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古代言情 >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十章


第35章
慕容仙竹醒来的时候,自己躺在一个山洞的地上,旁边点燃了一堆火把,不远处有一湾浅水塘,旁边坐着一个黑影,她知道那是南释竹的妖灵。
她艰难的站起来看着对面的他,她承认那妖灵很难看,没有人皮裹在上面,一团漆黑像是无数只蠕动的虫子。
她对他大喊道:”你带我来这里干嘛?!“
南释竹站起身吼道:”不然呢!留你在那里跟你的亲弟弟乱伦吗?!“
慕容仙竹大喊道:”他不是我弟弟!他不是我弟弟!我就是喜欢他怎么样?!“
南释竹沉默了一会说:”你再给我说一遍?!安若晴!你再给说一遍!”
安若晴此时有些后怕,他是妖自己还是人,万一他凶性大发杀了自己,就再也没机会见到慕容云朔了。
她态度软下来说:“没有……我刚刚有些意乱神迷……你不要介意……”
南释竹几步快速的跨过水塘走过来拖住她的身子说:“我哪里比如他好?你喜欢他?那我呢?”
安若晴喃喃的回答:“你……你很好啊……我们共用一个身子,我还能背叛你吗?我背叛了你,你会躲在我的身体里搅是我痛不欲生的……我知道……我不敢背叛你,除非我不想活了……”
南释竹狠狠的丢开她吼道:“就因为这个吗?!就因为怕我杀了你,所以你才委屈自己跟我在一起吗?!你对我完完全全没有一点感情吗?”
安若晴吃惊的问:“感情?我们人妖殊途,怎么会有感情?”
南释竹大吼道:“人妖殊途?!我真恨不得你还是前世那个什么都不懂的玉绛草!那时我辜负了你,现在你来辜负我,真是轮回啊!”
安若晴喃喃的问:“你在说什么?什么玉绛草?”
南释竹冷冷的说:“我告诉你,你前世也根本不是人,你不过也是一个妖怪,一颗玉绛草,你那时候深爱着我,但是我因为我哥哥的缘故拒绝了你,你被是伤了心离开了我,后来你在今生转世成了人,可就因为这样,一直是妖的我配不上你了,你宁愿去爱上自己在人间的弟弟,也不愿再看我一眼。我对你耍尽手段,骗你委身于我,才得到了你,但是也只是得到了你的身体,没有得到你的心。你觉得我悲哀吗?你觉得你自己悲哀吗?还是觉得最悲哀的是命运?”
安若晴被他的一席话弄傻了,她呆呆的看着他。
南释竹走过来一把捏住她的下巴说:“你说啊!你是不是从来没有喜欢过我?!你讨厌我!你不想理我对不对?!”
安若晴不断摇着头说:“没有没有!我不讨厌你!”
南释竹满怀期待的问:“那你喜欢过我吗?今生你还喜欢我吗?”
安若晴点点头说:“我喜欢你……”
没等她话说完,就被南释竹狠狠的甩开了,他大吼道:“你撒谎!刚刚要不是我出现把你带走,你早就心甘情愿开开心心的跟那个慕容云朔上床了!你这个贱人!你是我的女人你知道吗?!你居然敢去跟别的男人亲近?!你给我好好在这里等着,我马上去做掉那个慕容云朔,我看你以后还敢对不起我!”
慕容仙竹一把抱住他的腿喊道:“不要!不要!我求你不要!他是无辜的!如果他知道我根本不是他姐姐慕容仙竹而是安若晴假扮的,他一定不会对我那样的!他喜欢的是慕容仙竹不是安若晴!你不要动他好不好?我求求你了!”
南释竹冷笑一声,狠狠的把自己的腿抽出来说:“你越求我,证明你越在乎他,不管他有没有喜欢你,你喜欢他是确信无疑的,这样我还是不能饶过他!”
南释竹一甩手用一把竹叶把安若晴固定在了地上动弹不得,安若晴挣扎着喊道:“你放开我!你不要去害他好不好?!我求你了!如果你敢动他,我再也不会理你的!”
南释竹冷笑着说:“反正你也不爱我,你觉得我还怕什么吗?!”
南释竹飞身出去,留下安若晴死命的挣扎着叫喊着。

慕容云朔正在房内焦急的等待慕容仙竹的消息,再次有人破窗而入,他镇静一看,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男子。
原来南释竹在世外走动,必须有人的躯壳借他上身才可以,他之前一直藏在慕容仙竹的躯体里,现在离开了慕容仙竹,他随便找了一个正在生病的人的躯壳上身,只有虚弱的人气不足的人才能被妖上身。
慕容仙竹吃惊的问:“这位大哥,你是……”
话音美罗,南释竹上来一把扼住了慕容云朔的脖子。
慕容云朔面红耳赤说不出话,不断的挣扎着。
南释竹嘴里喊着:”去死吧你!“
竹轩渐渐丧失了反抗能力,南释竹不由的得意的哈哈大笑,却听见房门洞开,慕容仙竹闯进来大喊:”住手!“
瞬间南释竹被几个通身绿色的绿竹精从慕容云朔手中拉下来,并被反剪了双手。
南释竹大吼道:”你们什么人,给我滚开!“
他待用力挣脱,却发现这些人的功力都高于自己,根本动弹不得。
他死死的盯住慕容仙竹吼道:”你居然找人来对付我!你居然对付我来救这个男人!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女人!你忘记在沁竹斋我们相依为命的日子!你忘记你答应过我什么!“
慕容仙竹静静的说:”我没忘。这些人是自动来找我的,不是我找的他们。你别杀慕容云朔,不然我不保证我能做出什么事情来。“
南释竹大吼道:”你们是什么人?!放开我!“
那几个绿竹精却必恭必敬的说:”二大王,竹神派我们找你,找的好苦啊!您现在就跟我们回去吧!“
南释竹迷惑不解的说:”竹神!什么竹神!什么二大王?!“
他脑子里闪过几百年前带走他哥哥的那个凶残的竹神。
他还完全不知道,自己当年那个柔弱的哥哥,已经经过几百年的涅槃,变成了至高无上的竹神。
绿竹精们说:”一会您自然会知道究竟,现在请跟我们走吧!“
慕容仙竹走过去扶住奄奄一息的慕容云朔,看着一行人即将离开,心里暗喜:从此就可以摆脱作为竹妖傀儡的日子了!
可是那群绿竹精却回头指着他们两个说:”这两个人!一起带走!“
慕容仙竹大喊道:”为什么?!我不认识你们!不要带我们走!我们是人!不是妖!我们互不相干!“
南释竹回头冷冷的看着慕容仙竹笑了。
这个狠心的女人自己做人做不下去的时候,依靠自己变成了半人半妖达到了自己的目的,现在自己被利用完了榨干殆尽,就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人,和妖势不两立。
慕容仙竹的苦苦哀求和慕容云朔的义愤填膺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他们还是被和竹妖南释竹一起带回了竹神山洞。
一行人跪在堂下,看着上面坐着的高高在上的竹神,屏气凝神,四周安静极了。
竹神开口道:”南释竹,你抬起头来!“
南释竹气愤的抬起头说:”你这个坏蛋!你当初杀死我母亲掳走我哥哥!现在又抓我来,你究竟想干什么?!你别忘了我说过,我跟你不共戴天!“
竹神仰天长笑哈哈哈哈。
南释竹吼道:”你笑什么?!“
竹神缓缓的从座位上走下来,越走越近,下面的人都觉得心惊胆战,终于他走近了,默默的注视着南释竹的脸,这时南释竹才发现这个竹神竟然是自己五百年前一起长大的哥哥!
南释竹惊愕的张大嘴巴,天竹叹了口气说:”弟弟,这五百年来过的可好?“
南释竹放声饮泣道:”天意弄人!天意弄人!你居然是我大哥天竹!我大哥天竹居然做了竹界大王竹神!大哥!“
南释竹与天竹拥抱在一起默默落泪。
良久,天竹与南释竹分开,天竹让绿竹精们给南释竹松绑并赐座,自己复又返回堂上坐下说道:”今天我们一家人算是团圆了,虽然有一些不相干的碍眼的人。“
竹神话音刚落,轻轻一甩手,慕容云朔就被几根竹子穿身而过,钉在了后面的石壁上。
慕容云朔发出痛苦的嚎叫:”啊!啊!你放了我!痛死了!你们要干什么!“
慕容仙竹普通一声跪在地上说:”大王!他是个普通的凡人!不是妖!他经不起你们的刑罚!请放他一马吧!“
南释竹怒吼道:”安若晴!你到现在还不知悔改,一定要护着这个小子!“
安若晴被南释竹道破自己身份吓了一跳,赶忙回身看看正在痛苦呻吟的慕容云朔。
慕容云朔在痛苦中也听到了慕容仙竹莫名被唤作安若晴,也强打精神注视着在场的人们。
安若晴吼道:”南释竹!你为何一定要致我于死地!我几次三番求你,你对我网开一面好吗?!“
南释竹不可思议的说:”我对你网开一面?!是谁利用我为慕容仙竹报仇?!是谁心甘情愿把自己的身体贡献给我让我上身?!现在说我不放过你?你当初怎么没有放过我?!“
安若晴怒吼道:”你……“
堂上的竹神天竹说道:”玉绛,我看你是真的把我们兄弟俩忘记了!我是你天竹哥哥,他是你南释竹哥哥,你真的完全不记得了?!“
安若晴摇着头大声说:”不是的!我不是什么玉绛草!我根本不记得你们是谁!我只知道南释竹是慕容氏沁竹斋里的竹妖!他杀人如麻!我以前不认识你们!请你们不要把我和你们混为一谈好吗?!我是人!我只是人!我一直都是人!“
南释竹吼道:”你是妖!你前世就是妖!你是玉绛草修炼成精的妖!就算你不承认,也改变不了你曾经是妖的事实!“
天竹说:”玉绛,人各有命,你纵使今生是人,也还是没能摆脱遇上南释竹的命运,这就是你的命,希望你能任命,好好的继续跟我兄弟在一起,像前世那样……“
安若晴大吼道:”不可能!我要做人!我不要跟你们在一起!“
他回头冲慕容云朔吼道:”弟弟!我们回家!“
她奋不顾身的向慕容云朔的方向冲过去,想徒手把扎在慕容云朔身上的竹子一根根拔下来。
可此时的慕容云朔再看她,已经有了别样的眼光。
眼前的这个被换做安若晴的女人,到底是谁?
他们说她前世居然是妖?而且跟这妖界的老大还有着千丝万缕剪不断理还乱的联系?
那自己的姐姐呢?自己深爱着的那个冰清玉洁楚楚可怜的姐姐慕容仙竹呢?
他甚至有些惧怕面前这个长着慕容仙竹的脸的女人了。
竹神一挥手,慕容云朔哗的一声被放下,落在地上。
安若晴忙扶起他问:”你没事吧?痛吗?“
慕容云朔失神的摇摇头说:”你究竟是谁?“
安若晴咬咬嘴唇说:”对,我的确不是你姐姐慕容仙竹,你的姐姐慕容仙竹已经死了,我在她临终前答应帮她复仇,我取下了她的脸冒充她,和竹妖南释竹一起帮她复仇,所以,才造成了现在的局面,你姐姐的仇人,已经都死了,对你姐姐好的人,也都死了,只剩下我们两个了……“
慕容云朔不相信的摇着头说:”我姐姐死了……死了……我不信……她就这样死了……可是你明明跟她长的一模一样!“
安若晴痛苦的摇头道:”她真的死了,而且死了很久很久了,我只是顶着她的脸……“
慕容云朔喃喃道:”那我跟你说的那些话……“
安若晴失声道:”对不起……“
南释竹走过来一把拖走安若晴吼道:”你还对这个男人念念不忘?你知不知道他肯多看你一眼只是因为你长着慕容仙竹的脸?!“
安若晴泣不成声,天竹从堂上走下来一把从南释竹手里拉过安若晴在自己怀里说:”南释竹!不能用玉绛妹妹这样!你住手!“
安若晴摇着头从天竹怀里挣脱出来说:”你们饶了我吧!我要走!我要离开这里,我要回慕容氏,你们放了我吧!让我跟我弟弟回家……“
南释竹吼道:”你弟弟?你演慕容仙竹演的走火入魔了吧?!现在这个人根本不是你弟弟!你再怎么想做慕容仙竹,再怎么以为自己是慕容仙竹都没用!你不是!你永远都不可能是!你只是个前世的妖的人,你叫安若晴!“
安若晴无助脑袋大吼道:”不!你住口!我就是慕容仙竹!我不是妖!我不是安若晴!我只是慕容仙竹!“
天竹拍拍南释竹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再刺激安若晴。
安若晴失神的跌坐在地上,远远的看着同样跌坐在地的慕容云朔。
良久,她缓缓的爬过来拉住他的衣角问:”竹轩,你还爱姐姐吗?“
慕容云朔看着她,没有答话。
安若晴失望的流下泪来,她喃喃的说:”我真的是妖吗?我真的不能做回人了吗?“
慕容云朔轻轻的伸手过来握住她的手,看了看那边偷偷的、轻轻的说:”你别怕,我们一起逃出去。“
安若晴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光亮,她的眼睛夺眶而出。
慕容云朔说:”你先家装迎合他们,让他们好好待你我,等到他们放松警惕,我们就一起逃离这里好不好?“
安若晴忙不迭的点头道:”竹轩,我就知道你是爱着我的,无论我是谁。“
慕容云朔轻轻的点点头。
安若晴回身站起来,眼神直直的看着天竹道:”天竹哥哥,我想好了,我愿意留下来,留在这里,像五百年前那样,这都是我的命,我认了。“
南释竹喜出望外的问:”你真的想好了?“
安若晴回头看向南释竹,机械的点点头,天竹走下来握住她的手说:”那就好,我们一家人再也不分开了。“
他吩咐手下人说:”把这小子关起来!和他老婆夏子琪关在一起受苦去!“
慕容云朔大惊失色道:”夏子琪?!她还活着?她在这里?!“
天竹冷笑道:”你没料到被你害死的人会在我这里吧?!不过她现在已经不是人了,是妖,妖可比人有能耐多了,我相信她等下会弄的你生不如死!“
安若晴忙求情道:”大哥别这样!慕容云朔毕竟做了我一段时间兄弟,他虽然有些自私但是不至于是坏人,那个夏子琪作恶多端死有余辜,请大哥看在我的面子上饶恕慕容云朔吧!“
天竹冷笑道:”本来你向我求情我不应该答应的,因为你是出于个人私情帮慕容云朔求情,但是鉴于这是我们五百年来第一次见面,历尽千辛万苦,今天大哥一定要给你这个面子!“
他命令下属道:”把慕容云朔关到客房里!没有我的吩咐谁也不能进去!“
第36章
夏子琪和潘若迪被关在囚牢中,突然被释放了出来,二人不知因为何故,问看守牢房的小官,对方回答说:“大王说你二人的刑期已满,所以释放,你们可以回去正常当班了。”
夏子琪和潘若迪回到大堂,就看到了刚刚那一幕,夏子琪目送慕容云朔被人送走,恨的咬牙切齿,几乎要拔刀相向,被潘若迪强按住了。
潘若迪把她硬是拉到一边劝解道:“你不能冲动!有竹神在,我们一切都得听他的安排,你要是敢自己随意动手,恐怕竹神一个挥挥衣袖你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夏子琪吼道:“我不管!这个杀千刀的混蛋在我眼前,我咽不下这口气,恨不得立刻将他碎尸万段!”
潘若迪说:“你自己要小心!你要想想大王这个时候放我们出来看这场好戏,是不是故意在谋算什么?万一我们中了他的计,做了不该做的事情,到时候后悔就来不及了!”
夏子琪嚷道:“我不会后悔的!只要让我杀了慕容云朔那个负心人,我死也无憾了!”
潘若迪强压住她的手说:“你现在轻举妄动杀死慕容云朔不仅仅是死的问题,竹神会把你为人之时的三魂七魄散去,再把你的妖灵收走,你就永世不得超生!你愿意为了一时气愤落得这样的下场吗?!”
夏子琪痛苦的叫道:“那要怎么办?!我可以怎么办呢?!我眼睁睁是看着我自己的仇人在眼前却不能动手!”
潘若迪安慰她道:“你先别激动,据我观察竹神安排这一切一定有他自己的谋算,慕容云朔不是不能杀,在他被利用完之后,一定是可以随便杀的,你就耐心等待一下,最后如果能杀了慕容云朔,再重新做回人,两全其美何乐而不为呢!”
夏子琪点点头道:“你说的有道理!要不是你我不知道犯了多少回傻了!谢谢你!”
潘若迪微笑道:“算了,我们也是拴在一条绳子上的蚂蚱。”
夏子琪不解的说:“可是,我不这样觉得,我的事情,你完全可以不管,你干嘛要把自己的命运跟我连在一起?”
潘若迪苦涩的说:“有些事情你忘记了,可是我没忘,把我的命运和你的拴在一起,就是我的命。”
夏子琪抓住他的手央求道:“你到底是谁?你不能告诉我吗?”
潘若迪摇摇头说:“等时机成熟我会告诉你的,但是现在不行。”

夜晚,南释竹、安若晴、天竹三人坐在一桌吃饭,来来往往的下人在进进出出的伺候着,安若晴用心的观察着此处的地形人等,心里算计着怎么才能逃出去。
南释竹看出她似乎心怀有诈,冷笑道:“妹妹你在想什么呢?不会是想怎么从我大哥这里逃脱吧?”
安若晴放下碗筷生气的说:“我今天已经说明白了,我既然嗯二位大哥重逢了,就断不会随意离开了,以前的一切都随风而逝,今后妹妹和两位哥哥继续相依为命,现在不比以前了,大哥已经是竹界至高无上的竹神,拥有呼风唤雨的权力,我干嘛还要去人间受苦,留在这里陪伴二位哥哥,我觉得是最好了的。”
天竹笑而不语,南释竹却从鼻子里哼出一声说:“你会变化这么快?”
安若晴没好气的说:“你爱信不信。”
南释竹点头道:“好,就算我信,但是刚才你说陪伴二位哥哥显然是不对的,你忘了你是我的女人,是我一个人的,大哥不会跟我抢的,你是他的妹妹但是我的女人!以后你给我 记清楚!”
安若晴抬头看他,此时的南释竹已经换上了一身英俊少年的人皮,面目清秀容貌俊俏,倒是个耐得住细看的好男儿。
可是现在的安若晴讨厌死了这个曾经把自己据为己有现在还念念不忘的竹妖,她现在更加讨厌死了一直和妖怪为伍,之前她无奈凭借南释竹的妖法替慕容仙竹和自己报仇,现在大仇得报所有纷乱的事情都快落幕了,没成想却居然跑出这样一段公案!
自己的前世居然只是一株妖草,而且和这两兄弟结拜为兄妹!真是造化弄人命运捉弄,天知道现在的安若晴多么想回到人世间享受那只属于人世的荣华富贵和儿女私情。
或许安若晴自己也不知道,造成自己这个巨大转变的就是那个弟弟慕容云朔。
她心里时刻牵挂着慕容云朔,生怕他被这些竹妖陷害,吃饭也一直分神。
此时听到南释竹如此说,天竹也不答话,只是默默的听着,安若晴回答道:“我知道了。”
南释竹心里对安若晴现在的态度转变有些怀疑,但是暂时没有抓住什么把柄,也就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冷冰冰的不再说话。
深夜,竹神洞里一片阴森森的黑暗,伸手不见五指,能感觉到空气里散发着一种透彻寒骨的凉气,安若晴偷偷的从房间溜出来,一步步的慢慢向慕容云朔被关押的房间找去。
她不知道慕容云朔具体关在哪一间房,只知道大概位置,自己按着方位去找,总会找到的,她牵挂着他的安危,牵挂着他有没有被这些竹妖折磨,也牵挂着他对自己的心有没有改变。
她推开一扇窗户,借着微弱的烛光细细的往里看。
她看清了床榻上躺着的是一个女人,便轻轻掩上窗户,再接着找下去。
床榻上的女人却警觉的醒了,她慢慢起身朝房门走来,轻轻拉开门跟了过去。
这个女人正是对慕容云朔恨之入骨的夏子琪。
安若晴终于找到了慕容云朔被关押的房间,她一把推门进去,轻声却关切的叫道:“竹轩!你怎么样了?”
慕容云朔从床榻上起身迎接她抓住她的手说:“姐姐,我还好,他们没有对我怎么样,你呢?”
安若晴眼中泪花闪动说:“你居然还叫我姐姐,你不觉得我是安若晴冒充的慕容仙竹吗?”
慕容云朔坚定的说:“不管你究竟是谁,你长着我姐姐的脸,又像小仙竹姐姐一样关爱着竹轩,你就是我的慕容仙竹姐姐,永远不会变。”
安若晴感动的说:“那你对小仙竹的心……”
慕容仙竹握住她的手说道:“谁是慕容仙竹,我就对谁一片真心。”
安若晴流下泪来说:”真是好弟弟,不枉我为你忍辱负重做着一切……“
安若晴话音未落,门被大力推开,夏子琪愤怒的叫着闯进来一把用一根锋利的竹片投掷过来,慕容云朔一躲,那竹片射在他们身后的案台上,把一张红木案台劈成了两半。
慕容仙竹和慕容云朔二人惊愕的看着突然出现的夏子琪。
夏子琪叫道:”你们这两个奸夫淫妇!你们身为姐弟居然私自通奸!半夜在这里幽会!慕容云朔你这个混帐东西!你设计引我进沁竹斋让我 做替死鬼,也是你跟这慕容仙竹一起串通好的吧!你二人违背伦理纲常,简直下贱无耻!我今天不杀了你们,难解我心头恨!“
夏子琪手中又转动着一个锋利竹箭,朝二人狠狠劈来。
眼看慕容云朔就要被竹箭劈中,安若晴闪身挡在了剑锋前面。
锋利的剑锋插入了故安若晴的右胸,安若晴瞬间倒地,慕容云朔大叫一声:”姐姐!来人啊!来人啊!有人要杀人!有人要杀人!快来人啊!“
夏子琪看到慕容仙竹的血汨汨流出,一时呆了一下,待镇静之后又鼓足勇气狠狠朝慕容云朔劈去。
她的剑还没落下,就被一个孔武有力的绿竹精抓住了,她又挣扎了两下,竹箭被人夺走,她一把被人踢翻在地,被几个绿竹精瞬间捆绑拖走了。
夏子琪大声冲慕容云朔叫喊着:”慕容云朔!你给我拿命来!拿命来!“
绿竹精赶忙去禀告了竹神,一行人赶快把安若晴送到密室治疗,天竹和南释竹看着奄奄一息的安若晴问道:”她是怎么受伤的?“
下属忙回报:”回大王!是夏子琪行刺慕容云朔,她替慕容云朔挡了一剑,才受伤的!“
天竹挥挥手让下属下去,密室内只剩下南释竹和昏迷的安若晴。
天竹说:”弟弟,你对玉绛妹妹一片真心,可是她心里好像只有那个慕容云朔啊!“
南释竹握紧双手狠狠道:”我现在就出去杀了那个慕容云朔!“
天竹一把拦住他说:”你现在杀了慕容云朔,她一定更加对他念念不忘,然后更加把你当作敌人,到时候你们两个恐怕今生都不再有可能了!“
南释竹恶狠狠道:”那怎么办?就让我眼睁睁看着我的女人被那个小子领走吗?“
天竹说:”你觉得慕容云朔对玉绛妹妹是什么感情?“
南释竹嫌恶的说:”我才懒得去想!慕容云朔竟然从小对自己的姐姐抱有男女之情,简直是畜生!“
天竹叹气道:”你也知道慕容云朔说自己根本不是慕容氏所出,有这种想法也情有可原。“
南释竹喝到:”大哥!你现在究竟是什么立场!你想让我同意他两个在一起吗?!“
天竹摇头道:”怎么可能!你是我竹神的弟弟!你想要一个女人难道还得不到吗?!如果我就这样让我的弟弟失去他心爱的女人,我不被人笑掉大牙!你放心,玉绛一定是你的!一切与大哥做主!“
南释竹感动道:”弟弟就知道大哥一定不会辜负我的期望!“
天竹说:”我料想慕容云朔是个卑鄙阴险之徒,他对这个长着慕容仙竹脸庞的安若晴应该只是一时的迷恋,甚至有利用她的心态,我们现在让安若晴重新做回安若晴,做回那个我们兄弟的玉绛妹妹,慕容云朔大概就不再多看她一眼,她也就会死心了!“
南释竹大喜道:”果然哥哥有手段!此法高明!可是,安若晴的脸当日被毁了,恐怕很难再拥有自己的脸庞了!“
天竹挥手道:”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不光能把玉绛妹妹的脸变回来,我还能把她变的和我们一样!“
南释竹寺索道:”和我们一样?你是说……“
天竹点头道:”对!在外面飘了这么多年,玉绛妹妹也该回来了!“
天竹做法抽走了安若晴的三魂七魄,又为她的身体注入妖灵,使安若晴变为了一个全新的竹妖,在此基础上,他就可以随意为她变换脸孔,他重新把安若晴以前的脸画了回来,为安若晴换上了原本属于自己的脸。
安若晴失去了慕容仙竹的脸,又失去了自己为人的三魂七魄,只留下一尊装着竹妖灵魄的躯壳,她身上的伤也被天竹治好了,待她醒来之时,她还不知道自己已经不再是从前的自己。
她缓缓的睁开眼睛,看到了站在一旁的南释竹天竹兄弟二人,她挣扎着坐起来问道:”二位兄长,妹妹怎么了?“
天竹笑道:”妹妹自己都忘记了,你替那个慕容云朔挨了一剑,受了重伤,我们刚为你疗好伤,你才醒来。“
安若晴这才想起昏迷前发生的一幕,赶忙挣扎着说:”慕容云朔怎么样了?他有没有受伤?那个夏子琪呢?她有没有再次对慕容云朔下手?你们有没有抓住她?“
南释竹气愤的回答:”你放心!你的宝贝弟弟一点事情都没有!那个坏事的夏子琪也已经被我们关起来了!这下你该放心了吧!“
安若晴意识到刚刚自己有些激动失了态,可能会露陷,赶紧赔出笑脸道:”哥哥这说的什么话,我只是怕那个夏子琪凶性大发到处伤人,所以才着急了点。“
南释竹冷笑了一声没说话。
安若晴慢慢的从灵床上下来,在天竹的搀扶下往外走,南释竹拦住他们说:”玉绛妹妹,你不想看看你现在的新样子?“
安若晴不解道:”新样子?是新样子?“她摸着自己的脸问:”我脸变化了呢?我脸受伤了?“
她说着说着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赶忙跑去洞里的一潭积水处跪在地上看水里的自己。
那熟悉的安若晴的脸又回来了,她不相信的摸着自己的脸,觉得有亲切又陌生。
慢慢的她无声的哭了,自己失去了慕容仙竹的脸,慕容云朔还会理会自己吗?
她回头发疯似的冲他们大吼道:”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把我的脸变回来!“
南释竹冷冷的说:”你自己的脸你还怕它回来吗?这本来是你的脸,你还想带着慕容仙竹的面具一辈子吗?“
安若晴吼道:”对!我就是想当一辈子的慕容仙竹!你为什么把我变回来!“
南释竹喝到:”安若晴!你简直浪费我们一片苦心!我们为了让你回来让你继续跟我们兄弟在一起,费了这么多心思,还留下了你那该死的慕容云朔弟弟一条命!你就完全不领情吗?!“
安若晴吼道:”你们就是不能私自换我脸!你们现在把我的脸换了……“说着说着安若晴突然想起什么,她颤抖着问:”我原本的脸已经毁了……你们是怎么换回来的……“
南释竹冷冷的回答:”我们把你变成了跟我们一样的竹妖,你为人的魂魄已经散了,你现在体内是妖灵,竹妖的形体是可以随便换的,就像我现在,高兴上谁的身都可以,再也不用像以前那样跟你共用一体了!“
安若晴大吼道:”不!我现在是妖?!我现在是竹妖?!我不要!我不要!求你们把我变回来!“
安若晴抱住南释竹的腿哭喊道。
南释竹喊道:”早就晚了!你的三魂七魄已经被我们散去了!你再也不可能回去做人了!你就认命吧!“
安若晴不停的哭喊着:”不要这样对我!不要这样对我!你们说什么我都答应你们!只要你们还我的魂魄来……“
南释竹低下头盯着她说:”既然我要你做什么你都愿意,那你为什么一定要你那为人的魂魄?我们就是要你留在我们身边跟我们一起做妖,你不需要那些魂魄……“
安若晴呆呆的松开了手,她知道她再求这个竹妖是没有一点用的了。
她转身去求天竹,苦苦的哀求道:”大哥,你可以放我一次吗?我真是暂时没想好,我觉得做人挺好的,我愿意一直跟你们呆在一起,可是你们不要把我变成妖好吗?“
天竹看着她说道:”好吧,玉绛妹妹开了口,我一定会考虑的。“
天竹带着南释竹离开密室,南释竹不解的问天竹:”大哥你为什么说你会考虑?你不是已经把慕容仙竹的脸毁掉了吗?现在她是永远不可能回去做慕容仙竹了!我们也绝不可能放她回去做人。”
天竹叹气道:“弟弟你太不会哄女人了,不要让她恨你,骗骗她是没关系的,一时解决了困境就好。”
南释竹点头道:“大哥说的极是,南释竹以前太冒失了,还望大哥多多教诲。”
第37章
两兄弟正说着,一个手下过来禀告道:“大王,那个夏子琪被我们抓起来了,接下来怎么发落?”
天竹阴沉着脸说:“你先把潘若迪给我找来!”
潘若迪被押解着进来大堂,一把跪在竹神面前。
天竹问道:“潘若迪,你胆敢背叛我!”
潘若迪惊呼道:“大王!我绝对没有!我对大王从无二心!”
天竹喝道:“你这几天一心帮助那个夏子琪,你以为我会不知道!”
潘若迪噤若寒蝉不再说话。
天竹接着说道:“你跟她究竟有什么关系?给我从实招来!”
潘若迪轻声回答:“夏子琪是我为人之时家里的小姐,我是柳家的书童。”
天竹点头道:“也就是说,你这个书童一直垂涎柳家小姐,所以现在才冒死背叛我来帮她?!”
潘若迪回答道:“没有大王!我绝没有背叛你!我只是看夏子琪可怜,想帮助她,但是绝对没有不忠于大王!”
天竹说:“夏子琪这次做的事情你不知道?”
潘若迪摇头道:"我一直劝她不要轻举妄动,她也答应我了,不知为何昨夜闹出这样一场公案,令我唏嘘不已。“
天竹说:”你既然跟她关系不错,就帮我去做一件事。“
潘若迪说:”大王尽管吩咐,刀山火海潘若迪都毫不犹豫!“
天竹摆手道:”倒是不用你上刀山下火海,你只要偷偷告诉夏子琪,明天午时我准备放慕容云朔离开竹神洞,就可以了。“
潘若迪惊讶问道:”大王,您这是何用意?“
天竹挥手示意他可以离开了,嘴里说道:”你不用问!照我说的去做!“
潘若迪咬咬牙,站起身转过身,向门外走了两步忽而转回身跪在地上说:”大王!求您告诉我是因为何故!不然我无法说服自己去告诉夏子琪!“
天竹冷笑一声,几道绿色的利箭从他袖下射出,直直的插进了潘若迪的手臂上,痛的他大叫出声,用手捂住伤口,踉踉跄跄站在原地。
天竹道:”不该问的别问!潘若迪,以前我当你心腹,从不知你竟然这样无知!以前你那么听话,现在为了一个女人,要忤逆我不成!“
潘若迪忍痛回答道:”潘若迪绝无忤逆大王的意思!只是不满大王,那夏子琪确实是属下心头之人,属下想确保她的安全,才不惜得罪大王!希望大王理解属下的心情!“
天竹冷笑道:”又是一个痴情种子!告诉你也无妨,如果你可以劝说夏子琪照我的计划行事,我就可以放她的三魂七魄回去,让她重生为人。”
潘若迪激动回答道:“若是这样再好不过!夏子琪一定感谢大王再生之恩的!敢问大王究竟是何计划?”
天竹答道:“让夏子琪明日午时去刺杀慕容云朔,自会有人相救于他,而到时候慕容云朔会不会赔命,全看他的造化!无论夏子琪有没有真的刺杀成功,我都会放她回人间,让她脱离妖界。”
潘若迪自己心里思忖一会,大概明白了竹神的意思,就领命而去。
潘若迪料想的到,竹神是想利用夏子琪对慕容云朔的深仇大恨,再次让安若晴去舍身救下慕容云朔,从而让自己的弟弟南释竹发觉安若晴和自己的感情已经无力回天,做出让步或者放弃。
潘若迪还记得身为竹神的天竹曾经告诉过他,他想娶安若晴为妻。但是安若晴却早就和自己的弟弟南释竹搅在一起,虽然安若晴心中现在只有慕容云朔,但是南释竹扔痴心不改,一心觉得安若晴是自己的人,恐怕南释竹到现在也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大哥也对安若晴这个所谓自己的女人有着二心,还一心信任自己的大哥以为他是在帮助自己挽留安若晴。
念及于此,潘若迪不由得长叹一声,感叹情事害人不浅啊!自己、安若晴、南释竹和天竹,都深深的被一个情字牵绊前途渺茫。
潘若迪走去牢狱见到夏子琪,夏子琪一下扑到他面前抱住他双腿哭道:“慕容仙竹死了吗?她死了吗?”
潘若迪把她的身体扶起来,看着她的眼睛轻轻的摇摇头。
夏子琪泄气的跌坐下去,两眼直直的无神的说:“为什么……为什么我一个都杀不死……我不能给自己报仇……我恨死了这些人……恨死了慕容氏每一个人!”
潘若迪蹲下身去看着她说:“你可以为自己报仇,明日午时,竹神会放走慕容云朔,他特意让我报信给你,你可以躲在半路把他杀死。”
夏子琪定定的看着他摇头道:“不可能,竹神一直不让我杀慕容云朔,为什么会突然给我报信,让我守在半路去刺杀慕容云朔……这不可能……你在骗我!”
夏子琪激动的摇晃着潘若迪的身体喊道:“你骗我!你也骗我!”
潘若迪强扶稳她说道:“我没有骗你!我从来没骗过你!我不会骗你的!你先安静下听我说!”
夏子琪静静的安静下来,呆呆的看着他。
潘若迪正色道:“我知道你心里深深的恨着慕容云朔,你日日夜夜都想杀死他,现在机会来了,但是,你只能去杀他,不一定会真的杀死他,你听我细细讲来。”
夏子琪看着他不再说话不再激动,安静的听着。
潘若迪说:“竹神安排了一个局,为了把自己弟弟的女人从他手里抢过来,又不破坏兄弟感情,他才想到了利用你。他叫你去追杀慕容云朔,合情合理,因为慕容云朔和你有仇,如果他派自己的人就没法跟慕容仙竹解释。”
夏子琪呆呆的问:“你是说竹神和自己弟弟都喜欢的女人,是慕容仙竹?”
潘若迪点点头说:“是,也不是,因为现在的慕容仙竹根本不是慕容仙竹,她是一个叫安若晴的女人假扮的,真正的慕容仙竹早已不在人世了。”
夏子琪不相信的摇头说道:“慕容仙竹死了?怎么会这样?我一直跟她生活在一起,她原来早就死了……那现在我看到的慕容仙竹是怎么回事?”
潘若迪回答:“现在我们看到的慕容仙竹,是安若晴假扮的,安若晴撕下了慕容仙竹的脸换给了自己,她一直假扮慕容仙竹。而安若晴和竹神兄弟又颇有渊源,他们前世生活在一起,安若晴是一株玉绛草,与竹神兄弟兄妹相称,而且,竹神两兄弟都喜欢着安若晴。”
夏子琪抓住潘若迪的手问:“那竹神到底要我做什么?这个安若晴又跟我有什么关系?”
潘若迪说:“我只知道竹神是想让你重复昨夜的戏码,去杀慕容云朔。因为你昨晚刺杀慕容云朔的时候,安若晴居然不要自己的命去救慕容云朔替他挡了一剑,足见安若晴现在对慕容云朔用情至深。但是南释竹大概还是对安若晴没有死心,所以大王想再充分的演一出戏,让安若晴原形毕露让南释竹对她死心,然后自己好得到安若晴。”
夏子琪说:“那我是不是真的可以杀了慕容云朔?这些都跟我无关,我只想杀了慕容云朔,是不是我这次可以真的杀死慕容云朔了?”
潘若迪点点头说:“你可以真的去杀慕容云朔,因为慕容云朔对于竹神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他只是拿他检验安若晴,离间安若晴和南释竹,但是如果你杀慕容云朔的时候安若晴舍身相救,你就要注意下手轻重,因为你杀死慕容云朔没有任何问题,但是伤了安若晴,就难逃大劫了。”
夏子琪颓然的跌坐下去说:“那我还是不能保证杀死慕容云朔,我要杀死慕容云朔,怎么办?有什么办法吗?”
潘若迪扶正夏子琪激动的身体劝说道:“我想跟你说,你不要再纠结在跟慕容云朔的仇恨上了,你现在连人都不是,你是竹妖,你跟慕容云朔的事情,你不能当他是前世烟云过去了吗?你人还想以后转世成人,就要忘掉仇恨,不然这仇恨会把你害死的!你不要再强求了。如果杀的了慕容云朔就好,如果杀不了,也不要勉强,你这次做了之后,无论慕容云朔有没有死,竹神都会放你离开这里,让你回到人间做人,这是多好的事情啊!你不要再记着和慕容云朔的仇恨了,好好的去做人吧!”
夏子琪苦涩的笑道:“你不能理解慕容云朔给我造成了多大的痛苦,我嫁给他为妻,一心一意为他,把我柳家万贯家财与他平分,本以为他会一心待我,没想到他竟然坏心到如此地步,找人暗算我,还把我关进那恐怖的沁竹斋想置我于死地,要不是我遇见你,现在早就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孤魂野鬼了。我恨慕容云朔恨到骨子里,做梦都想杀了他!”
潘若迪点点头说:“我知道,但是现在的情况不是你想杀就可以杀的,你不能一意孤行,万一不小心伤到了安若晴,你就难逃一劫,我这全部是为你考虑,你不能冲动点到为止,如果真的杀不了慕容云朔就放手吧!只要竹神放你回人间做你的柳家大小姐,你害怕没有机会对付慕容云朔吗?”
夏子琪苦涩的点点头说:“看来如今只有这样了,情势所逼,我连自己的魂魄都没有自主权,今生来世的命运完全捏在别人手里,我又能怎么样?”
潘若迪欣喜的道:“这就对了,答应我,明天不要一意孤行,见好就收,过了明天你就可以回人间了!”
夏子琪只得挥挥手说:“罢了罢了,命该如此无可奈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