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二次元 > 随你而生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四章 坠入匪窝


男子带她来到了一个寨子,莫非看到了寨子门前站的人和追杀自己的人穿的衣服都是一样的,于是便转身就想跑。男子一下来个转身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经过几个回合的打斗,莫非败下阵来被男子抓住了。
“想跑?来到我这个山头的人就别想再出去,你给我老实的呆着。”
这是那一群追杀莫非的土匪也回来了,看见男子擒住了莫非,赶紧跑了过来。
“当家的,我们正想把她抓回来献给你,谁知这娘们半路跑了。”
莫非这才明白了,原来男子和这些土匪是一伙的,还是他们的当家的,她心里非常的后悔自己跟着男子来到这里,恨不得把男子劈成两半。
“原来你和他们是一伙的,你就是南京明吧?”莫非鼓足了勇气。
“哟!你还认识我?想不到我还这么的有名,只不过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既然他们是把你献给我的,你就乖乖的给我做压寨夫人吧!”
莫非在几个土匪的押送下,他们来到了寨子的大堂里边,两边摆放着凳子,凳子的后边是燃烧的火把,大门的正对面摆放着一把雕刻非常精致且特别霸气的椅子。
南京明走到椅子前做了下来,土匪们将莫非压在了大堂的中间,南京明示意将莫非松开,用一种不屑的眼光看着莫非。
“看你长得倒是有几分姿色,留下来做我的压寨夫人刚好合适,你是哪里人氏?姓甚名谁?统统给我报上来。”
莫非听了南京明的话以后也不甘示弱,用冷漠的眼神看着一边,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可是南京明并没有生气,他觉得眼前这个姑娘十分的有个性,自己十分的欣赏,觉得她肯定不是一般人。
“我看你气质不凡,想来一定是富家之女吧?只要你说出来,说不定我一高兴,就把你给放了,怎么样?”
“我就不跟你兜圈子,懒得跟你废话,要我做你的压寨夫人绝对不可能,不过我倒是可以和你做笔交易。听说你们这附近还有很多寨子,只要你给我时间,我保证你可以让他们全部成为你的势力范围,不过你要让我在这里有一席之地。”
南京明听了莫非的话以后觉得非常的震惊,他完全没有想到有人敢跟自己讲条件,但是面对如此巨大的诱惑怎么可以抵挡。土匪们都在下边嚷嚷着,南京明大声的叫了一句,下边的土匪马上不敢作声。
“你很有勇气,从来没有人敢跟我讲条件,难道你就不怕我不答应,把你给杀了?”
“既然你把我抓到了这里,反正都是难逃一死,不如现在搏一把,况且我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莫非给人一种不可小觑的感觉。
南京明哈哈大笑了起来,他直接走到了莫非的身边,围着她转了一圈,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坐回了椅子上。
“好,我答应你,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做到。从现在起,除了我之外,这里所有的人都可以供你调遣。”
这时土匪们听到这话开始有些不乐意了,但是他们又不敢违抗南京明的意思,所以用一种不满的眼光像莫非看了过去,真想当场将莫非给砍了。其中的一个土匪走到了莫非的面前,突然转过去看着南京明。
“当家的,凭什么我们要听这个女人的调遣?我们不服,除非她能过得了我这关。”
南京明当即有些生气,吆喝旁边的人将此人绑去砍了,莫非马上将他们拦了下来,她对着那人用藐视的眼光,给了他一个耳光。
“记住,我叫莫非,你要是不服,我们就比试比试,看看我究竟有没有这个能力。”
那人也不服输,直接一个飞脚向莫非踹了过来,莫非赶紧躲开了,她在心里琢磨着应该怎么对付眼前的这个大个子。
莫非做出一副跆拳道的进攻姿势,大家这是都非常的好奇,匆匆来都没有见过这样子的动作,不知道是什么套路。南京明也看的非常地入神,因为他也想看看莫非到底有没有实力,自己也可以在众兄弟面前有个交代。
大个子朝着莫非有一个飞脚,莫非躲到了一边,待大个子到了自己的后边,迅速转身用手勒住了大个子的脖子,踹了他一脚,来了一个漂亮的后空翻,将大个子拽到在地。
大家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女子有如此神力,就连南京敏看得也是目瞪口呆,随即连连拍手,应声叫好,大家看了一眼当家的也赶紧拍起了手叫好。
大个子被一个女子给打到有些不甘心,用力的挣脱,可是莫非已经牢牢的将他锁死,根本就没有反击的能力,所以最后也只能不动了。
莫非大声的向大个子吆喝道:“你服不服?”
“服,服,我服了。”大个子似乎有点喘不过气来了。
莫非这时才慢慢地松开了手,从地上站了起来。这是大家又一起拍起了手,大个子从地上站起来以后自知被一个女流之辈打到有些颜面扫地,便地下了头。南京明眼神顿时勃然大怒,用力的拍了一下椅子的扶手。
“将他给我拖出去砍了,免得给我丢人现眼。”
“别,此人虽然行事鲁莽,但也绝非等闲之辈,日后肯定会对我们有很大帮助,就把他交给我做我跟班吧!”
大家对莫非特别的佩服,南京明更是对她另眼相看,觉得她虽然表面特别的冷漠,但是心地确实非常的善良,肯定会对自己有所帮助。
大个子看着莫非更是特别的感动,自己这般对待她,而她却根本没有计较,还为自己说情,于是在心里便暗暗告诉自己一定会忠心的为莫非办事。
南京明将莫非带到了大堂外的空地上,她觉得莫非有一种不可抵抗的魔力,本来对莫非似乎有话要说,可是到了嘴边的时候又咽了回去。
而对于莫非来说,眼前的这个人极像李阳,她看着南京明也不说话,把对李阳的思恋全部放在了南京明的身上。可是南京明根本就不是李阳那种气质不凡的人,所以莫非眼角的泪水不停的翻滚。
南京明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他有些不知所措,两只手在身上擦了擦,望着莫非有些无奈的笑了一下。莫非这是回过了神,她赶紧试了一下眼角的泪水。
“对了,听说被你们抓上来的人就再也会不去了,这是真的吗?”
南京明听到莫非这话,他显得相当的自豪,一点也没有不悦的样子,望着寨子的大门,大笑的几声。
“不错,人的确是我们抓上来的,不过不是我们不放他们走,他们是自己愿意留在这里的。现在这个兵荒马乱的年代,皇帝昏庸无道,年年征战让多少人失去了亲人,他们到了我这里有吃有穿,有什么不好的?”
莫非这才明白了,原来是自己误会了他,看着南京明这种高兴的神情,她不禁有些疑惑。
“那你们去抢那些过路的人是怎么回事?还要山脚下的小店每月都给你们交银两,银两不是应该官府征收吗?”
“官府?现在的官府哪里还管我们的死活,个个都是贪官,穷人们根本就交不起奉银,他们就把粮食给强行征收了,那我们还吃什么?我们抢的可都是些富商,他们也是和官府串通好的,个个都是官府的奴才。”南京明说的慷慨激昂。
莫非这时对南京明有了另一种看法,觉得他本性也是好的,都是为了能帮助到更多的人。不过莫非的目的却是为了能保证自己永远都是高高在上的感觉,对她来说,这都已经是无所谓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