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二次元 > 爱上炸毛女友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二章——命中注定的第二次相遇



“shit!这群王八羔子!”安子暄不满地咒骂着,圆润润的脸上布满了不爽。
在比较发达的城市里,最不差的就是人了。而在城市里,最不能少的交通工具就是公车了,而每天早上最多上演的景象就是看着一群上班族手臂夹着公事包,嘴里咬着小笼包,手里还拿着一杯豆浆的追着公车跑,这种景象已经成为城市里特有的一道景观了。而早上六点到八点,就是公车最鼎盛的时期。安子暄正好是在这个时间段乘坐了公车。在拥挤的都快站不下去的公车里,她圆胖的身体被众人的视线死盯着,特别是后面那几个挤不上车的人,眼睛简直是化成利刃,在她的身上嗖嗖嗖的刺上几刀,安子暄毫不怀疑,说不定以后眼光能杀人的时候,她已经被公车上的人给瞪死好多回了。在车上努力的收腹努力的据一地之宽站牢着,好不容易挨过了四个站,安子暄随着拥挤的人流走下公车。
走出车站,抬眼便看见一幢壮观的商业大楼,上面挂着“雅轩电子有限公司”的鲜明大字,金色的字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愈加耀眼!愈加夺目!
一般大公司都是如此豪华耀眼的吧!安子暄心里想着。
她,安子暄,今年22岁,英美高中毕之后就没再去读书,净身高156厘米,净体重150斤。这年头嘛,人家大公司招工的三大标准就是:好脸蛋,好身材,好学历!但是像安子暄这样的三无小女子,就只能去小公司应聘看看了。但在北京这样看外貌的城市来说,小公司会不会要也是看造化的。
这不,安子暄昨晚从王婉的口中得知,她公司里三楼有一个小公司,最近正在招个总裁秘书,主要是帮老板整理文件,接个电话什么的,工作也不难,就叫安子暄来试试看。于是,安子暄今天就早早的坐着公车过来,在车上被拥挤的人流挤得她不舒服的很,又被众人的眼光逼得怒气倍升,气得差点爆三字口诀。幸好,总算是忍住了,赶在了人家面试的时间前抵达了公司门口。
“雅轩”?好一个特别的名字!还蛮有一点斯文的感觉啊!这公司的老板会是什么样的人呢?
算了,管他的,自己现在都自身难保了,那还有心思去了解人家的故事啊!甩了甩头,安子暄企图漠视心中刚刚突然冒出的那份莫名的悸动和期待。
啊!时间快到了!惊觉时间正在快速地流逝,安子暄急急忙忙想冲过去马路到对面的公司,不料衰神降临,某人跟大地妈妈来了个大大的亲亲了。
“嘶!”尖锐的刹车声突兀地响起,一辆蓝色的休闲车急煞停在路中。
“shit!又是一个花痴!”车上的驾驶座上,坐着一个很帅气的,简直就像是仙人雕刻出来的五官似的帅哥,眉头轻皱,表情透露着不耐烦,那句粗话便是从这个人的薄唇里吐出。看着前面迟迟没有爬起来的身影,蓝梓麒低声咒骂,无奈默哀三秒,随即下车,漂亮的甩上车门转身,此时脸上却是一个温暖的令人心花开开的笑容。
换脸的速度可以如此快的,也只有他了——独一无二的蓝梓麒!
“小姐,你有事吗?没被撞到吧?”低沉好听的嗓音里添加了一丝丝的....厌烦?
其实现在蓝梓麒的心里活动也很丰富的。他正在想的是:该死的,等下又要应付她的哭哭啼啼,然后就被要求要送去医院啦,要求要赔偿她啦,要求要电话号码以方便有什么事可以随时找他啦,总之一个结果就是想尽办法手段的要跟他认识一下,再跟他一个电话号码,好方便以后的勾搭。偏偏在外人眼里那么温柔那么体贴的蓝公子是不能拒绝她们的要求的。所以,总结出一个结论就是,女人都是最麻烦的生物!
当然,蓝梓麒在知道女人是这么麻烦的生物之后居然不会去喜欢上男人,这真的就是他的造化了,不然估计他老妈会被气死,他老爸估计不会反对,但也会很无奈吧。。。
“我,没事...”妈妈咪呀!她今天是忘了烧香拜佛嘛!怎么遇上这等狗吃屎的倒霉事啊!可怜的pp...最倒霉的是竟然还有人看见了!更倒霉的是竟然这个人还来问她有没有事!不知道在大马路上跌倒是很丢脸的事吗!
安子暄在心里炸毛了。。。
“哦?真的没事?”蓝梓麒挑眉,脸上露出微微的惊讶随即消逝。
怎么她不哭哭啼啼的向他索求赔偿?又或是假意很严重让他送她回家,再借机搭讪?也没有嗲嗲地說“好痛好痛啊,我是不是要死了啊”?
她只是说,没事?!
难道说,这是她们的新把戏吗?以前的表演玩腻了,现在又出来跟新的把戏?呵,好样的啊!
“我说了,我没事。”你个磨叽的,听一遍还没听清楚?还不赶紧给我走开!安子暄心里不耐烦地想着,她可怜的pp......
蓝梓麒嘴角轻笑,开始觉得有点意思了。哈哈!有趣呀!还给我来个装坚强的把戏,那就陪你一起玩玩吧,让你们知道不是随便什么人来我都会就范的,也不看看你的身材。。。。
当然,蓝梓麒这话后来是自打嘴巴了,他可是对她一见钟情啊,哦不,正确来说,是梦了几个月之后喜欢上的。
“这是你们的新把戏吗?假装被我撞到再假装坚强,博取我的同情?”蓝梓麒看着一直低着头的人儿,语露嘲讽地说。
这群大小姐真是吃饱了没事干的!这么危险又这么幼稚的事情居然玩了十次还没玩过瘾?哦不,至少这次是稍微变了一下,没有要电话号码,但是,本质上也是演戏的差不多。真是闲得发慌让家里人给宠的没有了脑子的!
有没有发现,蓝梓麒其实也很毒舌的??
“你说什么?!”安子暄终于抬起头,直视着他!
呼!好帅的男人!皮肤出奇的比女人还光滑细腻,脸上也没有半点痕迹或者暗斑,看得出来保养的很好。薄薄的嘴唇轻扯出嘲讽的角度,高高挺立的鼻子鼻孔因为趾高气扬的架势而微微扩开,浓厚的眉毛嵌在一双皓眸之上,眼睛里透出的是七分的温和,三分的嘲讽。脸上的每一个器官完美的仿佛是被神雕刻出来般似的,就像是一尊高高在上又独一无二的雕像!还有他一双深邃有神的眼睛,温润的眼睛显得很温柔,看起来一副很温柔善良的富家公子形象。
安子暄一时看着,楞了半分钟。而这半分钟里,蓝梓麒的心理活动还是很活跃的:呵,看痴了吧?没见过这么帅的男人是吧?等会儿就该鼻血狂涌了吧?还得麻烦我送你去医院!真是麻烦!
有没有发现,其实蓝公子也是一个很自恋的人。。。。。
“小姐,难道你不明白我的意思吗?”
其实他并非善类吧!缓过刚开始那惊讶的半分钟后,安子暄心里如是想着。
他的眼神看起来并没有纯良啊!
“你是什么意思?!”想欺负她一个外来的好好少女吗?哼!没门!她也不是好惹的料!
“不是吗?故意在大马路上候着等我的车出现,亮红灯的时候再跑出来挡住我的车,假装出车祸再借机向我搭讪要电话,这不是你们大小姐没事所最爱做的闲事吗?我只是随便说说。”无视安子暄怒气腾腾的脸,蓝梓麒一副无辜的样子。吐出的话伤人,表情却是一副天真!
说实话,蓝梓麒今天的心情也真是不怎么好。那个困扰了他两个月的梦,在昨天晚上竟然一直在脑海里回放不停,害他一闭上眼睛就是那个女人和他对着她露出的深情的模样。自从那个女人离开自己以后就再没在哪个女人身上下过心思,都是生理需求时随便解决后就不联系 的,而梦中那个深情的模样,实在让他心烦的不行。这怒气直接导致他今天早上兴致不高,不想再在女性面前扮演温柔的蓝公子,于是毒舌的一面就冒出来了。
这男人的演技真行!!
不去好莱坞还真是糟蹋了他的天分!只不过,哼哼,想骗过我可没那么容易!安子暄看着蓝梓麒挑不出缺点的脸孔,心里在暗暗吐槽。
两面人!!假好心!!伪公子啊有木有!!!
“别唬了,我可不傻,又不是那些白痴一样的花痴,把你那套风度翩翩佳公子的形象收起来,那对我没用,‘假’先生!”安子暄大方点破蓝梓麒骗死人不偿命的伎俩。当然啦,她安子暄什么人呀?光明磊落的人!才不做骗人的勾当咧!
然后呢?蓝梓麒被她的话吓了一跳!
她知道?!
不是吧!从来没有人识破!她这么轻易就知道!!
蓝梓麒的眼里闪过一丝惊异,随即恢复正常。
不错嘛!有趣的女人!她还挺特别的!仔细看看她身上的衣着,的确也不像是千金大小姐所会穿的衣服。再说这身材,想要来勾引我,实在是......咦,那脸,似乎在哪儿见过?
“既然如此,那好吧,我也不用多掩饰什么。”蓝梓麒随即恢复冷酷的面容,脸上一直挂着的温柔的微笑也收了起来,令某人再次大叹!
真是罪孽了啊!糟蹋了一个这么厉害的变脸天才,某人正在心中默默地为某某人哀悼着。
“你是真的没事吗?”这次是真心在问了,刚刚那一下好像摔得挺重的。不管怎么样,身为男士,如果她真的摔伤了,还是应该在送她去医院瞧瞧的。再说,他现在对她开始感兴趣了。长得好像一个人?还是,自己真的曾经见过她?
“没事!”安子暄咬牙切齿道。
没事?没事才怪哩!偶可怜滴pp。。。。只是怎么可能会向他示弱?!
“为什么叫我假先生?”他什么改这个姓了他怎么不知道?!
“骗子不姓‘假’姓什么?”长得那副引人犯罪的样子,本质那么腹黑,还假装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那该骗尽了多少纯良的女性同胞啊!姓假不是很实至名归的嘛!
一时气结,蓝梓麒无语。他啥时候要沦落去做骗子了?他似乎没骗过任何人吧!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
“你,好啊!还想继续玩?”
“没什么好玩的,只是不想看见你罢了,你快走吧!我还要应聘呢!”安子暄不耐烦的挥挥手,心里思忖:你快走吧,我可不想自己爬起来那么丢脸的样子被帅哥看到啊。尽管你很腹黑,但你还是帅哥啊!
所以说,女人的心思都是很难猜的。
只是不想看见你而已?他蓝大少什么时候这么讨人厌了?他记得后面总有一群花蝴蝶追着吧!现在倒成了,不想见的人了?这女人、真是太不给自己面子了!!
“啊啊!!!”
蓝梓麒再一次无语,果然女生还是女生,那尖叫的分贝真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怎么了?”
“我要去应聘啦!快让开!”安子暄急急忙忙爬起来。呼!pp好痛!!
“等一下,我们先把事情说清楚你再走!”该讨回的还是要讨回的!蓝梓麒拉着安子暄的手臂,不让她离开。
安子暄火大地喊:“有什么p事好说的啊!”心急如焚哟...
“首先,我不姓假,我姓蓝!”蓝梓麒心里暗暗数道:第一,姓名这回事一定要纠正。自己是好好的蓝公子,‘雅轩’的总裁,怎么能随便就被人安上‘假’这个代表虚伪意思的姓呢!而且还是被女性安上的,以后要是被别的女人知道了不是很丢脸吗?所以,谣言要杜绝于最先开始!至于第二嘛.......
“知道啦知道啦!还有吗?”啊呀呀!这男的力气咋那么大!
“然后,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问啊!!!”
恼啊!为什么自己不是男生咧,天生上女生跟男生的力气差距啊,唉...
“那个,我们以前见过吗?我觉得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这个才是拦住她的最重要的问题啊!!!
砰!天啊!保佑我的头依旧完好!虽然很不幸的往地上重重摔了一下!真是的,败给他了!这是他吗?也忒变化多端了吧!还用这么老的搭讪词?该不会.......
“你...从‘青山’出来的吗?”安子暄用同情的眼光看着他,虽然那是硬装的。
他以为他是神经病咧!话说,青山是医院名(读者:是什么医院啊?作者:广东省的精神病院。。读者:曝汗。。神经病还能从广州到北京?佩服佩服!)不然有谁能那么厉害,变脸那么快的,不能怪她思想不正嘛!
他一定是遭受太大的刺激了!真是浪费了一副好皮囊啊!安子暄同情地想着。
青山?那是啥?现在青年流行的口头语??
逃?没必要吧。他可是蓝梓麒,蓝氏集团的大少爷,“雅轩”公司的总裁耶!什么时候他需要用“逃”这个字眼了?
“小姐,你.....”不错呀!会用“小姐”了,表扬一下!
“啊啊啊啊啊啊!!!”安子暄又二度尖叫了起来。刚才顾着同情他,都忘了时间了,现下已经是九点多了,而面试时间是十点。
某人再度无语,如果真的有哪天女生不会尖叫该有多好?那时候世界一定很宁静吧?
“好了!我真的没事!我还要去应聘呢!哦买噶!快让开!!”
安子暄忙不顾腿上的疼痛,拼命地往前跑,那速度呀跟刘翔有的比,看着她机灵的闪过一辆辆车辆,蓝梓麒的心里莫名的揪紧着。
“shit!这笨蛋!”目送她终于平安到达对边马路,蓝梓麒嘴角挂着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如沐春风,带着点点桃花的微笑。
她真的很特别!他,也的确见过她!
安子暄爆发的以每秒10米的速度冲到“雅轩”大门前,正准备一鼓作气的冲进去,奈何相同的情况又发生了。门口的两位门卫显然并不想让安子暄太快的进去里面啊。
“小姐,请出示证件。”其中一个门卫拦下安子暄,伸手要她交出证件,但是眼神却透露出满满的鄙视之意,明显就是知道安子暄拿不出来证件的。因为他们俩在这里这么久,可从来没见过这么丑的人在这栋大厦里进出过呢。他们这是要给她明显的难堪。
所以说,人长得丑不是罪,只是很难得到别人的帮助认同罢了。而一个永恒不变的道理就是漂亮的女性永远不用怕有人会为难自己,甚至会意外的得到许多帮助。这个道理安子暄在后来体会的很彻底。。。
“我,我是来应聘的。”安子暄着急的说道。
时间正一点点的消逝,可显然眼前这两位“蒋门神”不会轻易得如她所愿。
“应聘?应聘啥职位呢?”
“总裁秘书。”快点问完吧!她时间紧迫啊!!!
“总裁秘书?总裁秘书!哈哈哈”一位“蒋门神”嘲笑道。看起来还挺人模人样地,怎么这个德行?安子暄在心里暗暗讽道!
“你还是回去吧!就你这样,还想当总裁秘书?我看你还是趁着年轻赶紧找个人家嫁了吧,别出来吓死人了。哦错了,是找只猪嫁了!哈哈!”另外一个“蒋门神”也跟着大笑起来。
显然,对峙的两方都没有想到,此总裁非彼总裁啊!
可恶!他谁呀!一个看门狗!嚣张什么呀!以后她在这里工作一定整死他!
可前提是她能够在这里工作啊!安子暄欲哭无泪。门卫赶着安子暄走,不让她挡在门口。
这时,一个穿着红色吊带裙,踩着十几厘米细高跟鞋的女人也走了过来,两个门卫马上看直了眼睛,口水都快流了下来。
其中一位门卫拦着她,故作轻声地说:“这位小姐,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女人的声音显然是故意嗲嗲地说:“这位大哥,我是来应聘总裁秘书的。”
“哦,原来是来应聘总裁秘书的啊!”门卫笑得很得意,大有一种你要想当上秘书,必须还得过了我这一关的意味。
“是啊,大哥,你看放我进去吧?可以吗?”美女显然很是明白事理,笑得更加娇媚。
“当然可以!你进去吧!哎呀,我说啊,像你这么漂亮的美女,肯定会当上秘书的!只是你以后可别忘了我们兄弟俩哦!”
“呵呵,我肯定是不会忘了大哥今天的帮忙的!”美女嗲嗲说着。扭腰走了进去。
安子暄恨得牙痒痒!!这就是区别对待啊有木有!!!
该死的狗眼看人低的看门狗啊!!
“哎,你,快走快走!别挡着门口!!”门卫一看安子暄还挡在门口,马上就想赶人。
其实,两个保安刚刚把那个女人放进去已经是违反了规定了。因为这幢大厦的主人,也就是‘雅轩’公司的总裁有下命令过,如果对方不是合作的客户,不是有身份的人并且他们没有开着自己的豪车来的话,一般都是不能给进这大门的,而在这幢大厦工作的人,都是必须在前面挂着工作证,给保安看过之后才能进去。如果忘了工作证,就必须回家再去拿,就算是迟到也不能毁了这个规定的。而如果是特殊情况的话,必须先上报人事部,让人事部确认了他们的身份以后,再带到一楼前台做个登记之后才能放走的。而如果是招聘的话,一般也会有上面公司的人下来带上去。王婉显然是疏忽了这一点,因此安子暄才不能顺利的进去这幢大厦。而两位保卫也是来此不久,刚开始对总裁颁布的命令还有些不屑,这回轻易就放了个女人进去,想当然尔,工作也是不保的了。
安子暄看这两人对那女的那么轻易放她进去,对自己态度却这么可恶,早就气得想骂人了。
“你们狗眼看人低的看门狗!!”安子暄怒气腾腾的正想漂亮的给他一个巴掌,再帅帅的转身走人呢!后面却那么突然的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熟悉吖!肯定熟悉吖!怎么会不熟悉呢?他,不就是十几分钟前跟自己在马路边聊天,被自己定义为刚从‘青山’跑出来的神经病的蓝梓麒嘛。
“我原来都不知道,我公司的门卫也如此嚣张呢!”蓝梓麒笑道,语气温柔得令人觉得背后发寒呐。
“是你!”安子暄惊讶地转过头,蓝梓麒朝她扬起一个微笑。“砰...砰...”心,动了?!
“总...”刚才气焰嚣张的两人此时仿佛被顺毛的看家狗,立即恭敬地对着蓝梓麒行礼。口气略显得没有底气,显然是怕总裁看到了刚刚他们擅自把人放进去的事情。
“你先记着,以后公司会跟你算账的!”蓝梓麒打断道,他竟然骂她是猪?这小子不想混啦!
“不要啊!不要啊!总...”“蒋门神”这下真的是成低下的“看门狗”了。
“还不给我闭嘴!”蓝梓麒再次打断!
这,这什么场面啊?!
他,怎生这么厉害?!
啊!!!(众人掩耳)怎么了?!十点了!!
“哎!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啊?”安子暄靠近蓝梓麒低声说道。此时早已忘了她刚刚才把他定义为神经病呢!
“什...么...忙...?”蓝梓麒也有样学样地低声回道。
那个,他们知道这样的姿势很让人误会吗?他们俩是什么关系啊?另一位“蒋门神”心里想着。
“你过来。”蓝梓麒听话的跟着她走。“这位大哥,”安子暄堆满笑容地说,“额,叫我小中就好了!不用这么客气的!”咦?他怎么这么客气了?不管!先进去应聘再说!!
“小中哥,你看!”安子暄指着蓝梓麒。看什么?小中如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蓝梓麒也疑惑着。
“接着!”安子暄连忙把蓝梓麒推向小中,自己趁着慌乱的空隙冲了进去!
什么?她拿着他当挡箭牌?!哈哈!有趣有趣!蓝梓麒大笑着,她真的是很特别的女生!
第一次见着自己的样子时,她虽然也有被惊呆了,却也只有半分钟就缓过来了,这说明她的定力过人,而且对着自己,她居然一点也不示弱,明明是摔倒在马路地上的狼狈模样,她却偏偏还是对着他气焰高扬的,一点也不感觉有不好意思的样子。
这让蓝梓麒觉得她实在是一个坦荡荡的女生,比之那些所谓的娇嫩的大小姐,她在他的眼里实在是算得上特别。而且,她也是第一个会为了别的事情而不屑跟他接触的女生,寻常哪个女的一见着他不像蜜蜂采蜜似的紧粘着,也就她一点都没有这种反应,还很鄙视的叫他‘假先生’!实在是太有趣了!
最重要的是,蓝梓麒觉得自己在几个月前应该有在一条小巷里见过她,那时的她与现在好像没有什么差别,而且,看她的样子,好像跟这几个月来每天晚上所做的那个梦里的女孩长得差不多。虽然现在还不确定是不是她,又或者这个梦有什么意思。不过,就凭刚刚的相识,蓝梓麒就觉得他对她很感兴趣了。而且有种莫名的感觉,他想把她留在这边。
也许说一见钟情太夸张了,可是蓝梓麒不想去掩饰自己的这种感觉,反正,这应该是上天所赐的缘分吧。
不是说,前生五百年换来今世一次擦肩,一次回眸吗?那么今天这么巧的碰上了,那就当是老天所赐下的缘分吧!
蓝梓麒觉得,有她陪伴的日子,应该不会无聊吧
“总,总裁,您,没什么事吧?”小中苦着脸说。
他也不知道安子暄会突然把总裁推给他,他也很无辜啊!现在总裁又在大笑,呜呜,他还想在这里继续工作耶!听见小中的问话,蓝梓麒才收敛了一下,脸上又是骗死人不偿命的翩翩佳公子的笑容。
哎呀!一遇上她他就全无形象了!以后可有趣了!走进大门的蓝梓麒想道。
不知道她是来应聘什么工作的?难道是来应聘我的秘书?唔...要是来应聘我的秘书的话,得提前跟人事部交代一声。那要是不是来应聘我的秘书的呢?那也没事,反正不是来我的公司应聘,也就只有三楼那个小公司了,想把她弄来还不简单?嘿嘿。某人笑得很矜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