。
“李姐!”
“哎,小安啊。有什么事吗?”李姐是一个年纪上三十的成熟女性了,能力特别好,在公司已经有三年任龄了。蓝梓麒平时大多事情都是交给李姐去做,只有不重要的事情才会交给她去办。因此,也只有李姐最清楚蓝梓麒的行程。
“嗯...李姐,你渴不渴啊?我给你装杯水去。”安子暄很明显的献殷勤。
“哎,谢谢你小安。怎么了吗?找我有什么事就说吧。”李姐一副你就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样子看着安子暄,安子暄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发,笑了笑。
“嗯,是这样的。李姐,我看总裁早上到现在都没来,您知道他是去哪儿了吗?”
“上班时间,不要打探总裁的私事,总裁的行程告诉你干嘛啊?不行不行,快回去上班。”李姐很坚决的拒绝了安子暄,照平时来说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大事啊,怎么今天李姐这么奇怪?
“哎呀,李姐,您就告诉我一下嘛。我只是,只是好奇嘛。”安子暄不肯放弃,只好又使出她惯用的一招撒娇方式,拉着李姐工作服的袖子不撒手,嘴里软声哀求着。
“好奇也不行,总裁吩咐了这个不能跟你说。”李姐一副没得商量的样子。安子暄就更觉得奇怪了。
他吩咐不能让我知道?为什么不能让我知道?难道他是去做什么不能让我知道的事?
“李姐...您就跟我说一下嘛。”我继续扯继续扯。李姐一把将袖子收了回去。安子暄只好跑到她后面给她捶捶肩膀,捏捏脖子,嘴里继续恳求着,但李姐今天突然变得很不通情理,不管怎么样就是不肯说。
“不行,快回去上班吧!”李姐埋头盯着电脑的屏幕,不再搭理安子暄。安子暄无奈,只好心里想着要不打个电话给他?见李姐没抬头,安子暄趁机偷偷躲进茶水间,猫着身躲在门板后面。李姐过了一会儿抬起头,没看见安子暄,才舒了口气,悠悠道:“唉,小安啊。总裁可是吩咐了,绝对不能让你知道他陪合作的女客户去吃饭逛街的事啊,你也不能怪我。”李姐说完,摇了摇头又低下去工作。
好啊,陪女客户去吃饭逛街是吧?不能让我知道是吧?蓝梓麒,你好样的!!!
此时,远在自己家的蓝梓麒忽然连续打了几个喷嚏。难道是天气要转凉了?
时隔三天,安子暄都没有见到蓝梓麒。公司里没见他去上班,也没去公寓找她,更没见他打电话过来。据李姐不小心透露的消息表明某人这几天都跟所谓的女客户在一起,而且是常常一整天的待在一起。安子暄的心里的怒气更是腾腾的往上燃起。
蓝梓麒!你个朝三暮四的!!
三天没见到人,再加上李姐口中的绯闻,安子暄开始想太多了。。。
夜里,安子暄趴在阳台上,看着外面的灯光璀璨,目光中透露着哀伤。蓝梓麒几天没联系她,除了愤怒,其实更多的是被愤怒掩盖之下的悲伤。
多久之前才说过喜欢自己?多久之前还在对着自己说着甜言蜜语?多久之前还在保证着要把自己追到手,誓不罢休?这才多久,才多少天,这么快就厌恶了吗?玩腻了吗?这么快就又勾搭上另外一个女的,还每天都在一起!还为了她不来公司工作。。。。
是觉得自己太拿乔了吗?是自己让他觉得失去兴趣了吗?对讨好自己的行为已经厌烦了是吗?如果自己早点答应他,是不是他会对自己的好持续的更久一点?是不是不会又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不!自己真是笨蛋,超级大笨蛋!他是什么样的人?难道现在还不能看出来吗?
这么快就又勾搭上其他的人了,就算自己早点答应跟他在一起,他又能对自己好多久?说不定会更快的把自己抛开呢!哈哈,果然啊,谁说会有灰姑娘的童话?那都是骗人的,都是骗傻子的。自己就是一个大傻子啊,哈哈。
蓝梓麒,你怎么能这么残忍呢?把一个人骗到喜欢上自己,再狠狠的嘲笑她自己只是在玩弄她而已,把一个人的感情当作游戏战利品那样对待?你,怎么这么可恶!
是真的有了喜欢的感觉啊,是真的想放开心再试一次。可是,还没跟他说,他就已经失去耐心了,已经不再想跟着自己浪费时间了。
自己真是傻子,真是一个大傻子!呵呵,还好,还好。现在知道的还不算晚,还没有陷得那么深,应该可以把遗落的心给收回来吧。
只要把心收回来,就不会痛了......
第四天早上,蓝梓麒来公司了。把安子暄叫进了办公室。
“小暄,晚上我们一起去吃饭吧?”蓝梓麒笑得如沐春风。
经过这三天的小别,她应该很想念自己吧?自己可是很想很想她的,这三天是好不容易忍过来的,有好几次晚上都想跑到她的公寓去找她,管她什么吃醋的妙计,什么小别胜新婚,最后还是有慕容那家伙拦着,拉去一起喝酒,喝到醉在沙发上睡了过去。不知道她这三天没有见到自己会不会跟自己一样很想念自己呢?就算是有十分之一也好啊,不知道会不会突然听到她的告白呢?
电视上不是都演着男主角一声不响的离开一段时间以后,女主角发现原来自己深爱着男主角,因为男主角的突然离开而悲伤欲绝,最后男主角终于回来了,女主角就抱着男主角说‘以后再也不分开了’。不知道这种场景会不会今天也在现实里上演一次呢?
不得不说,蓝梓麒,你真的是想太多了。。。。。
“这是上司的命令吗?”安子暄冷冷地说,蓝梓麒楞了一下。
“不,这是我蓝梓麒对你安子暄小姐的邀请。”
“谢谢您的好意,我拒绝。”安子暄依旧冷着脸说。
不是说这小妮子会吃醋嘛!怎么还这么淡定!慕容那小子是不是在骗自己来着?啊!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小暄,你怎么了?”
看着蓝梓麒眼中依稀的温柔和一丝的心疼,安子暄心里觉得好笑。
怎么了?不问你自己做了什么?还敢来问我!
“总裁,您还有什么事吗?没事的话,我就先出去工作了。”安子暄不解释,似乎对蓝梓麒避之唯恐不及,一点都不想跟他说话。
“你站住!”蓝梓麒从软椅站起,走到安子暄面前挡人。
“小暄,你在跟我闹别扭吗?”该死的!这是什么情况?慕容若这小子不是说晾她三天,再让李特助散布点小道消息让她吃醋,就可以让美人哭哭啼啼的投入自己的怀中吗?现在这情况怎么比之前还糟糕啊!
而且,她这该死的想要避开自己的样子是怎么回事?!
“总裁,我没有跟您闹什么别扭。没事的话,请您放开手,我要出去工作了。”安子暄依旧不解释,看她脸上的神色分明显得很不耐烦。
跟我说话,你就这么不耐烦吗?就这么想逃开我吗?蓝梓麒心里悲伤地想着。
“你把话说清楚。我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你了,小暄,为什么你会对我这么冷淡?”
不要该死的对他这副巴不得逃离的样子,他受不了!
这时他才发现,原来安子暄一句冰冷的话,一个不耐烦的神色,一个想要逃离的眼神,这些都可以让他的心坠入冰窖之中,在深寒中冰冻着那颗对她火热的心。只要随便一句不在乎的话,都可以让他受伤,让他一直以来的坚持瓦碎。
“我不一直是这样的吗?我不会对你奉承,不会对你说好话,更不会喜欢上你。所以你可以不用再把心思放在我上面,不需要再在我这里花费时间,你可以尽情的去找你的那些佳人啊!”安子暄突然像忍不住似的,朝着蓝梓麒大吼。
“难道说,我去找其他女人,你一点都不吃醋吗?”该死的,她一定要把话说得这么绝吗?自己喜欢她,她怎么能不理解自己的心思?
“是!”蓝梓麒一愣,“我一点都不会在意!”自己一点都不会在意的。。。
蓝梓麒不敢置信的看着安子暄,她低着头回绝了自己的目光,冷淡的说着‘一点都不会在意’这种伤自己心的话。自己那么喜欢她,把她带到自己的身边,带着她一起吃饭一起玩,挖着心思对她好,费尽心机想把她变得更好,能够自信的跟自己站在一起。自己掏了整颗心放在她面前,等着她将它捡起。可是,她却只是冷淡的说着‘我一点都不会在意’。小暄,你怎么能这么狠心的对我呢?
“你再说一次!”“我一点都....唔”未出口的话都被嘴唇吞咽了。
单手揽着她的腰,将她拉进自己的怀中,紧紧地扣着。嘴唇覆在粉红的软唇上面,斯磨着两瓣唇瓣,像在品尝着美味的果冻一样,舔一下,吸一下,再用牙齿轻轻地滑过唇瓣,感受着它微微颤抖的战栗感,轻咬着,含着唇瓣,把两片唇瓣都包在自己的嘴唇里。安子暄死守着牙关,不让蓝梓麒的舌头寻机趁乱窜进去。蓝梓麒也不急不恼,就着两瓣唇瓣慢慢的轻吻着,咬着,玩的红艳艳的,鲜艳欲滴。
安子暄抬腿欲踹,却被蓝梓麒一脚挡着,将她推后压在玻璃们上,刚刚离开的嘴唇马上又覆了上去,对着两片粉嫩嫩的唇瓣玩的不亦乐乎。安子暄脚使不上,双手也不消停,使劲的推着蓝梓麒的胸膛,蓝梓麒一手按在她的背上,一手紧按着她的腰,将她与自己的距离凑得更近一些,紧紧地靠在他的胸膛上。安子暄挣脱不能,在体力的消失与心中席卷而来的难过之下,眼泪就成串的沿着眼角和鼻子滑落,滴入紧紧贴合在一起的四片唇瓣,被蓝梓麒一并吞没。双唇胶着的密不可分。
“梓麒....”
“啊......”安子暄一开口的瞬间,就被蓝梓麒趁机将舌头伸了进去,邀着粉舌一起共舞。舌头滑过一颗颗皓齿,舔尽嘴里的每个角落,似是想要寻找着什么,亦或是要证明些什么,合不起来的嘴巴流下了些许唾液,滑过纤细的脖子,滑入被衣服掩盖住的区域。安子暄的双手都紧揪着蓝梓麒胸前的衣服,在情迷意乱之下,她已经不能再做出任何的反抗,只能随着蓝梓麒在嘴里的肆虐,无力的靠在他身上,双手揪着他的衣服,以蓝梓麒放在腰上的手的力量支撑着自己不腿软的倒下去。
有力的滑舌将粉舌勾出口外,极尽色情的缠卷着,流下了更多透明的唾液。几番嬉戏,才放过了她的嘴唇和舌头,转战移到脸上,一点一点的将泪水的痕迹抹去,印上自己的印记。
“暄...暄,不要哭。”
“你...你个混蛋!”好不容易喘过口气,安子暄哽咽的道,“你讨厌!不是已经不喜欢我了吗?不是已经勾搭别的女人了吗?干嘛还要招惹我!蓝梓麒,你是混蛋!”
“是,是,我是混蛋。不过,暄,谁告诉你我不喜欢你了呢?”
谁说我说过不喜欢她了?啊?是谁在造这种不可信的谣言?居然敢骗我可爱的小暄暄,害她哭的这么难过!啊!是谁说的,要是让我知道了,一定要将那个人捉来好好收拾收拾!啊!是谁说的!!
不是我哦....跟作者无关.....作者抱头窜走.......
“啊?”难道他没说过?
好像...确实没听他说过这句话。不过,他都敢去勾搭另外一个女人了,难道还不是这个意思吗?!
“我从来都没说过我不喜欢你这种话吧!”蓝梓麒很肯定地说。
“那...那...”那女人又是怎么回事??
“是不是你听李姐说,我跟一个女客户在一起吃饭逛街?”蓝梓麒笑得很得意的说。
安子暄哼的一声转过头,以示承认。
果然啊,这招还是有用的,她果然是吃醋了!!!这是多么值得高兴的事啊!!啊哈哈哈哈哈!
“暄...”某人的声音很温柔。“暄...”某人笑得很白痴。“暄...你是不是吃醋了?”某人笑得很矜持。
某人脸红了。“谁,谁TM说过这种毁我清誉的话!”又是一个死鸭子嘴硬的典范!
“没有嘛?暄...真的没有嘛?你真的一点都没有因为我这几天去陪那个女的而吃醋吗?”
“没!没有!”某人心疼的擦着她脸上滑落的泪水。
“暄,没有吃醋,你干嘛流泪呢?”我泪腺发达不行啊?!
“暄,我喜欢你,我从来都只爱你一个人!你也喜欢我的,对不对?”蓝梓麒深情的看着因为接吻而脸红通通的安子暄,看着她因为自己而红了的眼眶,心里的疼惜一下子把他淹没,害他差点现在就想把她带回家锁起来,以后去哪儿都不落下她,把她锁在自己的身边,只要能够时时刻刻看着她自己的心里一定很满足,也不会再有患得患失的失落感吧?不过,她有可能会肯乖乖就范嘛?唉,看来还是,革命善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啊!
蓝梓麒这时有一种感觉,原来喜欢一个人比她喜欢你的程度还要再多一点的喜欢她的话,这条路就不好走啊,幸好,这种艰辛的路,就算走再久,他还是觉得甘之如饴,只要能守得云开见月明,他相信这点困难绝对只是爱神的考验,而他一定会通过的!
抱得美人归的日子,相信终会到来的,特别是在经历过今天这件事知道了安子暄对自己也是很有感觉的之后。虽然安子暄不是美人.....不过有句话不是说么,情人眼里出西施啊!!
“谁说我喜欢你了。你不是还有个谁谁谁的吗?不是还有后宫那些谁谁谁的吗?我喜欢你不是自己遭罪吗?”哟哟哟,吃醋的样子曝露出来了。
安子暄显然是了解这些公子哥们的恶习的,一定都是有几个钱,就在挥霍的青春里有过无数的一夜情的女人,或者周期性女友,她可是看过无数的言情小说的,空穴不来风啊!
要是真的这么轻易就答应了,以后冒出来其他的女人跟自己抢那么办?
咦,安子暄突然意识到,这是个很严肃并且很重要的问题。。。。。。
“我保证,我以后绝对只爱你一个人,只对你一个人好。所以,我们不要计较以前的事了好不好?我们,在一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