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都市异能 > 悄然的情缘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八、初遇林枫


休息片刻之后,两人找了个餐厅准备用餐。下午,天气有些热了起来。在陈秋草的提议下两人来到游泳馆准备去去热。换好泳装,来到泳池前,陈秋草已经在那边等候。穿着泳裤的陈秋草那精美的上半身展露无遗,苏苏也痴迷了。陈秋草见此笑笑来到苏苏身边,“你身材也很好。”苏苏一下子脸红了,原来刚才自己的失态他全看到了。陈秋草看着眼前害羞的苏苏,心里很是喜欢。喜欢她为自己痴迷,喜欢她的娇羞,他一定要拥有她,好好呵护眼前这样一个女子。
没在过多言语,苏苏在陈秋草的牵引下来到池边,热了热身一起下了水。两人一前一后,泳姿一个帅气一个娇美,瞬间成了这一块水域的焦点。男人们感叹苏苏的曼妙身姿,女人们看着陈秋草那八块腹肌小麦肤色帅气的脸颊只差口水四溢了,哪还有什么矜持可言。或者是因为两人都是见过世面的,这种追捧关注都经历过,也都熟视无睹,依旧游得自在。一番游玩之后,两人一起上了岸,坐到躺椅上准备小憩一下。“哎呀,救命啊,我脚抽筋了。”距离陈秋草不远的泳池里,一个女孩在水里扑腾着。没有多想,陈秋草跳下水去拉起那个女孩。苏苏也走上前,正准备询问,一个跑来看热闹的人撞上苏苏,苏苏脚底一打滑,顺势就朝水里栽去。这边陈秋草也注意到了情况,准备放下手里的女孩去拉苏苏,然苏苏却被另一力道拽入怀里,没有落水,苏苏拍了拍胸,才发现自己还在那个怀里,赶紧下来,抬头看去。这是一张棱角分明的脸,不同于陈秋草的帅气,也没有蔡宇的阳光,虽然也很英俊,苏苏却感觉到一份阴狠,第一感觉就不是很喜欢,但出于礼貌还是走至跟前,“谢谢你。”
“客气了,顺手的事,倒是我力道有点大,把小姐你的手拽红了。”男子答道。
“啊,这个没关系的。”苏苏看了看手臂,才发现是有点於肿起来。
这一边,陈秋草刚想放下手里女孩去拉苏苏,女孩又抓紧陈秋草喊疼,看来抽筋比较严重,看到苏苏被顺利拉上来也就放了心,专心应对这个女孩。拿起手里的毛巾覆盖在女孩腿脚处,轻轻按压着。“有没有好一点?”见女孩没有反应,抬头看了看,发现女孩一直盯着自己看,不由笑了笑。女孩发现陈秋草在笑话自己,赶紧回神,“好多了,谢谢你。我叫常艳,你叫什么?”
“没事就好,我扶你到那边坐下,你找你朋友来送你回去吧。”说完陈秋草就拉起常艳扶着朝躺椅那边走去。
“你还没说你叫什么呢?”坐下来的常艳见陈秋草转身离开不打算理自己,抓住陈秋草手臂追问道。
陈秋草反感了,没有多说,拉开女孩只留一句“你朋友已经来了”便朝苏苏走去。“丫头,没事吧?”陈秋草走到苏苏跟前问道。
“没事,你那边呢?不用管她了吗?”苏苏看了看躺椅上的常艳问道。
“你希望我管她?”陈秋草问。
“私心里是不希望的。”苏苏没有掩饰自己的想法。
“那就不管。”听到苏苏的直接,陈秋草很开心。拉起苏苏准备离开。“等一下,恩?”
本来打算跟身边那个男子再道个谢离开的,转身他已经不在了。苏苏也没多想,跟着陈秋草准备离开。“嘶、、”苏苏吃痛到。“怎么了?”陈秋草赶紧询问,看了看苏苏的手臂,一下子了然。带着苏苏来到躺椅边,坐到苏苏跟前,开始轻轻给苏苏按揉。苏苏看着低头认真按摩的陈秋草,心里感动于他的无微不至。身边多了个这么呵护自己的人一点也没感到不适,反倒增添了自己的安全感。这样其实挺好。
陈秋草只顾埋头为苏苏揉着,不敢太用力又怕力道不足起不到作用,最终只在那懊悔自己刚才晚了一步。不过手触摸着这样的肌肤自己竟有一丝的燥热,这怎么回事,自己也不是没见过更漂亮的女人,这才刚触碰了一下手臂自己就、、难道自己已对她如此痴恋?发觉自己的心思陈秋草只是轻摇头叹了口气,看来自己这回真的栽进去了。只顾着自己笑自己,一丝也未发现苏苏此时看自己的眼神是多么温柔。当然,更没注意到离这不远处躺椅上那股炙热的眼神。“哎,艳,你在看谁呢?”常艳的朋友发现常艳的状况后赶紧上岸过来。
“那个女人也不怎么样嘛!这么亲密,给我还隔着毛巾?不告诉我?哼,我常艳想得到的还没有得不到的,迟早你会是我的,这样的温柔你只能对我,哼!”丝毫没有听进去朋友的询问,常艳看着那边温柔的陈秋草,握紧拳头,暗自嘀咕着。
因为这点小cha曲的缘故,两人也没再有兴致继续游泳,换完衣服决定出去走走。闲逛之后,来到一家餐厅,看了看时间,也不早了,便决定进去用餐。两人点完餐正准备开动的时候,“小姐你好,这是那位先生送的红酒,请问现在要不要开?”苏苏闻声朝着服务员指的方向看去,是下午那个男人,只见他举起酒杯轻点了点算是示意。苏苏看了看对面的陈秋草,陈秋草微笑点了点头,示意让自己处理。苏苏笑了笑,把酒还递给边上的服务生,“请帮我还给那位先生,我们不需要。”“好的。”服务生走开
“你是顾及我吗?”陈秋草笑着问道。
“没有,本来就不需要。真要喝酒你刚才就给我点了,不是吗?”苏苏举起手里的果汁喝了两口,“下午就是他拉的我。”
“我知道。”陈秋草也喝了口饮料。
“不过我好像不是很喜欢这个人。”苏苏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
“是不是太唐突了?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下午拽红了你的手,想弥补一下的。”男子端着酒杯已经来到苏苏跟前。
“你太客气了,要谢应该也是我们谢你。”苏苏站起来说道。
对面的陈秋草也站了起来伸出手,“谢谢你。”苏苏用的是“我们”,这样很好。
“呵呵,举手之劳。”男人挑了挑眉,笑了笑,与陈秋草握了握手。
“林枫,你怎么来这么早?”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闻声看去,苏苏愣了下,真巧。
林枫转身,来人看到刚才在林枫背后的苏苏,“呵,苏小姐啊。原来是你。你们认识?”转向那个叫林枫的男人问道。
“刚认识。”苏苏没有情绪的回答着,林枫点了点头,但笑不语。
拿起林枫手里的酒杯,朝着苏苏手里的杯子一点,“我还要谢谢你,帮我跟家里公开了我的恋情,促进了我们感情的破裂速度。”最后破裂两个字说的很是咬牙切齿。
没错,来人正是吴越,虽然他换情人的速度很快,也不会很在乎,但这次却不知道怎么的,回家后莫名其妙的不仅被勒令分手,还被训斥了一顿,当然经济上还有所控制,查了查,发现其实只是因为苏苏的一句话让自己爸爸失了面子才迁怒于自己,这下他可火了,这件事情,这个女人,他一定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不用谢,应该的。以后有需要还可以找我帮忙。”苏苏幽幽的一句话堵得吴越差点喷血。
刚要发作,林枫拽住吴越,“我们到那边谈。”然后轻拍了吴越两下肩头。吴越愣了愣,瞪了一下苏苏朝里面走去。林枫扔下一句“抱歉”也快速跟上。没有再提刚才的话题,一切来得快去得也快。
苏苏回头看了看陈秋草,耸了耸肩,坐下开始用餐。陈秋草也没多说,给苏苏加了点果汁继续吃了起来。
“你不问怎么回事吗?”苏苏看着对面用餐的陈秋草问道。
“你能处理的应该就不是大事,我不会过多干涉你,但有需要一定记得喊我,不要逞强。”陈秋草一本正经的回道。
“好。”
后来苏苏还是告诉了陈秋草事情的大概,陈秋草听得哈哈大笑,“你下回就不见得这么幸运能逃脱你爸的安排了。”
陈秋草是真的开心的笑,原来她的解决是指这个,原来她没有骗自己。
吃过饭在苏苏的强烈要求下没有开车送佳人,只是陪她走了走,帮她拦了车,两人各自打道回府。
“小姐,你回来了。”徐管家问候道。
“恩,徐伯伯,我爸妈还没回来吗?”“恩,苏董晚上有宴会,本来让你回来早也过去的,现在估计也晚了。”
“晚了才好呢。呵呵,徐伯伯,我先上去了。”苏苏笑道。
“好的,小姐早点休息,有事你喊我们。”徐伯伯看着已经跑上楼的苏苏无奈的摇了摇头。
收拾完躲到被窝里,刚想拿手机就来了信息,“丫头,这么晚还没到家吗?”
“到了,怕你还在路上,就等等再发的。”
“我也刚到,回去这么晚有没有被爸妈为难啊?”
“没有,都不在家呢。”
“哈哈,看你开心的。”
“是呢,今天真的很开心,呵呵,谢谢你。”
“傻瓜,这有什么谢的。我这边还有点文件处理一下,你先休息。”
“好,不要忙太晚。”苏苏放下手机,嘴唇依旧保持着上扬的姿势。自己很困惑,其实像今天这样已经算是约会,已经就像在交往了。只是还差了那一层点破。脑子里满满的跟他在一起的事情,他的样子,他的言语,温柔的、打趣的、帅气的、、、这样的感觉很舒服,很喜欢。却突然会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会失落,还有一点疼。这不是他带来的,可能只是因为自己缺乏安全感的缘故。尽管跟他在一起已经很有安全感了,但还不够,似乎还没到那倾心的地步。总觉得这么一个优秀的男子怎么会只倾心于自己,他不信他是空白的,虽然她不介意,但她不能确定她能紧抓住他成为他的最后一个。不是对自己没有信心,只是怕失去,如果这样那还不如不曾拥有过。
周末的时光伴随着渐渐深沉的月色拉上了帷幕,在这一片若喜若悲中苏苏渐渐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