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都市异能 > 悄然的情缘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十九、两妈干涉


陈秋草才刚忙起来,刘玲便来到书房前,没有进,似乎在想着怎么说,一直在门口来来回回徘徊着。
陈秋草听到门外的动静,看了看门缝下面的身影来回晃动,想也不用想,只有他那个妈妈会这般,“妈,有事吗?有事就进来吧。”
“秋草啊,没什么事,妈妈是看你一回来就上来忙工作,看看你饿不饿,要不要帮你弄点吃的?”刘玲推门而入,一进来就跑到陈秋草桌前。
“不用,我吃过晚饭回来的。”陈秋草继续看着手里的文件回答着。
“那要不要喝点什么?咖啡?茶?”
“现在不用,等会要喝我自己来。”
“奥,那你忙吧。”见陈秋草没空搭理自己,便垮下脸悻悻的准备离开。
“妈,你是不是有什么想跟我说?”陈秋草放下手里的文件,看向刘玲。
“呃,也没什么。就是、、”刘玲挠着头有点不知道怎么开口,“就是那个,我前两天不是听你跟你爸爸在说,好像你是不是交往了个女孩?一直也没跟你搭上话,问你爸爸也不说,这不,难得你在家就过来问问的。”陈秋草还没来得及搭话,刘玲就凑近了点,“是哪家的姑娘?家里是做什么的?长的怎么样?叫什么?”
一系列的问题全部脱口而出,陈秋草见刘玲总算停了下来,赶紧cha话道,“她叫苏苏。”
“苏苏?她姓苏?是不是?”刘玲还没问完,陈秋草就很肯定的点了点头,“是苏氏的那个苏苏,她爸爸就是苏南。”
“哎呀,难怪你爸爸那天那么说。那前两天你那么做也是为她?你怎么那么糊涂,现在好女孩多的是,你怎么就一定找她呢。你难道忘了苏氏跟我们可是积怨已久的。”刘玲一听陈秋草亲口承认一下子就急了。
“妈,跟你这么说吧,我已经认定了苏苏,就算你们都反对,我也还是要娶她的。如果你是要劝说的话就算了,早点上去睡吧。”陈秋草很是坚定的说着。
“你、、哎,这孩子,怎么说话呢。真是的,不管你了,我上去了。”刘玲一脸憋屈,被自己儿子堵了个无话可说,很恼怒。一根筋的刘玲很快便找到了发泄的对象,就是把所有的错的都归咎到苏苏的身上。因为他,他儿子在公司受到非议,因为她,他们父子争吵,也因为她,他儿子对她这个做妈的这么说话。
刘玲回到房间,“碰了一鼻子灰了吧?”陈震华坐在房间沙发椅上边看着报纸边问道。
“哎,震华,你说这可怎么办啊?那个丫头可是苏家的。秋草他也不想想,就算我们同意,她苏家能同意?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添堵嘛!”刘玲一听陈震华的话,稍愣了一下,赶紧跑到陈震华身边坐下。
“哼,我看你儿子被堵得还挺欢的。疯到现在才回来赶工作,这样下去直接入赘到苏氏得了。”陈震华讽刺道。
“你说什么?你是说秋草现在在忙是因为白天出去玩了?哎呀,孩子还年轻,也不能总忙着工作,出去玩也正常。”刘玲刚说完,“不对,不对,你的意思是不是说他今天也是为了陪那个姓苏的丫头才不顾工作的?”刘玲一下子反应过来。
“哼,你说呢。人家都看到,两人在电影院亲亲我我,还带着去了农庄。”陈震华瞥了一眼刘玲。
“哎呀,那可怎么办啊? 这个可不能这么下去的呀。”刘玲急得就快跳了起来。
“等等吧,看苏氏那边的动静再说,反正你儿子也不吃亏。”陈震华难得打趣道。
“你也真是的,这话也说得出来。不行,我、、、”没有再说下去,刘玲已经在心理开始盘算起来。
而这边,苏苏刚挂完电话,苏蓉敲了敲门进来了。也端了碗粥,“宝贝,饿吗?我留了点粥给你。”放下粥边说边看向苏苏,见苏苏满脸温柔手里还握着电话,也猜出了七八分,而且可以肯定自己女儿陷得很深。
走到床边刚坐下,苏苏坐了起来,“爸爸怎么样?没事吧?”就算再气,自己的爸爸还是要关心的,而且接了电话,苏苏的气愤、委屈也都淡了下去。就是平时,苏苏过不了五分钟脾气也就会消的。
苏蓉笑了笑,“没事,上了床,在看报纸呢。”
“奥。”苏苏嘟了嘟嘴,奥了一声。
“不是我说你啊,进去之前我不是就跟你说过不要顶撞你爸爸,有什么话好好说。他那么好面子的一个人,被自己女儿冲的无话可说,你说你怎么收场?”
“哎呀,妈。”苏苏拉起苏蓉的手撒娇道,“你刚才也听到了,爸爸说的太过分了。我哪还忍得住啊。”
“再过分也是你爸爸啊,你看你把他给气的。”苏蓉点了点苏苏的脑门。
“接下来怎么办?妈,你也帮我劝劝啊。”
“哎,先缓缓吧。你这两天消停点,等你爸气过了再慢慢说。还有,你回头跟你爸主动认个错,他好面子,你要给他个台阶下才行知不知道。”
“奥。”苏苏无奈的点了点头。
“来,我也给你留了点粥,喝点吧。”说着把粥端来递给苏苏。
“恩,好的。”苏苏接过碗开始吃了起来,喝了两口,感觉到炙热的眼神,抬起头,果然,苏蓉正盯着自己。
见苏苏看向自己,苏蓉贼贼的笑了笑,往苏苏身边挪了挪,“宝贝,反正你也睡不着,给妈妈讲讲那个陈家少爷。妈妈也好给你把把关啊。”
“妈”苏苏很鄙视的看了下苏蓉,不过也没拒绝,“他啊,很温柔,很细心的,对我也很体贴,这个你放心,我们两在一起很好。”
“那你们怎么认识的,公司应该跟陈氏不会有业务往来。”苏蓉追问道。
“在回国的飞机上。”苏苏想起陈秋草一脸的甜蜜,“其实我们也才交往没多久的,不过他对我真的很好。。。”后面,说道陈秋草,不用苏蓉追问, 苏苏早已滔滔不绝。
苏蓉边听边观察着苏苏,“这么说,上次的那个案子是他帮了我们?”听到荣锦的案子那边,苏蓉很是吃惊的问道。
“确切的说,他不仅让给了我们,还帮我们把案子从枫越手里夺了过来。其实后来我有去打听过,枫越的方案比我们毫不逊色,而且据说当时评审那边有人提出采用新公司好掌控一切的想法。如果没有他们再出资,我们不一定能拿得下的。”
“可是,就算他喜欢你,陈氏那么多董事,能被他说服?而且你不是说那会他才知道你是苏氏的。”
“恩,其实是他自己的钱。只是借用了陈氏的名义来出资的。陈氏的董事们都气的不要不要的,不过碍于他爸爸的面子没怎么为难他,加上后来知道是他自己的资金也就没再追究。”
“哎,听你这么说,这陈氏少爷人还真不错呢。”苏蓉点了点头,又拉住苏苏,“哎对了,这些你爸爸知道吗?”
“我估计知道,那天送陈秋草出去,回头就看到爸爸在后面了。他还说让我不要跟陈氏再有瓜葛。就算他当时不知道,这个之后对于这个案子应该也会调查的,多少会知道一点的。”
“恩。”苏蓉皱了皱眉,应了一声。看来苏南是铁了心要拆了他们的,加上今天又见了那个林家公子,这下还真难办。
“对了,你们到哪一步了?”苏蓉回过神赶忙问道。
“放心,我们没怎么,他不会欺负我的。”苏苏皱了皱眉说道。
“恩,那就好。好了,你吃完早点睡吧。先别多想了,等你爸爸气消了再说。记得我刚才说的,明天找个机会跟你爸道个歉啊。”苏蓉本来还想把今天去林家还有关于他家那个儿子的事情告诉苏苏的,不过怕苏苏一听又来气再跟苏南杠上,也就没有提。吩咐完便起身离开了。
这边苏苏也很快便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