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二次元 > 随你而生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十一章 感情的纠结


云雪瑶并不是傻子,她是一个心眼颇多的人,肯定会想到莫非不会这样轻易地放过自己,便对南京明做出很亲密的动作,想借用南京明在寨子里的地位来保护自己。而南京明对云雪瑶自然是感到特别的不适应,赶紧推开了她便急急忙忙地跑了出来。
当他离去这一幕刚好被左武明看到了,左武明相当的奇怪,南京明为什么会来到云雪瑶的房间,想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正当他在奇怪的时候,屋子里边的云雪瑶大发脾气,砸起了东西,左武明便悄悄地藏在了门外边。
云雪瑶一边砸东西一边砸嘴里不停的大骂莫非,这让左武明听了以后心里特别的不舒服,在外边咬牙切齿,恨不得马上进去扇她两个耳光。他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手中的剑不小心碰到了门边,云雪瑶听到了声音以后心里边下了一跳,迅速跑了出来。
左武明这时感到相当的尴尬,正不知怎么办才好。谁知云雪瑶看到他以后放心了许多,把他邀请进了屋里边,左武明却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进到了屋里以后左武明假装自己是碰巧路过,听到了里边的声音以后过来一看究竟。而云雪瑶并不知道左武明喜欢莫非,以为左武明救过自己的命,所以就把自己对莫非的不满给说了出来。
云雪瑶由于心情不好,便叫上了左武明陪自己一起出去散散心,可不巧的是他们刚刚走了出来便被舞雪给看到了。气的舞雪转身便离去了,左武明赶紧追了上去,想要跟舞雪解释,而舞雪当时根本就不会理睬左武明,直接推开了他便离开了。
无奈的左武明这时才感到了自己心烦意乱,根本没有理睬在一旁的云雪瑶便离开了。云雪瑶由于两次这样无情地别别人抛弃在了一边,心里的气犹如火山一般快要喷了出来。
云雪瑶感到自己已经没有办法在山寨里待下去了,在经过了一番痛苦的挣扎之后,孤僻地她于是一怒之下收拾好里东西悄悄地离开了山寨。
左武明一个人心烦意乱的在寨子里边走着,不知不觉便来到了莫非的门前,此时的莫非刚刚停止了心中的怒火准备去找赵二麻子,她刚出门便看见了左武明。
莫非叫道了左武明以后,左武明此时便强装镇定,就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莫非便邀请左武明进到了屋里边,两人便开始聊了起来,莫非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去找赵二麻子的事,左武明见到莫非以后心情也好了许多。
舞雪由于看到了左武明和云雪瑶在一起以后,心里非常地痛苦,她忽然觉得左武明特别的花心,由于没有人可以诉说,她便来找到了江无缺。
江无缺此时正在院子里练剑,看到了舞雪沮丧的表情以后赶紧够来一问究竟。听完了舞雪的诉说以后江无缺开始安慰舞雪,但他不以为然,在他的眼里男人就是应该有三妻四妾,这样才能享受人生的价值。
舞雪由于不能忍受左武明的花心,便叫江无缺陪同自己一起下山,永远的离开这个伤心之地。可是离开山寨的话必须经过莫非的同意,于是江无缺便和舞雪一起前去找莫非。
当他们刚来到院子的大门前时,便听到莫非和左武明在屋子里边有说有笑,这时的舞雪完全崩溃了,她扑倒在江无缺的怀里痛哭了起来,最后晕了过去。江无缺只好将舞雪扶回了房间,开始细心地照顾舞雪。
江无缺坐在椅子上,他看着眼前的舞雪,轻轻抚摸着她的额头,不禁感叹了一声,回想起了莫非和左武明有说有笑的样子,心里一阵的慌乱。对于这个花心的人来说,这次他也被深深地触碰了底线,在爱情这一关他还从来没有伤心过,可是这次他却彻底地输给了左武明,心跳不断地加快。
江无缺开始回想起了自己曾经的风流史,一幅幅画面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他抱住头深深地倒吸里一口凉气。以前只要他想要得到的女人,还没有得不到的,可是自从遇到了莫非以后,他就被彻底地改变了,不得不承认败倒在了莫非的冷艳之下。
江无缺来到了院子里,拿起了剑疯狂的练了起来。南京明这时来到了院子里,看到江无缺似乎心里有点不愉快,作为一寨之主,南京明想和江无缺和好,便过来和江无缺过起了招,两个寂寞的大男人在一番打斗之后坐在了一起,道出了心中的不愉快。这是南京明才从江无缺的口中得知了左武明也喜欢莫非,不由的谈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好傻,和江无缺斗了这么久却让左武明进入了莫非的世界。
南京明拿来了几坛好酒和江无缺喝了起来,两个人边喝边聊。江无缺在经过了内心痛苦的挣扎之后决定放弃了对莫非的爱,而这话被刚刚醒来的舞雪给听到了。舞雪也是一个心里受了创伤的人,他觉得江无缺对她很不错,加上她本来对江无缺也有一点意思,这是的她便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
她走出了房间,直接来到南京明和江无缺的身边拿起了酒,心里痛苦的喝了起来,这时他们俩都用异样的眼光看向了她。南京明大叫了一声,哈哈大笑了起来,抬起了酒坛喝,江无缺看着南京明那不一般的豪气,也大笑喝起了酒。
舞雪由于对江无缺长生了好感,便想找机会接近江无缺,她觉得在这个寨子之中,唯一可以让自己幸福的人就只有江无缺了。这天想出来散散心,便来找到了江无缺,叫上他和自己一起下了山。
他们来到了一个小店里边,正在吃饭的时候突然过来了几个人,个个都手里拿着一把剑,坐在了另一张桌。一个人看到舞雪长得有几分姿色便上来调戏。江无缺当时就大怒,当场就给了这个人一巴掌,几个人这时一起上来同江无缺打了起来,经过几个回合的打斗,江无缺由于不敌,被一掌打到在地,嘴里吐了一口血。
眼看着舞雪快要被非礼,江无缺从地上爬了起来,挡在了舞雪的前面,叫她赶紧先走去找人帮忙。舞雪看着江无缺受了伤不愿离去,无奈的江无缺只好拼死保护舞雪,却被那几个人一脚踹到了街上。
这时很多人都为了上来看热闹,正当那几个人准备将江无缺杀了的时候,有几个土匪刚好在这里巡逻,赶紧跑了过来和那几个人打了起来。
“原来是青城派的人,我看你们几个是活腻了,敢在我的地盘上闹事。”
一个清澈的声音大声的叫道,却没有看见人,大家听了以后赶紧东张西望的看了起来。这是南京明从人群上用轻功飞了过来,将那几个人全部踹到在地。这是围观的人都拍起了掌,嘴里不停的叫着“南王爷”,那青城派的人听了以后心里害怕了起来。
原来南京明刚好因为心烦意乱,想找一个地方好好的喝上一顿酒,结果看到在自己的地盘上有人打起了架,被这几个人搅了兴致,他心里特别的不快,本来想出来教训他们,没想到意外的久了江无缺。
江无缺看到南京明出现了以后放心了许多,吐了一口些以后便昏迷了过去,舞雪紧张的在一旁哭了起来,南京明赶紧叫人将江无缺给抬了回去。
青城派的人拿剑刺向了南京明,南京明身手相当的了的,轻功飞上来踩了一下其中一个的剑,一个漂亮的转身一脚一个将他们全部踹到。旁边的土匪赶紧过来抓住了那几个人。
看着“南王爷”敏捷的身手,围观的人连连叫好,青城派的人却赶紧求饶,希望南京明可以放过他们。而南京明用冷酷的眼神看了他们一眼,便叫那些土匪将他们全部押了回去。
江无缺受伤了以后,舞雪对他的照顾非常的细心,她亲自为江无缺熬汤,为他调理身子,每天都是表情忧伤,希望他可以早日恢复。
左武明知道了舞雪照顾江无缺以后,心里非常的生气,他想着自己的未婚妻怎么可以照顾别的男人,觉得她在丢自己的脸,便来找到了舞雪。希望她可以离开寨子,除了寨子里的人她找什么人都无所谓。
此时的舞雪已经对左武明完全失去了信心,愤怒的呵斥了左武明,觉得左武明没有权利来干涉自己的事。她非常的坚决,自己不但要照顾江无缺,而且不管江无缺变成得很么样子,都会陪在江无缺的身边一辈子,永远的照顾着他。
气愤的左武明当时就给了舞雪一个耳光,在他的眼里,舞雪就是一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像这种女人自己已经没有必要在说什么,转身便离开了。舞雪被打了以后觉得相当的委屈,当初抛弃自己的人事左武明,现在自己找到了归宿他却又来干涉,在心里对左武明渐渐地产生了一种恨意。
江无缺经过了舞雪细心的照顾,伤也已经全部都好了,他开始对舞雪渐渐地产生了好感,觉得舞雪才是自己真正要找的人。
经过了生死的相处之后,舞雪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一直留在了江无缺的身边,而江无缺经过了这一系列的事情之后,对舞雪相当的痴情,两人看起来就像是生死相依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