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二次元 > 随你而生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二十章 莫非中了奸计


延绵起伏的高山,俊秀的风景让人陶醉,一片悠悠的青草地在大树林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凄凉,在如此灿烂的阳光照映下,南京明独自一人坐在了悬崖边上,看着那山中央的纵横的沟壑,喝着一坛拜年的女儿红,心里踌躇的无法表达。
“你这是干什么?干嘛要这样子呢?他们只不过是一些凡夫俗子,你不用跟他们一般计较,你要学会利用他们的弱点,才会不用那么的辛苦。”
南京明回过了头,他看着云雪瑶一直不说话,微微笑了一下,将酒坛低了过去,心里倍感矛盾,不知道自己应该说点什么才好,或许只有一个人独自承受,才会让别人更好。
云雪瑶接过了酒坛坐了下来,她猛喝了一口,淡淡的酒香笼罩在了这片草地,小草也似乎焕然发新似的,在微风的吹动下摇摇晃晃,格外的清爽。
“其实你不用那么悲观,他们瞧不起你,至少还有我,我会陪在你的身边,只要你不嫌弃我,不管遇到什么事,我都会陪着你。”云雪瑶的的言语中带着猜忌。
南京明看了可那云雪瑶,他摇了摇头,转过头来和了一大口酒,眼睛直直的望着前方。
“不,我……我一直把你当作妹妹一样,当我在山下遇到你的时候,你那眼神,那表情,我永远都忘不了,和她太像了。”
“谁?”云雪瑶有点迷糊,他抢过了南京明手中的酒喝了起来,当时心里就有点不高兴的样子,只是没有直接明了的表哦现出来罢了。
南京明面无表情的用手指着天上,手再次晃了晃,然后拍了拍云雪瑶的头,看起来很亲密的样子,似乎要表达什么,但是没有开口。
“我不知道莫非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可是她肯定不是这个地方的人,她平时行为古里古怪,肯定是有预谋的,你不要轻易的相信她,只不过我是一个外人,也不好说什么,只不过有一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
南京明愣了一下,他本来想替莫非辩解一下,可是眼下这种情况,再计较什么已经没有意义了,最后他还是决定先听到底是什么事。
“呃……你说吧!现在什么事都已经不重要了,反正现在闲着听听也好。”
云雪瑶听到了这句话以后心里暗暗高新了起来,不过为了不让南京明看出自己的阴谋,她阴险的笑了一下便强装镇定,看起来很难过。
“其实我不应该说的,但是我要是不跟你说的话,怕你被她给骗了,到现在你还在蒙在鼓里是吧?哎!这个女人的心机可真是深啊!”云雪瑶感叹的摇了摇头。
“你什么意思?说明白点?”
“莫非她好像和左武明互相勾结,想要把你给杀了,将寨子给抢了过去,推举左武明做寨主,我这里有一封书信,是莫非写给左武明的,那天她不小心掉在了院子里,正好我经过的时候捡到了,你自己看看吧!莫非的手迹你应该是认识的。”
云雪瑶以前练过书法,所以很擅长模仿别人的手迹,她去到莫非的房间,就是为了找莫非写的字,然后自己模仿写了一封伪造的书信,想以此来陷害莫非。
南京明接过书信以后,看到了确实是莫非的手迹,想到在大堂发生的一切,他顿时顿时大发雷霆,马上站了起来,准备拿着书信前去找莫非问个明白,云雪瑶怕自己漏了陷,赶紧拉住了他。
“你先不要冲动,你这样拿去找她,她肯定不会承认的,你这样啊,我先帮你去打听一下,私下暗地里观察,你就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只要我们有了证据,我相信她就算想赖也赖不掉的,只要你揭开了他们的真面目,他们必定会原形毕露。”
南京明想了想,觉得云雪瑶的话说得也没有错,如果自己贸然行事的话,莫非必定不会承认是自己写的,不如自己来个将计就计,让莫非自己承认了是最好,但如果真是争权夺势的话,自己就只能以大局为重,杀了莫非。
回到山寨以后,南京明装的真跟没事人一样,而云雪瑶此时却开始了她罪恶的第二步,她要全面的把莫非塑造成一个心眼颇多,争权夺势的坏女人,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云雪瑶可以说是不择手段,将整个山寨搞的是乌烟瘴气,似乎所有的人都在她的玩弄之中一样。
云雪瑶找了两个人去游说莫非和左武明,叫他们把自己说得很坏很坏一样,再故意说南京明准备把自己立为压寨夫人的事告诉他们,让莫非和左武明对自己产生厌恨的心里,然后借机撮合两人在一间屋子里边商量对付自己。
果不其然,莫非和左武明果然十分的生气,由于江无缺的伤势还没有复原,莫非便赶紧来找到了左武明,和他一起商量对策,本来是想将云雪瑶逐出寨去,但是听了南京明准备把云雪瑶立为压寨夫人的事,二人是破口大骂。
云雪瑶在确认了莫非和左武明在一块的时候,便把南京明给叫了过去,他们一起站在屋子的外边,听着屋子里的谈话。
“如果南京明要把云雪瑶立为压寨夫人的话,我么你是不是考虑将他赶下台另选高明?只不过这样要联络其他的一些兄弟,到时候我们一起发难,看他南京明还能怎么样?”左武明粗狂的声音深深印在了南京明的脑海里。
“其实都是因为那个云雪瑶,不过我们为了大局着想,这样做也没有错,他南京明是非不分,如果仅凭功夫高就做寨主的话,你也可以啊!等到事成之后,我就会推举你做寨主,到时再将云雪瑶个处置了。”
南京明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他抬起手准备推开门,可是转念一想,自己要是这么进去了,应该怎么办?因为寨子里的很多兄弟都向着莫非了,自己只有探清楚了情况以后,才能开始有所行动,以免打草惊蛇,到时都是寨子的兄弟,自己也不好下手,所以转身拉着云雪瑶走掉了。
这让云雪瑶非常的不理解,为什么已经听到了事实,南京明却没有进去直接拆穿,而拉着自己走了,她本来内心相当的高兴,可是南京明将她拉走她就有点不高兴了。
“你这是干什么?干嘛不进去呢?你已经听到了他们说的话,这样证明了我没有骗你,而莫非,她却一直都在骗你,她就是一个骗子,十足的骗子……”
“你闭嘴。”南京明两眼瞪得大大的脸面通红,大叫了一声,吓得云雪瑶抖了一下,赶紧闭上了嘴。
隔了一会儿以后,南京明好像觉得自己有点太过火了,便拉住了云雪瑶的手,轻轻地拍了下她的胳膊。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没有想到,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他们要这样对我?”由于说话过激,南京明的身体微微的开始发抖
云雪瑶一下抱住了他,抚摸着他的后背,以此来缓解他心中的愤怒,希望他能够平静下来。
所有的这一切对于南京明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就像是一颗原子弹一样,在他的心里爆炸了,他没想到自己如此信任的人居然背叛自己,而此时只有云雪瑶陪在他的身边,极力的抚平他心中的伤口,让他感觉寒风中得到了一点温暖。
左武明和莫非经过了一番商量,决定来找南京明问个明白,而两人此时完全不知道应经被云雪瑶给陷害了,他们推开了门,刚好碰到云雪瑶抱着南京明在擦眼泪。
南京明看到他们两以后推开了云雪瑶,看起来有点憔悴似的,走路都是那么的没有精神,就好像是没睡醒或者是受过伤一样。
南京明和莫非见到这种状况,完全都蒙了,没有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久久站在原地没有动过一下。
“寨主,您这是……”
“没,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些往事,不禁有些感叹,你们有事吗?”南京明有气无力的坐在了椅子上,呆呆的看着莫非和左武明。
“哦,是这样的,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们一个答案了?兄弟一直都在等着要答案,不知道您这边怎么样了?”
云雪瑶在旁边皱了一下眉头,比划了一下子,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笑话,你们还敢来问,你们到底安得是什么居心?为什么老是要针对我?我只不过是一个弱女子,有什么能力去出卖你们?倒是你们很值得让别人怀疑。”
莫非冲过来掐住了云雪瑶的脖子,看起来相当的生气,准备把她掐死的心都已经有了,南京明从迅速走了够来,一把拉开了莫非推到了一边。
“你没事吧?”南京明带着关心问起了云雪瑶。
“南京明,你还在执迷不悟,这一切都已经很明显了,你还在袒护她?”
南京明拿出了信愤怒的扔在了地上,他神情有点恍惚,可是莫非又是他喜欢的人,难过的样子着实让他人狡黠。
“你们让我相信谁?你自己看看再说吧!要不是看到了这个东西,我还能做什么吗?亏我这么相信你们,难道你们就不想解释,还要我来替你们说吗?”
左武明捡起了信看了起来,看到上面的字迹时都惊呆了,他赶紧递给了莫非,莫非看了以后也吓得退了一步,因为这样的字迹就只有她会写,这里根本就没有人会。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听我解释,这不是我写的,。”莫非慌张的看着南京明,眼神里充满了渴求得到一个解释的机会。
“你们出去,滚出去……”
左武明和莫非相互看了一眼只好无奈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