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二次元 > 随你而生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十四章 莫非的纠结


由于莫非迟迟不肯给左武明答案,这让他感到非常的不安,不知道莫非究竟是怎么一个态度,对自己是不冷不热,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也不给自己一个正面的回答。
经过了一番纠结之后,左武明决定了再次向莫非示爱,他拿出了自己的传家宝,以示自己的诚意。
这个传家宝可大有来头,据说是左武明的祖先当年帮汉高主刘邦打天下,当他们进入咸阳以后,左武明的祖先便悄悄将这个传家宝给藏了起来,最后一代代相传下来。
这天左武明当着大家的面向莫非拿出了传家宝,希望莫非能够统一自己的追求。
“莫非,做我的妻子吧!我不会让你受到任何的伤害的,永远都会一心一意的对你,这是我家祖传的东西,今天把它交给你,希望你能够接受。”
莫非相当的淡定,直接就否决了左武明的求婚。
“不行,我不喜欢留在男人的身边,我还有很多事需要去做,不想成为男人的傀儡,你应该找一个更好的,比我优秀的女人多得是。”
左武明被莫非的否决懵住了,在这么多人的面前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感觉特别的尴尬,很想快点离开这个地方。
对于左武明来说,遭受这样的创伤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他以为自己有那个把握征服莫非的心,可是现在他错了,现实摆在了他的面前,他不得不承认太高估自己的实力了。
他傻傻的拿着自己的传家宝在寨子里脚步沉重的走着,犹如遭受了晴天霹雳一般,脸色特别的那看,痛苦的不能自拔。
南京明听到莫非对左武明的否决之后心里特别的惆怅,她高兴莫非拒绝了左武明,可悲伤的是自己始终都没能像左武明一样,勇敢的表达自己心中的爱。
南京明主动来找到了左武明,两人就像是患难的兄弟一样,大口大口的喝起了酒,南京明还以为她是过来安慰自己的,旁边已经放了许多喝过的酒坛,可是他们两个似乎就感觉不到有一丝的醉意。
莫非看到了他们两个的样子,心里不禁有点心酸,过来大声呵斥两个人。
“你们都很喜欢喝酒是吧?既然这样的话我就陪着你们一起喝,直到你们都不喝了为止。”莫非抱起酒坛便喝了起来。
南京明和左武明同时拉住了她,这时两个人相互看了看,感到了一点点的别扭,赶紧又松开了莫非。
在莫非的心里,他一直纠结着,其实她喜欢的是李阳,而在这里和李阳神似的南京明却给人一种吊儿郎当的感觉,一点都没有李阳的气质。
没过多久三人便都喝醉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互相望着都笑了起来。左武明的脸上却有点哭笑不得。
“左……左武明,你……你知道吗?人这……这一辈子……”莫非熙熙嚷嚷的已经意识模糊不清了。
等到隔天他们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都在各自的床上躺着,原来是巡逻的土匪看到他们喝醉以后赶紧将他们各自扶回了房间。
左武明并没有因为莫非的拒绝而放弃,他相信只要自己能过坚持的话,莫非就肯定会对自己认同的,所以经常会去找莫非。
而莫非为跟左武明保持距离,有意识的回避左武明的追求,她每次都是相当肯定地对左武明进行了否定。
一天晚上莫非正在对附近的一些山寨的资料进行整理,突然左武明推开了她房间的门。
“嘘……”左武明做出叫她不要出声的样子。
莫非感到非常的奇怪,不知道左武明究竟想干嘛,便大声地吆喝了起来。
“你这个人烦不烦?每天我们都有忙不完的事,救你一天到晚都闲得无聊是吧?难道你真的不明白自己是什么一个状况吗?我已经跟你解释得很清楚了,请你以后要是没有别的事就不要在来烦我了,我已经受够你了。”
左武明本来想叫莫非一起出去看天上那漂亮的月色,可是莫非的话这是已经深深的伤了他的心,左武明失落的表情让人觉得很可怜,他缓缓转过了身,走出了门以后轻轻地将们关了起来。
莫非看到当时这一状况心里感到有点内疚了起来,她在心里想着是不是因为自己的语气太重了,可是自己如果不这样清楚的跟左武明解释的话,他就会一直纠缠不休。
莫非由于内心的纠结,他便来找到了南京明,此时的南京明正在月光下孤独的坐在,看到莫非的到来脸上露出了笑容。
“你怎么来了?是有什么是吗?”
“怎么?你好像不欢迎我?既然这样的话我还是走了吧!”莫非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南京明拉住了莫非,他指了指天上的星星,然后有指了指自己的身边,就好像和莫非打起了哑谜一般。
莫非看着他那样手捂着嘴笑了起来。
“你知道吗?其实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可是老天却跟我开了一个偌大的玩笑,让我出现在了你们的世界里,很怀恋以前的日子,那时候的我从来没有担心过什么东西,所有的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不管遇到再困难的事总会过去的,小学,中学,大学,一切的一切,可是……”莫非深深地感叹了一下。
南京明用好奇的眼光看着莫非,他不知道莫非嘴里到底在说着些什么,但是听起来却好像很有意思,真希望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虽然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但是听起来你们的那个地方好像很热闹,没有饥饿的平苦百姓,大家都在一颗稳定的社会里边。”
这时莫非望向了天空,她指着那圆圆的月亮,情不自禁的读起了诗。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好诗,好诗啊!想家了吧?这么久了还不知道你家乡是哪里的?”南京明疑惑的问道。
“家?哼…我的家在哪里?那是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那里有高楼,有大桥,有……”受到这里莫非眼角湿润了,她再也说不下去了。
“其实如果有机会,我还真想去看看你所说的高楼、大桥,究竟是何物,只不过现在流离失所的人越来越多,他们需要我去帮助。”南京明在脑海里幻想着和平的世界。
对于那些流离失所的人来说,何尝又不想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呢?只是因为人们的贪婪,让世俗变得越来越糜烂,莫非心里是非常的清楚,也许这就是那个曾经救过自己的人多自己说的话吧!
月亮夏下那灿烂的光芒,莫非已经不敢用眼睛去直视它。
天上这时突然下起了流星雨,莫非看到以后大叫了起来,以前她都是只听过流星雨,从来没有见过,看一次流星雨也是她小时候的梦想,没想到来到了几百年前的古代,这个梦想真的实现了。
“赶快许愿,赶快许愿,在我们那里如果碰到流星雨许愿,愿望就一定会实现。”莫非闭上了眼睛许愿。
莫非的愿望就是希望自己能够重回现代,重新过上那叱咤风云的生活,不想经历这些是是非非,这样的生活让她感到害怕,感到了厌倦,她觉得这里所有的人都不了解自己,不明白自己心中的那一种强烈的渴望感。
其实南京明根本就不知道莫非在说什么,他看莫非将双眼闭了起来,大概理解了一下意思也将双眼紧闭了起来。对于他来说,只要看到莫非开心,他心里也就开心了。
过了一段时间以后,光线似乎渐渐暗了下来,莫非站了起来,满脸的惆怅,拍了拍自己的身上。
“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明天还有好多事情需要处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恩,是该回去了。”南京明点了点头。
这时两个人有点依依不舍的样子,开始寒暄了起来,莫非转过身去便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南京明看着莫非的背影脸上露出了微笑。
突然南京明跑了过去,他拉住了莫非,似乎有话要对她说。
“呃……”
“怎么了?”莫非用好奇和渴望的眼神看着他,似乎想要从他嘴里听到些什么。
南京明这时傻傻的抓了抓脑袋,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才好,心里一阵的慌乱,似乎揣摩了很久的语言一时间都难以说出。
他这一犯傻,莫非仿佛从他身上看见了李阳的影子,不禁大声叫了出来。
“李阳……”
“莫非,你怎么了?”南京明双手扶住她的肩轻轻地摇了摇。
这时的莫得恍然从梦中醒来一般,全身吓得抖了一下,匆忙撇开了南京明的手转身离开。
“哦!没事,没事。”莫非步履蹒跚的艰难的往前走,好像已经迷失了方向一般。
她神情恍恍惚惚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在凳子上坐着痛苦的回忆起来。想着自己以前曾经那些辉煌的成绩潸然泪下,在心里不停的痛骂自己:莫非你就是一个大笨蛋,好好地生活不过,非得来打扫这个物是人非的地方,现在什么都已经没有了,你现在满意了,我要是你我都不愿活在这个世上………
而此时的南京明还在傻傻的站在原地久久的不能回过神来,他不明白莫非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他开始恨起了自己,如果能够早一点说出心中的爱意,会不会就不用再获得那样的辛苦。
南京明只好回到房间拿起了酒,他坐在院子里的石阶上,看着漆黑的天空,孤独的他不时抬起酒坛喝上两口,希望这样可以减轻自己心中的苦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