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二次元 > 随你而生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十七章 江无缺陷入了圈套


当莫非和左武明回到了山寨以后,看到了躺在床上的江无缺,心里非常的生气。左武明反应特别的强烈,双手握紧了拳头,恨不得马上将冷双子大卸八块。
南京密这时召集了所有人在一起商议对策,如何将舞雪从虎口中救出来。
会议上左武明大发雷霆,将手中的茶杯捏的粉碎,几次打断了南京明的谈话,无奈大家也相当的同情左武明,所以南京明也没有怪罪于他。
莫非看到左武明不安的心情,在一旁暗暗的自言自语,似乎对左武明这种太对特别的不满。一边向莫非求婚,一边又对自己的表妹念念不忘,这让莫非感到十分的不悦,觉得他和江无缺就是一类的角色。
“左武明,你又何必要在这里假惺惺的?当初抛弃舞雪的人是你,现在又在这里故作姿态,难道你心中就没有一点点的羞耻之心吗?还是你把女人当做你手中的玩偶,任凭你摆布,愚弄,这样你就满意了。”莫非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两眼直直的看着左武明,猛地拍了一下身旁的桌子,桌子瞬间被劈成了两半。
大堂所有的人这是都安静了下来,用惊讶的眼神看了看莫非,又看了看左武明,不知道如何是好。
左武明看着莫非那冷艳的眼神被惊呆了,迟迟说不出话来,双手准备上去拉住莫非的手,可是由于旁边有很多的人在场,他迟疑了一下收回了手。他在心里盘算着自己应该怎么在众人面前下这个台阶,怎么回答莫非的这个问题。
“莫非,你这是怎么了?我们还是赶紧想想办法先将舞雪救出来吧!冷双子要找的人是我,就让我一个人去会会他。”南京明为了缓和这种尴尬的局面,急忙上前来为两人调解。
莫非并没有理睬南京明,她把南京明给推开了。
“不关你的事,你也好不到哪里去,你们这些男人都是一个样,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南京明这时也很尴尬,毕竟自己是一寨之主,当着众兄弟的面有点下不来台,他轻轻的拉了一下莫非,冲着她眨了眨眼睛,示意他给自己留一点面子。
莫非这才抑制住了心中的怒火,她自己也觉得好像有点过火了,摇了摇头,摆了一下手。
“没事,没事,是我太激动了,对不起,我们继续吧!刚刚说到哪里了?”她看着南京明笑了笑。
看到莫非心情好了很多,南京明这才放下了心,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回到了自己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看起来给人一种威风八面,受万人敬仰的感觉。
“冷双子既然找的人是我,我就去会会他,待我前去掀了他的清风观,以洗我心中的怒火。他的功夫我早已领教过,也是不过如此而已。”
左武明站了起来,他抢过了南京明的话,希望自己可以前去救舞雪,这样可以减轻自己心中的痛苦,并且要手刃冷双子。
“不如咱们一同前去,各代一队人马将青城山给围起来,若是冷双子不放人的话,我们就血洗青城山。青城派好歹也是江湖上有名的大帮派,我想冷双子不会为难舞雪,只不过他的那个大徒弟好像不是什么东西,一定要除之而后快。”
“好,就按照莫非的意思,我们现在就出发,血洗青城山。”南京明站了起来,将手中那漂亮的剑高高举在了天上。
“寨主英明,寨主英明……”
大家举起了手中的刀大声喊了出来,这声音越来越大,响彻了整个寨子,犹如轰天盖雷一般,久久余音绕梁。
正当大家准备离开寨子的时候,江无缺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由于身体还没有复原,直接就倒在了地上,旁边的人赶紧将她扶了起来。
莫非快步走了过来,她看着江无缺用恳求的眼光看着自己,心里不免有一丝丝的难过。
“你就放心吧!回去好好养伤,我们一定会手刃冷双子,把舞雪给安全的带回来,倒时候你们就不会再分开了。”莫非看着江无缺憔悴的样子留下了泪。
江无缺微微笑了起来,他吃力的抬起了手,轻轻擦干了莫非脸上的泪珠,然后拉住了莫非的手微微的颤抖了一下。
“你们带上我一起去吧!我想亲手杀了那个臭道士,银保我心头之恨,是他趁我不注意把我打成这样的,简直是小人只行径。”
“那你还是好好的将伤养好再说吧!我么肯定会将舞雪带回来的,现在你经脉尽碎,只有好好的调养身体,如果我们打算死伤你的话反而会成为负担。”
莫非叫人将江无缺扶了回去,自己转身和南京明他们一起前往了青城山的路上。
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云雪瑶看到南京明他们出发了以后,躲在一旁冷冷的笑了一下,她手里拿着一个平安符来到了江无缺的房间。
“怎么是你?你来干什么?”江无缺身体抖动了一下。
“这不是听说你受了伤,我去替你球了一道平安符,听说挺管用的,这不,给你送过来了。”
江无缺手微微颤抖的接过了平安符看了看,心情放松了许多。可江无缺并不知道这是云雪瑶的奸计,一切都是她搞得鬼,为的是借机拉拢寨子里的势力,这样就可以对付莫非了。
云雪瑶见江无缺对自己放松了警惕,便过来假装跟他亲近了起来,叫人端来了药,亲自喂江无缺喝,江无缺看着云雪瑶细心的样子,心里倍感安慰,感觉自己有点受宠若惊,对云雪瑶产生了好感。
“真是谢谢你,等我好了以后,定当报答于你,只要我能做的到的,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惜。”江无缺咳了两声,一下子又吐了一口鲜血。
云雪瑶见到这种状况有些措手不及,手忙脚乱的找了一块布过来给江无缺擦着嘴边的血,江无缺拉住了云雪瑶的手。
“你不要这样,让别人看见了不好。”云雪瑶故作姿态,赶紧缩回了手。
江无缺这是感觉到有点尴尬,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渴求,转过了身平躺在床上,又咳了两声,手捂住了嘴。
“不好意思,我太鲁莽了。”
云雪瑶看了看他,呆木的微微动了一下,然后假装笑了起来,脸部都快要抽经了一样,但是她还强装镇定,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哎呀!其实我一直很欣赏你的才华,以你的才能完全可以另辟一片天地,你为什么甘心听命于莫非呢?她只不过是一个小女子,根本就没有资格在寨子里指手画脚,平时还总不会给你们好脸色看。”
江无缺听到云雪瑶这话以后拉下了脸,看起来有点不高兴了,他泰勒一下手本来是想要说什么,可是犹豫了一下之后又放下了手,默默地不作声。
云雪瑶感觉到好像有点不太对劲,心里想着可能是自己说的太过了,赶紧憨笑了一下,拍了一下躺在床上的江无缺,搞得江无缺有点喘不过起来,云雪瑶这时却假装有点惊慌。
“你没事吧?我不是有意的,其实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觉得你有那个能力做自己的事,好歹你也是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没必要蜗居在这个小小的寨子里。天下之大,你完全可以做很多你自己想做的事,到时就不怕天下的女子不为你所羡慕。”
江无缺这才缓缓的从床上坐了起来,云雪瑶赶紧过来把他扶住。
“我江无缺这一生从来没有服过谁,唯独莫非,她那独有的气质让我无言以对,天下间的女子我见得很多,全都只不过是一些胭脂俗粉,跟莫非比起来是万不及一分。你和他们不一样,心地很善良,我可以答应你要求,以报你的照顾之恩。”
“既然这样的话,我就不客气了,只不过我现在还没有想到什么要求,你就先欠着我的吧!等到我想到了以后在告诉你。”
其实云雪瑶真正的目的是为了拉拢江无缺,以巩固自己在山寨的存在感,她了捏住了江无缺喜欢美女的特点,想利用江无缺来一步步实现自己的计划。
虽然江无缺很感激她,不过云雪瑶这番话让江无缺有了一丝顾忌,心中产生了一点防备的心理,但是云雪瑶的美人计却正中他的下怀,他不知道云雪瑶为什么会突然对自己这么好,正一步步的掉入这个圈套之中。
“对了,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你先好好的养伤,我跟你说的事,你好好的考虑一下,到时你想清楚了再来找我,我肯定是站在你这一边的,只要你愿意的话,我会永远陪在你的身边。”云雪瑶拉着江无缺的手,轻轻地抚摸着,在他脸上亲吻了一下。
江无缺看着云雪瑶微微点了下头,好像是在说让他想一下,等自己想好了再做决定。
云雪瑶走出门以后突然变了一张脸,她快步的走回了房间,拿起了笔墨写了一封信。然后叫一个土匪来到了自己的房间,给了那个土匪一锭银子,叫他把信快马加鞭的送去青城派。
原本云雪瑶想收买江无缺,可是江无缺现在经脉尽碎,已经不能动武了,云雪瑶便想借用冷双子的手杀掉莫非,除掉自己的这块心病,这样就可以高枕无忧的在山寨里做压寨夫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