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二次元 > 随你而生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九章 玫瑰战争


左武明回到了山寨以后心里就非常的不是滋味,由于他早就已经有了未婚妻(是经过双方父母定下的亲事),可他发现自己真正喜欢的人事莫非,可自己没有办法表明,便自己一个人下了山寨,来到了酒馆独自一人喝酒。
在半山腰的时候,南京明正在远处视察山下,本来叫了几声左武明,可左武明却并没有听到。南京明见他心不在焉的,觉得非常的奇怪,便一路尾随了上来,看到左武明来到了酒馆,他便假装自己也是来到酒馆偶然碰到了左武明。
左武明看到了南京明以后,赶紧过来打起了招呼,南京明看他似乎心里有什么事,便问了一句,谁知左武明避而不谈,二人经过了一番寒暄以后坐在了一起喝起酒聊起了天。
左武明由于心理非常的郁闷,他便直接拿起了酒坛就喝,南京明看着他这个样,于是也拿起了一坛酒和他对饮了起来。两个人没过多久便喝了有七八坛酒,而左武明似乎酒力不胜,说起话来已经是模模糊糊的了。
南京明试探性的逃了左武明的话,而左武明根本不知道南京明早在自己之前就喜欢上了莫非。左武明还将自己有未婚妻的事告诉了南京明,并且把南京密当做了诉说心里话的知己,恨不的把心里的那种纠结让南京明和自己一起分担。
对于南京明来说,他当然不会允许自己喜欢的人落入别人的手里,可是大家都是一起同甘共苦的兄弟,又不好意思当面跟左武明讲出来,于是他便想到了一个办法,让左武明认清自己的方向,乖乖的回去找自己的未婚妻。他从左武明嘴里套出了左武明未婚妻的名字以及住址,等两人分开之后便悄悄的找了过来。
左武明的未婚妻叫舞雪,是他的表妹,由于双方的父母从小就给他们两个定了婚姻,似乎两个人就在无形之中遵守着这个约定,承认了这门亲事。
当南京明见到舞雪的时候,不禁也为这个女子的样貌愣了一下。舞雪大大的眼睛上长长的睫毛,圆圆的脸蛋,一双樱桃般的小嘴唇,让人看到以后也是有点情不自禁。
南京明直接表明了自己的来意,将刀了左武明喜欢莫非的事。其实南京明也觉得自己不像是大丈夫的行径,他自己也感觉到一丝羞愧,但是只要有人敢和自己抢莫非的话,名声对他来说已经都不重要了。
舞雪听到了南京明的话以后是非的生气,在和南京明商量了以后,决定让南京密带着她一同上山。
看到舞雪的到来,左武明感到相当的惊讶,而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一切都是南京明故意安排的。舞雪的上山并没有能够让左武明回信转意,而是觉得更加的尴尬,左武明对她也显得特别的疏远,不管什么事都不理不问。
左武明已经把自己酒醉之后说的话完全都忘记了,当他看到舞雪和南京明一起的时候,心里难免会有点发怒,但因为南京明是寨主,他便问的非常的委婉。
“舞雪?你怎么会来到了这里?还和寨主一起……”左武明脸上笑嘻嘻的。
舞雪见到左武明以后想当的生气,便直接质问他莫非的事,这让左武明特别的奇怪,自己喜欢莫非的事没有别人知道,舞雪怎么也会知道的。而旁边的南京明并不知道左武明完全不记得和自己说过的话,他怕左武明误会,便赶紧向她解释。
“是这样的,你不是说自己没有办法选择吗?既然大家都是兄弟,我肯定会帮你的,是我悄悄把她带上来的,就是想给你一个意外,怎么,你不高兴吗?”
“高兴,高兴。”左武明赶紧回答。
其实在他的心里边,根本就不想再见到舞雪,这样自己也不会违背父母的意思,可是无奈当着大家的面,他只能显得特别的惊讶。
而舞雪渐渐地把这种怨恨都转向了莫非,她觉得这一切都是因为莫非造成的,如果莫非从来都没有出现过自己的感情就不会受到威胁,恨不得莫非永远的消失在自己和左武明的世界里。
这天舞雪找到了莫非,她把自己和左武明从小到大的事全部讲一遍,还把订婚的事告诉了莫非。这道是让莫非十分的羡慕,恨不得自己也可以像他们一样的浪漫。可是莫非的淡定引来了舞雪的不满,舞雪便开门见山的叫莫非离开左武明,这让莫非特别的奇怪,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就被舞雪痛骂了一顿。
舞雪骂完莫非以后便相当气愤的离开了,这让莫非也相当的郁闷(还不知道舞雪为什么要骂自己,自己根本就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这时早就躲在一边的南京明这时便来到了莫非的身边,他非常的关心莫非(也算是愧疚吧!毕竟莫非挨骂和自己的吃醋是有关系的),对她进行了一番的安慰,这让莫非感到了一点温暖。
自从舞雪来到了山寨以后,南京明便经常跟踪她。因为南京明在他们当中挑拨离间,他怕莫非知道了以后会很自己,从此自己在莫非的心里便再也没有的位置。可是如果自己不这样做的做的话,就和莫非永远没有可能,在经过了慎重的考虑之后,南京明才做出了这个选择。
舞雪相当的憎恨莫非,把她当做了敌人,她气愤的快速在山寨里走来走去。当她走到一个院子里的时候,看到了正在院子里练着剑的江无缺,她站在原地不动了,被江无缺那英俊的外表所深深吸引住了。
没过多久江无缺就发现了有人在看着自己,便趁着舞雪没有注意,快速的将剑像舞雪刺了过来。当舞雪回过身来的时候,剑已经架在了舞雪的脖子上。
“你是何人?为何要在这里鬼鬼祟祟的?”江无缺大声的吆喝。
舞雪看着江无缺那冷酷的眼神,不禁心里下了一跳,显得特别的慌忙,脸上不停的抽搐,说话也有点语无伦次了。
“我……我是……你误会了,我……”舞雪双手举着摇了摇。
江无缺打量了她一番,觉得眼前这个女人样子到时长得十分的漂亮,他在心里也打了一个盹,想着这个女人好像不会功夫,便赶紧将剑放了下来。舞雪吓得跟丢了魂似的,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了过来。
“我叫舞雪,刚好路过看到公子舞剑,不禁被公子的舞姿给吸引住了,方才打扰了公子,真是不好意思。”
江无缺这时感觉有点尴尬,有点手足无措的样子,原来是自己误会了,以为是过来行刺自己的,这才将剑指向了舞雪。
经过短暂的交谈以后,舞雪知道了江无缺叫名字,两人并没有多聊便各自离开了。自从舞雪看到江无缺的第一眼起,就对他产生了好感,江无缺似乎在她的心里深深的烙下了一个印,久久不能磨灭。
舞雪回到自己的房间以后想起了莫非,心里边的愤怒像火山一样喷发了出来。她拿起了桌上的茶杯用力的摔在了地上,此时刚好左武明走了进来,见到舞雪发火,脸色低沉了下来。
“怎么?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来了你不欢迎?既然是这样的话你就自己离开这里吧!现在就收拾一下东西,一会儿我送你出寨子。”
舞雪听到了左武明的话以后更加的生气,将桌上剩下的两个被子全都摔在了地上,眼睛特别愤怒的看着左武明。
左武明赶紧拉住了她开始安慰起她来,等到她心情平复了许多以后,左武明便坦白了自己的想法,他不想让舞雪在这样子等下去,因为他的心里已经没有了舞雪的位置。他举得舞雪可以找到一个比自己更好的人来照顾她,这样自己还会像以前一样把她当做妹妹看待。
舞雪听完作物没的话以后非常的伤心,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毕竟两个人从小就是青梅竹马,左武明当初还誓言一定会取舞雪为妻,可是这一切却因为莫非的出现完全被打破了。左武明看着舞雪伤心的样子久久说不出话来,似乎此时觉得自己已经完全背叛了自己的誓言,背叛了当初的承诺。
可是伤心过后的舞雪并没有选择离去,因为她现在也喜欢上饿了别人,经过和左武明的一番商量之后,左武明答应了让她留了下来。可是左武明却错误的以为舞雪对他还是恋恋不忘,他感到非常的纠结,觉得自己的感情特别的坎坷,希望得到别人的帮助。
在感情上纠葛的左武明来到了寨子外边,他疯狂的拿着剑在外边乱砍,手里拿着一壶酒,嘴里唠唠叨叨的在嘀咕什么。舞雪听说了以后追了出来,看着左武明憔悴的样子,便上来抱住了他,正好这一幕被南京明和莫非看到了。这是的莫非终于明白了舞雪为什么要来找自己的麻烦,本来想过去跟舞雪解释清楚,可被南京明给拦了下来。
对于莫非这样一个曾经在现代都市圈混的女人来说,从来身边就没有缺过男人的围绕,没想到在古代却因女人的吃醋而心里有了极大的改变。以前在莫非的眼里,自己在外边被男人围绕是一种征服的表现,可是她现在却想要一个解释的机会,而这个机会在无形之中已经被南京明给扼杀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