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都市异能 > 悄然的情缘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十五、意外?蓄谋?


“呵呵,这天底下还有这么巧的事。这如果不是自己碰到,肯定不会相信的。”苏苏微笑的边说边欣赏所经过的各色风景。
“不能说是巧合,只是我们的缘分太深了。”陈秋草回应。
“我之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会说话。”苏苏闻声转头看了看陈秋草,打趣道。
“是不是发现我越来越有魅力了?捡到宝了你。”
“哈哈哈,是,我捡到宝了。”苏苏微笑着说着。
走了一阵,两人来到围杆边便停下来稍作休息。
苏苏突然张开双臂,仰面深呼吸一口。
“这边真美。”看着身边的一切,真的很美。其实自己在国外包括之前在国内都有去过农场,可总觉得这边多了些什么,却又说不出来,只感觉很美。
“呵呵,你喜欢就好。以后经常带你来。”陈秋草温柔的说道。
“你的眼光很好。”
“是,我的眼光很好。”陈秋草站定转身看着苏苏。
突然反应过来,苏苏一下子脸红了,“你想哪去了。我是指你选的这个地方很有眼光。”说罢,欲推开陈秋草跑开。
但陈秋草却未松手,依旧温柔的看着苏苏,“丫头。”未再多言,只是更加的深情款款。
苏苏有点不好意思。
一边的陈秋草看着她那毫无修饰却光洁如玉的脸颊,红若樱桃的小嘴,还有那不知所措的窘态,忍不住想要冲上去狠狠亲她一口。“嗯?”他突然挪开视线,看着苏苏的后面,眉头紧锁,似乎发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苏苏一下子回了神,忙转过头去看是什么。  
左右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也没有发现任何值得人好奇的东西,有点不知道陈秋草在奇怪什么,若有所思的转回头来想要问个清楚,“你看到什么了,我怎么什么也没...” 眼神还没回归,话说了一半还留在口中,她的嘴巴突然之间碰到了什么东西,定睛一看,眼前是一张放大的男人脸,稍稍一想,自己嘴唇上现在正贴着的是陈秋草的嘴唇,温温热热,夹杂着他温湿的鼻息喷在自己脸上,苏苏脸一下爆红,赶紧向后缩回自己的头。“他什么时候在自己后面?哎呀,这下完了,自己怎么没注意到。”
苏苏很是懊恼,对面的陈秋草眼珠转了几转,微笑着看着苏苏那懊恼样,稍稍向后挪了挪好让苏苏站的舒服自然点。
“那个、、”苏苏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尴尬的笑了笑,有点语无伦次的说着,“我不知道你就在我后面、、”
陈秋草笑了,“哈哈,你紧张什么?一个意外你就紧张成这样?我又不会吃了你,再说我也不亏啊。”
苏苏急了,“我才没紧张呢。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苏苏强装镇静的说着。
“哦,是吗?要对我负责啊?”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只是这么轻轻一碰就感觉到那份甜美,真想更加深入,好好品尝。陈秋草突然坏笑。身子又向苏苏靠去,苏苏向后仰着,却被陈秋草一双手臂一下子带进自己的怀里。苏苏抬头忙问干嘛,话还没问出口陈秋草已经一口堵了上去,温润发烫的唇轻轻的覆上苏苏,带着专属于他的清香,慢慢研磨。苏苏嘴里说不出话来,只是瞪着眼睛难以置信着,但却并未拒绝,更未推开。似是得到鼓励一般,陈秋草开始向更深处进军。轻轻撬开苏苏的唇齿,辗转吮。吸,时而挑逗时而吸取,在陈秋草的带动下,苏苏缓缓闭上眼睛,开始笨拙地回应,全心全意的感受着,垂在身侧的手,无处可放,不知所措,没一会便从后面慢慢拥上了陈秋草。陈秋草微湿的头发垂下来与苏苏的发丝纠结在一起,分不清谁是谁的。
良久,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般,待两人都快喘不上气时才恋恋不舍的分开那难舍难分的双唇。
陈秋草温柔的眼神有点点的迷离,这是怎样的一种味道,甜美,不,远远不止甜美,要不是怕吓坏苏苏,陈秋草恨不得再拥上去好好尝尝。
苏苏的眼也迷离了,她躲避着他那深情的眼神,低下头去,小脸微红,渐渐平复着自己的气息...
两人沉默了好一会,陈秋草轻唤了一声“丫头。”
苏苏没有抬头,只微微抬眼。
“是不是吓坏你了?”
苏苏摇了摇头,“还好。”
陈秋草捧起苏苏的脸颊,在额头上亲了一下,“下次不这么急了。”
苏苏笑了,“你还想要下次?”
“当然了,你是我媳妇嘛,一次怎么够?你那么美好,不给我尝尝不是太浪费了。”
苏苏打了一下陈秋草,“想得美。”不过,仔细想想,刚才那话怎么那么变扭。
你来我往之间,之前的尴尬不复存在,就像根本没发生过一样,但细细看去,两人已然又近了一步。
陈秋草拉起苏苏的手,“带你再逛逛去吧。”
“好。”随着陈秋草迈了一步,“对了,”似乎想到什么突然停了下来,“你刚才是看到什么了?我怎么什么都没看到。”
陈秋草一听,愣了一下,抓了抓头,“也没什么,一个虫子罢了。”
苏苏见陈秋草有点反常,“什么虫子?”准备回头再去寻找。
陈秋草拉住苏苏,“早已经走了,也不是什么稀奇的。”
苏苏见此越发觉得不对,“你跟我说实话,到底看到什么?”
陈秋草见苏苏不依不饶,没有办法再隐瞒,只嘀咕了一句,“没看到什么。”
苏苏隐约听到个大概,再仔细一想,也就明白了过来,“好啊,你骗我。”抬起手就欲打来。陈秋草撒手跑开,“是你自己太好奇。”
苏苏听后更是来气,追着陈秋草直打。
看来这个吻不是意外,是某人故意而为之的。不过,一切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
再看那边,蔡宇与顾嘉收拾好一切见农场上已经看不到两人的身影,便也自顾自的玩乐去了。
两人嬉戏打闹间便来到围栏的另一头,远远地观望着好戏的上演。
“哎,小蔡蔡,你说苏苏也太不厚道了,背着我们交了这么个大帅哥也不吭声,这不是赶巧被我们遇上还不知道猴年马月才公开呢。”
“我不也一样,谁会知道巧合可以巧到这个程度。不过,你看,他们两人看上去确实是挺登对的哈。郎才女貌,才子佳人。”蔡宇附和着。
“那倒是,不行,这也得算我们做的媒,等结婚时要给我们包红包的。”
“哈哈,嘉嘉,这话你自己跟苏苏说去。”蔡宇笑道。
“哎。”刚刚还喜笑颜开的顾嘉,一下子想到什么了狠狠叹了口气。
“好好地,你怎么叹气了?”蔡宇见顾嘉脸一下子垮了下来赶紧追问。
“没什么,就是想到苏苏的爸爸了。哎,不知道苏伯伯能不能接受这根草呢。虽然陈氏很牛叉,门当户对不成问题,可是苏氏跟陈氏可是劲敌,他们这也是孽缘。”顾嘉苦着脸说着,仿佛已经看到了苏苏日后的艰难。
“那倒是,苏伯伯认定的是很难改,苏苏也是这个倔脾气,这以后,秋草他们还有的慢慢磨呢。”蔡宇拍了拍顾嘉,“不管以后怎样,现在开心就好,慢慢来吧,总会守得云开见月明的。你看,他们现在不是很开心?蔡宇贼笑的示意顾嘉。
顾嘉一看,那边的两人正吻得那叫一个天昏地暗,难分难舍。“亏我们在这边给他们急,他们倒是乐得自在。不管他们了,宇,我们先去吃去。”
“好。”宠溺的跟着顾嘉往回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