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二次元 > 爱上炸毛女友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五章——安子暄的心结



这小妮子也有害怕的东西?嘿嘿,有趣啊!
话说回来,安子暄害怕跳华尔兹呢,也是有原因的呀。在很久之前的某年某月某日的下午某时某分,安子暄的小学学校要举行毕业晚会,要学生们组织排练华尔兹,自己找伴。在宽阔的场地里,安子暄站在角落里看着大家一对对的在练习着,微微抿着双唇,显出一丝不开心,让人看得有点想要去疼怜的感觉,也许是上天看见她可怜吧,竟然派了一个王子给她。
奇迹发生了,天下红雨了!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学校的小帅哥,公认的校草王奇向她伸出他白皙的小手,诚恳地邀请她做他的舞伴!
所有人都膛目结舌,因为安子暄个子小小又那么胖,虽然有点可爱,但是怎么样也不可能会被学校的校草看上的嘛,而且人家还有一个正牌女友,同样也是校花的迟美。众人怎么想都想不通为什么王奇会找一个这么小角色做舞伴,而不是他的正牌女友。
只有王奇的正牌女友迟美,才知道这其实只是某人在心情极度不开心的情况下所故意做出来给某某人看的。根本不会有王子看上灰姑娘的故事。
别看人家还是小学生,那嫉妒心理还是有存在的,这不,全校女学生都死瞪着安子暄,始终不相信学校校草怎么会看上她了呢?瞧她要钱没钱的,要貌没貌的,要成绩也没成绩啊。
而安子暄望着他正牌女友转身离开,一下子就愣在那儿不知所措。她比所有人还要更加惊愕,更加不敢相信有这种事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他怎么会看上她做搭档的呢?
“小暄,我的手很酸了哦。”小帅哥皮皮的笑着说。
那时候帅还没有个概念,只要家里有钱,又很大方的话,通常就会被小伙伴们经常喊着“谁谁谁好帅啊!”而王奇,确实还是有一点帅的资本,五官很立体,皮肤又很白,又比较瘦削,所以就被学校的女生们评为学校的校草了。
安子暄愣愣的把手伸了出去,被握入一双温暖的手里。她跟着他起步跳舞,却频频踩到他的脚,本来会惹王子生气,没想到他却只是温柔地说“没关系,我们继续!”
反常!反常!实在是太反常了!!
带着忐忑的心情,安子暄度过一个快乐的星期,终于来到了毕业晚会的日子。安子暄难得穿了一件粉红色连衣裙,下面裙摆轻皱相连,走动时犹如动荡的浪花一般,似是一个可爱的小胖子仙女。
怀着无比兴奋又不安的心情,安子暄等着她的王子来牵她的手,让她成为这舞会上最夺目的公主。她一双迷离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寻找着某人的身影,嘴边挂着一抹甜甜的微笑。瞬间,她身体忽的僵硬,一幕残忍的影像在她眼前上演。她的王子,此时却已成为别人的,或者说那个人本来就不属于她,只是曾经和她有过一段小插曲的路人。只见王奇牵着迟美,他的正牌女友缓缓步入舞池,悠扬的跟着音乐扭动着身体,画面,美丽的耀眼刺目。
一个女同学在一旁假装无意的说:“听说啊,这小美和咱们的王奇帅哥是一个星期前闹别扭了,王奇为了气小美才会找上某人的,没想到某人还真以为奇公子喜欢她呢,妄想枝头变凤凰!真是可笑!” “对啊对啊!”另一个女同学插嘴:“你说咱们王奇公子有钱有貌,长得一表人才,成绩又那么优秀,怎么可能去喜欢一个丑小鸭呢!况且,人家的女朋友还那么漂亮,家里也有钱,他们可谓是门当户对!”“你们看啊,某人现在在那里多可怜呀,真是可悲的丑小鸭,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就是这种下场!”而安子暄早已忍不住别人的冷嘲热讽,掩脸哭着跑出去,后面还传来一阵阵同学的讥笑声 。跑出来时仿佛看到了小美得意的笑脸,也许,这一切都是她的主意。。。
从那次以后,她从此不再跳华尔兹,学校的活动也鲜少参加。因为她的初恋伤的她太重,让她的心里有了一个解不开的心结。
小的时候还不了解人心的险恶,对一件事看得太重,等到被伤害的时候,那种感觉也就格外的刻骨铭心了。那次的伤痛也永恒地在安子暄的心里留下烙印,甚至让她畏惧学校的活动,更畏惧华尔兹!这么多年来一直都隐藏在心里深处,这回让蓝梓麒被迫的学习华尔兹,等于间接的又回忆了一次以前那件事,让安子暄的心里更加把蓝梓麒骂的狗血淋头。。。
***!混蛋!不是人!可恶啊!恶魔!魔鬼!全世界最最可恶的大魔王!!!
不用说,肯定是某人大开骂人经了。
话说,她都练了一个早上了,还是抓不住节奏,把人家老师的脚给踩肿了。一个早上,她把人家华尔兹训练场给气走了3位老师!每个老师都给蓝梓麒来一句:“对不起!我无能为力!请另请高明吧!”哦买尬!气死她了!这杀千刀的,她讨厌他!!!
其实吧,她以前学过华尔兹,所以要学会并不难,难的是她的心结啊。因为以前的事情,让她根本无法放开心去学习华尔兹,自然就百般出错了。。
可怜蓝梓麒根本不知道她的心事,只是一次次的让老师们教导,自己坐在下面看着。
小子你给我等着!我一定要你加倍的奉还我!555.....她可怜的红肿的脚...
看着瘫坐在地上的安子暄,蓝梓麒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老师已经被气走了,暂时也没有人过来,而安子暄就赖在舞台的地板上不肯起来了。蓝梓麒看着,心里佯抑是心疼又佯抑是好笑。瞧她低着头喃喃不止,大概在大念骂人三字经了吧。呵,他可爱倔强的小女友啊。
起身离开观众席,蓝梓麒轻步走到瘫坐在台上的安子暄前方,蹲下去与她平视。
“练得还好吗?”蓝梓麒淡笑地道。
啊啊!恶魔!大魔王!好不好他不都是一一看在眼里了吗!还问她好不好?!好!好才怪咧!她脚肿的痛死了!好个屁咧!从没在他面前这么出糗过,在他面前一次次的摔倒,气走一个个专业老师,哦天啊!他是撒旦啦!555....
蓝梓麒好笑的看着她狰狞的样子,起身做出一个要请的手势,“来吧,我的公主!”蓝梓麒露出异常温柔的笑脸,缕缕阳光从窗外斜射进来,刚好照在他的身上,他的眼睛吸引着她的视线,让她无法转移。一身合身的浅灰色西装搭着健人的体魄,让众多腐女看到都忍不住口水直流,他的周边泛着一层温暖的光芒,仿佛是从童话里走出来的王子。不过事实上走出来的是撒旦就是了,不然也不会...
“我说,小胖妹。你是不敢再跳了么?”
我去!我现在瘦了好多了好不好!虽然都是托他的福!但是她是打死也不会感激他的!
她宁愿多一个小时睡觉也不要拿这一个小时去跑步啊啊啊啊啊啊!!!
“谁说的!闭上你的臭嘴!”敢这么勇猛的骂上司的人,这普天之下找不到第二个了吧?不怕被老板一气之下就炒她一顿鱿鱼回家?
某人刚刚好拥有这个恶魔般的想法,哈哈。逗逗她一定很好玩!
“小姐,你忘了...”蓝梓麒抬起安子暄的下巴,直视着她的眼睛,“我是你亲爱的上司了么?你竟然叫我闭上臭嘴?”额...瀑汗...怎么忘了眼前的人是个这么邪恶的上司了。
淑女报仇十年不晚,蓝梓麒你给我等着!!!
“哪有的话,我是一时口误,一时口误啦!”555...安子暄觉得自己真是一个被上司狠狠压迫的可怜的小职员。
“哦?”蓝梓麒挑眉,“真的?”
“当然,当然是真的咯,您大人大量就不要跟小的计较了!”
哼哼,以后再跟你算账!
“那好吧。”蓝梓麒一副大人不计小人过的样子。
哇?!这么简单就过关了?
“但是...”蓝某人又悠悠地开口,某人的心凉了一半,“你要赔偿我一顿饭。”
“经理,你老说笑的吧?”开玩笑!他吃一顿饭就上千块,她哪里请得起?
“你说呢?”
又要她说,不说了。
“只是请我去大排档吃顿饭而已,不用这么小气吧!”蓝梓麒好笑的看着深怕大出血的安子暄,心里暗自思忖:吃顿饭又不会把你吃穷了,让你请一下怎么样了。
“啊!大排档?你确定?”安子暄突然在脑中想象,某人穿的西装革履的,开着几百万的豪车,开进小巷子里跟她去吃大排档....那应该会成为众人的焦点吧?
“你说呢?”这其实是某人的咒语吧。。。。。
。。。。。。。。。
“我确定,君子一言九鼎!绝不反悔!”
“那可难说,谁知道你是不是君子呢.....”安子暄小声地嘀咕着。
“你说什么?”她声音压得太低,他没听清楚她在说什么。
“没,没什么。”呵呵呵。安子暄傻笑着。笑话!让他听到那还得了啊!她还不得被整死!
不过.....
蓝梓麒你给我记住!我一定会加倍的奉还给你!!
“好了,我来教你练舞吧!”蓝恶魔又开始露出他恶魔的一面了。
“啊!!!”如果女生的尖叫从世界上消失就没有噪音了吧,蓝梓麒无奈的想着。
“还要练啊...”安子暄硬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博取同情,可惜呀可惜,恶魔怎么会怜香惜玉呢。这不,蓝梓麒双手环胸的俯视着,就等她站起来继续练。
如果此时三楼还有其他的人在看着舞台上的话,一定会觉得很诡异。一个极帅的男子,手揽着一个极胖的女子在跳很优雅的华尔兹。。。。。。。
安子暄努力地在使自己的脚不会踩到蓝梓麒的脚背上。她穿的可是高跟鞋,被狠狠的踩到脚背一定会很痛吧。可是她的双脚老是打结,也不知道会为什么在别人练起来很简单的动作,她总能因为同手同脚而摔倒。
蓝梓麒的手放在她粗粗的腰上,安子暄心里觉得很害羞,又很羞愧。毕竟,蓝梓麒是外貌那么出色的人,尽管她对帅哥没什么好感,却也不得不承认蓝梓麒的帅,是真的没几个人比得上的。而每次和他站在一起的时候,就总是会在暗地里比较着两人的区别。面对着优秀的蓝梓麒,她的自卑是不自觉的。心里紧张,练得就更糟了。
蓝梓麒还是个很好的老师的,偶尔被安子暄踩到脚,脸上也毫无怒色,还是温尔地看着安子暄,继续笑着带着她练。安子暄知道被踩到是有多痛的,可是蓝梓麒一声抱怨都没有,也没有喊半声疼。
安子暄只好尽力的按着蓝梓麒所说的做,脚在来不及刹住要踩到蓝梓麒脚背的时候,她马上就把脚往后退,另一只脚没跟得上反应,她就往后面摔了,还好及时被蓝梓麒揽紧腰,但两人还是一起摔在舞台上,因为安子暄太重了。。。。。
“踩到也没关系。”安子暄愣愣的看着蓝梓麒有些心疼和担心的眼神,听到他的话时,心里竟涌过一丝温暖。他,宁愿自己被踩到脚,也不希望她摔伤。。
这个人,干嘛对她这么好。。。。。。
“没事吧?先休息一下,我帮你揉揉脚。”蓝梓麒担心的看着她微微肿起来的脚,心疼的很。
把她扶到观众席上,把她的脚放在自己的大腿上,手覆上脚踝轻轻地帮她揉着。
“嘶......”安子暄倒抽一口冷气。
“很疼吗??”蓝梓麒马上放轻力度,小心翼翼的揉着,那种力道,实在是。。。。
“哎。你当你在帮蚂蚁按摩吗?”安子暄无语地道,尽管确实痛,但他那样按摩,跟没按摩差不多的吧!
蓝梓麒只好又加了一些力道轻轻地帮她按摩。
刚刚一直在练着,注意力都放在不能踩到蓝梓麒这件事上,也就没觉得有多疼,这会儿歇下来,疼痛的感觉马上就侵袭大脑,让她不时地抽着气。看的蓝梓麒是又心疼又无奈。
“小暄。你练得不辛苦吗?”
“辛苦啊。”不辛苦会把脚都练得肿起来吗?!
“那你要不要考虑我刚刚说的那个条件呢,只要你跟我说,我马上就不让你练了。”至于那个舞会,大不了自己就在一边喝酒!
“坚决不告诉你!”
。。。。。。。。。。。。。。。。。。。。。。。。。。。
“那你歇两天继续练吧。”
“恶魔!撒旦!可恶!蓝梓麒我恨你!我诅咒你上厕所刚好没有纸!诅咒你喝咖啡被呛到!啊啊啊!蓝梓麒你这个混蛋!去死吧!我诅咒你出门忘记带钥匙!车子被钉子刺破!臭蓝梓麒!!!!”王婉的屋中,一道骂人的声音响起不断,骂的是越来越痛快,越来越激愤啊,她爽是爽了,就是折煞某人了。瞧她回来到现在都两个多小时了,那嘴就没停过。小姐啊,她知不知道她骂的人是她的顶头上司也是她的顶头上司啊,俗话说隔墙有耳...话说回来她们总裁有事没事就来她们这儿,要是被他听到那还得了啊,那她们直接就可以收拾包袱走人了吧?
“停!”王婉终于受不了的大喊!
“干嘛?”安子暄不爽地斜眼瞄了一下王婉,没看她正难过着呢嘛!
“我说小姐啊,你烦不烦啊,从回来到现在你都念了几遍了?”王婉受不了的说着。
从刚刚蓝梓麒送她回来,并且在艰辛的扶她上了六楼才离开之后,安子暄就坐在电视机前一边听着歌一边大声骂着蓝梓麒,从他出门忘记带钥匙到吃饭忘记带钱,上厕所没有纸,喝咖啡被呛到等等,一直骂到现在,骂到忘词了就喝口水,想起来再继续骂,害王婉觉得自己都快听得魔障了。晚上做梦说不定脑子里就会一直出现她说的话,然后大半夜突然醒来大吼一句“蓝梓麒我诅咒你出去没带钱!”
。。。。。。。。。。。。。。。。。
这太恐怖了。。。。。。。
“可,可是那个蓝梓麒太过分了!他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安子暄犹在不满的抱怨着。
“他怎么对你了?”王婉无奈的说,心里想着:去私人的华尔兹训练场学习练华尔兹,还是国际上颇负盛名的国际舞者老师教的,你以为是谁都有这种好运的嘛!!一个大公子哥,陪着你亲自去练华尔兹,你以为是谁都有这么幸福的经历的嘛!!这么不懂得享福的人实在是让人太嫉妒了啊、、、
“他让我跳华尔兹!”安子暄指控着,她那么讨厌华尔兹,他怎么可以不顾她的意愿就强制逼迫她学习华尔兹呢!这实在让她气愤!!
“那他知道你怕华尔兹吗?”
“好像,不知道。”这是迟疑的节奏啊。。。
“你告诉过他吗?”
“没有...”这是更加迟疑的节奏。。。
“那你能怪他吗?”俗话说不知者无罪嘛。
“但是,他真的很可恶!我的脚都跳得肿起来了!”
“那是肌肉反弹而已,经理他一定有帮你揉脚对不对?”
“有...”在她终于坚持不住的时候倒下去了,他很温柔很轻的按摩着她的脚,慢慢舒缓她脚上的疼痛感。当时他的眼里有着无奈,有着一丝好笑,更多的是.......心疼?她愣了神的一直看着他,他突然抬起头,深情地注视着她的眼睛。哎哟!当时她可脸红了,忙的低下头,不敢再看着蓝梓麒!
“那不就好了吗?小暄,你不知道经理带你参加的是什么聚会吗?”王婉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安子暄,看的她实在莫名其妙。
“不知道啊,反正我是没有兴趣的!”
“你怎么可以没兴趣呢!我听说那是一场生日会,只有木家至交才能参加,经理是代替他父亲参加的,可经理会带你去参加肯定也向媒体说明了你们的关系,不是吗?”
话说王婉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所以说这就是公司八卦的厉害了。从上个月里公司的女性们除了已经结婚的妈妈级别,其她的人都在猜测即将到来的那场盛大的生日舞会,蓝总裁究竟会带谁去。
之所以说是盛大的生日舞会,是因为那是木家的老大,也就是木总裁的生日。他先前是混黑道出来的,后来有了孩子,就渐渐的淡出了黑道,用了十几年的时间将事业转到白道上面来,因为他平日最喜欢炫耀,就连儿子在国外考了双博士,他也能拿来在好友面前一直炫耀。而他的生日舞会,就是商界很多人关注的焦点了,因为参加舞会的人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一般的商人还不能被邀请,听说还有一些官员跟他交好,所以很多商人也会去争取那一张邀请帖。能被木总裁邀请参加他的生日舞会,这也是间接说明了身份地位的意思。而木总裁还有一个很特别的名字叫做木斯人。。。。
他与蓝梓麒的父亲向来交好。而蓝梓麒的父亲身体有恙又在国外,早几年已经不参加了,都交给他儿子也就是蓝梓麒去,然后所有认识蓝梓麒的女性就会争取跟他一起去舞会上亮相。
“我不知道,那种聚会我去了能干吗?”
那种聚会自己要是去了一定浑身别扭不自在吧。。。干嘛就一定得带自己去?喜欢的人?想要在一起的人?可能吗?
“小暄,别告诉我到现在你还不知道经理喜欢你这件事哦!”相信日子都这么久了,总裁一定有所表示了,只是痴呆的她没有发现而已,还是她有可能也知道了呢?近来她发现,好友也会没事的时候老是望着黑暗的天空,似在思念着某个人,回忆某些令她愉快的事,因为她总不自觉的露出幸福的微笑,却连她自己也不知道。那是一种不自觉的幸福的感觉,看的王婉那是羡慕的不得了啊,都想找一个对象也来好好地恩爱一番了。
她不喜欢总裁那才叫怪!!
安子暄一愣,没想到好友也如此认为。但是,他是真的喜欢她吗?竟然连没怎么见到他的小婉都这么认为,难道他表现的真的很认真,认真到旁人都觉得他是喜欢自己的嘛?
其实安子暄不知道,蓝梓麒私下有找过王婉好几次,并且向她了解了不少关于她的小时候的各种事情。。。所以说、我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为什么要对她隐瞒他的身份?为什么总是以工作为借口带她出去玩?如果喜欢她的话为什么不跟她直接坦诚呢?怕她,赖上他堂堂的“雅轩”公司的总裁吗?那他的深情又是怎么回事?那时刻萦绕她心头的,那深情的眼神,充满爱意的眼神,心疼的眼神...
唉也许他是图一时新鲜吧,但他的感情,她玩不起,真的玩不起。
话说回来,“小婉,你怎么会知道经理看上我了?”
“啊呵呵,这个嘛...”这个,其实全公司的女性应该都看出来了吧?每天一起吃饭,每天一起下班,还每天送她回家。很多人都会猜测他们是一对的吧??
不过为了不当大瓦的电灯泡,所以自己也没有一起坐总裁的车回来就是了。
再说,总裁又私下找过自己了解了不少子暄的事,虽然没有明说他喜欢子暄,不过这已经很明显了吧。。。。。
“这个?这个怎么说啊?我记得我当初是应聘的你们三楼那个小公司的秘书啊,怎么就突然跑到你们公司去了呢?虽然那个小公司的老板是跟我解释说他刚好不需要人了,刚好你们公司要人,刚好我符合你们的入职要求。但我昨天好像有看过他那边来了一个新人啊。”“哎呀,小暄,你都知道了干嘛还要问我嘛。小暄,我觉得吧,经理对你是认真的!”
“小婉,你不要瞎说,总裁怎么会看上我这小小的职员呢?”一个有钱的公子哥,‘雅轩’公司的总裁,年少有为的单身贵族,自己的顶顶顶顶头上司,这样优秀的人,要看上自己这个小小的小人物,真是不能让人相信啊啊啊啊。
“你,你说什么?”她什么时候知道的啊?
“蓝梓麒,‘雅轩’公司的总裁,不是吗?公司里不可能什么事都半点不透风的。他五年前在北京创立‘雅轩’公司,以电子业,服务业为主,五年内迅速发展,目前已拥有一定的知名度,是北京市企业之首,全国企业排行榜的五百强之内!当然我也在猜测,他是不是那个所谓的蓝氏集团的公子爷。”
吓!她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
“那个小暄啊,总裁也许也有原因的嘛,你听他解释先吧!”
“没必要了...”她茫然啊,她听到了,她听到那天他在餐厅里说的话,“她将是我的女人”当时心里很激动,很开心,但这是真的吗?难保不是假象啊,也许他就只是一时新鲜,等没有了利用价值,就会把她像抹布一样丢了吧?到时候她付出的感情又要怎么收回来呢?
她害怕,在感情面前她却步了,不敢再尝试了,怕短暂的幸福过后,又是一个可怕的地狱,那种感觉经历一次就够了啊...再说,她这个该去邪恶地狱的恶魔,又怎么配得到幸福呢?幸福,对于她而言,只能是一个梦想了吧?
“小暄,小时候的事就让她过去吧,总裁他人很好的,和那个王奇不一样的,你不知道总裁是多么体贴的人啊,他也不会有什么所谓的门第之见,他喜欢你你也喜欢他不是吗?为什么不给他一次机会也给你一次机会呢?”王婉苦口婆心的劝说着,事实上她这也是受了某人之托啊。
........
长久的沉默过去...
门外的黑影正想敲门,门里面又传出她的声音。“小婉,他如果喜欢我的话就不会骗我了,没必要解释什么了......”
“我说有必要!”门外的黑影大吼!
吓!事实证明,隔墙真的有耳的!!
外面,轻轻吹着的风带点秋日的清凉,天空上点点星星闪烁,在调皮地眨着眼睛,似是唯恐天下不乱,一下子又全部都跑到黑云后面躲起,玩起捉迷藏,路面一下暗了下去,只有路灯孤立在那儿,为寂寥的路道上照亮。街上的几乎不见行人,偶尔路过的几人,都是脚步快速的走了过去。街上,那不平静的一幕,为此添上了些许秋夜的温暖。
微亮的灯下,寂静的路边,两人相拥着,热吻着。话说回来,是被强抱和被强吻滴,哈哈。总之就是一副令人心儿怦怦跳的画面!
就这么一直静静地紧紧的相拥着,外面看来一副热情浪漫甜蜜,而...
双手使劲地敲打着他的胸膛,却无法推开他半分,激烈的吻着她的嘴唇,吮取着她嘴里的蜜汁,已不顾她的嘴唇是否红肿了,两舌激烈的交战着,一追一躲,玩的不亦乐乎。吻吻停停,嘴唇刚分开几秒钟又无间隙的密切贴合在一起,敲打的手已经无力,被拉到腰后,亲密地搂着某人健壮的腰,嘴里窜进来有力的舌头,舔尽嘴里的每个角落,滑过每一颗牙齿。身体,也被热吻的无力,靠着某人放在腰上的手支撑着。嘴里的空气都被占去了,鼻子突然也忘记了使用,脸颊因为没了氧气而变得有些通红,推拒着他的胸膛。蓝梓麒的舌头退了出来,转移阵地,轻轻地吻着她敏感的耳后,顺着脖颈吻下来,待她喘过几口气,又把嘴唇覆上了柔软的粉唇,嘶磨着不舍得离开。长久的十多分钟过去,终于停歇了。静静地躺在他的怀里,什么也被隔绝在她的心外,她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想知道...
第六章——再遇慕容若
一个星期后。
夜幕降临,城市中处处开始闪起灯光,五光十色,色彩缤纷,点缀出这一个炫目亮丽的城市。一家五星级大酒店门前,慕容若把人家美女送上计程车,美女勾着脖子索求热吻,他自然欣然而上,热吻结束,就拒绝了人家想续摊的意思。朝着计程车的方向挥了挥手,再看看手表,无奈的开着自己的车往酒吧的方向开去。
这个蓝梓麒,居然会去买醉?!
走进“炫目”的酒吧,服务生带着他进了蓝梓麒所在的包间。一进去,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极大的酒味,看到的是桌子上已经有十几个空酒瓶了,虽然都是酒精度数极低的啤酒,可也不能拿酒当饭吃当水喝吧!
“你行啊,宰相肚里能撑船,你是蓝公子肚里能装海是吧?喝这么多怎么没见你喝死!”慕容若没好气地冲着蓝梓麒说,把桌子上空的啤酒瓶子都堆到一边,等一会儿让服务员拿下去。把手上提着的塑料饭盒放在空的桌子上。
“这有什么,不都是啤酒吗?我都还没开喝呢。等你来了,好酒才上呢。”蓝梓麒满脸愁容,心里烦的很,他只能把好友拉来一起喝酒。
自从那天晚上以后,安子暄这些天来一直是冷着脸对着他,也不跟他一起吃饭了,送她回去吧她也拒绝,真是让他心烦死。偏偏她又是谨遵下属的本分,老是把自己只当做上司来看待。
难道要对她霸王硬上弓?真要这样做的话,她一定恨死他了,而且,他喜欢一个人想要得到她,也觉得不会用这么下作的手段的。太侮辱他蓝大公子的人格了。
蓝梓麒话音刚落,服务员就拿酒进来了。把酒摆上桌,又把空的酒瓶子全都收了下去,安静地退出了包间。蓝梓麒一手拿起一瓶酒就开了。
慕容若一看,好家伙!这桌子上竟然放了两瓶老干粮,四瓶白酒还有一箱啤酒。照这样看,是想喝瘫在这里?
看来今天自己是一定要舍命陪君子了是吧。看他一副今天不喝瘫在这里就誓不罢休的样子,慕容若哀默三秒,好吧,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起身吩咐服务员等晚点的时候把他们两个人送到上面的房间之后,慕容若又回到包间里,拦下了蓝梓麒手里刚开的酒。
“喏,这是给你打的饭盒,先吃点东西,要喝酒等下再陪你喝!”蓝梓麒接过,自顾吃了起来。
“来,干!”蓝梓麒举起手里的啤酒,跟慕容若手里的酒碰杯。碰击之下,满满的啤酒瓶里溢出来一部分,落到光滑的桌子上,渐渐的蔓延到边角,照映出上面发出七彩光芒的琉璃水晶的天花板。
“干嘛你啊,今晚这么突然把我叫来喝酒?”几下喝完了一瓶啤酒,慕容若又开了一瓶,也随手帮蓝梓麒开了一瓶,两人又碰了下杯。
.............................
“我跟小暄告白了。”蓝梓麒叹了口气,又觉得闹心的仰头多喝了几口。
“她答应了?不对啊,她要答应了你也不至于来喝闷酒了。难道她还拒绝了?!”这怎么想也不可能吧?一个没钱没貌没权势什么都没有的灰姑娘,一个有钱有貌有权势什么都有的王子,灰姑娘竟然还会拒绝王子?他还以为好友上次说的还没追到安子暄的话是笑话来着。
慕容若回想上次就见过一次面的安子暄,怎么想想,那样的女人确实一点都不出色。居然还会拒绝了自己的好友?再侧头看了看靠在沙发上的蓝梓麒,好友也没有说变得哪里丑了啊,还是跟以前那样帅嘛。那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她是拒绝了。”蓝梓麒说的很无奈。
他那么真心的对她,为什么她就是不接受呢?为什么就一定要拒绝自己呢?就连一次机会都不给自己,难道自己的魅力真的下降了?
向来在女人这方面无往不利的蓝梓麒,此时真的是有一个好大的为什么啊??
“真想不到,难道是欲擒故纵?”拒绝了这么优秀的人,真的是不可想象。难道是有了喜欢的人了?所以才不接受好友的吗?
“要真是欲擒故纵那还好办。”蓝梓麒又重重的叹了口气。
他看得出来安子暄不是那样子的女人。她的确不像是对他欲擒故纵的样子,更像是在推拒着自己,不敢跨前接受自己的情况。但这是因为什么呢?她又不肯明说。
“那现在是什么情况?”
“现在她就是完全的把我当成上司,当成老板。”蓝梓麒又拿起啤酒猛灌,喝完了一把丢开,又开了一瓶白酒,倒在刚刚服务生拿来的两只杯子上,仰头一口灌完,又倒了满满的一杯。
慕容若看好友那副猛灌酒的样子就知道大概是怎么回事了。
“嘿嘿,那你想怎么办呢,接下来?”总不会就一直在喝酒就能解决问题吧,看来,还是得自己出场呢。
“我今晚不就是把你找出来了吗?”蓝梓麒挑眉看向一边的慕容若,嘴角扯起一抹淡淡的微笑看着慕容若,抬手举了一下自己手中的杯子,慕容若也回敬了他一个迷人的微笑,伸手将自己的杯子凑上前。
碰杯。杯中的酒荡漾开来,如一颗小石子不慎落入水中,溅起一滩水,随后,又慢慢地往周边荡漾开去,留下湖面上细细的波纹。
“好啊。朋友就是这么用的!那我明天跟你一起过去看看她吧!”
“来,喝酒!”
慕容若爽快的答应了下来,蓝梓麒也不再老想着这事儿,既然多了一个帮手,就是多了一份胜算嘛,也就放开心的和慕容若痛痛快快的拼酒了。两人开始划拳,比酒,喝了个透心凉。
希望,明天不会醉的爬不起来吧。。。。
而这边,安子暄夜里睡不着,早早就起来了,在阳台上吹着微冷的晨风发着呆。
不知道爸在家里怎么样了...
不知道阿姨有没有被我吓到....
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还在担心我到哪里去了呢?
不知道他,是不是还没放弃呢?唉,真的是真心的吗?
像我这样什么都没有的女生,哪点让他看上了?又不是不知道我这种贫民窟的穷人什么特点都没有,哪比得上跟他们门当户对的人家?一见钟情,太莫名其妙了吧?或者,这是他的新游戏呢?是吗?是想尝尝鲜,所以装出一副很深情的没有我就活不下去的样子?值得吗?
也许,真的只是玩玩而已的吧,自己这么糟糕的人,呵呵,别人一定在等着看自己出糗呢。就像是小时候那场舞会一样,先给自己一个包装着糖衣的美梦,最后再狠狠地摔破,狠狠地嘲笑自己,像个以为真的有王子看上灰姑娘的傻子。自己这么糟糕,像个恶魔一样的人,在这现实的爱情都可以拿来论斤卖的世界,还能奢望什么真爱呢?就算有屈指可数的真情,断然不会落到自己的头上吧。呵,自己可不是什么好人呐。
还是,还是不要奢望这种幸福了。。。。。
早九点,蓝梓麒跟慕容若还是难得的爬起来了,蓝梓麒驱车来到了安子暄她们公寓的楼下。慕容若暗自叹道,这人一坠入爱情的深渊啊,就是七不顾八不管的,连这么偏僻的明显就是很老旧的地方都能坚持每日来接人,真是伟大的节操啊!这里就跟贫民窟差不多了嘛!等了几分钟,安子暄也下楼了,一眼就看到了后车座上单手靠在车窗边笑得很欠扁的某人。
“亲爱的安小姐,早啊!”慕容若露出一个迷死人的微笑率先跟安子暄打着招呼。
“请问你是哪位啊?哦,是z先生啊,真抱歉,还没在光天化日下见过您呐,这一时就没认出来,真是对不起啊!”安子暄脸上带着明显就是硬挤出来的笑容口气不好地说道。
这叫什么话??
敢情他还不能在光天化日之下出来?
“呵,安小姐就是嘴齿伶俐啊,不知道接吻的时候会不会把人嘴唇都给咬了呢?”慕容若也毫不示弱的反击回去。论口舌,他也是不会比别人差的。想比毒舌,来啊!
另外两人脸上郝然,暗想你还真是猜对了,还真的是咬过。慕容若看着两人的脸色,知道自己的猜测有七八分是正确的了,笑得更加欠扁的样子。
“说起来安小姐的嘴唇看起来很软的样子,不知道咬起来是什么感觉呢?”慕容若又继续欠扁的接着这个话题继续说。
“若,你够了哦,适可而止!”蓝梓麒一边看着前面的路开着车,一边往后照镜警告性的看了慕容若一眼。
这就是赤裸裸的偏心啊!!!某人暗自心中捶胸想:这就是有了美色不要朋友的人!见色忘友的典范代表!!
安子暄笑得很矜持。“我也不可能咬自己的嘴唇吧,所以这个感觉我也是不知道的,但是我知道有某些动物呢,精力旺盛啊,又极度的空虚,每个晚上一定是要活动活动的,就是一头猪吧,估计在他们眼里也是大美女啊!”
说我是猪?!!
“呵呵,那它也真是不容易,这么为了它们的国家繁殖着想!”慕容若讪讪的说,这句话还真不好接,看来她还有两下子?
“是啊,它也确实不容易。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未婚生子呢!”说完,安子暄也从后照镜里示意的看了一下慕容若,眼里带着明显的嘲讽。
“谁说我把人家搞得未婚生子了!大家都是自愿的,都是成年人了难道还不能给自己的行为负责吗?”慕容若被安子暄这么一看,马上就炸毛了。
“我有说我说的那个人是你吗?慕容若先生。”安子暄笑得那个得意啊得意的不得了啊。自己承认了吧,我有逼你承认吗?自己沉不住气了吧。哼哼,跟我比毒舌?
“你!你个小肚鸡肠的女人!”
“你个滥情的到处播种的男人!!”
“到了。”蓝梓麒适时的插嘴道。两人转头一看,原来已经到了华尔兹的训练场,只好暂时熄了战鼓。停好车,三人同行走到训练场里。
台上,经过头一天蓝公子的专人指导,后来又来练习了几天,现在已经开始慢慢学会前进两步后退两步的安子暄,正在咬牙切齿的跟着训练老师学习。不管学多久,华尔兹她还是怕啊!最可恨的是资本主义的人拿着工作压迫无辜老百姓啊!!
慕容若看着安子暄在台上那僵硬的姿势,在观众席上捧腹大笑,还不顾形象的边指着安子暄大笑边拍着旁边的座位。
安子暄脸上的羞愧红色因为他这一举动达到极致,红的不得了,也让安子暄对慕容若的讨厌程度更加加深,暗地里发誓以后一定要找个机会好好地整他。
待到安子暄平常的练习结束以后,三人又一同去了餐厅吃饭。途中,安子暄起身去了厕所。慕容若尾随在后头。待到安子暄出来时,正巧碰见蓝梓麒在厕所外头跟一位美女要了电话。
“哟,慕容先生,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候在女厕所外面逮人的习惯呢!”
此时又从男厕所里走出来几个人,听到安子暄话的时候都瞄了眼慕容若,慕容若看他们看着自己眼里的意思,分明就是在说:兄弟,你长得这么帅,怎么就看上这种货色了?不用这么饥不择食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谁说我看上她了啊!!!
蓝梓麒看着对他似乎抱有敌意的安子暄,第一次好意地说:“我没怎么得罪你吧?就算第一次见面说了你是猪的身材,额...你也不用这么记仇吧?”
“真是很抱歉,我就是这么记仇的!”安子暄恨恨地想,长得像你这种的,百分百就是花花公子的,那是危害了多少女人呐!我这是为了广大女性鄙视你!而且居然还说我是猪?长得帅你了不起啊!在他面前说我是猪,你是想死啊。。。。
“哼,这么小肚鸡肠的,蓝怎么会看上你?”慕容若本身也不是个好脾气的主儿,看安子暄这么难讨好,他的大少爷脾气也就冒出来了,自然就又和安子暄掐起来了。。。
“谁TM要你管了!!我小肚鸡肠关你屁事啊!!”听到慕容若的话,安子暄炸毛了。
姐姐我小肚鸡肠又怎么样!他看得上看不上我关你屁事!不爽你咬我啊!哼!
慕容若伸手拽着要离开的安子暄,“其实,你这是在欲擒故纵吧?看着我好兄弟被你耍的团团转,你很得意吧?”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不是心知肚明吗?在贫民窟呆的人,不就想飞上枝头当凤凰吗?怎么,难道你不知道蓝就是‘雅轩’的老板吗?”
“慕容若先生,有一件事你最好明白,如果不是喜欢一个人,我不会再跟他有任何接触,不会用着他一分一毫。我从来没有抱着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想法,我是贫民窟的人,我家里是种田的,那又怎么样?至少我不偷不抢不骗不卖,我也没有想要攀上你们这些富贵家,飞上枝头变凤凰这种事我比谁都清楚不会发生在我身上!”说完,安子暄甩开慕容若的手,直接离开餐厅。
“不是喜欢的人就不会跟他接触吗?呵呵。”慕容若笑得很得意。
激将法果然是对她有用的。。。。。
“她真的是这么说的吗?”声音中带着急切、喜悦,嘴角笑得开开的,笑得很是春风得意。
“是啊,现在确定她对你也不是没有感觉的,可能就是有什么心结吧。看得出来就是个不贪财的小姑娘,你想办法突破她的心防,再一步步的侵占她的内心,到时候佳人就到手啦!”
“那,我接下来要怎么做?”某人很好学的请教着。
“唔...现在就是要她自己承认她对你是有感觉的!”
“怎么做?你说。”
“你就这样这样......”
公寓里,客厅静悄悄的只有安子暄一个人。王婉跟同事出去聚会了,安子暄不肯去,就独自一个人在家里关着灯喝着饮料吃着零食看着电影。她正在看一部动物电影,电视上两头狼脑袋凑在一起叽叽喳喳,目光中瞄准了前方十米处,一只毛色非常漂亮,肢体协调又十分抚媚的母狼。安子暄突然打了一个冷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