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二次元 > 随你而生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二十一章 结交巴彦朗


出了门以后莫非想了想是有一点不对劲,她开始怀疑是云雪瑶搞得鬼,便拉着左武明有回来了,走进屋以后便气场十足,一点都不服输的样子。
“不错,字迹是我的,但是你就没有想过这或许是别人做的手脚吗?我要是对山寨不理的话也不会等到现在了,我是想完成梦想,可是我绝对没有呀欧家海与你的意思。”
南京明愤怒的拔出了剑,直接向莫非刺了过去,谁知莫非居然不躲开,左武明见状况赶紧推开了莫非,剑刚好从他的衣袖边上穿了过去。
“南京明,我看你已经无药可救了,居然为了这样一个女人要杀了我。”莫非眼框里的泪珠不停的在打转。
南京明看到莫非这个样子,心里犹如在火山里煎熬一般,他为了发泄情绪,拿着剑对着左武明来了一个追星回月,在左武明立马抄起了手中的剑还击,两个人顿时就像是仇人一样,激烈的厮杀了起来。
旁边的云雪瑶看见莫非在一旁焦急的样子,便拿了一把匕首悄悄的来到她的身旁,准备将她杀害,就在这时,左武明突然转过了身,云雪瑶怕被发现了,立即将匕首收了起来。
“姐姐,我们之间肯定是有误会,不如今天我们当面讲清楚,其实事情并不是你们想象得到那个样子,那封信是我写给冷双子的,其实我早就知道了冷双子的弱点,他知道了对手以后总是会很轻敌,我这么做完全是为了帮助你们,再说,我要是真想害你们,你们就不可能那么轻易的就把冷双子给杀了。”
云雪瑶矫情的样子着实让人心里恶心,莫非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跟她说话,就好像根本没有见到她似的,这让云雪瑶心里非常的不舒服。但是又害怕莫非看出了自己的破绽,所有强忍心中的火气,一脸笑嘻嘻的看着莫非。
“你们不要再打了。”莫非终于按捺不住,大声的叫了起来。
左武明和南京明各自收回了剑,南京明一个漂亮的转身回到了椅子旁,将剑插在了地上,顿时地动山摇,像是发生了地震一样,而左武明则来到了莫非的面前,双眼直直的看住她。
“好,既然你不相信我,我就一定会找出证据来给你看,但是我是绝对不会离开的,因为我还有很多事情还没有完成,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莫非望着南京明眼睛里的泪水就快要流出来了。
左武明本来举起手想替莫非把眼泪给擦了,可是莫非并没有想要领他的情,一把将他的手撇开了,转身向门外跑了出去,左武明马上也追了出去。
看着莫非的离开,南京明心里也特别的难过,但是他这时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要一想到那封信,还有莫非和左武明在一起,南京明的心就像是被撕碎了一般,久久的不能平静下来。
云雪瑶看着莫非出去,当然是地方特别的高兴,她看了看对面的南京明,走过来表情沉重的样子,轻轻地靠在了南京明的怀里双手抱住了他的腰。
过了一会南京明回过了神,他推开了云雪瑶,然后无力的瘫软在了椅子上,看起来已经绝望到了极点,似乎已经快要崩溃了。
“你先出去吧!我想好好的一个人静一静,我现在脑子里好混乱,不知道究竟应该相信谁,你们现在究竟谁可以值得我相信?”
云雪瑶并不愿意离开,她站在原地本来是要想说点什么,可是南京明已经有点不耐烦了,他大声的呵斥了来,那声音让人听了都有点心惊胆战。
“出去……”
云雪瑶这时心里非常的不舒服,气的转身便摔门离开了。
而莫非心里由于特别的难受,她跑到了山寨的外边,来到了一片树林里边,身体微微的有点发抖起来。她这时脑海里浮现出南京明那冷酷的样子,不禁让她想起了李阳,内心痛苦得难以表达,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
左武明慢慢的走了过来,他试图上去扶住莫非,可是莫非再次撇开了他,这让他感到有点无奈,不知道该怎么样才好。
莫非摇了摇头,她指着山寨的方向,示意左武明自己先回去。
“莫非,你不要这个样子,事情已经发生了,看样子是有人想要陷害我们,莫不是云雪瑶在中间做的手脚,我们两个绝对是清白的,你放心,我会找到证据让寨主相信的,到时云雪瑶必定会原形毕露的。”
“你走啊!你走,让我静一静,别再来烦我了,为什么?都是因为你们,怎么会这个样子?”莫非语气相当的激动。
左武明只好无奈的离开,他一边走一边回头看着伤心的莫非,心里总感觉有点不是滋味,可是莫非根本不让他在这里,他连表现的机会都没有了。
莫非背靠着大树,双手抱住了头,似乎已经承受了太多的压力,看起来面部都已经憔悴了许多,着实让人看了都不由得心疼。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衫,手中拿着一柄漂亮精致的弯刀,骑着一匹马来到了树林里,莫非看到以后相当的惊讶,她在心里默默地想着,这不正是自己在开发布会的时候,样貌参数在自己眼中完全不及格,那个过来和自己主动打招呼的林耀光。
“请问姑娘天烽寨是否由此而去?”
莫非仔细打量了他一番,久久的没有说话,这让那人感觉非常的不解,心里想着也许是自己说的这个姑娘没有听懂,于是他便跳下马来,谦虚有礼的站在莫非面前。
“在下巴彦朗并非坏人,姑娘大可放心,不知天烽寨是不是由此而去,还望姑娘指点。这次前来是慕名而来,听说这天烽寨有个女子相当了得,不知是真是假,想来讨教讨教。”
“我就是,不过没他们吹得那么神乎其神,这只是一些普通的经商之道而已。”莫非态度十分的冷淡,根本就没有把巴彦朗放在眼里。
巴彦朗瞅了瞅莫非肃然起敬,两手拍起了掌,哈哈大笑起来,这让一旁的莫非感到不解,以为他是在嘲笑自己。
“你这是什么意思?好像有点瞧不起我?”
看到莫非误会了自己的意思,巴彦朗赶紧做出歉意的样子,从身上掏出了一把匕首递给了莫非。
“你误会了,我是慕名而来,久仰你的大名,今日一见,果然气度不凡,这把匕首就作为一个见面礼送给你了,我此次过来天烽寨,就是为了投靠你们,听说寨子里的都是些英雄好汉,在下相当的佩服姑娘,若姑娘不嫌弃在下,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莫非听了巴彦朗的话以后,这才接过了匕首,看着他笑了笑。
巴彦朗并非是中原人士,他只是一个经商的商人,也会功夫,而且是一个武痴,就喜欢结交英雄豪杰。这次来到了京城以后,听到了天烽寨上有个女子相当的了的,就连朝廷都拿天烽寨没办法,他觉得这女子特别的了不起,所有就想到了来结交。
“其实外边的那些人把我们吹的太厉害了,现在我连自己的问题都解决不了,真的是天的笑话……”莫非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姑娘不妨说出来听听,不知在下能不能帮得上姑娘的忙。”
莫非用轻蔑的眼神瞄了他一眼,冷笑了一下,似乎有点看不起他的样子。可是巴彦朗却并没有生气,他给人一种温和的感觉。
“哦!是这样的,在下是经商这人,对你们中原的功夫相当的喜欢,所以结交了不少的中原各门各派英雄豪杰,他们定会给在下一个薄面。”
巴彦朗说这话的时候特别的自信,给人一种有十成把握,可以完全放心感觉。
莫非有点半心半疑,她踌躇了一会儿,叫巴彦朗和自己一起上了山,来到了寨子里边。但是她并没有带巴彦朗去见南京明,而是直接带到了左武明的房间。
“这位是……”
“在下巴彦朗,鞑靼人氏,是一个经商之人,此次是慕名前来,不知阁下怎么称呼?”巴彦朗双手作揖,弯下了腰谦谦有礼。
左武明听了以后相当的震惊,他当然知道巴彦朗是谁,以前在衙门当差的时候就听说过这号人物,没想到自己还能有缘得见,赶紧请他坐了下来。
“在下左武明,久仰先生大名,今日一见,真是三生有幸。”
莫非看到左武明的反应,当时就有点懵了,她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便拉了拉左武明的衣服,用手指了指外面,示意他出来一下。
“先生,请用茶,我去去便回。”
出来了以后,莫非便表情怪怪的,她脸上有点抽搐一样,让左武明看了以后哭笑不得,而莫非却一脸的正经,她两手拍在了左武明的肩上。
“你认识这人?”
“当然,巴先生可是我朝的重要的客人,每年都会进宫面见皇上,总会带一些奇珍异宝。他还和武林中的不少门派有着交集,巴先生和道家还颇有渊源,他的功夫便是来自武当,想不到居然会来到了我们这里,这可算的上是贵客。”
莫非这是才终于明白了,她和左武明一同进到了屋里边,开始对巴彦朗另眼相看,客气的和他聊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