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武侠仙侠 > 霸道总裁小白女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五章 病倒



  对啊,多么中肯的话啊,虽然黄小米的话语里不包含任何酸醋的成分,但是,连她的好朋友都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事啊,以她程家洛的条件,她又何德何能呢?
  所以,她和黄小米两个人用冼脸刷牙还有吃早餐的时候讨论了一番,只有一个可能,就是神话集团高高在上的总裁大人陆浩天是个神经病。
  程家洛照往常一样给神经病陆浩天冲着蓝山咖啡,这香气甚至闻起来都觉得提神,程家洛深呼吸一口气,踏着义愤填膺的脚步走进了总裁办公室。
他依然头也不抬,接过咖啡轻轻的喝了一口,视线根本没从文件上离开过,那长长的睫毛甚至比女孩子的都要漂亮,还有那两片比时尚杂志上的男模特都要性感的嘴唇正微微上扬着,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程家洛一下子有点出神,但很快又被自己最起码的理智唤了回来。
程家洛,你陶醉个鸟啊,今天你要做的事就是要弄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无端端的就成为了他的板上肉串,任何他利用摆布,她思来想去,如果要让她真相信总裁大人对她一见钟情,除非哪一天太阳从西边出来吧。虽然她程家洛自信十足,但自知之明一样是具备滴。
  “额,额,陆总,我,我。”事实证明实际行动永远比想象中的要困难,特别是在陆浩天这样的非一般人类面前。他似乎天生就有上种足以让任何人都感觉到恐惧的霸气和威严。程家洛这个时候明明是站在他面前一副居高临下的状态,却像做错了事的小孩子一样跪在他面前似的感觉。
  陆浩天那对俊眉一皱,然后抬起他那双勾人心魂的眸子睨着她,脸上挂着疑问,看着程家洛就等于看着一陌生人似的,仿佛昨天晚上的事情完全没发生过一样。
  一向自认十分淡定的程家洛慌了,脸蛋刹的一下红了,她那张谈不上精致但看得过去的脸十足一个瞬间催熟的红苹果一样,而陆浩天的眼神慢慢开始色彩斑斓了起来,他那种似乎来了兴致的眼神又来了,但很快又被掩盖了下去,依然不动声色的睨着程家洛,似乎在等着她的下文。
“哦?”他轻轻的说了句。
  程家洛吸了一口气,壮士一般大声问道:“陆总,昨天晚上的事,您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交代呢?”她也是有人权的,什么时候她跟总裁大人成为了一对,她怎么也不知道的?要知道,她今天是鼓起了多大的勇气,才够胆子踏入神话集团的大门,公司上上下下无论男的女的都看她的眼神就像看一个外星怪物似的,当中夹杂着的意味有好奇,妒忌,羡慕,震惊,种种情绪,她程家洛万万想不到自己的命运其实在进入神话集团之后就发生了这样的转变,她由一个就像是路边的不起眼的杂草一样的无名小卒变成了现在的公敌?茶余饭后讨论的对象?不知道,她现在在公司简直无时无刻被万箭穿心一样,即使她再大无谓,那种恨不得能用眼神把她的心脏以及全身上下全部细胞都刺穿的灼热目光,哪怕她是块木头,也不有无动于衷吧。
陆浩天神情淡定的把放下文件,身体往椅子后面挪了挪,一副没事人一样的表情。
“那你需要什么交代?说吧。”
程家洛看见他完全一副不在乎的模样,心里那把无名之火熊熊燃烧了起来,这,这究竟是什么情况嘛!她招谁惹谁了,无端端成为了人民公敌,转眼一下那个始作佣者却一副完全无所谓的模样,她程家洛现在可是背负着小三,坏女人,靠走后门等等等等的罪名,而她之所以一夜之间由一个默默无名的平凡幸福小市民,变成了现在人人得而诛之的人民公敌,他这是居心何忍啊!!
  “陆总,我不明白,你为了什么要跟赵小姐解除婚约呢?别人或者不知道,但我很清楚,陆总跟我,只是上司和下属的关系。”程家洛认为她已经表达得很清楚了,他为什么要和赵思思解除婚约本来跟她完全一点关系都没有滴,但现在,她竟然成了三个主角之中的其中一员,当然,她得问清楚。
陆浩天嘴角咧起了一个貌似在嘲笑她无知的笑容,虽然这笑容很讽刺,但无可否认,这是一个能征服所有女人芳心的俊容,不过此刻的程家洛并不把自己当成一个女人看待,对于帅哥,她的免疫能力一向很高,她的这一个强项在高中时代开始就已经表现得淋漓尽致,如果一长腿美女跟一倔壮帅哥站在她面前,作为一个雌性动物,她或许更容易会被那个养眼的美女吸引掉注意力,用黄小米的话说,她绝对有成为一个“gay”的可能。
  “想知道吗?放心,哪天我有心情了,会告诉你的,现在开始,你只需要按照我的吩咐做好了。”
  然后,程家洛就这样很不骨气的,满腔的想要为自己伸不白之冤的热血就这样被压打下来了,当她像被点了反抗那道穴像神游似的游回到自己有办公桌上的时候,她彻底被打垮了,很明显,她这个基层阶级决定要被彻底不留余地的剥削了,这到底什么跟什么嘛,自己明明是要去搞个明白清楚滴,怎么答应他那么无理的要求了!
“你只需要按照我的吩咐做就好了。”天!多么霸道的一句吩咐!哼,她总算是明白了,原来在神话集团里高薪是个条件的,福利好也是有打条件的,不单单要胜任工作上的事情,还得牺牲她的个人名誉甚至人身安全来换取那份让她叹为观止的薪水,无良的资本家,果然是吸血鬼一盘的邪恶,而且她敢肯定,陆浩天会是吸血鬼当中的佼佼者,完全是吸人血然后不留任何踪迹的吸血鬼。
  在神话集团里通常能控制自己下班时间的只有一个人,这个人当然就是亲爱的总裁大了陆浩天,而总裁大人偏偏就是不折不扣的工作狂,所以通常在公司里能看到的情况就是,所以部门的人一直到了外面灯火通明的时候还在聚精会神生怕稍有不慎就触犯了天条的生力军,程家洛进来公司这一个多月以来,几乎没有多少天是准时下班的,当然,在这种高压的环境下生存,慢慢的就会练就一身钢铁般的本领,其中第一个就是包括钢铁般的体能,豆腐渣般的体质。
  于是,程家洛就在这样的高压“气温”下,病倒了。
  当今这个社会处于亚健康状态的人民实在太多,偶然病倒一两个实在不足为奇,而程家洛这个病倒的过程显然更能吸引大众的目光,程度可以说是沸腾了。
  这一天,程家洛挂着她这颗像是挂了千斤重的头颅依然一大清早回到神话公司上班,基于总裁大人的功劳,作为公司头号人物的程家洛最近自然是得到了很多公司同事的“关怀”与“热情”,在这些密集过向剩的关怀与热情背后,试问又有多少的讽刺与看扁呢?程家洛向来都是神经大条的,但风言风语还是把她无情的推到了残酷的人性面前,试问一个人长期处在风口浪尖上,再迟钝也会有那么一点点觉悟吧,虽然这些人是表面奉承,但程家洛还是有点不习惯,因为真相只有她自己知道,她跟总裁大人除了上司与下属之外,真的一毛钱的关系也没有啊,这个真相无论她在同事们面前重复多少次,但也敌不过亲爱的总裁大人有意无意之间的小小的“抹黑”。
  话说程家洛从小身体就健壮得像头牛,在这办公室里的老员工们几经艰辛才习惯了的高压所温,她这个新人当然会一不小心就中招的。
  “程程,总裁大人召你进去哦。”
正坚持在敬业精神与精神底线之间的程家洛看着小秘书边说黄莺莺眨着眼睛坏笑,她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天知道,这无疑是对着高高在上的坐在总裁办公室里面的陆浩天做的。
“他又有什么事?”程家洛撇撇嘴问道。
从小都是尊老爱幼的好孩子,对于自己老板,也就是自己的衣食父母,哪能不尊敬?可是,这位亲爱的总裁大人最近的行为实在让她太讨厌了,足以把她心里甚至表面对他的病重都一一消磨掉,消磨得一干二净。
黄莺莺再瞧程家洛眨了眨美眸:“哟,你们小两口的事,我哪能知道啊,万一知道了,不怕被...”她把手项在脖子上做了个杀人灭口的手势,总裁大人,真不是好惹的。
“陆总,不知道您把我叫进来有什么事呢?”程家洛摆出她最“天真无邪”的笑容,皮笑肉不笑的问。
正端坐在办公台前低头认真阅览文件的陆浩天显然并没有抬起头的意思,他背面的天蓝色窗帘隐隐约约透过几丝光线,正巧投射在他得微微向下弯的腰杆,纯黑色的高级男装被这几缕阳光照得好像会发出光芒一样,他头顶的根根竖起的头发再配上分明的轮廊,完美深刻的五官,使他看起来简单就像个不折不扣的黑马王子。
程家洛杵着那里失了神,如果这个人,真的是自己的另一半,那该,那她该多么没安全感啊,虽然她足够自信,但是,在这样的一个男人面前,她算什么嘛。
“怎么,你看够没有?”
“额,还没。咳咳咳,没有啦,谁看你了!”差点就不打自招了,程家洛羞得恨不得自掌嘴巴。
这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皇帝的宝座站起来走到了自己的面前的,天啊,刚刚看他看得那么陶醉,他不会发现了吧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