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古代言情 >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九章


第30章
就这样,姐弟二人一室同处,一个床上一个地下共同度过一夜,第二天一早,慕容仙竹美梦中面带笑意,慢慢的睁开眼睛醒来,却突然发现床边有一个犀利的眼神死死的盯着自己,她吓了一跳豁然起身。
床边的正是终日藏在她体内、半夜会出来与自己私会的竹妖南释竹,南释竹冷笑着盯住她问:“小仙竹妹妹夜晚睡的可好啊?梦到了什么美妙的人啊?睡梦中笑的可真甜呀!”
安若晴没好气的说:“没有梦到什么人,只是睡了个好觉而已。”
南释竹不悦的说:“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也没见你梦里笑的这么开心过,怎么昨晚你那弟弟跟你表达了情意,你就高兴成这般模样?”
安若晴烦躁的说:“什么弟弟?!且不说他不是小仙竹的亲弟弟,就连我也不是真的小仙竹!不要说他是我弟弟!”
南释竹眼神越发冷冽杀气,他狠狠的说:“哼!现在就忙着跟他撇清关系了!你以为你还回得去吗?你以为你可以说不做慕容仙竹就不做了吗?你安若晴的脸早就被我弄的腐烂烟消云散了!你今生就只能是慕容仙竹了!你想跟你弟弟在一起,门都没有!”
安若晴气的浑身颤抖骂道:“你胡说什么!我几时说要跟那小子在一起了!这根本没有任何踪迹的事情!你在这里吃哪门子醋!你以为我不知道我既然跟你走到了这一步,就人间地域都难回了!我说是人不是,说是妖不是,我现在也不知道我究竟算是个什么东西!”
南释竹静静的说:“既然这样你就给我老实点!不要再做那种人间情爱的美梦!尤其你跟慕容云朔,那完全是想都不用想!”
慕容仙竹正待发作,就听见竹轩的声音传来:“姐姐!你醒啦!我帮你打了洗脸水!”
南释竹瞬间跑进安若晴的体内消失不见了,安若晴忙换上一副微笑的面容说:“谢谢竹轩了,昨晚睡的可好?”
慕容云朔道:“姐姐在身边,果然睡的比前些日子都好,其实我这些日子一直都觉得被夏子琪的哭声惊扰,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呢!想回府之后找个大师看看,是不是撞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姐弟二人寒暄片刻,就整装待发继续出发寻找好的竹源去了。
其实慕容云朔想的一点不错,他每夜听到的,真的是夏子琪的呜咽。
原来夏子琪被慕容云朔设计关进沁竹斋,第一夜就被南释竹留下来的百年竹精缠绕在身,她苦苦挣扎却无论如何脱离不开,挣扎至黎明时分,三魂已去了两魂半,浑身伤痕累累,性命危在旦夕,正在她准备放弃挣扎去往阴界之时,忽然一个阴森森的声音传来:“你想活命吗?!”
她强睁开眼睛抬头看去,却只看到竹林里竹叶大肆摇曳、树叶沙沙作响、直直的竹竿发出吞噬人的可怖的声响,没看到任何人的踪迹。
求生亲切的她忙虚弱的回答道:“我要活命!我要活命!救救我!”
那个冰冷的声音说道:“想活命要付出代价!你愿意吗?”
夏子琪叫道:“我愿意我愿意!我什么都愿意!请救救我!”
一道红光闪过,夏子琪只觉得身上一阵钻心剧痛,痛叫一声昏了过去。
待她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处一个绿茵葱葱、烟雾缭绕的地方,身下的石头光滑潮湿,旁边还有一湾比率的泛着邪气的水塘。
她待起身,却发现自己被几根竹子穿透身体钉在地上,而自己却丝毫没感觉到疼痛。
她用手去摸自己的身体,感到异常的冰冷和僵硬。
她喃喃的说:“我死了吗……我是不是已经死了……”
耳边一个如昨夜般冰冷的声音响起:“你没死,但是,你已经不是以前的夏子琪了!”
她循声望去,看到很远的地方有一个藤蔓环绕的座位上,坐着一个长相奇怪通身绿色的人。
她问道:“你是谁?”
那人旁边突然窜出无数个绿色的下人,指着夏子琪吼道:”不得对竹神无礼!”
夏子琪疑惑的重复道:“竹神?!什么是竹神?!”
那坐在宝座上的人回答道:“天地间所有的竹子。所有的竹妖、所有的小仙竹。都归我手下,我是他们的天神!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竹子界所有的生死都掌握在我手里!”
夏子琪问道:“那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是你救我的吗?为什么要救我……”
竹神的手下喝到:“你现在已经不是人了!你跟我们一样,被我们大王变成了竹妖!”
夏子琪失声道:“妖……不,我不要做妖!我要做人!我不要做妖怪!”
竹神冷冷的说:“已经来不及了!我已经用竹阵做法把你的魂魄变成了妖灵,你现在想变回人,是完全不可能的。要么你就去死,要么就乖乖的做竹妖!”
夏子琪哭道:“可是为什么?……我昨天还是好好的慕容氏少奶奶!我还享尽荣华富贵!我刚刚得到我柳家的财产!凭什么现在就要我做一个妖怪失去这一切!我不甘心!我不愿意!为什么?!
通身绿色的怪物吼道:”安静点!不要在这里哭天抢地!我们竹神好心救你,你却完全不领情!你自己作恶多端被人陷害,怪的谁去!现在既然命运这样安排,你还是乖乖的听我们竹神调配吧!不然他随时会把你的命拿去!“
夏子琪一时噤声,不敢发声。
竹神缓缓的说:”你现在的命在我手里,我要你做妖你便做妖,要你做人你便做人,你的人的魂魄我并没有散去,而是保存起来。你老老实实帮我做事,我就放你的魂魄回去,你倒是又可好好的做你的慕容氏少奶奶,坐拥万贯家财,不用在这里做妖怪!“
夏子琪惊喜的喊道:”真的吗?竹神你说的真的?没有骗我?那么您需要我做什么呢?!“
竹神哼了一声说道:”果真你是见风使舵的好手,你这种人就是想长期呆在我下面我还怕你两面三刀!“
夏子琪忙辩解道:”没有大王!我只是看还有机会返身成人,一时激动了些。就算不能再做人,大王给了我二次生命,没有大王我早就烟消云散了!安茹感谢大王救命之恩,要我做什么都可以的!“
竹神说道:”要你帮我做的事情并不难,我要先告诉你几个你做人的时候不知道的事实。现在慕容氏大小姐慕容仙竹,并不是真的慕容仙竹,真正的慕容仙竹已经死了,现在的慕容仙竹是安若晴用她的脸假扮的!还有,慕容仙竹体内不是只有自己的魂魄,还有另外一副竹妖的魂魄!这个竹妖是我们妖界出逃的一个叛徒,它藏匿在蓝府沁竹斋长达几十件,得以逃过我们的追捕,现在又藏匿在慕容仙竹体内,我要你帮我们把他抓回来处死!“
夏子琪大叫道:”所以是这个竹妖害我在沁竹斋险些惨死!大王才救了我吗?“
竹神却摇摇头说:”不!他只是其中一部分而已!真正陷害你的罪魁祸首,是你的丈夫慕容云朔!“
夏子琪顿时愣住了。
竹神接着说道:”他为了独自一人侵吞你柳家的万贯家财,设计让你去买猫说是小仙竹转世,又招来那道士说你是至阳之身,让你进去沁竹斋镇压竹妖,其实就是为了让你再也出不来。现在他阴谋得逞了,慕容氏和柳家的财产尽数落在慕容云朔手上!“
夏子琪摇着头道:”明知道他竟如此对我!好狠的心啊!慕容云朔!既然他对我如此不仁,就休怪我对他不义!“
竹神眯着眼睛问:”你想怎么做?!“
夏子琪眼睛里升腾出杀气道:”杀了他!像他想杀死我那样!我要让他像我一样受尽苦难永不超生!“
竹神犀利的吼道:”你现在做什么,不是你自己能选择的!你要严格听我的指挥!不能擅自行动!你如果敢为了泄个人的私愤而坏我的好事!你小心我把你的魂魄连带你现在的妖灵都尽数散去!让你永不超生!“
夏子琪连忙噤若寒蝉道:”属下知道!树下绝不敢轻举妄动!一切但凭大王吩咐!“
话虽是这样说,获得了自由和妖能力的夏子琪,很快就情意的忘记了自己在竹神面前许下的诺言。
因为她发现做妖有时候比做人要好,因为拥有人所没有的超能力,可以穿墙而过,可以隐身术,可以摆弄妖术去捉弄别人,拥有了这些能力她更加迫切想把那个她响起来就压根痒的慕容云朔搞到生不如死。
于是她偷偷从妖界跑出来,回到慕容氏大院寻找慕容云朔的踪迹,却不巧他刚好和慕容仙竹出去了,她又四处寻找他们踪迹,终于被她寻到,她先是忍不住作弄他,把慕容仙竹的手绢用妖风吹到湍流的河水里,随后就暗起杀机,想深夜前去向慕容云朔索命。
没想到她刚刚装神弄鬼在他们床前哭号,待慕容云朔发觉异样起身看的时候就故意现出原型,被砍竹轩看到一个鬼魅的身影出现在床前,惊叫出声,夏子琪正待伸手去擒他的脖子,狠狠的将他置于死地,就突然被暗处窜出来的一个身影拽了出去。
她痛苦的看着慕容云朔惊魂未定的脸庞离自己越来越远,即将成功的复仇计划瞬间化为乌有。
她痛恨的捶着抓走自己的绿竹精骂道:”谁要你多管闲事!我要杀了他!让我杀了他!你放开我!”
那绿竹精猛然拽住她按在墙上,厉声喝到:“闭嘴!再吵把绿竹精都招来!你不要命了是吧?!大王是跟你怎么说的?!你擅自行动被抓到就是死罪!永世不能超生!”
夏子琪定定的看着眼前的人,认出他是那日在竹神座前一直色厉内荏呵斥自己的那名绿竹精。
那日夏子琪就对他印象极坏,觉得他是竹神的走猫,不屑于理会但又不敢得罪,现在又专门跑来破坏自己的好事,自己真是对他讨厌的咬牙切齿。
她恶狠狠的说:“你少吓唬我!要不是我刚刚抓住我,我已经杀了那个慕容云朔了!有谁会知道!他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人,大王怎么会关注到!都是你故意在坏我好事,不让我报仇!”
绿竹精吼道:“你当大王是傻子吗?!他足不出户就能知晓天下发生的事情!你今晚跑到哪里、做什么你当他会不知道!你现在杀了慕容云朔就会坏他的事!他一定不会轻饶你!他一定会兑现他的诺言把你为人的魂魄和现在的妖灵一起驱散,到时候你就永世不能超生!”
夏子琪被吓傻了,不相信的问:“那你是意思是说,现在大王也知道我们两个在这里对话吗?那你不怕大王知道你跟我说这番话怪罪于你?”
绿竹精说:“我没事,大王是最相信我的。”
绿竹精放开她说:“夏子琪,你得老老实实的听话,不然谁都救不了你,”
夏子琪机械的点点头说:“我……我知道了……那个……你叫什么名字?”
绿竹精低头说:“潘若迪。”
第31章
夏子琪觉得这梦想好熟悉,就喃喃的重复道:“潘若迪……潘若迪……”
潘若迪说:“赶快跟我回去!不然呆会真要被大王发现,我们两个都一起遭殃!”
两人一起回到绿竹洞,潘若迪嘱咐刘安若道:“你要小心!真的要相信我所说的!这几日都不要自己轻举妄动,不要出去!以免被大王怀疑,大王正在实施他的另一个计划,如果你这个时候出去,坏了他的事情,我很难保护你!”
夏子琪点点头道:“我知道,我会注意的。可是,你为什么要帮我?”
潘若迪看了她一会说:“以前有些事情,我想你可能忘了,既然你忘了,我也不想再提起,我们现在都不能为人,注定苦楚,互相帮忙也是应该的。”
夏子琪诧异道:“以前的事情?你是说我们以前就是认识的?”
潘若迪苦涩的道:“看来你真的忘了……人都说你绝情无义,我一直心里替你辩解,没想到你真的够无情的,居然忘的一干二净……”
夏子琪急道:“到底是什么事?什么时候?什么地点?你又是谁?我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你快说呀!”
潘若迪看着她说:“其实……”
话还没说完,忽然暗地里飞出来几支翠竹,霍的一声扎在了夏子琪的身上,并且带着尖叫的她一路往后飞,牢牢的把她钉在了石壁上。
夏子琪痛苦的叫起来,潘若迪无奈的看着。
空气里传来竹神的声音:“夏子琪!你不听我的命令,擅自去加害慕容云朔!差点坏了我的大计!这是你应得的惩罚!钉在石壁上享受五天五夜的钻心疼痛!以后再敢犯,就会加倍惩罚!下次等待你的就是十天十夜的蚀骨之痛!”
夏子琪痛哭的叫喊着,求绕着:“大王你饶了我吧!求求你了!啊!啊……”
潘若迪不忍心的回身跪下向空气喊道:“大王你绕她一次吧!她是女流之辈怕是经不起这种酷刑!属下已经跟她说好,她保证不再犯的!这一次您就放过她吧!”
竹神的声音威严而凶狠的传来:“潘若迪!你现在自身难保!你抓住夏子琪犯错没有即刻惩罚她!而是心存偏袒!我不管那么过去是什么关系,现在谁犯了错就要接受惩罚!如果你再敢多嘴,就连你一起罚!”
夏子琪痛苦的呻吟声一直响在耳边,潘若迪心生不忍喊道:“大王!如果你执意要惩罚夏子琪,属下可否有一个不情之请?”
竹神问道:“什么不情之请?”
潘若迪回头看着夏子琪说:“属下能不能替她分担两天两夜的刑罚?属下看守她有过,才造成她逃出去私自动手坏大王的事,属下愿领责罚,与夏子琪一起受罚!”
竹神哈哈哈的冷笑出声大喊道:“好!好个潘若迪!我就知道你是个痴情种!既然你说也要领罚,那就休怪本王对你无情了!”
竹神话音刚落,就有几支翠竹嗖嗖的飞出来,根根插在潘若迪身上,带着他飞向空中,钉在了夏子琪身旁的石壁上。
夏子琪叫道:“你……你为什么要帮我分担……你……你到底是谁?”
没等痛苦的潘若迪开口,竹神的声音就再次传来:“他不是帮你分担!他是跟你一同享受着五天五夜的蚀骨之痛!你们谁也逃不掉!我平时新来潘若迪,但是自从他那晚救你回来,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你们两个都给我乖乖的听话,乖乖的受罚,乖乖的听我调配!不然,一个都别想投胎转世!”
竹神的声音渐行渐远,石洞里一片寂静。
夏子琪虚弱的转头看着正跟自己一样忍受着痛苦的潘若迪问:“你究竟是谁?你也有为人的魂魄被压在竹神手里吗?他也威胁你如果不听话就永世不得超生?”
潘若迪点点头:“所以我说我们两个同命相连的,我跟你一样,要是不做竹妖,不听竹神的话,就会被散去三魂七魄,竹神再抽走我的妖灵,我就什么都没有了。”
夏子琪问:“可是你能告诉我吗?你以前认识我?刚刚竹神说,那晚我将死的时候,是你救我的?响在沁竹斋里的声音是你的?是你在问我想活命愿不愿意付出代价?原来那个人是你?我一直以为是竹神。”
潘若迪摇头道:“竹神不会亲自去救什么人的,都是他的手下我们去。其实我也是刚刚找到沁竹斋,我一直在奉命寻找沁竹斋里的竹妖南释竹的下落,那晚我刚刚寻到那里,就听说南释竹已经化为人性,与慕容氏大小姐砍小仙竹共用一个躯体,随她出行了。我本来想打道回府向竹神禀告,就发现了你。”
夏子琪问道:“竹神为什么要费尽心机寻找南释竹?南释竹身上有什么东西是竹神需要的吗?”
潘若迪回答:“这是竹神的一个秘密,很少有人知道。”
夏子琪问:“那你呢?你也不知道吗?”
潘若迪摇摇头,又点点头,看着她说:“我知道。”
夏子琪惊诧的问:“你居然知道!看来竹神以前真的很信任你!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能告诉我吗?”
潘若迪四处看看,又转过头看着夏子琪说:“现在竹神不在,这个故事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不能告诉别人,不然,你我都难逃杀身之祸。”
夏子琪急忙点点头。
那是三百年前的事情了,当时的竹神和南释竹都只是两株刚刚成精的嫩绿小竹子,他们依傍在一起生长,一个叫南释竹,一个叫天竹,他们是一母同胞的两兄弟,从小一起长大一起修炼,自从他们的母亲被当时的竹神害死之后,他们两个就相依为命感情深厚,当时的那片竹林还不叫沁竹斋,只是一片郁郁苍苍的翠竹林。
他们只有三百年的道行,而当时的翠竹林里有另外一家道行超过五百年的竹子,兄弟俩经常被那家的竹子欺负,当时在整个翠竹林里就是他们两家道行比较深而南释竹天竹兄弟又一直刻苦修炼,那家一直怕被兄弟俩赶上于是心里甘藏杀机。
有一个夜晚雷雨交加,竹子们在风雨飘摇中互相抱紧取暖,天竹南释竹两兄弟胆战心惊的抱在一起看向天空,他们修炼尚不足,不能抵御雷击的伤害,如果两人不幸被雷击中,就可能瞬间一命呜呼,他们的母亲就是为了保护他们两个,在竹神故意制造的雷电中被雷击中死掉的。
整个翠竹林陷入一片哀号中,其他道行更浅的小竹子们心里是怕之又怕,但是弱肉强食本来就是自然界的规律,它们早就做好了随时牺牲的准备。
就在这时,一道闪电劈向了五百年道行的那颗竹子,竹子眼疾手快,用自己不大成熟的功力把雷电转向,雷电带着耀眼的光芒劈向了天竹兄弟。
天竹见状急忙用自己的身躯挡住弟弟南释竹,以求用自己的牺牲保护弟弟的生命。
雷电并没有劈下来,而是被一道白光挡住了。
兄弟两个眯起眼睛,看到了面前站着一个一身白衣的小女孩,他们惊奇的问道:“你是谁呀?”
小女孩轻轻一笑说:“我就是大名鼎鼎的玉绛草,我天生有避雷功能,刚刚是我帮你们躲过一劫的!”
兄弟俩对这个可爱美丽的玉绛草小妹妹千恩万谢,同时心里也发誓要找那大竹子报仇雪恨。
于是以后的日子里,兄弟俩除了和玉绛草结为了好朋友,也在加紧修炼,以求道行早早超过那可恶的大竹子。
第32章
两百年后的一天,翠竹林里来了一伙道士,他们进来就全部席地而坐,摆出八卦阵势,嘴里念念有词,不一会,整个林子里的竹子精们都开始头痛欲裂。
原来,是当地有人发现这片翠竹林里有妖,害的当地风水沦陷颗粒无收,就找来几个精通除妖术的道士一同做法,要驱逐杀害这些竹子精们。
大片的竹子慢慢痛苦呻吟着死去,妖灵被缓缓抽走,天竹和南释竹还在苦苦挣扎,玉绛草紧张的在他们身下摇曳着身子,为他们担忧着。
终于在他们渐渐支撑不住的时候,天竹对南释竹说:“弟弟我把我的道行传给你!你拼命逃出去吧!不然我们两个都要死在这里!你如果有幸逃出去,要记得替我报仇!也要记得找那可恶的大竹子报仇!如果他还有命活着的话!”
南释竹摇头道:“不!大哥!我们要死就一起死!你和娘都不在了!我也根本不想独活!”
兄弟俩正在争论不休,忽然一道闪电从天而降,这次劈中的不是竹子,却是正在做法的道士中的一个,那被雷劈中的道士躺倒在地,阵法被破,满林子的竹子化出原型施展妖法,把剩下的道士一网打尽。
翠竹林的灾难结束了,南释竹兄弟的灾难却开始了。
竹神从天而降,一把拉起南释竹说:“我刚刚救了你们!你跟我走!我看中你很久了!你跟我很像!是个值得培养的好苗子!我今生不可能有孩子了!我决定栽培你做我的后代!”
南释竹拼命挣扎道:“我不要!你是杀害我娘的敌人!我不要跟你走!”
竹神哈哈大笑道:“这点可不像我!想做大事者就应该忘恩负义绝情绝义!你居然还记得那么久以前的那点事情!真是没出息!我现在栽培你做我的接班人!无尚的权力和法力在等着你!你居然不动心?”
南释竹狠狠的说:”我不愿意!我不要跟你去!我跟你不共戴天!“
竹神被激怒了,他点头道:”好!既然你这么不识抬举!我就杀光整个翠竹林里的所有大小竹子!让他们全部成为你的仇人!“
南释竹较喊道:”就算这样我也不干!我恨你!我宁愿大家同归于尽!“
一旁的天竹看的急了,对南释竹喊道:”弟弟!你别那么死心眼!好歹竹神救了我们一命!“
南释竹回头向他喊道:”哥哥你忘了吗?!是他用雷电劈死了我们的母亲!他是我们的仇人呀!我怎么可能认贼作父?!“
天竹着急道:”但是我们现在还有什么选择的资格吗?!我们刚刚差一点就死光了!“
竹神见状计上心来,他邪恶的笑了一下,松手把南释竹扔在了地上,然后一挥手,翠竹林里传来一阵哀号,大片的竹子已经倒下断裂咽气了,只剩下一片硝烟弥漫的狼藉。
剩下的竹子发出惊呼声,纷纷指责南释竹道:”你快答应他吧!不然我们都要跟你一起陪葬!“
天竹也急忙劝他:”弟弟!你再不答应我们会成为整个翠竹林的罪人!还有玉绛草,你想看她跟我们一起去死吗?!“
天竹话一出口就有些后悔,他害怕竹神听闻还有一个重要的玉绛草就会把她拿来做人质了。
果然竹神听到玉绛草这三个字,往地上一望,就看到了偷偷藏匿在天竹脚下的一株紫橙色的小草,竹神一把把玉绛草连根拔起哈哈笑道:”好吧!现在你在意的人都在我的手上!玉绛草这么名贵的草药,我要拔回去熬了好好补一下!“
玉绛草在竹神的手里奄奄一息,睁着惺忪的眼睛看着南释竹。
竹神的左手抓着南释竹,右手抓着玉绛草,猖狂的仰天长啸。
南释竹气呼呼的吼道:”你快放开她!你快放开她!我不会放过你的!“
天竹冲着南释竹大叫道:”你别白费力气了!你有什么能力不放过他呢!你再不答应,玉绛草真的要死了!“
南释竹依然倔强的说:”玉绛草!你是愿意我认贼作父,还是愿意跟我一起死?!“
玉绛草轻轻的说:”我知道你不会屈服的,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此时的天竹终于到了崩溃的极限,他大叫一声一跃而起跳到了竹神的左手上,跪下来说:”您收下我吧!我的弟弟不识抬举,我愿意代他认您做父亲!梦您不弃,我一定好好努力!为你马首是瞻!今后你就是我的亲生父亲!您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绝无二心!只要您放过这翠竹林里所有的生灵!“
竹神看了看天竹,就一松手,把南释竹和玉绛草放下地去了。
南释竹和玉绛草双双落原来的土壤中,继续生长。
竹神抓住左手里的天竹笑道:”好!我就喜欢你这种孩子!有眼力懂得随机应变!随便天分没有你弟弟好!我今天给你这个面子!放过这翠竹林里的竹子!不过你现在就得跟我走!放弃这里的一切!“
天竹点头道:”我愿意现在就跟师傅走!不过临走前我还有一个意愿,希望师傅应允。“
竹神哈哈大笑道:”这么快就敢跟我提条件了,我以前真是忽视了你,说!什么事?“
天竹回头指着那一直欺负他们兄弟的大竹子说:”请师傅处死这只竹子一家!他们长期在翠竹林横行霸道!我走了以后,他们只怕会加倍欺负我的弟弟!请您现在就处死他们!让徒儿也走的安心!“
竹神点点头,没等大竹子一家跪地求饶,就已经像之前的小竹子一样,化为了灰烬。
南释竹和玉绛草看的心惊肉跳。
竹神对天竹说:”现在走吧!“
天竹回头最后看了一眼南释竹,又看了一眼玉绛草,就回头随竹神去了。
天竹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而翠竹林也因为天竹的缘故,过了几百年的清静日子,南释竹和玉绛草天天夜夜相依为命,感情一日千里突飞猛进,只是南释竹从未对玉绛草说过要在一起的话,玉绛草天天等夜夜盼,还是等不到南释竹一句话,不免灰心,终于忍不住主动向南释竹提起,没料到南释竹这样回答:
哥哥在的时候跟我提起过,他心里喜欢着你。现在他走了,虽然他是认贼作父,但是毕竟也是因为我们才跟竹神走的,我不想对他不仁不义。
玉绛草被南释竹伤了心,觉得自己只是他们兄弟间让来让去的一件物品,在一个静悄悄的夜晚,独自偷偷离开了翠竹林。
南释竹心内惆怅满腹,他何尝不喜欢玉绛草,但是自己那个远去的哥哥一直横在他们中间,哥哥可以为了他们牺牲自己,他不能残忍的对待哥哥。
转眼又过了几百年,昔日翠竹林里的小竹精已经变成了拥有千年道行的竹妖,可以在林里自由穿梭,没有人是他的对手,而此时的翠竹林也已经不再是一片野生的竹林了,它被商人开垦,后来变为慕容氏后院的一座别苑,又传出妖物坐镇,无人再敢靠近,至此已是千年。
而那株伤心离开的玉绛草,正是今生的安若晴。她前世因救人无数功德无量得以点化投胎成人,却依旧没逃开这纷繁复杂的轮回。
沁竹斋里的南释竹认出她是自己五百年前未曾圆满的爱人,对她倾尽情思,她却并不知晓其中还有这么一段公案。
第33章
夏子琪思索着问潘若迪:”那天竹呢?南释竹的哥哥最后去了哪里?“
潘若迪小声回答:”他就是我们现在的竹神,所以他才寻找自己的弟弟南释竹。“
夏子琪惊讶的睁大眼睛说:”啊!不会吧……天竹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潘若迪说:”这事说来话长。“
当日天竹被竹神带回来,日日逼他苦练,稍有不如意就狠狠责罚他,天竹那些年过的生不如死,他暗中许下誓言,终有一日出人头地,摆脱这种非人的生活。
他像竹神的仆人一样日日侍奉他,忍受竹神的暴虐脾气和打骂,竹神为了确定这个小子对自己没有二心,用了很多办法试验他。
他先是抓来许多无辜的小竹子,让天竹在他面前残忍的杀害这些无辜的小妖精,天竹毫不犹豫的挥手下去把竹子们都劈成了两半,至此竹神相信天竹已经像自己一样学会了心狠手辣。
竹神又安排天竹天天为自己守夜,在自己睡觉的时候让天竹不能睡觉,强打精神守在床边,不让任何人靠近一步以免加害自己。天竹都一一照办,后来竹神故意安排杀手进来暗杀自己天竹也拼命跟杀手火拼保住了竹神的性命,并且在这过程中自己受伤严重。
竹神慢慢的对任打任骂不还口、忠心耿耿日月可鉴的天竹完全信任,把自己的事情一一交给天竹打理,天竹最初都会非常守规矩的请竹神过目自己才敢批示,后来竹神彻底对他放心让他自己去打理,天竹终于获得机会笼络自己的势力。
教中的人渐渐为天竹所用,他们对一向暴虐的竹神都有诸多不满,而天竹却恰恰相反,他生性温和有理,善于为人考虑,深得人心,大家已经渐渐与天竹划为一派。最后,天竹偷偷的在竹神的饮食里下了慢性毒药,导致竹神功力日渐衰退,而且又很信任的交代天竹去帮自己疗伤,天竹在千钧一发时刻用力一催,竹神吐血倒地,长睡不醒。
天竹本想直接把竹神杀死,可是竹神作为道行最深的老妖,他的妖灵被他早早冰封在遥远的冰雪极地,也就是说没有人能碰得到他自己的妖灵,而他的妖灵不灭,他就随时可能醒过来,天竹没料到竹神还有这一手,无奈只得把他的躯壳运到与冰雪极地截然相反的另一个方向浴火山崖,冰与火水火不容,这样的话竹神的妖灵与躯体永不相见,就大大降低了他东山再起的可能。
作为新一任竹神的天竹,终于用自己上百年的隐忍和心机,赢得了胜利。
夏子琪痛苦的呻吟道:”现在的竹神这么厉害,我觉得……我们谁都逃不过他的手掌心……“
潘若迪安慰道:”你也不用太担心……他现在虽然凶残,可是不会轻易杀人的……只要我们不坏他的事……“
夏子琪虚弱的说:”他在计划什么……“
潘若迪说:”他想找到自己的弟弟,让南释竹为他所用,但是他还想让安若晴做自己的王妃……“

第34章
南释竹这些天躲在慕容仙竹的体内,越发的沉不住气了。
他发现慕容仙竹对自己的这个非亲生的弟弟越来越关注了,连日来他们如影随形,渐渐相处间充满着柔情蜜意,躲在慕容仙竹体内的南释竹不时的在提醒安若晴:你记住你的身份!你不是真的慕容仙竹!
但是安若晴还是有些忘乎所以,她依旧日日与慕容云朔轻声细语的诉说着姐弟之情,同时处处对他关爱有加。
这天姐弟二人在客栈落脚,慕容云朔嫌客栈的饭菜不好吃,就先独自回房了,慕容仙竹看在眼里,自己下客栈的厨房做了两个菜,端上去敲竹轩的门。
只听得屋内一阵慌乱,有女人的声音传出,慕容仙竹一时有些迷惑,就看到竹轩衣衫不整的来开门,房门打开一个打扮妖艳散发着浓烈脂粉气的女子从房内走出,轻轻的看了慕容仙竹一眼,才一扭一扭的离开。
慕容仙竹看明白这大概是弟弟找来的烟花女子,脸上登时阴沉下来,她冷冷的把餐盘塞到他手里说:”我看你晚饭没吃给你送饭来,不过看你也不是很需要,饭菜留下你爱吃不吃,,姐姐走了。“
慕容云朔一把拉住慕容仙竹陪笑到:”姐姐莫慌,竹轩一时糊涂了,姐姐别生气,快进房来坐坐,你这样走了,竹轩心里该过意不去了。“
经不住慕容云朔一阵软磨硬泡,慕容仙竹还是进了他的房间。
慕容仙竹冷着一张脸说:”你前日里还说觉得对不住你的前妻夏子琪,现在就公然的找别的姑娘了。“
慕容云朔不好意思的笑道:”男人嘛!总是需要女人,不一定是因为感情,姐姐莫笑我了!“
慕容仙竹从鼻子里轻哼一声说:”谁笑你啊?!我才懒得管你的事情呢!你是我弟弟,又不是……“
慕容云朔笑意盈盈的问:”又不是什么?“
慕容仙竹没好气的说:”又不是夫君,你爱怎么样,我还真不爱管!“
说完慕容仙竹起身要走,被竹轩拉住了。
竹轩轻轻抓住她温柔如玉的手说:”姐姐真生气了啊!这样看来姐姐倒像是我娘子了……”
小仙竹正色道:“你胡说什么!你我是姐弟!这样的浑话也是能乱说的!”
慕容云朔幽幽的说:“别人不知道就罢了。姐姐明知道你我并不是真正的姐弟,上次夜晚竹轩也曾向姐姐表明心迹,在竹轩心里姐姐是最不能替代的女人……”
慕容仙竹轻轻冲他摆摆手,柔声说道:”你别说了……“
竹轩执拗道:”我要说,姐姐,我想过了,现在慕容氏一片清静,我妻夏子琪已死、我妹妹慕容云英也已经不能再害你,柳家也早就沦为我的资产,姐姐前半生受尽苦难,被人加害的极其惨痛。如果姐姐不嫌弃,请等我几年,过几年父亲过世,竹轩就公开身世,娶姐姐为妻。“
慕容仙竹轻轻的推开他说:”你说的完全是胡话,你我一日为姐弟,终身都是姐弟,即使没有血缘,也是名义上的姐弟,且不说我年纪比你大不合理数,就算你我是兄妹,也断没有义妹嫁给义兄的道理。“
慕容云朔激动的抓住她的手说:”我不觉得不可以!你我既不是亲生姐弟,何必在意这些!姐姐说这样的话,是因为心里没有我这个弟弟吗?!如果是这样,竹轩今生都不会再提迎娶姐姐的事情!“
此时躲在慕容仙竹躯壳里的安若晴心里怦怦乱跳,在与慕容云朔全程的对话中,她一直害怕藏匿在她身体里的第二个灵魂南释竹出来阻止她,但是今天南释竹一直没有出现,安若晴想他大概是还没发现或者自己有什么打算吧!
自己的身体有两人主宰,完全由不得自己,这就只能是悲哀的不能自主了。安若晴不能表达自己真实的想法是,她已经对这个痴情的少爷动了心,已经心心念着他的安危,已经把他装进自己的脑海驱赶不出去了,可是她必须对自己撒谎,哪怕在自己的内心,也要一遍遍对自己说:你没有喜欢他,你没有爱上他。因为她心里还住着另外一个人,她不能让那个人知晓她爱着他。
但是安若晴太天真了,躲在她心里的南释竹怎么可能不知道?
此时慕容云朔激动的向自己求爱,她看着他情真意切的眼睛,多么想痛快的答应他。
安若晴这一生坎坷曲折,曾一度沦为街头女乞丐,又多方被人陷害,最后落得个顶替别人躯壳、向竹妖贡献身体与妖精合用一身的结果,她自知命苦也觉疲累,也想找个人爱自己,抚慰自己伤痕累累的心灵。
她昔日与竹妖南释竹一段情,确切的说不过是身体之间的互相慰藉,他是妖,她亲眼见他残忍嗜血如麻的杀人,她虽然麻木但是她毕竟是女人,她心底里也期盼干干净净的感情,干干净净的男人,即使眼前的慕容云朔并不是那么干净,他也曾双手沾满鲜血,他也曾处心积虑陷害旁人,他也曾为谋求自身利益失去人格底线,但是他跟竹妖南释竹相比,已经好了不知多少倍。
起码他对自己如此痴情,哦不!是对慕容仙竹!
安若晴这才想起自己并不是真正的慕容仙竹,被慕容云朔深爱着的姐姐早已经不在人世,她的魂魄可能都从世间烟消云散了,慕容云朔现在爱着的不过是一个死了的躯壳,在这尊躯壳里装着的是她安若晴的心狠手辣还有与竹妖私通的奸情。
她瞬间觉得自己玷污了慕容仙竹的这尊躯壳,因为它被慕容云朔如此深深的爱着。
安若晴后退两步,失神的说:”你别说了……我们……永远不可能的……“
慕容云朔叫道:”姐姐!为什么?!我一直以为你心里是有竹轩的!我方才看到姐姐亲自去厨房下厨为我做菜!就像小的时候姐姐对竹轩的百般呵护!所以我才故意叫了刚刚那名妓女……“
小仙竹吃惊的望向他问:”什么……你故意叫那名妓女……为什么……“
慕容云朔喃喃的说:”给你看啊!故意演戏给你看,看姐姐你会不会吃醋……没成想姐姐真的吃醋了,竹轩心里却很安慰,我就知道姐姐是在意我的……“
慕容仙竹痛苦的喊道:”你别再这样了!别再这样下去了好吗?!我承受不了!我不配你爱!“
竹轩坚定的说:”竹轩今生只爱过姐姐一个,也始终坚信姐姐是这世上最值得爱的女子,唯一的最值得竹轩去爱的女子。若姐姐担心会被人说闲话,我会尽全力去搞定一切俗事,我知道姐姐心里有我,请不要拒绝竹轩伤害竹轩……“
慕容云朔轻轻的走过来,揽住她的腰,认真看着她的脸,慢慢的靠近她凑了上来。
她实在抵御不了这种诱惑,除了那竹妖南释竹,慕容云朔才是第一个真正抱着自己的男人,真正的男人,不是那虚无缥缈感觉奇怪的妖怪之躯。
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着那一刻的降临。
她突然感到体内风起云涌,一阵强大的力量仿佛把她撕裂,从她身体里面喷薄而出。
她大叫一声后,就被一阵风一般的力量卷走,从窗户飞出。
慕容云朔冲出屋去,小仙竹已经不见了踪影。
他惊魂未定冲着空中大呼:小仙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