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都市异能 > 悄然的情缘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十四、阴差阳错


“还能接电话,看来老头子也没怎么难为你嘛。”电话刚接通,就传来那头蔡宇戏弄的声音。
“那是自然,虎毒还不食子呢。要是真把我灭了以后谁给他披麻戴孝啊。”陈秋草闲适的玩弄着手里的咖啡杯懒散的说道。
“这话有本事你走到你家老头子跟前再说一遍,我保证你肯定再也接不起我的电话了。哈哈哈。”蔡宇笑道。
“去去,有事快说,我这边忙着呢。”
“你除了忙着跟你家老佛爷请安,还需要忙什么?怎么样,后天周末了,把你家老佛爷带出来让咱们也给她请个安啊?”
“周末?那群老古董没有难为你?你周末还能出去?”
“说到这个我还没找你算账呢。自己做了好人,把烂摊子直接扔给我不管我死活了?要不是我今天机灵闪得快,哪还有命啊。你倒好,一个电话也没有,自己躲家里享清福来了。”
“说正经的呢,公司那边怎么样?”陈秋草稍稍坐直,严肃起来。
“放心,还好后来是你爸爸给他们几个董事打了电话,加上这次是你自己的资金,他们也就没再追究。再怎么不满,这点面子还是要给你爸爸的。”
“恩,知道了。”
“哎,刚才说的你怎么说?嘉嘉那边还等着我回话呢。”
“我要先问一下去。”
“哎呦,这么快就被拿下了?还要请示?这可不像陈少爷往日的作风哈。”
“屁话,等我电话。挂了。”陈秋草直接挂断电话放到茶几上。想起刚才蔡宇说的话不禁笑了笑,那倒确实是真的,以往自己都是主导者,这次,貌似真的都是苏苏主导了。笑着摇了摇头,或者真正的喜欢就是这样,能让自己放下。身段,心甘情愿的追随着。摇了摇头,笑了笑,又拿起手机,“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难道还在忙?都这么晚了。忍不住的心疼,“丫头,工作不要急,该休息还是要休息,不然我心疼。”发了个信息,放下手机,准备去再续杯咖啡。
刚离开没多久,手机又响了起来,赶紧跑来接听。
“喂,你也不要忙太晚。打你电话都在通话中,不重要的就明天再安排吧。”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声音。
“呵呵呵。”
“你乐什么?”听到那头陈秋草的笑声苏苏问道。
“我笑我们的默契,刚才我在给你打电话。没打通以为你在忙。”
“啊,真的假的。我打的时候也是在通话中。”
“所以说啊,我们有默契。”
“呵呵,看把你乐的。在忙什么呢?”苏苏也笑了。
“没有忙什么,在阳台上躲清静呢。正好了解了一下公司的情况,让你不要担心,我这边没有任何影响。”
“恩,知道了。有什么不要瞒我,不要一个人自己扛着。”
“傻瓜。”陈秋草宠溺道,“对了,丫头,后天有安排吗?”
“后天?周末啊?”
“怎么?你有安排?”
“也不算什么安排吧,本来喊姐妹出去玩的。”苏苏想了想说道,
“恩?需要我陪你吗?”陈秋草问道。
“啊?你刚才这么问是不是你有什么安排?”
“还好,也是一哥们,想认识你。不过不急的。”
“那我跟我朋友说一声吧,下次一起玩,正好也让你们认识认识。”苏苏想了想,说道。
“不然,我过去吧。”
“没事,我本来就还没跟她说定。”
“那好,后天我来接你。”
“恩,到时候电话联系。”
两人又闲聊了一番,便互道晚安各自休息去了。
而顾嘉跟蔡宇那边倒是一人欢喜一人郁闷了。
蔡宇接到电话得到陈秋草的答复很是满意,两兄弟虽然在公司天天见,但已经好久没有出去一起玩乐了。
而顾嘉收到苏苏的消息,却不乐意了。什么嘛,明明苏苏先约的自己,结果自己又打电话来说不来,理由还是要陪他那根草,哪有这般重色轻友的。似乎忘了自己有时候比苏苏还要重色轻友。不过还好,有蔡宇在,哪都是晴天,而且听说他那个好兄弟也来,那自己就先帮苏苏把把关,好的话就先留着,万一那根草被风刮走了这边还有备用的。想到这却也就不再气了。
一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转眼就到了周末。苏苏一身浅色休闲装,素雅不失青春活力,简单的打扮之后便出门去了。来到事先约好的地方,陈秋草已经等在那边。
似乎有感觉一般,猛地抬头便从后视镜里看到远远朝自己走来的苏苏,不禁眼前一亮。是因为确定关系的原因吗,如今看她更是感觉可人。下了车帮苏苏打开车门系上安全带,自己也上车出发了。
可能出来早的缘故,路上的车辆比往日的周末少得多,一路顺畅,差不多五十多分钟便来到市郊。没多久车便在一农庄停了下来,苏苏看了看窗外,很美。转头看向正在停车的陈秋草,“到了?”
陈秋草微微一笑,“恩,这是我无意间发现的一个好地方,便盘了下来,平时有空就过来小憩一番,远离城市的喧嚣。”
“恩,真的是个好地方。”苏苏下了车,跟着陈秋草向农庄内走去。
“嘿,秋草,这边。”陈秋草看向场边上正在准备食物的蔡宇,随即向苏苏伸出手。
苏苏正觉得声音熟悉,刚想探头去观望,看到陈秋草伸来的手,也没多想,把手搭上去随着陈秋草一起向那边走去。
“你家老佛爷呢?”蔡宇边搭烧烤支架边抬头看向陈秋草,因为被陈秋草挡住,并未第一时间看到紧随其后的苏苏。
“小蔡蔡,是不是你家那个帅哥兄弟到了。”远远地,顾嘉捧着一堆饮料向这边跑来。
“嘉嘉?”苏苏边向生源望去便嘀咕着。
“恩?”陈秋草见苏苏的反应回头看向苏苏。
这边顾嘉已经跑到陈秋草跟苏苏身边。一听到有人叫她,转头看向苏苏, “啊?苏苏?真的是你,刚才就觉得好像看到你了,转眼又不见了,还以为看错了呢。哎,对了,你不是不来的吗?”顾嘉看到来人是苏苏,立马扔掉手里的饮料,拽住苏苏叫到,丝毫忘了身边的陈秋草。
蔡宇见动静也赶紧放下手里的事情,凑过来一看。“苏苏?”再看了看两人紧握的双手,狠狠拍了拍陈秋草,笑着指向苏苏,“秋草,这就是你家的老佛爷啊?哈哈哈。”蔡宇笑的都站不起来身来。
“秋草?草?”顾嘉一听,嘀咕了一句,放开苏苏,转向陈秋草,又循着蔡宇的眼光看向两人仍未松开的手,“啊。”尖叫一声,指了指陈秋草,又指了指苏苏,“苏,他就是你家那根草?”问完,还不忘又尖叫一声,“啊,太诡异了。”
事情发展到这里,陈秋草再看不明白就真的是傻了。看了看苏苏,苏苏早已石化在那边。手里轻轻用手指点了点苏苏的手背示意,苏苏这才回过神来。转头看向陈秋草,“是太诡异了。”然后无奈的摇了摇头,指向顾嘉,“我闺蜜,顾嘉。那是蔡宇,你们应该认识,我们三一起长大的。”
说完对着顾嘉调侃道,“敢情你想给我找的暖被窝的就是他啊?”
顾嘉稍稍冷静,瞪了瞪苏苏,这个时候还不忘损自己。“还说我呢,某些人约了咱结果自己又爽约就是为了来这里赴约啊。”顾嘉毫不示弱。
“行行行,姐姐,你赢了。我投降还不行嘛。”苏苏赶紧拉住顾嘉作投降状。
“可以,多请我一顿就行。”
“哈哈哈,嘉嘉,别说一顿了,就是以后每一顿你都不用担心了,是吧,小陈子?”蔡宇推了推陈秋草,一脸奸笑。
“别理他们,丫头,我先带你四处看看。”陈秋草拉起苏苏向里面走去。
“哎呦,丫头?受不了了,小蔡蔡,你倒是学着点哈。”
“喳,奴才遵旨。”
“啊?”
“你不是让我多学学的嘛?哈哈哈……”
在蔡宇跟顾嘉的打骂声中,那边两个窘迫的人儿渐渐走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