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二次元 > 随你而生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十九章 南京明弃众护“妹”


下了山以后,莫非交给了南京明一封已经拆阅过的信,南京明当时看了以后就傻眼了,久久不能说出话来。
原来这封信正是云雪瑶些给冷双子的,上面讲诉了南京明他们要上山救人,而且将出发的时间和人员全部写在了里边,对于南京明来说自然是不肯相信,所以他抖了抖那封信揣进了衣袖。
“你怎么不问我在哪里找到的?难道你不相信我?啊……”莫非有点生气,用力的抬了一下手臂,但是由于手臂受了伤,所以她没有办法剧烈的动。
舞雪马上扶住了她,看着她你两眼凝重的神情,不知道敢说点什么才好。
南京明看到莫非不高兴了,马上过来安慰,当做什么事都没有一样。
“其实这可能是个误会,也许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个样子,我们还是回去未清楚了情况再做定夺。”南京明不是想帮云雪瑶,而是因为云雪瑶是自己带回来的人,当着众弟兄的面,子然不好意思承认。
“误会?你倒是替她说话,现在证据都摆在面前,难道你还不相信吗?你这是在包庇她,你好像对她挺关心的嘛!”莫非瞄了一眼南京明,眼神里透漏着恨意。
“我……”
等到回到上寨的时候,南京明便来到了云雪瑶的房间,本来云雪瑶心里还挺高兴的,但是南京明没有与她寒暄,直接就进入了正题,从袖子里拿出了信,拍在了桌子上。
“我希望你能给我解释一下,要不是觉得你可怜的话,我也不会让你来到山寨,你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来,你就没有一点愧疚感吗?你自己说说吧!”
云雪瑶被下了一跳,她拿起了心看了一眼,认出了确实是自己写给冷双子的那封信,心里踌躇了一下,琢磨着自己应该怎么解释,突然南京明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桌子上的茶杯瞬间就碎了。
眼看着已经没有了办法,证据就在面前,想奈是奈不掉的了,于是云雪瑶便哭了起来,委屈的样子让人见到都十分的心疼,更别说像南京明这种好心的人了。
“我也不想这样子,如果我没有遇见你,如果你不带我来山寨,如果我没遇见莫非,就不会有这些事儿了。你以为我想这样子吗?还不都是因为你……”
“因为我?我也没有跟青城派又来往啊?再说你怎么会认识冷双子?”南京明愣住了。
“因为……因为我喜欢你。”
南京明呆住了,他在也说不出话来,他没想到云雪瑶会说出这样的话,脑袋里不停闪过了莫非和云雪瑶的影子,而南京明却迟迟不能作出决定,最后装过了身没有说一句话就走了。
“南京明,南京明……”云雪瑶跺了一下脚,大声的叫了起来,可是南京明根本就没有理会她。
云雪瑶把这种恨全部转移到了莫非的身上,她觉得这都是莫非的错,她开始在脑海里萌生了杀掉莫非的念头,可是自己是打不过莫非的,于是她便开始了新一轮的计划,总之就是要让莫非消失在自己的记忆之中。
云雪瑶悄悄来到了莫非的房间,发现莫非碰巧不在屋子里,她便溜了进去,在屋子里边到处看了起来,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她来到了莫非的床边,正准备翻枕头下边的时候,听到了开门的声音,便赶紧躲进了床的后边,她看到了赵二麻子和莫非一起进来了。
“我跟你说,这次你一定要帮我想个办法,一定要将云雪瑶赶出上寨,她对我们的威胁太大了,南京明到现在还犹豫不决,我真不明白他是怎么想的,证据就摆在他的面前,难道还怀疑我吗?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莫小姐,你不要生气,我看那云雪瑶不会功夫,可是本事倒是不小,她怎么会和冷双子一伙的?难道这其中有诈不成?不如我将她叫出山寨外边,趁机将她给……”赵二麻子手放在脖子的位置,做出了一个杀掉的意思。
莫非响了一下摇了摇头,不禁的感叹起来,不得不承认自己被这个女人给打败了,每次明明有证据证明云雪瑶是元凶,可是一到关键时刻,云雪瑶总侥幸的逃脱,或者说云雪瑶是有贵人在帮助她。
“这样吧!你去借机接近她,等她对你放心了以后,也许这样才能找到证据。”
“莫小姐,寨主召集大家在大堂易事,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说,请大家务必要过去。”这时一个人敲响了门走了进来。
“好,去吧!这就去。”说完和赵二麻子一起出去了。
看到他们走了以后,云雪瑶放心了许多,从床后边走了出来,她眼神充满了杀戮,双手捏紧了拳头,对莫非充满了仇恨,有种想莫非她撕碎的感觉。
她在心里想着莫非居然还想置自己于死地,她不会就这么罢休,一定要让莫非离开寨子,让她消失,永远消失……
大家来到了大堂以后,南京明却坐在上边不停的喝酒,一直一言不发,这让莫非很不舒服,转身便要离开,赵二麻子赶紧拉住了她,因为寨子规定开会时不经允许出去会被杖责二十。
“南京明,有事你就说吧!我们都还等着,要是没有事的话就想回去,等你想到了以后再叫我们过来。”
“哈哈哈……今天召集大家过来就是庆祝的,我们已经将冷双子打来废掉了,青城派已经是名存实亡了,是不是应该庆祝?大家拿起酒坛我们干。”南京明看起来已经有一点醉意。
其实南京明心里非常的纠结,她只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向大家解释,因为云雪瑶的话让他应经绞尽了脑汁,真的不知道再说一点什么好,或许喝酒成了一种发泄情绪的东西,让大家来也是为了让这件事情有个圆满的结束。
左武明这是也对南京明有点失望了,他觉得南京明对此事的处理态度欠佳,不管怎么样都应该给大家一个说法,这样不明不白的谁都不会好受,他拍起了掌。
“寨主,不愧是英明神武,你这样就没有直面回答这个问题了,难道说云雪瑶和你有什么别的关系,你是在袒护她吗?”
南京明听完这话以后勃然大怒,摔掉了手中的酒坛,拔起剑像左武明砍了过去,将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知道你对莫非还有感情,想为她澄清,但你也不能冤枉了雪瑶。”
“我冤枉她,南京明你看你现在被那个狐狸精迷成什么样了,遇到事情就知道喝酒,有本事你能证明云雪瑶的清白,我就承认是我冤枉了她,当面向她道歉,要么你现在当着大家的面看了我,我左武明绝对不会吭一声。”
“好,我们都要求查明真相,我们都相信莫小姐是清白的,我们对相信她。”大家异口同声的喊了起来。
南京明没想到大家那么相信莫非,见大家这样他也不好说什么了,手中的剑掉落在了地上。只是他并不是不相信莫非,而是他见到云雪瑶的第一眼,,觉得她极像自己已经失去的妹妹,才百般的为她辩护。
原本南京明小的时候有一个妹妹,记忆里她都是病怏怏的,精致的小脸不像正常的小孩一样,永远都是那么苍白,每天还要喝很苦的药,那些药苦的连自己都不敢喝,母亲是一个后母,对南京明和妹妹特别的刻薄,恨不得他们两兄妹赶紧消失,终于,妹妹离开了他,永远的离开了他……
想到妹妹的离开南京明不禁眼睛湿润了,他大笑了起来,看起来像是疯了一般,歪歪倒倒的往大堂门前走去,众人见状赶紧让道,彼此说不出话来。
“我对不起各位兄弟……谁说议事的时候不可以出去,今天,就在今天,现在,我就要走出这扇门,我带各位兄弟走出这扇门,你们的大板我来受了。我南京明要是今天不赶走云姑娘肯定是不行,不过我在这里代云姑娘向大家求个情,让她留下来吧!”
莫非看到南京明这个样子,对他感到特别的失望,她直接走出了大门,连头都没有回一个,左武明见状立刻追了上去,赵二麻子见主子走出了大门,怕她受罚便也紧跟了出去,众人这是纷纷响应,南京明站在大门前看着大家离开,突然有了一种众叛亲离的感觉,心里痛苦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