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二次元 > 爱上炸毛女友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四章——华尔兹练习场


  
既然昨天说要给安子暄换一份工作,今天就马上换了。到公寓去接了安子暄之后,蓝梓麒带着她往边郊的一处隐秘的华尔兹训练场。
那是一家高档的华尔兹训练场,是蓝梓麒之前一个合作客户开的,建在郊外,平时很少有人知道,都是合作之间相互传来传去,也才会知道这里还有这么个地方。那个人刚好给了蓝梓麒一张这里的贵宾卡,可以在这里面免费学习华尔兹。
这里面的舞蹈老师都是国际上颇负盛名的国际舞者,受邀来这里教导别人学习华尔兹。一般来学习的人也只有一些大小姐或大少爷,因为这里的学费可是很昂贵的,一般富裕的家庭都交不出来。而且这里的老师每天只教三个小时,而且是教一天休一天的形式,留给学员很多自己练习的空间。
蓝梓麒带安子暄来这里学习是有目的的,就好比他经常带她去高级餐厅吃饭一样,他要慢慢地让她习惯自己的生活,改变她的生活形式,让她习惯有他在身边,让她以后能够和他一起自信的站在上流社会的舞台上,而不会感觉拘束想要逃离。他不想太急进的去吓到她,把她逼得太紧反而怕物极必反,就这样一点点的改变,让他融入她的生活里,让她适应他的生活方式,慢慢地让她离不开他!
他是要定她了!!
再说,一个多月后还有一场生日舞会要参加呢,到时候势必要把她一起带去亮亮相的。
所以说某人真的是用心良苦啊。。。。
蓝梓麒的算盘打的是真好啊,但是他呢却忽视了安子暄这个重要的关键。安子暄真的会如他所打算的那样好好地学习华尔兹吗?答案,是很明显的。
啊!!(众人掩耳)这是什么?华尔兹训练场?!
安子暄好奇的随同蓝梓麒身后到了二楼,一看到台上的几对人都在那里跳着华尔兹后,她就愣住了。看着台上在舞动的那几对身体,安子暄的身体也在微微的发抖着。
天啊!!这不会是真的吧!!!
“怎么了?小暄?”蓝梓麒疑惑,还从来没看过她这幅样子,她样子像是遇到了外星怪兽一样骇人,她没事吧?
他轻轻地拍抚着她的背安抚她。心里泛上一丝心疼。
怎么脸色这么苍白?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身体不舒服吗??
“没,没有....”安子暄的声音发颤,“我们,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该不会是,叫她来这里跳华尔兹吧?!
“你,你在害怕?”蓝梓麒突然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盯着她。
她居然怕跳华尔兹??
那好奇的眼神让安子暄心里发毛,她怎么觉得某人像是很兴奋的样子?
“才,才没有,谁说的啊?”安子暄死鸭子嘴硬。
那件事怎么能让他知道?那不是丢脸死了吗??不能说不能说绝对不能说!!
安子暄不自觉的微微发颤。
发觉她的微颤,蓝梓麒握紧她的手,通过手心的温度传递着一丝温暖。还没见过她这么害怕某些东西的样子呢,脸色苍白的让他觉得好心疼,看着她的眼神也不觉的多温柔了几分。可是他实在好奇,她为什么这么怕华尔兹呢?
安子暄不想呆在这里了,感觉往事一幕幕在脑子里上演着,让她觉得窒息。
“梓麒,我们离开这里好吗?”安子暄反抓住蓝梓麒的手,认识这么久以来第一次有些软声的哀求着蓝梓麒。
蓝梓麒一怔,她该不会是....
试探一下好了。。。。
“从今天开始,你要在这里上班。”安子暄脸都绿了,他想要干嘛?“从现在起,你要在这里训练华尔兹。”额,脸都发黑了,他,他,他...
“我可以不练吗?拜托!”安子暄双手合十的拜托着他,奈何某人好像不为所动呀!
“不可以!”蓝梓麒很坚决。你要是不练,我的计划不就失败了吗?
安子暄的脸一下子垮掉了。“必须练吗?”
“必须练!”
“求你了,好梓麒,亲爱的梓麒,不练不行吗?”安某人已经连言语诱惑这招都用上了。。。
“嘿嘿,以后你要是一直这么叫就好了。”奸诈的蓝某人听得笑呵呵。。。
“那我以后就这样叫你!只要你不让我练华尔兹。好不好嘛?好不好嘛?”
“嗯....那我有一个条件。如果你能做到的话,那我就考虑考虑。”某人循循诱导着。。。
“你说你说,我一定能做到的!”听到蓝梓麒的话,安子暄的脸又一下子亮了。只要有机会可以不练华尔兹,要她答应什么条件都行啊!别说一个了,就是十个一百个都没问题!
安小孩子,你想的真的太简单了啊。。。。
“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不想练华尔兹呢?”
...........................
“请问...有没有其他的条件呢?”
“没有,只有这一个。你要不就回答我的问题,要不就去练华尔兹吧。”要么就让我知道关于你的过去,要么就努力创造和我在一起的未来,亲爱的小暄,你自己选吧
“那我拒绝回答。”那件丢脸的事打死也不能跟他说!!!
“小暄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嘛?只要你说出来,我就有可能不让你学华尔兹了哦。你要不要再好好的考虑一下呢?”蓝梓麒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过去不能跟他说呢?嗯...很想她亲口告诉自己,但如果她不肯说的话,山人也自有妙计啊她那个朋友王婉不就是她从小的同学嘛!!
“不能说,没什么好说的。嗳哟,亲爱的好梓麒,你就答应我嘛,不练华尔兹行不行。做其他的都可以啊!”
“既然这样的话,还是不行!”
“蓝梓麒!!!”安子暄大叫起来!但一看到蓝梓麒微微挑眉,又摆出一张谄媚的脸好声好气的跟蓝梓麒沟通着:“就通融这一次嘛。好不好啦?梓麒。”蓝梓麒微笑的拨开她额前的头发,嘴唇轻轻蠕动:
“不好!”
安子暄拉着蓝梓麒的袖子摇晃着:“就通融通融一下嘛,亲爱的老板!亲爱的上司!”
这貌似是某人撒娇时的常用招数。。。。
“不好!”蓝梓麒心里思忖:哼哼,不肯告诉我是吧。我自己去找别人问。我就不信我会查不出来。再说,这华尔兹还是必须得练,不然到时候那个舞会我找谁去!除了她找谁去都不行!!
“拜托嘛,你看我都这么有诚意的在求你了是不是。”安子暄越发晃得用力了,台上的人看着这个场景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也都在纷纷猜测他们的关系。
蓝梓麒他们是认识的,时不时都会在杂志上看到他的专访,而且在杂志上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他放大的那张个人照了,他一进来这里上面的人就都认出来了,几个女生还在那里边看着蓝梓麒边低声嬉笑交谈着,几个男生也是眼露羡慕敬佩。
但是那个女的是谁呢?长得那么胖,那张脸又那么圆,都看不出来她的五官,这样的人走在路上都不会引起回头率的吧。那么优秀的人,怎么会跟这样普遍的人在一起呢?而且看那女的样子好像是在他撒娇。蓝梓麒居然会让那么胖那么丑的女人冲着他做着这么撒娇的动作??
难道说,她是蓝梓麒的女友??!!
众人都觉得这个想法太惊悚了。。。。。
尽管舞台上面的人脑子里的猜测已经多到快冲破屋顶了,而蓝梓麒这边还是很淡定的,很淡定的回绝了安某人的苦苦请求,成功把某人炸飞。。。。
“嗯...还是不好,我们都已经过来了。”蓝梓麒心里想着:打定主意,绝对不能被诱惑!
“我们可以马上转头,走到停车场,坐上车,回去公司嘛!”我晃我晃我晃我用力地晃!
“嗯....来都来了,不试试不是很可惜?”
“试个屁啊试!你说,到底走不走?!”安小猫终于炸毛了。。。。。
看着她又充满活力的样子,蓝梓麒笑得那个眼睛眯的啊。。。。
“小暄啊...”某人笑得很灿烂。
“嗯嗯...走吧走吧。”某人笑得很谄媚。
在恶魔想要整人的时候,他们的声音是他们最大的武器,他们只要用那覆满磁性的声音,满含深情的眼眸对你这么一看,你马上就觉得心里乐的飞上天了,而且会觉得非常的舒服,然后在你感觉非常舒服的时候,恶魔的声音就会在下一刻让你马上坠入地狱。从天堂一下子坠入地狱的那种感觉,一定是非常非常的不好受并且非常非常的印象深刻吧?
安子暄此时正是体验了这一个事实。。。。。
“我们还是不要浪费时间了,赶紧让老师教你跳舞吧!”
“蓝梓麒!!!!!”安小猫彻底炸毛。。。
在脑中想象了如果安子暄真的是一只猫的话,这会儿应该身上的毛全都竖起来了吧?一想象安子暄变成炸毛小猫的样子,蓝梓麒就在心里哈哈大笑。
蓝梓麒稍俯下头,温润的眼睛专注地盯着低着头暗自不爽的安子暄,眼里透出一丝温情,一丝笑意。将她的下巴抬起来,薄薄的唇形十分好看的嘴唇吐出一句话。
“小暄,我要参加下个月的聚会,我要你做我的舞伴。”
“你可以找其他人啊!!”干嘛一定要本小姐跟你去!还要为了陪你去参加舞会去练什么该死的华尔兹!!安子暄继续炸毛。。。。
蓝梓麒伸手揽紧安子暄,对着她的愤怒和害怕的眼神,一字一句的吐出柔言蜜语:“我只要你做我的舞伴,我也只会有你这个舞伴,除了你其她人我都不会和他们一起跳舞,除了你!而你,也是一样!不管是一个月后,还是一辈子。”
这样的承诺,他只愿许给她一个人,一辈子的承诺,他也只想与她在一起完成。
安子暄一顿,“今天的天气真不错啊,外面太阳挺大的哦。”
蓝梓麒眉毛一皱,“你在逃避什么?小暄。”
这话题转的也太生硬了吧!!!
“嗯,不知道明天会不会下雨?都好久没下雨了哦。”某人继续转移话题中。。。。
“小暄!”
“嗯,我晚上得记得看天气预报,看看明天会不会下雨。啊,对了, 要打电话叫小婉提醒我。”继续转移话题。。。。
“小暄...”蓝梓麒无奈的叹气。这小丫头啊...真够磨人的。
喜欢吗?爱吗?爱情的那种喜欢吗?可是怎么可能呢?像自己这样什么都没有的女生也会有王子喜欢?他是“雅轩”公司的总裁,她知道的呀,只是没有戳破。他为什么要隐瞒身份?难道他只是想和她玩玩而已?呵,喜欢自己?这是不可能的啊,说不定只是有钱人的一时乐趣呢?生活,永远不会是童话啊!
被伤害过的人,就会给自己的心外面加上几层墙,不会再轻易的去相信爱情了。爱情,而且是这种不敢相信的童话爱情,自己怎么敢接受呢?所以,对不起了,梓麒。
冷然挣出蓝梓麒的怀抱,安子暄退后一步,冷漠地开口:“我知道了,我会听从上司的命令!”
shit!!!她该死的干嘛不接受他对她的爱!他都放下身段来陪她了,只差没有对她说一句我爱你了,难道她就不明白他的感情么? 为什么不肯正视他的感情?她到底在害怕什么?难道,一切只是他的自作多情吗?可她那偶然充满感动的眼神又代表什么呢?他可以感觉得到他的喜欢,但为什么她不肯前进,来接受他的感情呢?
她的过去,到底是什么过去?
瞧着她那冷漠的表情,紧抿的嘴角,眉头的紧皱,蓝梓麒再次轻叹,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走吧,我们去三楼练,那里比较安静,有专门的舞者可以教你!”安子暄不语,跟他一起走上三楼,眼见他在观众席下坐着,而自己壮烈地走上舞台,那脚步显得特别迟疑,颇有“壮士一去不复兮”的壮烈感。蓝梓麒在后面看着她的背影淡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