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二次元 > 随你而生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十五章 舞雪重回山寨


隔天,整个世界都是清清亮亮的,阳光透过淡淡的清新的雾气,温柔地喷洒在尘世万物上,别有一番令人赏心悦目的感觉,仿佛进入了仙境一般。
正当南京明正在院子里边练功,左武明怒气冲天的走了过来,还没等南京明反应过来,左武明便直接一掌打向了他。
“呃,你……这是何故?为何出手伤我?”南京明手捂住了胸,嘴里吐了一口鲜血。
“你这个伪君子,为何你要欺骗与我?男子汉大丈夫,敢做就要敢当,何必要在这里装腔作势,赶快出招吧!我不想趁人之危。”左武明两眼充满了怒火,恨不得将南京明撕做两半。
南京明退了几步,他用无辜的表情看着左武明,自己连什么事都不知道就被打了一掌,实在是感觉有点冤枉。
“武明兄,有事我们慢慢商量,只是在下实在不知何处得罪了左明兄,为何出手伤了在下。”
“好,南京明,我一直视你为豪杰,想不到你也是一介匹夫,竟然做出如此鼠辈之事,实在是有事英雄之气概。”话音未落,左武明拔出了手中的剑刺向了南京明。
南京明赶紧躲闪,一个摩天步飞上了房檐。
“武明兄,在下实不知何事得罪于你,可否告知,在下定当赔礼。”
左武明仰头看着南京明,也用轻功飞上了房檐,他根本不理会南京明的解释,来了一了神龙摆尾。南京明只好一路避让,尽量不与他交锋。
左武明使出了自己的绝招腾空摘星,南京明急忙一个闪躲,两个筋斗翻了过去,脚轻轻点了一下瓦片飞了起来,就像是在水面上蜻蜓点水一般。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居然自相残杀起来,难道是昨日的酒劲还没有完全散去?”莫非站在院子里愤怒的看着他们。
左武明看见莫非以后赶紧收回了功,可是他却因此反被自己的内力所伤到了,当时就吐了一口血,在房檐上站立不安。
南京明赶紧过来扶住了他,将他带下了房檐,莫非出于关心的担心起了左武明,这让一旁的南京明感到了非常的难过。
看着莫非对左武明的关心,南京明的心就像是被撕碎了一样,他不停的安慰自己,以此来缓解心中的痛苦。
感到情感越来越纠结的南京明,不知不觉走出了山寨,来到了山下的小店,一个人喝着闷酒。
“南京明,我们又见面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
南京明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原来是云雪瑶,身上背着一个包袱。
“是你啊?之前为何一声不吭的就离开了山寨,你去了什么地方?”南京明语气略带沉重。
云雪瑶摆了摆手,做出无奈的姿势,好像自己是受到了别人的欺负一样,显得格外的可怜。
“怎么?你好像并不欢迎我,那我走好了。”说着转身便要离开。
南京明站了起来,伸手拉住了她。
“别走,既然来了就陪我一起喝酒,正好跟我讲讲你的事。”
云雪瑶看了看他,脸上露出了微笑,感觉自己好像有了有了一种虚荣心一样,觉得是南京明把她留下来的。
南京明似乎已经喝得迷迷糊糊,有点分不清状况了。
其实云雪瑶就是故意要让大家觉得不是她自己要回来的,南京明把她留下来正好为她找了一个合理的借口,这样她也会感觉心安理得了。
当南京明把云雪瑶带回山寨的时候,刚好碰到了莫非,由于此时的南京明已经喝得分不清东南西北,所以当云雪瑶看到莫非的时候,故意做的和南京明很亲密的样子,莫非看到了以后勃然大怒,脸色突然拉了下来转身离开了。
莫非来到了左武明的房间,脸上写满了不悦的表情,左武明感到非常的奇怪,出去的时候还是好好的,怎么回来就变了个人似的。
“呃……那什么……”左武明本来试图去安慰她。
莫非突然怒火中天,一掌拍向了身旁的桌子,没想到桌子上的茶杯直接就被震碎了,把旁边的左武明给下了一跳。
左武明赶紧又从旁边端来了一杯茶递给了她,莫非瞄了一眼,接过茶杯便直接摔在了地上。
“那个贱货,当初想暗算我还不够,现在居然还赶回来,我很不的现在就将她大卸八块,剁了做人肉包。”莫非这时眼睛已经充满了杀戮。
左武明不明白莫非究竟在说什么,他尴尬的笑了一下,试探性的看向了莫非。
“谁呀?好大的胆子,你跟我说,我去帮你杀了她。”
莫非这时看了一眼左武明,好像感觉到了有一点不对劲,站起来愤怒的离开了,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云雪瑶回到了山寨以后,开始了自己的经心策划,她的目的就是要让莫非消失在这个地方,这样她就可以留在南京明的身边,心安理得的做自己的压寨夫人。想法虽然是相当的不错,可是她怎么跟能将这个来自经过多年商场打拼的职业女性扳倒,简直就是天方夜谈。
这天云雪瑶假惺惺的来到了莫非的房间,脸上露出了一丝丝奸诈的笑容,手里拿着一个漂亮的发簪,准备送给莫非。
“莫非,这个是我在京城特地为你买的,若是戴在你的头上肯定会很好看,你就不要再生我的气了,我知道上次是我不好,是我糊涂,上了牛二的当,你就原谅我吧!”
“你别哭了,收起你那套虚情假意吧!你这套对别人或许有用,可是到了我这里就不好使了,不要把我当成白痴一样。”
谁知云雪瑶居然娇气的哭了起来,假装用手中的丝巾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显得自己很委屈的样子,感觉好像是莫非欺负了她似的。
这个云雪瑶演技可是够深的,莫非看到她哭了起来,当时就有点不知所措了。
“你不要这样子成吗?等一下人家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把你给怎么了,有话你就好好说,不要这个样子。”莫非皱了皱眉头。
“莫非姐姐,你肯原谅我了?”云雪瑶用丝巾攒了一下脸上的泪珠。
莫非这是用犀利的眼神看了她一眼,知道云雪瑶这是虚情假意。莫非在心里想着:自己不得不佩服他的演技是有多高,如果是放在现在的话,肯定会是一个成功的演员,可是在这个地方就该埋汰了。
“哟!你这簪子这么漂亮,得花了不少银两吧?我真的是太喜欢了。”莫非也不甘示弱,和云雪瑶玩起了心里战。
“是啊!姐姐,花了我五两银子呢!你可不知道,为了向你赔罪,我可是走了好远的路程才买到了这只簪子,幸亏你喜欢,不然可就白费了妹妹这一片心意了。”
莫非拿起簪子仔细打量了一番,不过就是一只普通的簪子罢了,和别的也没什么两样,却被云雪瑶吹得神乎其神。
“妹妹这是哪里话,既然一切都是个误会,我又怎么会怪罪于你,让你这么破费,哪里好意思呢?”莫非轻轻地将簪子放在了桌子上,拉起了云雪瑶的手。
看的出来,莫非也绝非等闲之辈,她的演技也是一流的,毕竟平时她的电视剧没有白看,而且比上云雪瑶的话,更是略胜一筹。
“莫非姐姐,我来帮你把它带上,姐姐带上肯定会相当的好看。”云雪瑶拿起了发簪插进了莫非盘好的头发中间。
云雪瑶帮莫非插好了以后,有点惊讶的表情,她看到莫非惊艳的一面,戴上了发簪的莫非更加的大方、端庄。
莫非本来就是极具魅力的女人,不论她的装扮是什么样子的,她总是那么勾魂,让人完全忘记了自我,沉醉在她冷艳之下。
“想不到姐姐带上了以后这么的漂亮,真的是太适合你了,还好我没有选错,当初还怕买回来姐姐不喜欢,现在看来,我是没有看错了。”
云雪瑶那娇气的声音让莫非听了有点受不了,莫非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胸,做出难受的样子,云雪瑶似乎有点不高兴,但她还是忍住了心中的怒火。
“哟!姐姐这是怎么了?可要保重好自己的身体,咱们女人哪身体才是最重要的,要是有什么事,他们那些死男人根本就不会搭理咱们。”
“妹妹就放心吧!我这是最近偶感风寒,过几天就没事了。”
莫非和云雪瑶这时的心里都是各怀鬼胎,有着各自的想法,暗暗的在恨着对方,云雪瑶则盼望着莫非早点去死,自己就不用伪装的这么辛苦了。
“那好,姐姐,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云雪瑶起身便走了出去。
等到云雪瑶走了以后,莫非气愤的将簪子从头上拔了下来,紧紧地拽在手里,用力的插向了桌子,由于莫非的内力,顿时桌子就被插穿了。
云雪瑶的礼物并没有让莫非消除心中的憎恨,她心里非常的清楚,云雪瑶这是在向自己示威,自己绝对不可以这么轻易地就向她认输。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中,还从来没有相别人低下过头。
事实上云雪瑶这是已经可是了自己罪恶的第一步,她想要将莫非推入深渊,让她万劫不复,受到所有人的唾骂,最后在垂死挣扎中痛苦的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