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古代言情 >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八章


第26章
一缕幽香一半清新一半甜,空气中残留着南释竹身上散发的气息,夏子琪好奇的嗅着清新的气味,平日里没有闻到有这样的气味啊,柳安如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恍惚间,夏子琪想到了慕容仙竹,她曾经在慕容仙竹的身上味道过这样的气味,莫非几次行凶杀人和慕容仙竹有关。可是慕容仙竹已经双目失明了,怎么会有作案条件呢。夏子琪想不明白,干脆就没有再去想。
柳家的大儿子不明不白的就死在了慕容氏,柳清平一定要到慕容氏讨一个说法。
“我的大儿子竟然在你们屋檐下不明不白的死去了?”
“你还好意思说啊,你们大儿子被着你们小儿子,和弟媳通奸,你怎么做的家教啊?”     “你们慕容氏闺女不守妇道,勾引我们家长子怎么不说……”
本来柳家大儿子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恰巧有喜欢上了脾气骄横,长得漂亮的慕容氏的小女,二人虽不是一拍即合,但也是臭味相投便得知己。柳家本来就理亏,又来讨债,本自取其辱。于是慕容氏和柳家也由此产生了矛盾,夏子琪也被接回了柳家。
现在柳家唯一能和夏子琪竞争财产的只有二哥夏子衿了,夏子琪正筹划着如何将二哥痛快的消失在眼前,好独自接管柳家的财产。
自从,夏子衿知道自己的妻子和自己的大哥通奸而死,虽然自己不爱慕容云英,但是这种事发生在自己身上,叫夏子衿的心若刀割般的痛不欲生。夏子衿还得不到自己喜欢的人,整日里喝酒买醉。
“你别喝了,在这样喝下去,你还会得到小仙竹吗?”安如风痛斥夏子衿。
“哈哈……”夏子衿大笑着,笑声中透漏着不屑,忘乎所以的样子,但是没有一个男人该有的气魄和责任心。如果人间真的有爱,为什么无情的总是人心。
夏子衿踉跄的走出了天香楼,恍恍惚惚的走在大街上,沉醉不知归路,君,不听规劝,终究自生自灭。
“安若,你快叫安茹过来,你看我拿到了什么?”夏子悦喊着夏子衿。
“大哥,你等着,我这就叫妹妹来。”夏子衿一边跑一边说着。
“大哥,二哥,你们真好,有好吃的大家能一起吃。”夏子琪抿着嘴笑着,拥有两个哥哥是多么幸福的事啊。
“我们家里穷,靠父母卖布什么时候能吃到烤鸡啊”夏子悦说着。
“是啊,但是大哥,要是让父亲知道你偷人家的鸡,会挨骂的。”夏子衿胆怯的说着,从小夏子衿就害怕做错事,家里也属他最本分。
“你傻啊,你没有,不偷怎么得到啊!”夏子悦堂而皇之的辩解道。
三个人正吃得津津有味,突然,身后传来不祥的声音,是烤鸡的主人来了,“大哥,你快跑,带着妹妹快跑……”夏子衿高声喊着,那一次,夏子衿被那几个商贩打的浑身青一块紫一块的没有一块好地方。
回到家后,夏子衿主动承认了自己独自偷人家的烤鸡吃的事情,而夏子悦和夏子琪眼睁睁的看着夏子衿为自己背着包袱,一棍一棍的挨父亲打,却丝毫没有一点怜惜之情。
“你为什么偷人家的鸡吃,咱们家里虽然条件不好,但什么时候人穷不能志短,不能出去偷啊。”柳清平痛斥着夏子衿。
“父亲,是我的错,是我做大哥的没有看好弟弟,要责罚就责罚我吧。”夏子悦闲的时候就这么道貌岸然。
夏子衿没有辩解,只是独自承受着父亲无情的鞭打。
夏子衿躺在一根木桩上,眼眯着望着天上随风移动的云朵,回忆起了年少的时候兄妹三人虽过着贫苦的日子,但是从没有对生活绝望过。
夏子衿抿唇一笑,扔掉手中的酒瓶,拂去身上的尘土,径直来到了慕容氏,他还是放不下蓝诛仙,心中还是挂念这个叫她魂牵梦绕的女子。
“你还来干什么?你们柳家已经和我们慕容氏绝交了。”慕容云朔怒斥着夏子衿。
“我来找我的亡妻,你们慕容氏难道不允许吗?”夏子衿回击他。
“我妹妹生的时候你不好好对待她,死的时候,你又来折磨她。你赶紧回去吧。”
“我还要看我的孩子……”
“难道你还不明白吗啊?那不是你的孩子,那是你哥哥和我妹妹的孩子,一直你倒在扮演一个打酱油的角色。”慕容云朔咄咄逼人,四号不留情面。
“你……”
夏子衿绝望的走出了慕容氏,但是当转身的那一刹那,他的心中还是挂念着慕容仙竹,他想去“竹林菀”去找慕容仙竹,等到慕容氏的人看着他走后,夏子衿又回到了慕容氏,偷偷的去了竹林菀。
“南释竹,你还会杀谁啊?”安若晴说。
“不知道,看直觉会告诉我什么了。”
“直觉会不会告诉你杀我不愿意杀的人啊。像夏子衿……”
“不知道。不过我会保护你的。”
“现在慕容氏死了这么多人。我已经不是他们的贵人了,起不到保护符的作用了,要是有一天他们放火烧了咱们怎么办?”
“我说道做到,一定会保护你的。”
“你怎么保护我啊?你是离不开水的,遇到火你会干枯的。”
“当我遇到危险的时候,会有就行来就我们的。你放心好了。”
“那个救星是谁啊?”
“这个我也不知道。”
“我们去泡温泉吧!”
“啊,又去泡温泉,我不是刚刚泡过吗?你要是渴了我可以给你浇水的。”
“不嘛,我要和你一起泡温泉。”
安若晴抗拒不了南释竹的需求,安若晴早已经将眼前这个青衣男子看成是自己的熟人亲人了,而且,南释竹长得还不听俊美的,看起来还是不错的。
南释竹知道只有和安若晴在一起,才会是自己更快的变成人形,即使脱离竹林菀也可以生存,但是,现在还不是时机。
安若晴还是像往常一样旁若无人似的脱光了自己的衣服,跳进了温泉里,她看到了那株小竹树更加晶莹有光泽了。真想上去含在嘴中,握在手心里。
南释竹看着安若晴背上的红叶,有想起了自己的主人,南释竹也脱掉身上的衣服跳进了温泉里,这是南释竹第一次和安若晴赤裸着身体近距离的接触,也是南释竹告别妖精真正成为人类的开始。
南释竹抱着安若晴的后背,安若晴还在呆呆的看着那株小竹子,只见小竹子一点一点的在缩短,安若晴目瞪口呆的看着,最后,只剩下原来竹子旁边的杂草,小竹子不见了。
安若晴终于意识到南释竹在后面紧紧的抱着她,害羞得挣扎起来。
“你怎么也下来了呢?快走开。”
“主人,难道你忘了吗?当初是你把我栽在那里的啊。也很自由你才可以把我变成人形。”
“怎么才能把你变化成人形呢?”安若晴不解的问。
“我只有附在你身上,我们成为一体,我就可以脱离水分生存了。”
“可是我们怎么才能成为一体呢?”
“这个……”
“你说吧,我们迟早要逃离这的。”
“只有我们做夫妻之事才能够真正的交融在一起……”南释竹难为情的说着。
“啊?不会用这么另类的方法吧。”毕竟安若晴还是一个雏,虽然曾经走南创门,要过饭,做过厨,混过青楼,但还是一个纯洁之身。
“我们本来就是一体的,“南释竹”本“小仙竹”,就像你背后的红色胎记,就是我的命的起源。”
“好吧,既然如此,你开始吧。”安若晴知道迟早逃不过这一劫。
瞬时之间温泉周围的竹子更加密集,紧密的没有透过一点光亮,只剩下两个人的空间,白天瞬间变成了黑夜,漆黑一片,竹叶莎莎的响着。安若晴到觉得很有安全感。
而此时,夏子衿已经到了“竹林菀”的门口,看着风声四起,左右摇晃的竹子,也不禁不寒而栗。但还是毅然决然的进去了。
由于南释竹放松了警惕,没想到会有人进来,就这样,夏子衿没有烧到一点伤害就进来了。但是夏子衿还是触碰到了南释竹的神经,本来包围着安若晴和南释竹的竹子也散开来。夏子衿走进来发现了一男一女在温泉里面,水花还不停的溅出,越走越近,终于发现那个女的是慕容仙竹,而那个男的是,是……夏子悦,是我大哥。
南释竹早已经知道,夏子衿要来,才这么做的,南释竹知道,夏子衿是她的情敌,但是要杀死他,安若晴绝对不会同意的,只好用这种方式叫他彻底死心。
南释竹变成了夏子衿大哥夏子悦的样子,夏子悦不仅夺走了他的妻子,也要夺走了他最爱的人,夏子衿彻底奔溃了,看着眼前的一切,夏子衿的神经不再受自己控制了,大声喊着,头发蓬乱,衣衫不整的跑出了“竹林菀”,从此,夏子衿疯了,柳家也不再认这个唯一的根了。夏子衿整日躺在大街上受着世人的施舍,像当初的安若晴一样。

第27章
夏子琪现在成为柳家唯一的一个女儿,理所应当成为柳家的继承人,而这一切,没用夏子琪动手,她就捡了一个大便宜。便宜占尽了,吃亏的事就要来了。
“柳家不可能没有继承人,柳家不能断子绝孙……”这样的话从柳清平口中说出,无疑在夏子琪听起来是一个再大不过放入噩耗了,父亲还想要儿子,这不就是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自己白忙活了半天嘛。
可是母亲已经年老体衰,已经不具备生育能力了,难道还要……夏子琪思索着。
“父亲,为什么还要孩子,虽然大哥和二哥接连遭遇不幸,但是柳家还有我啊。我可以继承柳家家业,发扬光大的。”夏子琪为自己做最后的争取。
“你一个女孩子家,怎么能接管这么大的家业呢?!”
“我不比大哥,二哥差吧,为什么不可以呢!”夏子琪气愤的说着。
“你懂什么!我说不行就是不行。”
夏子琪没有继续辩解,绝望的走开了,但不知道父亲会有何种方式再弄一个男子横空出世,他以为他是亚当啊。但是,从父亲的意思中可以看出来,即使大哥和二哥活着,分家产也没有轮到她的份,自己永远都是一个旁观者。
守着一腔心酸,命运的渡河里无法摆脱的是无奈的桨,苦不堪言的何止命运,还有参不透的人心。
夏子琪感叹着命运的不公,小时候家里那么穷的时候,你不偏袒我就算了,现在家里条件好了,富裕了,大哥二哥也都走了,你还不偏袒我就是对我不公平了。
夏子琪找来自己的未婚夫慕容云朔。
“竹轩,我的父亲要杀你,你是我最爱的人,如果你死了我也不想活了。”夏子琪哭着说着。
“为什么要杀我啊?”竹轩吃惊的说着。
“那天,我哥哥柳竹若去慕容氏,你是不好似和我哥哥争执了,还说了一些难听的话?”
“嗯……好像有这么一会事。”柳竹轩努力的回想着。
“但是在那之后,夏子衿被你感触慕容氏之后,就疯了。”
“啊,这样……所以你父亲认为和我有关系?”
“是啊!”
“就要杀害我,替儿子报仇?”
“是的,竹轩,你说该怎么办啊?我们逃吧。”
“逃!为什么要逃,我又没有害他儿子,是他自己疯的。”
“那我父亲要杀了你怎么办啊?”
慕容云朔咬着牙,心中填满了恨。
“你舍得你的父亲吗?”
“为了你,我什么都舍得。”
那我们今天晚上就行动,慕容云朔假扮成夏子衿的样子,衣衫褴褛,蓬头散发,乌头垢面,走起路来也痴痴呆呆,在半夜去了柳清平二老的房间,并放了毒气。
第二天一大早,柳府里的丫鬟叫柳清平吃早饭的时候,看见柳清平夫妇口吐白沫死在床上,大叫着跑出来,“杀人啦,杀人啦。”每到一会功夫,整个柳府就成了哭的海洋,从上到下,从老到小,到哭的昏天黑地的。
“阿正,快去报官……”夏子琪哽咽着说,现在柳府只有大小姐是唯一当家的人了,一家的重担和财产也完全落在了她的身上。
“青天大老爷,你可要为我家主人做主啊。”阿正哭着喊着诉说着。
“没有线索无从查起啊……”官府都是用钱说话的,你有钱你说和谁是凶手,谁就是凶手。
“青天大老爷,我确实有线索,昨天半夜我去如厕的时候,看见柳家二少爷疯疯癫癫的回来,跑到了老爷的房间方向去,可能是二少爷是杀人凶手……”阿正战战兢兢的说着。阿正在昨晚玩大半夜的出来的时候,看见疯疯癫癫的身影,给他吓得连厕所都没敢去。
“你看见了你不阻止其行凶,你还到这来报官干什么?”
“我……”无奈之下阿正只好掏出了手里的银两。其实阿正是夏子琪实现安排好的。
“柳家二少爷,装疯卖傻,其实是挂羊头卖高肉弑父夺才,死有余辜……”
夏子衿就这样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其实,对于夏子衿来说,死去或许是一种解脱,与其这样活着受罪,不如早日死去。但是,夏子衿的死去,却带上了一个千古骂名,死的不明不白,不清不楚不说,还不干不净。
柳家接连发生人命案,柳氏家族的商业也分崩离析,夏子琪把柳家的布业帝国低价变卖了,但是财产却没有权贵自己所有,他和自己的未婚夫慕容云朔一人一半平分了柳家家产,慕容氏倒是见了一个大便宜,没有费吹灰之力就轻松搞垮柳家,还赢得了柳家的财产。从此,夏子琪又重新搬进了慕容氏,过着少***生活。
夏子琪进了慕容氏以后就仗着自己有点钱,财大气粗,一手遮天,目中无人起来。总是惹恼慕容邵谦。要占据慕容氏的庄园不说,还处处剥削慕容仙竹的分地。
自从慕容仙竹与南释竹合为一体之后,南释竹可以在光天化日之下自由的行走了,而慕容仙竹的眼睛也被安如风彻底治好了,终于不用再装了。
慕容氏似乎也看到了希望,慕容仙竹可以光明正大的和夏子琪抗衡了。
到了慕容邵谦五十大寿那天,几个儿女都争相敬献自己认为最好的礼物给父亲。
“南释竹,你说我们送什么呢?”小仙竹说着。
“我们先不着急,看他们送什么,我们就回击什么。”
“那他们会送什么呢?”
“我的直觉告诉我是送一个木盒,但木盒里面装的什么,我无从知晓。”
到了五十大寿那天,小仙竹任然没有准备好礼物,只是静静的等待着夏子琪的礼物揭开谜底,夏子琪打开木盒一看,那是一只黑色的小猫。
那和父亲当年在端午节所买的那只长得一模一样,父亲看后虽然便面上有点悲伤,但是心中还是欣喜若狂,看到这只黑色的小猫,仿佛看到故人。
“父亲,这回我们又有贵人守护了。”慕容云朔说,自从小仙竹起不到保护神的作用后,父亲一直头疼,正好这时出现的小黑猫,还好可以放到“竹林菀”的门前。
“是啊,还是轩儿懂父亲啊。”
小仙竹自从看到那只小猫后,身体一直不舒服,胃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搅动,让她新生厌恶。
“小仙竹,赶紧走,这里不宜久留。”南释竹紧忙在心中对小仙竹说。
“父亲,我的身体有点不舒服,先回竹林休息一会。”小仙竹勉强的说着。
“父亲过五十大寿,你这样说走就走是什么意思啊。”夏子琪生气的说着。
“唉,安茹,不要这样,姐姐可能真的不舒服。”慕容仙竹说着。
“那就回去好生歇着吧。”父亲今天高兴,也没多说什么,就让小仙竹回去了,还是继续摆弄着小猫。
“南释竹,怎么回事啊,你怎么还会不舒服呢?”其实是南释竹看见那个黑猫之后,有着超过小仙竹的至阳之气的极盛阴阳之气,所以心里会有反应,如果没有幻化成人型,早就被如此强盛的阴阳合体之气所镇压。
“是那只猫,那只猫有着好强的阴阳合体之气,几次要镇压我。”
“阴阳合体之气?难道比我的至阳之气还有强盛?”
“是啊,如果不是你本身有着极高的至阳之气,再加上我们合体,我早就被它镇压了。”
“你不说你不畏惧我的至阳之气嘛。”
“怎么不畏惧呢,竹子喜欢生长在潮湿又不能缺乏阳光的地方,需要阴阳平衡才可以更好的生存。我现在是人形初期,不能有极盛之气来干扰。”
“原来是这样啊,那为什么那只猫会那么厉害呢?”
“我的直觉虽然察觉不到,但是我能从他的眼睛中可以看出,它充满了恨,它不会帮我们,也不会帮夏子琪,它只守护它自己。”
“它会不会是谁转世啊?”小仙竹一语道破的点出。
“会不会是……”南释竹大惊,南释竹没有继续说下去,两人都心领神会。
“现在家里要用那只黑猫来镇压竹林,我们怎么办啊?”小仙竹焦躁的说着。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应该换一个地方住了。”
“可是我们去哪呢?”
“明天你就和父亲说,会母亲那里住,说自己双目已经康复,想从竹林中出来陪母亲。父亲会同意的。”南释竹说。
这时,外面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好像是父亲,还有夏子琪,还有慕容云朔……他们来这里干什么?
“父亲,现在黑猫有找回来了,我们应该放在竹林菀镇压竹林。看看有没有效果。”夏子琪说,心中充满了狡诈,阴险。
“是啊,父亲,我们去试试。”慕容云朔自从跟了夏子琪一起后,整个人也变的世俗功利了好多。
黑猫到了竹林菀门前不停的狂叫着,响声整聋发聩,只是黑猫再也不愿意想竹林深处走去,只是一直停留在“竹林菀”的门口狂吠着。
要是此时有人进来,南释竹也不会伤害他,或许从此以后,竹林菀都将不属于南释竹了,南释竹本就是应该远离竹子才可以放下一切,不染尘埃。
竹林发出莎莎的声音,与猫吠形成和声,给在场的人吓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我们还是回去吧,此地不宜久留。”慕容邵谦说着。
“那这猫……”慕容云朔说。
“我看这猫与普通猫无异只会乱叫,就放在这吧。”慕容邵谦说着。
“你看你,非要把黑猫带着来,闹得父亲不开心。你以为从集市买的猫能驱邪当保护神呢。”慕容云朔对夏子琪抱怨着说着。
“我不也是听你说了你家那只黑猫的事嘛,才弄一个黑猫嘛。”柳安如委屈的辩解道。
“但是你发没发现,慕容仙竹身上隐约有股淡淡的清香,但这清香又不知在哪见过?”
“是有那么一点香,但还好我一直都喜欢姐姐身上的香气。”
“你就出息吧,我说的香是那种异常的香气。”
“是你没有的吗?你没有就说人家的异常。”
“不和你说了。”夏子琪嘟着嘴气愤的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在慕容氏的府邸接连死了五个人,而且都是平日里与小仙竹不和的人,慕容氏里面的每个人都诚惶诚恐、战战兢兢的安分过日子,现在,又带来一只黑猫每天从早到晚叫个不停,往日里的平静也彻底打碎了。
最要命的是这只猫的叫声使整个蓝府都能听到,不分远近,即使是住在较远处的夏子琪也是彻夜难眠,但是,每个人却都不敢提起把这只黑猫卖了,或者杀了,因为这是触犯神灵的。
一天早上,慕容邵谦请来道士去“竹林苑”做法术,想一探究竟是什么在作怪,此时的“竹林菀”已经空无一人,有的只有几具腐烂的尸体,散发着恶臭,但是在竹香的掩盖下也不被人闻到有异样。
道士来到“竹林菀”虽然看不出竹林菀有什么异常,但是还是可以从竹林的缝隙隐隐约约可以看到有一股气体在氤氲上行,但是不知是什么?
“老爷,这只黑猫是从何处来?”道士问着。
“这只黑猫是我在过五十大寿的时候儿媳送的,因为猫曾经是我的贵人,所以儿媳一片孝心。”但是听得马马虎虎。
“这就对了,你就你家儿媳过来。”
“她就在你身后。”
“啊,夫人,你看见了吗?这只猫一直朝着竹林的方向狂吠,你顺着猫的眼睛的方向向前看。”
夏子琪顺着黑猫的眼睛的方向看着,一层又一层,拨开几层竹林之后,好像是一块空地,还有一股股的青烟袅袅升起,如果不经人指点常人是不会轻易察觉到的。
“确实有异样,好像里面别有洞天的样子。”夏子琪心里忐忑的说着,莫非竹林里真的有妖精。
“夫人,果真好眼力。常人是看不到什么东西的。就连老道也是看不出来的。”
“那这其中有什么问题吗?”
“解铃还须系铃人,其中玄机自应当让你来解决。”道士说着。
“啊,叫我。我能干什么啊。”夏子琪紧张的说。
“你只需牵着黑猫到竹林深处一探便可以揭晓答案了。”道士说着。
“叫我去竹林,那岂不是叫我去送死嘛,竹子会吃人的,我可不敢。”
“竹子怎么会吃人的,竹子要是会吃人,我站在这里怎么不过来吃我呢?”
“老爷,这竹林一定有什么东西夫人可以破解的,老道敢拿性命担保竹子是不会吃人的。”
“无奈之下,夫人只好牵着黑猫走进了竹林。”

第28章
黑猫一 进入竹林,风声立即就停止了,本来阴森森的竹林也立即安静惬意了许多,竹叶长得苍翠欲滴,茂盛挺拔,一看就是上等的好竹子。但是,这次夏子琪进去,竹林里面的竹子非但没有伤害她,反而让夏子琪倍感清爽,舒服,仿佛世外桃源,人间仙境。
走了一会,黑猫就开始乱窜,好像发现了什么,夏子琪没有来得及撵上黑猫,精致的到了前面的一块空地上,空地中间有一个冒着热气的温泉,温泉周围满是奇花异草,芳香扑鼻,这种气味夏子琪似乎在哪里见过,似曾相识。
“好像是慕容仙竹身上的气味。”夏子琪恍然大悟,心里盘算着竹林到底有什么诡异呢,这是,竹林里面的风又看是莎莎额刮起来了,因为黑猫不在夏子琪身旁,所以,竹林又开始回复了本性。
虽然南释竹已经离开了“竹林菀”,但是,由于南释竹待在“竹林菀”已经上百年之久,即便是南释竹走了,“竹林菀”还是会有南释竹的气息,这种气息还是会影响“竹林菀”的风吹草动的。
夏子琪开始害怕起来,一阵大风刮过,吹乱了夏子琪的头发,鬓角遮住了她的双眼,夏子琪被遮挡的看不见了,试图用手拨开头发,可是,风总是会让头发缠绕在脸上,夏子琪欲回头,走出“竹林菀”,可是“竹林菀”哪是什么想进就进想出就出的地方,回去的路已经被密密麻麻的竹林挡住了,夏子琪被困在了“竹林菀”。
夏子琪感觉浑身发痒,仿佛有百虫闹心的感觉,让她好生的不自在,夏子琪挣扎着跳进了温泉里,水温让本来紧张害怕的夏子琪,顿时感觉很舒服,头发也撒开了。
夏子琪四处张望着,企图寻找出一个出口走出这个该死的地方,但是,黑猫去哪里了呢?夏子琪百思不得其解,只是越想越害怕,要是没有人来救她,自己一个人在这里不被吓死,迟早也会被饿死的。况且,我身上还有柳家的一半财产呢,要是自己死了,岂不是便宜了慕容氏。
此时的“竹林菀”外面,道士已经静静地坐着喝了五杯茶,去了四次厕所,掐指算了不只多少次,每次都说:“夫人是贵人之相,有驱妖降魔的本性,可以逢凶化吉。少夫人进去非但没有出事,而且安然无恙,这已经在证明了少夫人可以镇压住竹林。”
“可是道士,我夫人这么久还没有出来,该不会出了什么事吧?”慕容云朔担心的问道。
“不会,相信老道吧,我行走江湖多年,这种怪境见多了。”
“但是……”
“少爷,你放心吧,少夫人之所以不愿意出来,想必是碰到可遇之人,定居下来了。”
“啊?不会永远在竹林里,出不来了吧。”
“哎,少爷,不必惊慌。此乃祥兆,你姐姐镇压不了竹林,想必是另有其人,现如今一切都已经灵验,原来就是少夫人。”
“啊,那道士……”慕容云朔还没有说完,就被慕容邵谦挡住了。“轩儿,竹林只留可留之人,你看你姐姐不就是好好的进来好好的出来的嘛,眼睛还康复了。”慕容邵谦的话让竹轩悬在空中的石头终于放下来了。但是还是百思不得其解,竹林到底有什么奥秘,小时候自己就受过竹林的竹叶所伤,要不是姐姐,可能现在早已经在和阎王聊天了。
竹轩早已经没有勇气再进入竹林了,当初是因为姐姐小仙竹字在“竹林菀”,竹轩因为从小喜欢小仙竹,所以不顾一切才随跑去竹林,现在“竹林菀”里面虽然是自己的妻子,但已经麻木的竹轩不会对夏子琪产生同他姐姐一样的情感和冲动。
慕容邵谦给过道士一些钱之后,人们就离开了“竹林菀”,从此,人们不再听见深夜有猫叫,但是,还是会有声音,那就是有女人的哭声,那哭声惊天地泣鬼神,听着瘆的慌。
慕容邵谦早有预谋,自从夏子琪携着柳家的财产进入慕容氏那一天开始,就已经掉进了慕容邵谦的圈套,一步一步的成为慕容邵谦的食物,直到吞噬殆尽。
由于夏子琪进了慕容氏,不安分守己,财大气粗,一手遮天,连慕容邵谦有时候也不放在眼里,这就决定了夏子琪今天会有这样的下场。
夏子琪得寸进尺,要瓜分慕容氏的分地的时候,就是慕容邵谦下决心动手的时候,慕容邵谦在商场混迹这么多年,怎么会把这样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放在眼里。
在举办五十大寿的时候,慕容邵谦就向他的儿子慕容云朔说:“当年要不是那只黑猫救了我,我早已经……哎。”慕容邵谦叹着长气,眼里含着泪水。黑猫和慕容邵谦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慕容邵谦当然怀念黑猫了,慕容邵谦的华丽透漏着对黑猫的怀念和感激之情。
慕容云朔听了父亲的话,心里也一直盘算着该如何在父亲生日的时候,讨得父亲欢心,便和自己的妻子夏子琪说了当年黑猫救了父亲的事情。
“父亲喜欢黑猫,黑猫曾经对父亲有过救命之恩。怎么才能化解父亲心中的烦恼呢?”慕容云朔对夏子琪说。
“黑猫,要不咱们去集市看看有没有卖黑猫的,当年你父亲不也是在集市上买的黑猫吗!”夏子琪是一个精于心计又会算计的人,但是她没想到,这次它被别人算计了。
第二天,夏子琪就去集市买了一只黑猫,这只黑猫也是慕容邵谦事先安排好的,他叫下人去集市把所有的黑色的猫都买回来,最后挑了一只终日狂吠的猫。又让下人安排去集市卖,恰巧少夫人买的就是这只终日狂吠的猫。
自从夏子琪把猫带回家,蓝府就没有一日的安宁,黑猫终日狂吠,吵得全府上下都纷纷抱怨,埋怨少夫人不办好事。
这时候,慕容邵谦看时机已经到了,就请道士做法,陷害夏子琪,夏子琪也顺理成章的成为了“竹林菀”永久的居住者。
夏子琪还在温泉里沉浸着美梦的时候,慕容邵谦已经在那里数着他庞大的家产了。
自从柳家的财产被慕容氏据为己有之后,慕容氏的财产也壮大了起来,竹子生意越来越兴旺。
慕容邵谦决定让慕容云朔和姐姐慕容仙竹去外地寻找好的竹地收购,在这以后,慕容云朔也是和姐姐在一起最长的时间了。由于安若晴生性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女孩,虽然有着姐姐一样的外表,但终归还是掩饰不了活泼的内心。
安若晴缺少的是小仙竹矜持的内心,不加修饰的端庄表情,他们来到竹林镇边的一座小山峰,这里面长满了各种各样的竹子,只是竹林里荆棘丛生,还有各种野兽出没,常人是不愿意来到这种地方开辟的。
但是慕容仙竹由于和南释竹合体之后,只喜欢竹子多的地方,并不在乎有没有野兽有没有人类,南释竹正愁无处居住,现在看来这块地方是最佳的选择了。
小仙竹和竹轩在山麓找了一块空地,在这里就安营扎寨了。
还记得在小时候,竹轩为了救回姐姐的手帕,光着身子就跳进了河里,去捞姐姐的手帕,如今这只手帕依然在竹轩的身上,二十多年来,未曾离开过身体。
竹轩掏出了手帕看着,还有姐姐身上的清香,淡淡的从手帕中间的竹子中发出,突然一阵风刮过,手帕被风刮跑了,没有一丝防备的竹轩,紧忙起身去追,可是手帕越飞越高,越飞越远,竹轩还是不顾一切的追赶着,好像丢了魂似的,没有什么能阻止他奔跑的步伐,即使脚下荆棘丛生。
手帕被挂在了半山腰的一棵树上,雪白的颜色与周围翠绿的渲染形成鲜明的对比。而竹轩也只是可望而不可即。无奈之下,竹轩只好低头丧气的回头了,正在这时,姐姐从后面走过来,小仙竹也看见了半山腰的手帕,那是自己小时候给竹轩的手帕,小仙竹看着竹轩失落惆怅的眼生。
突然,一阵大风刮过,手帕又从半山腰处刮起来,是朝着山下的方向来的,在天空中缓慢的飘着,不一会就飘到了山脚处,竹轩兴奋的叫着,不顾一切的向山下跑去,可是手帕还是掉进了河里,不同的是,这条河很湍急,手帕一会功夫就小时在奔流的河水中了。竹轩无奈的望着,他没有勇气再跳进河水里。何况是一天这样湍急的河流。
到了夜里,小仙竹听到有野兽来回窜动与竹叶摩擦的声音,还有风吹的声音,更奇怪的还有女人的哭声,这哭声好熟悉,小仙竹恍然大悟,这不是夏子琪的哭声吗!为什么阴魂不散呢?


第29章
慕容仙竹被整夜呜咽绵长的哭声搅的神经不安,半夜起床临窗向外看,她紧张的不敢出声,之间漆黑夜色中茫茫大地,看不清轮廓的树木山川,似乎被夜风吹的不停摇曳,让她觉得心惊肉跳。
夏子琪的哭声停了一会,她镇静了一下,心想可能是自己敏感多疑,准备回身去睡觉。
可就在此时,那诡秘的哭声复又响起,慕容仙竹不禁惊叫出声。
她刚发出声响,嘴巴就被身后一个人堵住了。
这双堵她的手掌不像是人的手掌,绵绵软软清清爽爽,好似一阵惬意吹拂的风,她不用看就知道是南释竹出身来见她了。
她回过头把头放在他的胸前说:“吓死我了!怎么会一直有夏子琪的哭声?她不是被关在沁竹斋里出不来吗?我还以为她早已死在里面了?!”
此时的南释竹是一团略显透明的青烟,那是他作为竹妖的元神,平日里他与小仙竹的身体合二为一,在小仙竹的头脑里指挥着她说话做事,而每夜会从她身体里出来与她缠绵私会。
他们此时的关系已经是一对缠绵悱恻的相好,只是人妖殊途的关系让他们的私情更加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南释竹冷笑着看着小仙竹说:”别怕,我在沁竹斋早有设置,不是你我二人进去就会被我修炼的百年竹精缠绕瓜分致死,料想那倒霉狠毒的夏子琪此时已经横尸在里面了。“
慕容仙竹幽幽的问:”不会有意外吧?如果她没死,就蛮可怕了。“
南释竹反驳道:“你怕什么?!设局陷害她的又不是我们?!是她的丈夫、你的好哥哥慕容云朔!怪她自己遇人不淑作恶多端,连自己的丈夫都想弄死她!你放心,人死了就是死了,不可能有什么冤魂索命之类的事情,如果有的话我们之前弄死的那些人,早就回来把我们包围了!而且陷害她的罪魁祸首是慕容云朔,她不会第一时间找我们的。”
南释竹说完这话,小仙竹果真听到周遭的哭声没有刚刚那么明显了,二人又耳鬓厮磨了一会,就像平常那样行鱼水之欢,宛若夫妻般睡下了。
可是他们才休息没多久,就听到隔壁慕容云朔的房间一声惨叫。
慕容云朔大叫着:“你是谁?!不要过来!”
南释竹忙即刻融进小仙竹的身体,小仙竹起身跑到隔壁看慕容云朔。
黑暗中她只看到慕容仙竹一人侧卧床榻,不停的惊魂未定的喘息。
小仙竹点燃蜡烛,慢慢靠近慕容云朔,看到慕容云朔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
小仙竹轻轻的问:“竹轩,你怎么了?”
慕容云朔一把上前抱住她,紧紧的搂住她的脖颈呜咽道:”姐姐!姐姐!竹轩好怕!我看到夏子琪了!“
此时的慕容仙竹早已不是昔日的砍小仙竹,她不过是顶着小仙竹脸庞的安若晴的化身,安若晴对这个慕容仙竹的弟弟没有什么感情也没有很深了解,只是平日里照常姐妹相称貌合神离,她知道慕容云朔近些年为了自己的利益也学的心狠手辣,在这蓝府大院已经没有一个干净人。
而自己也是与妖合谋杀人无数,早就离世俗清静的世界愈来愈远了。
安若晴只好装模作样的哄到:”弟弟莫怕!姐姐在呢!夏子琪好好的关在沁竹斋里,怎么可能找得到我们呢?“
慕容云朔摇着头说:“姐姐,我是不是太狠毒了……我为了柳家的财产,陷害自己的妻子……我现在好怕,好怕会遭到报应……”
小仙竹故意装作无知问道:”怎么会呢?你哪里谋夺柳家的财产了?“
慕容云朔松开她,有些泪眼朦胧的看着她说:”夏子琪是我找人去陷害的,我派人去市集买了那只黑猫,又找到那个道士说安茹是至阳之身,可以镇压住沁竹斋里的竹妖,把夏子琪陷害弄进了沁竹斋,我知道沁竹斋里有妖,安茹怕是必死无疑。我也没有一点惭愧,我是不是太狠毒了?“
小仙竹体内的另一半南释竹听到竹轩说沁竹斋内有竹妖,不禁冷笑想到:竹妖就站在你面前就都不知。
慕容仙竹说:”你现在不是就惭愧啊?说明你还不是你自己说的那样良心泯灭,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既然恶都做下了就别再想了,好好睡觉,父亲还等着我们早日回家呢!“
慕容云朔点点头,准备回身睡觉。
慕容仙竹想了想,觉得自己此时应该好好扮演好慕容仙竹的角色,就帮竹轩去收拾床铺,铺好之后对他说:”好了,现在什么都不要想,睡个好觉吧!“
慕容云朔眼睛里闪过一丝动人的光芒说:”姐姐……“
慕容仙竹摆摆手说;”不用说什么,没关系,我是你姐姐,照顾你是应该的……“
慕容云朔摇摇头说:”你不是我姐姐……“
慕容仙竹吃了一惊,用手捂住嘴巴。
竹轩久久的望着她,拉着她的手坐到了床边,慢慢的给她讲述自己身世的故事。
这个故事,过世的慕容仙竹不知道,顶替小仙竹的安若晴也不曾听说,而藏在安若晴体内的竹妖南释竹也未曾知晓。
那一年慕容氏二奶奶苏辛月怀了孕,她一心想要在已经生产过一个女儿慕容仙竹的大奶奶面前扬眉吐气,决心一定要生出个儿子为自己争夺绝对性的家族地位,可是没成想秘密找了很多高人郎中看胎相的结果,都说怀的是个女儿。
苏辛月整日愁眉苦脸,也不敢说与旁人,闷在房间里想解决之道,最后,她终于想到一个绝好的办法,因为她的胎相肚大,她对外宣称怀的是龙凤胎,等女儿降生那天,从城外找一个有儿子的人家,偷偷抱进蓝府,充当自己龙凤双胎里的儿子,这样,既有了儿子,又使得自己诞下龙凤胎的吉祥寓意奠定自己在蓝府的决定地位。
于是处心积虑的苏辛月就上演了这一出龙凤呈祥,把已不得志的方蓉蓉狠狠的踩在看脚下。
听到此处,慕容仙竹不解的问竹轩:”可是你又是何时何地,如何知晓你自己的身世呢?“
竹轩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凶狠的光芒,他哽咽着说:”我六岁那年,伺候我的刘嫂不经意告诉我的,她说我出生的时候还是她偷偷把我抱进蓝府的!她还说,我母亲为了让我的亲生父母不说出去坏她的事,当时就派人把他们全都杀害了!“
慕容仙竹心里默想:”原来这高宅大院里的大户人家,果真从根上就没有干净过。“
心里另一个南释竹的声音却在说:”别管这些闲事!你还真当自己是慕容仙竹是他大姐姐啊!“
安若晴此时也觉得意兴阑珊,她实在没什么心思听这些跟自己没有大关系的事情,她正准备起身告辞,却看到慕容云朔谈兴正浓,义愤填膺的说:”从那时候起我就恨死了这个慕容氏!我对我的亲生父母没什么感情,也谈不上为他们报仇,可是我就觉得这个慕容氏大院充满了腐烂的气息!拄着一群肮脏的人!而我总有一天也会变得跟他们一样肮脏!直到……我看到了姐姐你……“
慕容仙竹惊愕的指着自己问:”我?我怎么了……“
慕容云朔嘴角现出一抹微笑说:”你跟他们都不一样!你跟所有慕容氏的人上至老爷下至仆人都不一样。你漂亮又善良,干净又单纯,每次看到你我都想起池塘里烟波浩渺的秋水,沁竹斋里青翠欲滴的翠竹,我小时候特别喜欢你的名字,觉得只有你才配得起这么清新脱俗的名字,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这个名字可能带着某种诅咒。而我的妹妹竹心,我觉得恰恰是人如其名的,竹子是没有心的。“
躲在慕容仙竹躯壳里的安若晴倒吸了一口凉气,试探着问:”竹轩,你不会喜欢你的姐姐吧?“
竹轩的眼睛里有着浓浓的化不开的情意,他轻轻的开口说道:”既不是真姐弟又为何不能喜欢?“
南释竹在安若晴的脑子里大喊一声:”什么!“
慕容仙竹霍的一声站起来,手足无措的说:”竹轩……你说这些干什么?“
慕容云朔忙站起身说:”没什么……我只是……今天夜里心绪烦燥,又见姐姐贴心护我,有些感动,便想起过往种种……这么多年我伤害过姐姐,做过很多傻事,也助纣为虐,也不择手段,而我对姐姐的感情,也是小时候的惊鸿一瞥,我曾以为我已经忘记,可是谁知今夜,慕容仙竹叫道:”我们的姐弟!你跟我说了这些,只会让我们之间的关系变得尴尬!以后姐姐该如何跟你相处啊?!“
慕容云朔说道:”竹轩刚刚没有想到那么多,而且竹轩也只是想告诉姐姐,我们不是真姐弟,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不管姐姐过去怎么想,现在怎么想,竹轩既然已经说了就断不会后悔,今生被姐姐知道还有这么一段情愫,也无怨无悔了。”
安若晴心中叹息道:“傻孩子,你可知道你的慕容仙竹姐姐早已不在人世,她是不可能知道你这番动人心意了。”
小仙竹有些局促的说道:“那……我先回房了……你早些休息……”
竹轩幽幽的请求道:“姐姐可否在我房中陪我过夜……我是说,姐姐睡在床上我睡地下就可以!有姐姐在身边,竹轩比较安心,刚刚真的被夏子琪的哭声吓坏了……”
小仙竹体内的南释竹反驳道:“不行!我不许你留在这里!”
小仙竹本想开口拒绝,可是她见竹轩严重情真意切,就神差鬼使的点点头说:“好吧,我们本是姐弟,有危难一起度过也是应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