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二次元 > 爱上炸毛女友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楔子——子暄与妈妈的隔阂



“给你妈妈道歉!”此时正在说话的男子叫安行逸,安子暄的爸爸。今年已有五十三岁,因常年下田劳作而略显年老,皮肤干燥,脸上添着几条岁月刻画出的痕迹。眼见女儿好不听话,怒气腾腾的脸上挑高着眉毛,厉声斥责女儿!
“不要!”安子暄,今年已有二十四岁,圆胖的身体,圆润润的脸蛋,看起来就像是一颗圆滚滚的球一样。因为激动脸颊布上绯红,面对着自家老爸的怒气,她也毫不退让!
“你道不道歉?”安父的怒气又上一层,父威显赫,若是寻常时候,安子暄早已认错,只是此时她竟是咬紧了牙齿不肯低头!
“我不要!我根本没错!”安子暄毫无悔改之意的看着自家老爸。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安父无奈的叹了口气。“你这样随随便便就跑开了,你让人家小刘一家人怎么看你啊,让你妈怎么好意思去给你找对象啊!”安父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又不要她给我找什么对象,她装什么滥好人!”
“安,算了吧,不要跟暄暄计较了,她还是孩子呢。”安母做着中间人,努力的安抚着父女两个人的情绪。
“哼!假好心!”安子暄不屑的哼了一声。
安母其实并不是安子暄的亲生母亲,而是安父后来才娶的。在安子暄十岁年纪,安母因为过度劳作,在下田时不幸滚入水潭中,因没人发现将她救起,就此去了极乐世界。在当天晚上将她捞起之时,小小的安子暄从床上惊醒,也正好碰见了自家妈妈的死状,吓得嚎啕大哭之后晕倒过去。此后,安子暄又在家里哭闹了好几天,不肯吃饭不肯睡觉,就抱着她妈妈的衣服躲在房间的床上痛哭着。安父也心痛妻子去的早,奈何家里还有一个小女儿,他若是不振作起来就没人可以撑起这个家了。在亲朋好友的帮助之下,为安子暄的妈妈举行了丧礼,尸体也送去外面火葬。自此,安父一人挑起家庭的重担和照顾女儿的责任。在安子暄的妈妈去世后的几年,安子暄与父亲相依为命,感情比以往更加的分不开,再者因为幼年失母,她总要父亲抱着才能安稳入睡,所以安子暄更加的依赖自家爸爸。而后来的安母,叫做叶荷,是安父在安子暄十六岁时娶回家的,也是想给安子暄一个家。可能由于安子暄对已故妈妈的怀念和后来对爸爸的依赖,让她至今未认可她在安家的身份,也总是顶撞她的话。
“你,你好啊,把你养这么大就学会顶嘴了是吧?啊,我跟你说,你今天必须给你妈道歉!”安父想不明白,以前那么听话的女儿为什么长大之后就变得如此难教养,口气也因为女儿顶撞的话而变得更加恶劣,脸上的怒气显而易见,脸颊两处因为激动的怒气而微微颤着。
“我妈只有一个,她已经死了!”安子暄倔强地回嘴。眼泪在容体处转着,却不肯让它流下来。以前,这个家只有一个爸爸,一个妈妈,虽然妈妈后来走了,她也还有爸爸。她才不要有另外一个女人来取代妈妈,在这个家取代妈妈生存下去。
“你,你,好。我今天非帮你妈教训你不可!”安父失声大吼。因为女儿的屡屡顶撞,怒气溢上脑门,举动就不受控制了。一个响亮的巴掌打在安子暄平凡的圆润润的脸上,显映着清清楚楚的五指印。
安子暄惊愕的看着父亲那高扬的手,心里感到不可思议。
“爸,您打我?”安子暄的声音透着万分的委屈和一丝的颤抖。
她错愕的盯着安父那还未放下的手,眼里的水珠差点就落了下来,她昂了昂头,吸了一下鼻子。一直以来,安父都是对她疼爱有加,安子暄的亲生母亲因为意外而离开人世的时候,安父更是将她捧在手心里疼着,生怕自家的宝贝女儿从小留下什么阴影。但是自从安子暄的后母进了这个家以后,安子暄就觉得自己的爸爸偏心了,再也没有以前那么的疼爱自己,偶尔,还会为了那个女人教训自己。现在,竟然还为了那个女人打了自己。安子暄的眼神中闪过委屈,不甘,无奈,悲伤,最后停留的,是仇恨。
待到安父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以后,心疼地看着女儿,想去抱抱女儿安慰一下,却又拉不下脸来,只好站在那里面无表情的看着女儿,但仔细瞧瞧,却还是能看到安父眼中的抱歉和心疼。诡异的场面让安母一时之间也没有说话,整个安静了下来。
忽地,安子暄笑了。笑声让人听得刺耳,听得心寒,安父强压住心头的恐惧,依旧一言不发的看着安子暄。
“哈哈哈!好,好!这是你们逼我的!”安子暄冷笑着,眼神深底处闪过一丝痛苦随即消逝。
倏地,安子暄从桌子上抓起一把水果刀,那是经常用来切水果的小刀,新的而且很锋利。锐利的小刀在阳光下闪着刺眼的白光,安子暄直冲到安母的面前,情绪有点失控。
“你想干什么?!”安父压下心头的恐慌,强自镇定的盯着那一把利刃。他没有想到自己一个巴掌居然会把女儿逼到这种地步。为什么安子暄会有这么激烈的反应?在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去注意到这个问题了。
“如果不是你来了我们家,如果不是你蛊惑了我爸爸的心,我们家就不会这样,我爸爸就不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为什么你们可以这么对我?”子暄对着安母声声歇斯底里的诉着,手里的刀因为激动的诉说而摇晃着,让安母心头一阵恐慌,呆呆的看着那把凉凉的小刀,一时忘了逃开的想法。
“一直以来,我都告诉自己我很幸福,我有一个很幸福很温馨的家,有很爱我的爸爸妈妈。可是我妈妈走了以后,你为什么要进我们家?为什么要夺走我的爸爸?你行啊,你看,我爸爸还为了你打我,我爸从来都没打过我...”安子暄话到伤情处,一直在眼眶中徘徊的泪水还是落了下来,让安父更加的心疼和愧疚。
安父愧疚地说:“暄暄,刚才是爸爸激动了,才会不小心打了你,你是爸爸的女儿,爸爸怎么可能会不疼你呢?你听话,把刀子放下,别吓着你妈。”
安母也试图让安子暄冷静下来:“暄暄啊,我知道你一直都很尊重你爸爸的,你讨厌我可以,但你不能对着你爸爸拿刀子啊,乖,听话,你快把刀子放下好不好。”
安子暄恍若未闻,“当你夺走我们家的一切时候,幸福就离我而去了...你们都不要我了,你们都急着把我从这个家赶出去,这样,这个家就是你一个人拥有了...”安子暄一步步地走近安母。
“暄暄,你想干什么!”安父再度吼道。
“我一直欺骗自己,我以为就算是后妈也会对我很好,可是为什么对我那么不公平!我只想安静的过我的生活,可是为什么,你还是不放过我?你们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你们凭什么掌控我的人生?只有死了,你们才管不到我,我才没有那么多的纠结,痛苦,对吧?再见了,我亲爱的爸妈....”
一瞬间,鲜血染红天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