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都市异能 > 悄然的情缘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十二、在一起吧


拐角处,苏苏一脸的震惊。
“丫头,告诉我,这个案子对你很重要吗?”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放心,丫头,有我呢。”
“是我做的决定,让他们启用苏氏的方案的。那个案子我看了下,确实比我们好。”
“是,用他们的案子,我们出点钱直接拿钱不是也很好。”
耳边全都是陈秋草的声音,每一句都那么的清晰,仿似刚刚才说完。苏苏猜到是陈秋草成全了她,却不知道让的这么彻底,竟把钱搭进去,把自己也搭进去了。
看来枫越的案子也是不相上下的,不然只要陈氏一退出就必然是苏氏了,但却还让陈秋草提出他们暗中投资协助完成,这就足以说明评审的动摇。这样做,对陈氏没有任何好处,就算最后盈利了,可陈氏这么大的集团,怎么会在乎这么点钱。都知道,集团做到如此之大,资金已经不是最最必要的一块,名利、口碑才是重点,可是陈秋草这个时候,这么大的案子在很有把握的前提下放弃了,这不仅仅是在帮助苏苏,也是在拉苏氏一把。他明明可以很潇洒的对外宣称他们的投资,这样名利有了,也让她爸爸知道了是他陈秋草在帮苏氏,卖苏氏一个人情,卖苏南一个人情,这样兴许她爸爸也就有可能就放下陈见,接受陈氏接受他,但他没有,这样暗中的帮忙,也给苏氏在外界面前留足了脸面。这个男人,是在真正的帮她。想到此,再想到陈秋草为此将会面临的窘境心禁不住疼了。这样的一个错误,如果自己在陈氏也是不会原谅的。思及此,苏苏双眼满含晶莹,有感动,又心疼,有歉疚,可能还有更多的,苏苏自己也说不清楚。唯有这么安静的看着那个男人的背影,无力向前,却忍不住的想要靠上去,说一声谢谢,骂一句傻瓜、、、
然后脑子里就是回国这两周不到的时间里跟陈秋草的一切,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可就是在脑子里,历历在目,挥之不去。
陈秋草安静了片刻,吐了口气,拿起挂在栏杆上的西装转身打算离去。转身,是那滞愣在那的身影,还有那泛着泪花的双眼。陈秋草最见不得女人哭了,尤其还是自己心仪的女人。快步走上去,“怎么了?哭什么,丫头?”陈秋草有点手足无措。
“呵呵,我哪有哭?”苏苏倔强的否认了。
“傻瓜。”宠溺的揉了揉苏苏的头发,“刚才你都听到了?”
“是,你才傻。这下好了吧,英雄不是这么好逞的。不过放心,要是被开除了,我养你。”苏苏破涕为笑。
“不至于的,我家那老头子虽然脾气大了点但还不至于开了自己亲身儿子,顶多就是一顿骂吧。”陈秋草安慰道,“不过,你养我?这个提议不错哦。”陈秋草笑着打趣道。
“我们在一起吧。”陈秋草还没笑完,苏苏说道。见陈秋草愣住,苏苏捧住陈秋草的脸一本正经的说道,“我们在一起吧,秋草。”
陈秋草片刻之后便回了神,笑了起来,“你说的是真的?丫头?”
“真的,我很认真。我想和你在一起。”苏苏很是认真的回答道。
“呵呵呵,”还没笑完,陈秋草突然打住,严肃的拉住苏苏,“丫头,你能这么说我很开心。但你还是再好好想想吧。”
“你不愿意?”苏苏抬头看向陈秋草。“不,我当然愿意。”陈秋草赶忙否认,“但我不希望你是为了回报我,可能你现在一下子被刚才的事情感动到了,我不希望你冷静后反悔。丫头,我帮你,不是为了得到什么。只是想帮你,想让你开心。你不需要有负担,更不需要为此牺牲自己。”陈秋草深情的看着苏苏。
苏苏拉住陈秋草欲放开的手,“秋草,我承认我很感动。但你知道我的,一码事归一码事,之前我也跟你说过,我对你是有好感的,只是没有勇气迈那一步。怕跟你无法走到最后,也怕父母的阻挠。虽然陈氏是大集团,门当户对绝对不存在任何问题,但苏氏和陈氏的不和也是众所周知的。不过,现在你都这样为我迈了十步甚至百步,难道我连一步的勇气还找不到嘛。放弃这样对我的你,我怕以后我才会后悔呢。上一次你表白,我拒绝了你。这一次,换我主动,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我怎么想你还不知道?丫头,我会好好对你的。”陈秋草反手一抓,一把就把苏苏带进自己的怀里,千言万语,不敌一句“好好待你。”
苏苏回以拥抱,“好好对你。”这一句真好听。不似“我爱你”的空洞,只是“好好对你”,一句承诺,胜过任何海枯石烂。苏苏笑了,在他的怀里。
两人还想温存片刻,陈秋草的手机响了,“喂,爸爸。”还没说完,只听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咆哮“不管在哪,现在就给我滚回来,立刻,马上。”陈秋草无奈的看着已经挂断的电话拧了拧眉心。
“真的没事吗?我看你爸爸真的很生气。”苏苏关切的问道。
“没事,再怎么说也是自己儿子,也不会怎么着的。而且我已经让秘书从我账户里转资金到陈氏名下,这样只是借了陈氏一个名而已。”陈秋草安慰道。
“你的钱,这、、”苏苏还没说完,陈秋草用手指堵住苏苏的嘴,“没什么心疼的,你出马的案子我还没得赚?到时候就让陈氏那群老古董眼红去。再说了拿点钱拍拍老丈人马屁,以后日子也好混啊。”
“哈哈,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说笑。你赶紧回去吧,回头给我来电话。”苏苏笑了笑,推着陈秋草向外走去。
目送陈秋草离开,“苏苏,你没有先走啊?”经理的声音。苏苏回头,见经理跟苏南还有集团一些人员走在一起,走上前,跟大家打了招呼以“有事耽误”为借口搪塞过去了。几人也没再多客套什么,纷纷离开,只苏南停下,“今天表现很好。不过,不管什么理由,都不要再去招惹陈氏。”说完留下愣神的苏苏走向苏氏的队伍。
苏苏很快回神,爸爸发现了?摇了摇头,没再多想,追了上去。
然,身后,原先应该早已离开的枫越女秘书缓缓走了出来,“总裁,如你所料,好戏已经开场了。”挂掉电话,嘴唇上扬,拿起墨镜戴了起来,向门外走去。
这次竞标,充斥着各种震惊、激动、欣慰、气愤,真的是将有人欢喜有人愁上演到了淋漓尽致的地步,当然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阴谋也在慢慢呈现。不管对于别人怎么样,对于苏苏,对于陈秋草,这是美妙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