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二次元 > 随你而生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十六章 双冷子的挑衅


很快端午节就到了,莫非对家里边有了思恋,这天她一个人来到了山脚下,在一片树林里听着鸟儿的叫声,莫非坐了下来,背靠着一棵大树。
她深情的眼眸里泪珠不停的翻滚,脑子里边一直浮现着家人的背影,尽管她很努力的向看清楚他们那一张张熟悉的脸,可是都已经于事无补。
南京明本来赵莫非有事相商,可是他来到了莫非的房间时,却发现莫非并没有在里边,当他问过了寨子里的人以后,居然没有一个人知道莫非去了哪里。
这时的南京明着急了起来,他怕莫非出现了什么意外,赶紧来找到了左武明,经过两个人的商量以后,都各自带了一队人马下山去寻找。
左武明带着人马看到了莫非孤独的坐在那里发呆,他便叫住了那些人,自己轻轻地走了过来,坐在了莫非的旁边。
莫非回头看了看他,显得不经意的样子又回过头,内心焦虑的情感难以表达,她用手指着远方的一座山。
“你知道吗?在山的那一边还会有山,山上就还有寨子,我们要什么时候才能将这些寨子全部收拢,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完成这些任务,回到属于我的世界。”
“你的世界?在这个这世上就从来没有公平,老天爷总是喜欢和我们开玩笑,那些有权有势的人,生活总是那么的娇淫,而我们,而我们却苦苦在这里针扎着,希望有一天能过上他们那样的日子。但是凡事总是背道而驰的,你又何必强求呢?”
莫非再次看了他一眼,眼中透露出一种渴求的心态,她实在是太想家了,把左武明看成了自己曾经的朋友,仿佛两个人只是出来树林里聊聊天,感受一下大自然的清新。
“我们回去吧!”莫非相当的高兴。
“好吧!”
正当左武明起身扶起了她,两人准备走的时候,莫非看清楚了现实,脸色沉重了下来,再次坐了下来。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左武明感到不解。
“没……没什么,你们先回去吧!我只是太累了,想一个人好好静一静,等一会儿我自己会回去的。”
莫非的声音憔悴了,她再也没有了以前的那种种光环,没有了气魄,没哟了傲然,只不过是一个小女人而已。
“寨主找你,我们找了整个寨子都没有看到你,所以猜到你可能已经来到了山下,没想到你在这里。”
……………
左武明本来想和她多说上两句话,可是莫非根本就视若无人,不理会左武明。
南京明他们走了没多久以后,冷双子便带着众弟子来到了山寨,在寨子门外大嚷大叫,并杀死了一个看门的土匪,寨子里的土匪这是赶紧冲了出来。
“江公子,不好了,外边来了一群道士,他们嚷嚷着要找寨主。”那人急急忙忙的跑到了江无缺的院子里。
此时的江无缺正在陪着舞雪一起在院子里练剑,看到那人特别的愤怒,将剑指向了那人的脖子。
“没有长眼睛啊?没看到我正在练剑,有事你不找“南王爷”,为何来找我?是不是想吃上我一剑?”
吓得报信的人站着两腿不停的发抖,手中的刀掉在了地上,差一点就尿了出来。
“寨主和左公子下山去了,现在都还没有回来,我们不是那些人的对手,这里就您的功夫最高了。”
江无缺听到这话用剑在那人的脸上拍了拍,然后将剑收了起来,他看了看报信的人。
“还好你小子聪明,不然就让你尝一下我这夺命七式的厉害,正好可以试试我的剑。”江无缺冷笑了一下。
那人弯下了腰,心里有点焦躁不安起来,害怕自己真的成为了江无缺的剑下魂,那可就是损失大了,本来自己只不过是一个看门的而已,心里突然有了一种伴君如伴虎的感觉。
舞雪听到那人的话以后赶紧叫江无缺去看一下,没想到江无缺漫不经心的对那人来了一句,根本就不在乎的样子。
“别怕,他们是绝对不敢进来的。”江无缺拍了下舞雪的手。
江无缺准备出去的时候,云雪瑶突然来到了江无缺的院子,她说着江无缺有要事相商,江无缺便把她倾倒了屋里边坐了下来。
可是进到屋以后,云雪瑶便开始拖延时间,故意岔开话题,最后借着江无缺不注意的时候,放了一点松骨散到他的茶杯里边。
当江无缺来到了寨子门前时,冷双子已经带着众弟子站在了门外,江无缺并不以为然,完全没有把冷双子放在眼里,觉得他只不过是个二流角色,武功平平。
“臭道士,好大的狗胆,居然敢来这里找麻烦,看来不跟你一点颜色瞧瞧你是不知道我江无缺的厉害。”
“狂妄小儿,岂能容你如此般羞辱于我,待我将你大卸八块,以泻心头之恨。”
冷双子举剑想江无缺砍了过来,江无缺此时一个漂亮的转身,剑在阳光的照耀下闪过一道白光刚好照在了冷双子的眼睛上,漂亮的剑壳掉在了一边。
冷双子用衣袖当了一下,往后退了几步。江无缺赶紧蹬了一下飞了起来,直径刺向了冷双子。
“师父,小心……”净胜在一旁大声叫了出来。
冷双子只是使出了一个剑飞龙舞,将剑舞了一下,瞬间出现了许多的剑同时刺向了江无缺。
只见江无缺这时连续几个后空翻,躲过了剑,然后回头来了一个飞剑。正当冷双子准备多开的时候,江无缺将剑收回,右手迅速出掌打在了冷双子的后背。
冷双子被打到趴在了地上急忙翻过了身,众弟子赶紧上前将他付了起来。
“好一个江无缺,江湖上都称你为“绝命三郎”,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承蒙江湖上的英雄看的起在下,都说青城派的“剑气合一”天下一绝,看来冷掌门也不过如此,难道只不过是空虚一谈?”
江无缺哈哈大笑起来,这让冷双子十分的气愤,推开了旁边的弟子,脚轻轻一蹬,飞到半空,头朝下将剑刺向了江无缺。
“无缺,小心他的剑……”舞雪此时心里特别的紧张。
江无缺根本就没有把他放在眼里,可是冷双子的剑突然一把变两把,两把变四把,最后越来越多,江无缺都已经花了眼,根本不知道冷双子的剑究竟在哪里。
这是江无缺赶紧史出了追星闭月,可是已经为时已晚,冷双子的剑加上他的内力,把江无缺的剑从中间开成了两半直到剑柄,而江无缺也被剑气所伤。
“无缺……你没事吧?”舞雪跑过来扶住了他。
“我……没……事……”话音刚落当场喷血,倒在了地上。
“哈哈哈……看来绝命三郎的期限已经到头了。”
冷双子旁边一群道士冲了上来,和土匪们开始了厮杀,在刀光剑影的砍杀中,冷双子阴险的看了一眼江无缺,将已经劈成两半的剑狠狠的仍的远远地。
江无缺试图站起来,可是因为他的轻敌,全身的经脉已经被震碎,已经是有心无力了,瘫软在舞雪的怀里。
冷双子走过来拉住了舞雪的手臂,强行将她拉走了。
“无缺,无缺……”舞雪拉着江无缺的手迟迟不肯放松,这时净胜走过来踩住了江无缺的胳膊,狠狠的剁了两脚,并用轻蔑的眼神看着他。
“江无缺,你若还想见到她的话,就让南京明三日之内来我青城山,否则你就永远别想在见到她。”
冷双子带着众弟子哈哈大笑的离开了山寨,江无缺看着他们离去却无能为力,看着舞雪被他们带走,脸颊流下了泪水。
土匪们赶紧把江无缺抬回了寨子。
南京明在山下转了一圈,没有发现莫非的踪迹,便回到了山寨。当他看到山寨大门前有打斗过的痕迹,心里吃了一惊,急忙快步走进了寨子。
当有人跟他说了冷双子来扰情况以后,他是既愤怒又无奈,立即起身前往去看受伤的江无缺。
看到躺在床上的江无缺,嘴里不停地说着什么,南京明急忙上前把了一下江无缺的脉,不禁心里抖了一下,发现江无缺已经经脉尽碎将他扶了起来,将自己的内力输送给他,为他疗伤。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南京明终于听清楚了江无缺说的什么,原来是叫南京明救舞雪。他拉住江无缺的时候点了点头,示意叫他放心,自己一定会帮他把舞雪救回来。
南京明站了起来,在屋里来回的走动,他不明白冷双子为什么会将舞雪绑走,而且把江无缺打成重伤,在心里不停的思索着自己应该怎么办才好。
他越想越生气,愤怒的拿起了剑开始乱砍了起来,以发泄自己心中的情绪。
旁边的侍从看到了他像是疯了一般,一直将头低着不敢做声,害怕自己因为一句话惹怒了南京明,最后一剑将自己杀了。
就在南京明大写情绪的时候,江无缺本来想叫他停下来,不曾想一激动又吐了一大口鲜血,南京明见状赶紧将剑扔到了一边,扶起了江无缺,再一次向他输送内力。
由于南京明将大量的内力输送给了江无缺,虽然江无缺抱住了性命,但是南京明却过于疲惫,最后只能由侍从扶回房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