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古代言情 >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六章


“那我妹妹又有哪点配不上你?”慕容云朔跟他卯上了。
“你明知故问。”
“你也明知故问。”
两人心里清楚,大家心仪的是同一个人,五十步笑百步,彼此彼此。
“安若,怎么回事?”安如风上前劝架。
“你是什么人?”慕容云朔问。
“我是他的朋友,我叫安如风,是个大夫。”
“他的朋友,哼,一样。”
“说什么呢?”
“我说你们一样,一样的不负责任。”
“你再说一次。”
“好了好了,安若,别闹了,让人看了笑话。咱们走吧。”
“我不走,那个家,我一点也不想回去。”一想起,家里的慕容云英,头就疼。
“你总要回家的。”
“今天不回去了。”
“那,我帮你找个房间,你休息一下。”
“嗯。”
安如风把夏子衿扶上楼。
“哼,真没想到他是这样的人,幸好姐姐没有嫁给他。”一想到姐姐,竹轩就要往后厨走。
“哎,你什么人,怎么乱闯?”
“我找人。”
“找谁?”
“我找慕容仙竹。”
“慕容仙竹,我们这儿没这个人。”
“我找安若晴。”
“你砸场子的吧,走走走,别捣乱。”
“我找人,让开。”
“这位少爷,你找什么人吗?”安如风下楼的时候,看见慕容云朔正和小厮推搡。
“我找安若晴。”
“找她做什么?”
“找她要人,她拐走了我姐姐。”
“你姐姐,你是蓝少爷,你姐姐是蓝大小姐,怎么会咋在这里?”
“我说在就是在,让我进去找。”
“哦,我刚才看到安若晴把一位小姐送走了,想必是你要找的人。”
“真的?”
“蓝大小姐应该回家了,蓝少爷你也回去吧,这样纠缠,让人看笑话。”
“好,我信你。”
打发了慕容云朔,安如风暗暗叫苦,这个妹妹真是会闯祸,怎么拐了人家小姐呢?等他赶到居住的地方,慕容仙竹正在吐血。
“你怎么才回来?”安若晴急的不行,小仙竹刚刚还好好的,突然就吐血了。
“真的是你?”安如风打量她,他听说慕容仙竹失明了,现在看来是真的。
“你快点给看看。”
“我来看看。”安如风给她检查了一下,有点吃惊,“你中毒了?还是慢性毒?”
“是。”小仙竹很吃力,靠着枕头,脸色苍白。
“刚刚你弟弟在‘天香楼’找你,我还骗他你已经回去了。这下子闯祸了。”
“那家伙不用理他。”
“我想请你帮忙。”
“你说。”
“我想请你帮我换脸。”
“换脸?”
“是,把我的脸换给安若晴。”
“为什么?好好的,为什么?”安如风是想过给安若晴换脸,可是也不用换人家大小姐的脸吧?
“这个她会告诉你。”
“安若晴,怎么回事?”
“现在不说这个,你帮不帮?”
“这个不是说帮就能帮的,换脸不是小事。有生命危险,再说,你好好的干什么要换别人的脸?”
“你当初不是要给我换脸的吗?怎么又不想给我治了?”
“我快死了,我希望安若晴替我活下去。”
“不行,我不同意。”
“我同意就行,用不着你同意,你帮不帮,一句话。”
“你,你能不能理智一点。”
“我很理智,我要帮她,这是她唯一的心愿。”
“我不知道你们之间有什么事情,但是我不能这么做。”
“不帮就算,我找别人,我们走。”
“你,安若晴,你就吃准我心软是不是?”
“那你想怎么样?”
“我是担心出危险,毕竟整张脸的话,容易受伤。”
“你的医术不是很管用吗?”
“你这么有信心?”
“你没信心?”
“好吧,不过你的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现在来不及,我以后告诉你。”
“不行,必须现在。”
“你知道后,不能后悔。”
“好。”
安如风觉得自己在听故事,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妖精?
“你不信?我也不信,可是我真的看到过,我也想去看看是不是真的?”
“先不说这个妖精是不是真的,不过这慕容氏也过分了,这样对一个女孩子。”安如风听了慕容仙竹在慕容氏过的日子,被不断下毒迫害,觉得不可思议。
“我要帮她报仇。”她安若晴好像天生就喜欢报仇,一说到这个就浑身是劲儿。
“你就不能劝她放下仇恨吗?活在仇恨里真的好吗?”
“这些人就不应该活着逍遥自在,剥夺他人的幸福。”
安如风知道,那段经历让安若晴变得很偏执,一听到这种事情就像触电一样。他也知道劝不住她。
“谢谢你,刘大夫。”得知安如风愿意帮她,小仙竹很高兴。
“我听夏子衿说,你眼睛失明了,居然是你二娘下的毒。更没想到慕容云英为了得到夏子衿不折手段。”
“人心是冷的。”
“你一直这么认为?”
“不,我原以为,就算做个傀儡,顶着神灵的名义,哪怕得到一丝温暖也是好的。到头来,都是假的。”
“那个竹子,真的是妖精?”
“南释竹是温暖的,他没有害人。”
“我倒想见识见识。”
“以后就拜托你们了。”
“不要这么说,不过,这件事恐怕瞒不住夏子衿,你们换脸之后起码要养伤半年。却不说你要无故失踪半年,就是我突然离开,夏子衿也要起疑心的。”安如风很担心。
“不要让他知道。”小仙竹不想牵连到夏子衿,他是无辜的,不该卷进她们的仇恨中来。
“不行,你失踪半年,我们怎么交代?你好歹是大家小姐。我看,还需要夏子衿帮忙,再说,我也是囊中羞涩,你们的伤可是要好好养护的。”
“你不是很有钱吗?”
“我哪里有钱了?我只是经营一家花圃。”
“那你还装?”
“还不是因为你。”
“好吧,那能不能等把脸换好了,再告诉他?”
“你是想让他把我当成你?”安若晴问。
“嗯,我早晚快要死了,不想给他希望再给他失望。”
“也好,那就等一段时间再告诉他。”
商量好一切,安如风给两人换了脸,没有任何可以麻醉的东西。安如风是硬生生的将两人闷晕过去的,这样可以少些痛苦。应小仙竹的要求,她不要换上安若晴的脸。她要这样回到竹林,和她的前世合为一体。
第17章
安若晴换上慕容仙竹的脸,为了让她的声音与慕容仙竹更相似,安如风还给她的嗓子做了手脚。恢复期起码要半年,不能有脸部动作,甚至连话都要少说,吃东西也要当心,真是受罪。慕容仙竹的脸也要消毒处理,用绷带包好。于是,安如风做了个大胆的决定。带她们离开避一避,也是养伤。
在慕容氏开始大力搜索慕容仙竹的踪影前,安如风已经将她们带出小镇。马车一路颠簸,走了一天一夜。
“你们先忍一忍,马车上不好受,等到了地方就好了。”安如风驾着马车,朝车里说,他知道这也难为两个姑娘家了,脸上有伤,身体虚弱,还要受苦,但是没办法,要是被慕容氏发现他们兄妹换了大小姐的脸,还不得要他们的命。
终于,在天亮之时,马车在一处湖边小筑停了下来。安如风跳下马车,“你们先等等,我进去收拾一下。”
这是一栋小小的木屋,一层,不过很大,一应的摆设都有。安如风将房间的灰尘扫干净,又架上炉子烧水。这才将两人一一搀扶进去,两人的脸都是蒙着的,眼睛也看不见,根本就是真眼瞎。
“这里是我以前住的地方,还算宽敞。以后我们就住这里。”
安若晴摸索着拉拉安如风的衣服,想要说什么。
“安若晴,你现在还不能说话,见光,一星期后才行。你要什么东西就敲敲桌子什么的,我尽量帮你。”
安若晴用手拉过安如风的手,在他手心里写了个“笔”和“墨”。
“你想用写字来告诉我你想要什么?”安如风猜。
安若晴点点头。
“好,我去拿。”安如风找出以前用的笔墨纸砚。
“你看不见,能写吗?”将笔放进她手里,把纸张放她手边。
安若晴摸索着在纸上写“告诉她也这样做。”
“小仙竹,安若晴让我告诉你,你也可以这样做,我就能知道你们想做什么,要什么。”同时将纸张和笔都放到慕容仙竹手里。
慕容仙竹颤抖的写下“好。”
天亮了,安如风将两人安排好,就出去买些日用品和食物,路线他很清楚,不过要在这里住上半年,还是要有些打算的。
一晃眼,一星期过去了。安如风在帮安若晴好好检查之后,确定可以把她的眼睛和嘴巴露出来了。当然,慕容仙竹的脸要严重一点,只能把嘴巴稍稍露出来。
“呼呼,我要憋死了。”可以解放的安若晴终于可以说话了,对于她这个话多的人,一个多星期不说话,简直是生不如死的。
“不要多说话,小心刚长好的皮肤崩开,嗓子也要保养好。”安如风按住她。
“知道,慕容仙竹,你怎么样了?”安若晴瞅着慕容仙竹的头包的跟个粽子似的,真怕她憋死了。
“我没事。”慕容仙竹已经说话很轻了,还是扯动了皮肤,一阵阵的疼,甚至能感觉有血渗出来。
“小仙竹,你要是觉得不能说话,就还是写字。”安如风看着慕容仙竹,心里很疼。
“嗯。”
“这里是什么地方?”安若晴可以看见了,迫不及待的跑到外面,入眼的是周围的绿水青山,湖边还有水车,木屋就像是在水上飘荡,空气也清新的多。
“这里是青山镇,在青竹镇的旁边,我们已经出了青竹镇。”安如风扶着慕容仙竹出来。
“你之前都住在这里?”
“是,在我没找到你之前,我都住在这里,也是在这里遇到了夏子衿,之后跟着他去了青竹镇。”
“小仙竹,你在这里坐。”安如风在屋子门口放了一张摇椅。
“竹子。”慕容仙竹模糊的说,她闻到了竹子的味道。
“这你也能知道?”安如风惊讶,“是竹子,我原本不想种竹子的,想着其他东西也难养活,就种了几棵竹子。”
“不只是竹子,还有竹笋。”安若晴眼尖的看到了露出来的尖尖角。
“哦,都有竹笋了,看来我真的是离开很久时间了。”
“加菜。”安若晴最高兴了,“哦?还有芙蓉花?”她看到了,是芙蓉花。
“是啊,我从小就研究芙蓉花,走的时候匆忙,没想到还在。”
白天,安如风会到镇上买些新鲜食物之类的给两个女孩子增加营养。安若晴可以看见了,也就可以照顾慕容仙竹。
“小仙竹,你在想什么?”安若晴把晚饭做好,就等着安如风回来开饭了。
“南释竹。”慕容仙竹说。
“你在想那个妖精?”安若晴从慕容仙竹那里知道个大概。
“他是好妖精。”
“我突然想起,你应该把你的故事都告诉我,我以后回去才不会穿帮。”安若晴的嗓音跟慕容仙竹差不多了,行为举止也学会了一些。
“好。”
“我们有半年的时间,你可以慢慢说,每天说一点。”
“我怕来不及。”
“不会的,你别多想。”想到慕容仙竹有一天就会离开,安若晴也蔫了,她和慕容仙竹不是什么生死之交,可也是不打不相识的朋友。
于是,慕容仙竹慢慢的告诉安若晴,“慕容仙竹”这个名字的来历,慕容氏“沁竹斋”里的故事,慕容氏勾心斗角的生活。
夜晚,等着慕容仙竹睡着了,安若晴和安如风坐在门口看着满天的星星。
“安如风,她真的撑不过半年吗?”
“半年已经是最长期限了,我用药物帮她延续着生命。”
“她是想回去的,我看得出来,她对那个家是有依恋的。”今天,慕容仙竹说到小时候的事情,语气是温柔的。
“等你的脸恢复了,我们尽快回去,说不定可以让她见见家人。”
“不行,她那个样子只会被伤的更深。”
“好了,别想了。”
“安如风,你为什么要来找我?”
“你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和我留着相同血液的人。”
“我杀了你的母亲。”
“那也是你的母亲。”
“我给你吹个曲子。”安如风站起来,折了片竹叶,放在唇边,轻轻吹起,幽怨的曲子。
“幽怨着呢。”
“安若晴,答应我,你是替慕容仙竹报仇,不是自己报仇,不要杀人了。”
“你在担心?”
“我在担心,听了慕容仙竹的故事,我觉得你要是陷进去了,迟早会再做出杀人这种事的。”
“你怎么知道?南释竹是不吃人的,也不伤害人。”
“保不准的,妖精就是妖精,别忘了,你不是慕容仙竹,你不一定能镇得住他。”
“我就是慕容仙竹,命运对我们都不公平。”
“安若晴,你能叫我一声‘哥哥’吗?”
“安如风。”
“哎,还是算了。”
“你不是也叫我‘安若晴’?”
“我已经承认你这个妹妹了。”
“我也承认你这个哥哥了,一样的,安如风。”
三个月过去了,慕容仙竹的身体越来越虚弱,脸上的肉已经发炎红肿起来,痛不欲生。
“慕容仙竹,你要是疼,就喊出来。”安若晴知道她的疼。
“我喊不出来。”慕容仙竹已经没那力气喊叫了,“安若晴,我想吃冰糖葫芦了。”
“冰糖葫芦?我让安如风明天带回来。”
“还记得我第一次遇到你的时候,我也是第一次吃到冰糖葫芦,父亲给弟弟妹妹买过,从来没有给我买过,我应不应该恨他?”
“慕容仙竹,你还在恨吗?”
“嗯,我不想的,可是一个人被逼急了,不得不恨。”
“慕容仙竹,把你的恨都给我,放过你自己。”
“对不起,我把你强行拉进这个漩涡。”
“怪不得你,我们是一样的人,我的恨不比你少。”
“你又为何放不下?”
“我不甘心。”
“对啊,不甘心,我曾想着,这样瞎一辈子,也不是坏事,陪着南释竹老死在竹苑也是好的,是她们,不肯放我,我不能死的这么冤枉。”
第二天,慕容仙竹吃到了冰糖葫芦,甜的很。
“小仙竹。”跟着安如风回来的还有夏子衿,他一见安若晴就上前抓住她的手,“可找到你了。”
“你,放手。”安若晴甩开他的手,脑子一激灵,马上不好意思起来,“我,你抓疼我了。”
“啊,我,我是激动,你怎么样了?安如风说你中毒了,你怎么样?”夏子衿没有注意安若晴的异常,一脸的着急。
“我,我没事。”安若晴被这突发状况秒到了,夏子衿是把她当成慕容仙竹了,也难怪,她现在的脸是慕容仙竹。
真正的慕容仙竹倒是淡定,一边吃着糖葫芦,一边听着他们说话。
“我给你带了很多糖葫芦。”夏子衿从马车里拿出很多糖葫芦,“小仙竹,你喜欢是吗?我还记得,你请我吃糖葫芦。”
“啥?”安若晴一时没反应过来,“啊,我是说,你还记得啊?”慕容仙竹见人就请人家吃糖葫芦吗?
“我收到安如风的消息,说你们在这个镇上,我就来了,我带了一些钱,你们一定用的着。”夏子衿说,“这位就是安若晴姑娘吧。”他看到那个安静的人,脸被包扎着,看不出样子,“那次还多亏了你,救了小仙竹。”
“嗯。”慕容仙竹知道,现在,她就是安若晴。
“安若,我妹妹嗓子不好,我又给她的脸做了治疗,你也知道,她的半张脸有伤痕。”安如风说,生怕露出破绽。
“这样啊,那就更得好好保养了,我还带了药材,你看看哪些用的着。”
“谢谢你,安若。”
当晚,夏子衿住下了。他很高兴能见到慕容仙竹,慕容氏人已经找了她三个月,他也担心了三个月。安如风离开青竹镇的时候也没给他留个信儿,直到几天前,才接到消息,说是慕容仙竹当时中毒了,不方便,就带到外地治疗了。他二话不说,借口说来这里谈生意,就来看看。
“亦枫,小仙竹真的是中毒了?”夜间,两个姑娘睡着了,夏子衿躺在床上,问旁边的安如风。
第18章
“是,她中毒了,我把她带出来是因为,害她的人是慕容氏人,我不能在她家里给她治病。”
“谁要害她?”夏子衿一听惊得坐了起来。
“慕容云英的母亲,或者是慕容云英,或者是她们母女。”
“你怎么知道?”夏子衿是觉得奇怪,为什么自己要娶慕容仙竹的档口,她就失明了?吃伤了东西会失明吗?他当时也觉得不对,只是没想到会是慕容云英搞的鬼。
“她告诉我的,小仙竹很聪明,她不会冤枉别人。”
“我相信她。”
“我能帮她解毒,需要很长时间,但她的眼睛,我治不了。”
“没关系,有没有失明,我都一样喜欢她。”
“那就好。”
夏子衿来了,安若晴的日子不好过了,她要装瞎子,慕容仙竹是瞎子。
“咚。”安若晴撞到了墙上,她是很想睁着眼睛,那样一点也没有瞎子的感觉。闭着眼睛,那就要撞墙了。
“你慢慢来。”慕容仙竹听着她不时的撞墙声,安慰她。
“好痛,你都是这样撞过来的吗?”
“我一直住在竹园子里,待着不动。”
“那我怎么办?”
“你想着眼前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到,想着想着,就看不见了。”慕容仙竹给她提示。
“好,我试试。”安若晴想着眼前一片黑暗,自己在被酒鬼带走的时候,就是眼前一片黑暗的,那是绝望的感觉,“慕容仙竹,你绝望过吗?”
“绝望?是的,我不止一次这样想。”小仙竹有过这种感觉很多次,每次都是怀揣一点点的奢望,最后连奢望都没有了。
“我明白了,看不见的感觉就是绝望。”
白天,夏子衿会陪着安若晴和慕容仙竹在木屋后面看风景,已经入秋了,除了枫叶,没什么可以看的。更何况两个姑娘都看不见。
“小仙竹,真是奇怪,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对我还是剑拔弩张的,现在我们能坐在一起聊天。”夏子衿看着远处的枫叶林,火红的一片。
“要不是你救过我,我也不会理你。”安若晴说,她是真的不擅长跟夏子衿说话,在安如风面前,她可以肆无忌惮的大呼小叫。
“你愿意跟我说话,就因为我救过你?”
“哦,是安若晴救了我,不是你。”
“你别这么说。”
“你家里还有妻室,就这样跑出来?”安若晴突然想试探一下他对慕容仙竹的心意。
“你在怪我吗?我根本不想娶她,你知道,婚书上是你的名字,我要的是你,不是她。”夏子衿握着她的手,眼里满是神情。
“你已经娶妻了,这样是不对的。”安若晴没有被男人这样注视过,有点脸红,挣脱了。
“我可以休了她。”
“不行,你不能,你已经伤了一个,别再伤另一个了。”
“我知道,你还在怪我,我没有坚持对你心意。”
“我没有这么说,你想多了。”安若晴不知道怎么说。
“柳少爷,你讲讲你的故事吧,小仙竹一定想听的。”一旁坐着的慕容仙竹早就听出了夏子衿的心意,只可惜自己是无福消受了,她只能顶着安若晴的身份,旁听了,在自己死之前了解一下他也好。夏子衿这么在乎慕容仙竹,慕容仙竹却一点也不了解夏子衿。
“嗯,你说说吧。”安若晴很感激慕容仙竹替她解围,要不就尴尬了。
“我啊……”夏子衿开始将自己的事情。
慕容仙竹和安若晴静静地听着。
时间过得快,夏子衿已经在这里待了5天了,不得不回去。
“你们什么时候回去?”
“还要近2个月吧,正好我要送妹妹回老家,小仙竹想跟去看看。以后回去了,就没机会了。”
“嗯,用不用我帮忙?”
“不用,你回去也不要跟任何人说。”
“好。”
夏子衿走了,安若晴才松口气。
在冬天来临,大雪开始纷飞。慕容仙竹已经不怎么能讲话了,大限已到。安若晴的脸和嗓子已经没有问题了,近半年的日子,她也把慕容仙竹的行为举止尽量学会,应该没有破绽。
马车又是三天的颠簸,回到了青竹镇。
“小仙竹,你还有什么心愿吗?”在她弥留之际,安如风问。
“安若晴,让我摸摸你的脸。”
“好。”安若晴拉着她的手,摸上自己的脸。
“你知道吗?我不止一次的梦到,你要扒我的脸,这回是真的扒走我的脸了。”
“你还说笑,这张脸,我不会还你的。”
“不要你还,你就带着这张脸,替我活下去。”
“好。”
“安若晴,你听着,帮我问问南释竹,那浓郁的味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终究是没有机会知道了。”
“好。”
“如果可以的话,你要离开那里,带着南释竹,那个地方是牢笼,会让人的心变了。”
慕容仙竹终究是中毒死去了,“小仙竹,我会代替你活下去,也会为你报仇。”
“安若晴,你准备好了没有?”安如风酝酿了好久,想着见到慕容氏人要怎么说?
“安如风,我是慕容仙竹,你这样很容易穿帮的。”
“知道知道,有点不习惯。”
“你要怎么把她带进去?”
“装在箱子里,好在她身体瘦小,没办法的办法。”
“安如风,我怎么觉得,你很有当杀手的潜质,干这种事脸不红心不跳的。”
“好了好了,怎么又说到这个了。走吧。”
安如风拖着装有慕容仙竹尸体的箱子,带着安若晴,去慕容氏。
慕容仙竹的出现,让慕容氏所有人都又惊又喜。本来,慕容邵谦为了小仙竹的失踪,坐立不安,生怕竹园子里的东西再害人。这会子,慕容仙竹回来了。苏辛月心神不宁,自己下了那么多毒,怎么就没有用呢?看她的样子,一点中毒的样子都没有。
“是你?又是你?当时就是你说姐姐回来的,你骗我。”竹轩一见安如风就来火。
“大少爷,别动气,我是骗了你。当时我也不知道情况,后来遇到了那个叫安若晴的姑娘,说是要我帮忙看病,后来才知道是大小姐病了。”
“那你怎么不早点送我姐姐回来?”
“弟弟,别怪人家,是我要在外散散心,养养病,这不是回来了。”慕容仙竹说,双眼没有焦距。
“姐姐,你怎么病了?我都急死了,找不到你,都是我把你弄丢的。”
“是姐姐的错。”
“小仙竹,你可回来了,没事了吧。”慕容邵谦问。
“爹,我没事。娘还好吗?”
“哎,你娘一直不出房门,我们也不敢告诉她你丢了。”
“那就好,我现在回来了,劳烦大家操心了。我还是回‘沁竹斋’住。”
“仙儿。”慕容邵谦想说什么。
“爹,我明白。”小仙竹打断他的话,“麻烦刘大夫帮我把衣服药品搬过去吧。”
“好。”
“对了,欢子呢?扶我过去。”安若晴不认识慕容氏的院子,搬出了欢子。
“是,大小姐。”欢子见到自家的大小姐回来了,欢喜的不得了。
到了“沁竹斋”。
“欢子,你回去吧,我一个人就好了,刘大夫帮我把东西搬进来。”
“呃,大小姐,这里,老太爷吩咐的,不许人进。”
“那好,欢子,你和刘大夫一起把东西搬进来,刘大夫你就出来。”
“好。”
三人一起进了竹园子,还是那个小房子,不见一点灰尘。积雪铺满地。
“好了,刘大夫,你和欢子出去吧。”
“大小姐,你自己可以吗?要不要帮你收拾一下?”欢子想着大小姐带着那么大个箱子,应该有很多衣物要收拾的。
“不用,欢子,你去吧。”
“是。”
“蓝大小姐,我走了。”安如风不太放心,这个竹园子看得有点古怪。
“好,慢走。”
等到看不见了人影,安若晴才松了口气。装瞎子好累。她脱掉厚厚的衣服,还有事情要做。
“南释竹,你在吗?南释竹?”她小声地喊。
没有声音,没有人影。
“我回来了,慕容仙竹回来了。”
过了一会儿,风声四起,一个影子闪电般的出现,一只手掐住她的脖子,“你是谁?”南释竹从她进园子就发现不对了。这个长得和慕容仙竹一样的女人是谁?
“呃,你先放手。”安若晴要断气了,这人手上冰冷的。
“说。”
“我是安若晴,是慕容仙竹的朋友,她让我代替她活着,为她报仇。”安若晴用力拉扯南释竹的青衣。
“她死了?”南释竹放手,他就知道,慕容仙竹走了半年,不会那么简单,她死了。
“你不信?”安若晴打开箱子,里面正是慕容仙竹,还穿着她离开时的衣服,只是脸已经血肉模糊,看不出样子了。
“她的脸?”南释竹知道慕容仙竹会死,可是也不会死的这样没有尊严,不免有点生气。
“她把脸换给了我,方便我李代桃僵。对了,你找个地方,把她葬了,她说要回来这个竹林里。”安若晴打量着南释竹的神色,这个妖精倒是有情有义,居然会紧张慕容仙竹的脸。
“我知道。”南释竹抱起浑身冰冷的慕容仙竹,“你也跟来吧。”
第56章
再次穿过重重竹林,这条路慕容仙竹走过很多次,她喜欢在竹林里走着。在一片空地上,安若晴挖开了积雪,挖开了土层。
“哇啊,这什么?”安若晴被吓到了,定睛一看,是一条黑猫,很新鲜的样子。
“是那只黑猫吗?不是很久以前就死了吗?怎么看上去很新鲜的?”
“因为有我。”南释竹把慕容仙竹和黑猫放在一起。
“你早就知道有这么一天?”安若晴看着这个叫南释竹的男人。
“不是。”
第19章
“对了,她让我问你,那个浓郁的味道是怎么回事?她一直想知道。”
“你也想知道?”南释竹回头望了安若晴一眼,虽然有着慕容仙竹沉静的脸,却掩盖不住她本身的活跃。
“我不想知道。”安若晴双手抱胸,嗤鼻。
“我不会告诉她的。”南释竹说,对于慕容仙竹,他还没好到这种程度。
“她都死了,你还要这样?”安若晴觉得这妖精有点不近人情,有点生气,眉毛都竖了起来。
“把她埋了吧。”南释竹没动手。
“我知道。”安若晴将土一点一点的洒在慕容仙竹的身体上,“慕容仙竹,你安息吧,你的仇我给你报。”
慕容仙竹喜欢白雪,安若晴在那里推了很多白雪。
傍晚,欢子送了晚饭过来,安若晴有点不习惯。
“这里的饭菜真难吃,还没有我在青楼吃的好。”安若晴发牢骚,虽然荤素搭配,还有汤类,可是没有那种喜欢的味道。
“你在青楼生活?”南释竹看着面前这个有着慕容仙竹的脸,性格完全不是她的女人。都有些错觉,是不是慕容仙竹改性了。
“嗯,我是厨娘,她没跟你讲过我吗?”不好吃也要吃,不能饿着自己。
“没有。”南释竹说的没错,慕容仙竹提到安若晴这个人的时候,是慕容仙竹决定离开的时候,南释竹只记得她说过这个女人要扒她的脸。
“也难怪,我估计她都要忘了我了。其实,我也几乎忘了她。”想着自己进到“天香楼”就计划着报仇泄恨,她也没那心思想着别人了。
“她老是梦到你,扒她的脸。”
“扒她的脸,可不是,还真是扒了她的脸。”安若晴摸着自己的脸。
“你叫安若晴?”
“是,以后叫我慕容仙竹。”
“你不是她。”南释竹很认真的看着她,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
“我当然不是她,为了掩人耳目。”安若晴很没形象的吃着饭菜,筷子用的叮当响,一点也没有大家小姐的样子。
“你心甘情愿?”怎么会有人愿意代替别人做这样的事?连自己的脸也不要了?
“当然,她太受罪了,我看不惯,她也救过我,我替他,应该的。”安若晴放慢吃饭的速度,当时要不是慕容仙竹给她吃的,她兴许就死了,“再说我的脸本来就毁了,她肯把脸给我,我还真是幸运。”
“进来了,想出去很难,还有当心有人害你。”南释竹好心提醒。
“我知道,饭菜可能有毒,我有准备。哥哥给我很多解毒的药,他会经常来看我。”安若晴已经做好十足准备,随时开战。
“那个是你哥哥?”南释竹的眉头不经意间皱了起来,那个看起来很温文尔雅的男人是她哥哥?性格相差太多。
“是,他叫安如风,大夫。”安若晴把碗筷收拾好,放在一边。
“你想怎么做?”南释竹倒是想听听她的报仇计划。
“还没想好,你会帮我吧,慕容仙竹说你是好人,会帮我。”安若晴看着他,像是能看出花来。
“我是妖精。”南释竹懒懒的靠在门前粗壮的竹子上,他可不想插手人的事情,一如当时,慕容仙竹搬进来的时候,他也是无动于衷。
“我知道,我不怕妖精,我还能看到不寻常的东西,不过似乎是小时候的事情了。”
“你胆子到大。”南释竹也没感到意外,小孩子没长成熟之前都是可以看到的。
“我杀人都不怕。”安若晴突然安静下来,两眼定定的看着一处。
“你杀过人?”这倒是稀奇。
“6岁的时候,杀了父亲,烧了房子,毁尸灭迹,前几年,用毒蛇咬死了我母亲。”安若晴说这个的时候,居然眼里闪着光,是兴奋?还是厌恨?
“怪不得她会找你。”这个女人很有潜质。
“你想说狠毒?”安若晴摆弄着桌角,心不在焉。
“不是,你胆大。”
“谢谢夸奖。”
吃过饭,安若晴开始懊恼,这里一盏灯也没有。
“你是瞎子,要灯干什么?”南释竹嬉笑。
“是瞎子没错,可是,我不是瞎子啊。”她慕容仙竹是瞎子,她安若晴不是瞎子。
“你要做什么?”
“有灯烤拷也会暖和一点,这里好冷。”安若晴抱紧自己的身子,在“天香楼”的时候,是在厨房,很暖和。
“你要不要泡温泉?”南释竹提议。
“温泉?那不是你修行的地方吗?我可以去?”虽然南释竹是带慕容仙竹去过,自己也可以去吗?
“是慕容仙竹就可以。”南释竹的话是承认她是慕容仙竹了。
“好啊。”
这次的慕容仙竹没有瞎,可以看到一切。竹林的深处,一处小小的温泉。
“真好,看起来好暖和。”安若晴迫不及待的脱衣服。
“你,在这里脱衣服?”南释竹嘴角抽搐,这女人未免太随意了。
“怎么了?难道下去脱?”安若晴不明白了,在水里脱衣服?
“没什么。”南释竹决定不提醒她。
“你也下来泡泡,很舒服。”脱得光溜溜的安若晴在水里扑腾,欢脱的很。
“你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南释竹没有下去,在岸边的一棵竹子下坐着。
“知道啊,那个能当饭吃吗?”
“你跟她真的很不同。”南释竹再次仔细看她,脸是那张脸,连身高也差不多,就是身材要丰满一些。
“我们本来就是两个不同的人。”
安若晴捡起岸上的鞋子朝靠近的竹子一扔,几片叶子掉下来,漂在水上。
“没有花瓣泡澡,用竹叶也行,竹叶香。”安若晴捡起一片细长的,放在唇边吹了吹。
“会被外面听到吗?”
“不会。”南释竹看着她一连串的动作,觉得这个女人比慕容仙竹还要有意思。
“那就好。”接着吹,安若晴吹得有点不成调,不是很好听。
“让你的耳朵受折磨了,抱歉。”安若晴想着在“天香楼”的时候,那些姑娘身边的丫鬟都是嫌弃自己吹叶子的,像是拉锯。
“你喜欢吹叶子?”南释竹的心被什么碰了一下,吹叶子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算是吧。”
南释竹发现这个女人不仅胆大、粗野、不拘小节、还很厚脸皮。泡着温泉不肯出来,要是让人发现,慕容仙竹在园子里失踪了,可不好玩。
“外面冷啊。”安若晴裹着所有能用的被子。
南释竹看看她,不由分说,钻进被子。
“哎,你干什么抢我被子?你也冷?”
要是换成慕容仙竹,担心的就不是被子被抢,而是会不会被非礼。
“这样好点没有?”南释竹抱紧她,他是第一次这样抱着一个女人,连慕容仙竹都没有这么好的待遇。
“好什么好?你比我还冷,你出去。”安若晴往外踹他。
“别动,一会儿就暖了。”南释竹搂紧她,感觉很好。
“暖了吗?好像还是冷的。”
看着面前喋喋不休的嘴巴,南释竹想也没想就吻了上去。
安若晴瞪大了眼睛,她看到了,这个妖精亲了她,她的初吻啊。咦?有味道,浓郁的香味,好香。慕容仙竹,这就是你说的奇怪的味道么?好晕,头好晕。安若晴一个不争气,晕了过去。南释竹放开她,觉得真是悲惨,这个慕容仙竹真是逊色的多。
“你干嘛不说话?”已经一整天了,南释竹都没见她说话。
“生气了?”
“别在我眼前晃,我看得见。”安若晴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她被一个妖精吻晕过去了,这真是笑话。
“没什么丢脸的。”南释竹说,“你不是想知道那个味道是怎么回事吗?”
说到那个味道,安若晴想起来了,昨晚她闻到了,真的。
“怎么回事?”安若晴终于说话了。
“你想知道?”南释竹凑近她的脸,在她耳边轻声说,“是兴奋的味道。”
“咿?”没明白。
“很简单,我兴奋的话,身上就会散发那种味道。”
“哦?”还没反应过来。
“你混蛋,无赖,不要脸。”安若晴反应过来的时候,一连串的骂人。
“哈哈哈哈。”南释竹放肆的笑着。
慕容氏大小姐失踪半年,自己回来了。安如风一下子成了名人,是他拐了人家啊。
“咱们的刘大夫是看上慕容氏大小姐了,金屋藏娇了半年,怎的都不告诉咱们姐妹们?”“天香楼”的姑娘花弄月嘟着嘴,不高兴了。
“怎么会?人家蓝大小姐是清白姑娘家,不要胡说。”安如风小心地注意着夏子衿的神情,他可不想惹到这位少爷。
“那安若晴呢?怎么半年看不到她了?你把她拐走了?”
“她是我妹妹,什么拐不拐的,她个姑娘家总要嫁人的。”
“嫁人?安若晴嫁人了?真想不出会是什么样的人家敢要她。”
“说什么呢?我妹妹怎么不好了?去去去,别闹了。”
“哼,走就走。”
“怎么回来也不事先知会我一声,我去接你们。”夏子衿是心疼慕容仙竹。
“还是避嫌的好。”安如风想着要是让他去接,还不都穿帮了。
“回来就好,她怎么样了?毒解了吗?”
“我的医术你还信不过?我会定期去给她看看,她不放心,可能还会中毒。”
“那就拜托你了,好好照顾她。”
“你,还想着她?”安如风没见过慕容仙竹之前,觉得夏子衿应该是被美色吸引了,和慕容仙竹相处的日子里,他明白了,慕容仙竹有着让人不可抗拒的力量,要不然安若晴也不会这么冒险了。
“想能怎么样?”夏子衿喝了很多酒,慕容仙竹明显的不想接受他,“帮我,我想见她。”
“什么?你没事吧,这是在青竹镇,你现在是她妹夫,躲还来不及呢。”不行。
第20章
“妹夫怎么了?一家人不能见吗?”
“还是避嫌为好,别害了她。”慕容云英可是个心狠手辣的女人。
“想看看她好不好,就看看她。”
“要见面不是不行,我怕你一激动,做出些什么事来?”
“我只要看看她,不会纠缠她。”
“你确定?”
“我确定,你帮我。”
“好吧,后天我要去看她,你找借口陪慕容云英回娘家,我会带她到院子里,你尽量过来,小心别被慕容云英发现。”
“她不是被禁足了?”夏子衿知道她搬进了那个竹园子里,独自生活。
“没有,那是她自愿的,我想办法说服她出来,时间不能长,你小心。”
“我知道,谢谢你。”
“谁让我是你朋友呢。”
天还是很冷,虽然南释竹答应把竹园子里的积雪处理了,安若晴还是觉得冷。主要是这个宅子里的人心太冷。
院子里,积雪已经被处理了。屋檐上还有残留的雪,在阳光下显得特别的白,干净。
“你把我弄出来干什么?”安若晴趁着丫鬟欢子离开的空档小声问安如风。今天一早,欢子来送饭的时候说,刘大夫想邀请大小姐去院子了坐坐,有益身体健康。也方便给她瞧病,毕竟老太爷吩咐过不要靠近这个园子。安若晴也不知道哥哥安如风要干什么,想着能出去透透气也是好的,一问得知老爷同意了,也就答应了。
“夏子衿想看看你。”安如风假装给她诊脉,小声说。
“看我?我有什么好看的?他不是有妻室?”这个夏子衿还是不死心?
“他是要看慕容仙竹。”
“死性不改,后悔了?”安若晴真替慕容仙竹抱不平,这个夏子衿似乎挺痴情的。
“你别穿帮啊?”
“知道。”安若晴尽量摆出一副大小姐的端庄样子,一脸冷若冰霜、无力苍白感,乖乖的让刘大大夫瞧病。
“装的挺像。”
“别干扰我,我是瞎子。”安若晴假装摸索着一边的茶杯。
“大小姐,茶凉了,我给你换了一杯。”欢子远远看到慕容仙竹在摸索茶杯,心都提了起来,跑过来递上新茶。
“嗯。”安若晴摸到茶杯,凑到唇边,喝了一口,没有焦距的双眼愣愣的看着一处。
夏子衿带着慕容云英来到慕容氏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慕容云英昨晚得知夏子衿要陪自己回娘家,一时欣喜,以为总算守得云开见月明了。一早就起来梳妆打扮,倒是耽误了时间。
夏子衿简单的问候了岳父岳母,借口去院子里走走。一眼看到院子里,慕容仙竹穿着还算厚实的棉衣,一脸憔悴的样子。安如风在跟她讲话,一旁的丫鬟不时的点头。慕容仙竹还是慕容仙竹,还是那张脸,只是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远。
“你在看什么?”慕容云朔早就站在一边看着慕容仙竹了,本来他只是想看看,好不容易可以看到她,谁想来了不速之客。
“你又在看什么?”夏子衿不服气。
“你还不死心?已经娶了我妹妹你还想干什么?”
“没想干什么,我只是走走,不行?”
“走走?没那么简单吧。”
“你别太过分。”
“你也当心点,小心我告诉爹娘,你整天混在青楼。”
“好啊,你去说,我等着。”夏子衿一副求之不得的样子。
“你,哼,姐姐。”慕容云朔使坏的叫了一声。
“大少爷,姑爷,奴婢去上茶。”丫鬟欢子眼尖。
“大少爷,柳少爷。”安如风看了一眼吃瘪的夏子衿,就知道被慕容云朔捣乱了。
“姐姐,你好些了吗?”慕容云朔的眼里只有慕容仙竹。
“好些了,弟弟,你坐。柳家少爷也在吗?坐吧。”安若晴说。
“好。”夏子衿求之不得可以近距离看看她。
“我姐姐的病怎么样了?”
“没什么大碍,要好好养着,本来身体底子不算好。”
“嗯,有劳了。”
“妹夫可是陪着竹心回来的?”
“是。”夏子衿心痛,一句“妹夫”是不是意味着他们再也不可能了。
“竹心可好?你们大婚的时候,没能参加,可惜了。”安若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只好随便说说,她分明看到了夏子衿眼中的疼惜和痛苦,他这么喜欢慕容仙竹?
“竹心好着呢,姐姐,你别挂着她了。”慕容云朔看着姐姐都这样了还在意他们兄妹,想着竹心总是尖酸冷刺的针对她。
“那就好。”安若晴低下头,她不敢看夏子衿。
“夏子衿,你在干什么?”一声大喝,把所有人吓了一跳。
“竹心。”竹轩看自家妹妹气冲冲的过来。
“你果然在这里,我就知道,你哪有那么好心陪我回家,你是要看这个女人。”竹心指着小仙竹,“你这个贱人,干嘛要回来,死在外面算了。”
“竹心,说什么呢?怎么跟姐姐说话的?”竹轩知道竹心骄横跋扈,从不想她这么的恨姐姐,这样恶毒的话也说。
“二小姐。”安如风行礼,看来慕容仙竹被害是一定的。
“贱人。”竹心拿起茶杯泼上去。
“你。”夏子衿抬手就是一巴掌,声音响亮。
“你打我。”竹心捂着脸,泪水直掉。
“竹心,你太过分了。”竹轩也怒骂,“姐姐,你没事吧?”他急着掏出怀里的帕子替小仙竹擦脸。
“我没事。”安若晴推开竹轩的手,没有接帕子,只是自己用手抹了抹脸上的茶水,“刘大夫,麻烦你送我回去。”
“不行,你是什么人?敢擅自进我们家园子?”竹心指着安如风,她知道安如风是夏子衿的朋友,很要好的朋友,她也坚信了,夏子衿和安如风是合着伙儿骗自己。
“欢子。”小仙竹叫着。
“哎,大小姐。”欢子正端着茶水过来。
“扶我回去。”
“是。”欢子扶住她,回去竹园子。
“竹心,你闹什么?哪里像大家小姐的样子?”竹轩攥紧手里的帕子,指责竹心。
“我怎么了?她勾引我丈夫。”
“啪。”又是一巴掌,这回是竹轩打的,他不容许竹心这样侮辱小仙竹。
“哥哥,你也打我,好,你们合着欺负我,哼。”竹心哭着跑去告状。
“两位少爷,我真是张见识了。”安如风是看了一出好戏。
“你也走。”竹轩下逐客令,“还有你,都走。”
“哼。”夏子衿气恼,好好的事情都让竹心这个贱人搅合了。
“娘,你要为我做主。”竹心知道夏子衿丢下她一人回去了,更是生气。
“是你多想吧,夏子衿又不是单独见她,不是还有你哥哥在,那个大夫也在。”
“什么嘛,他们合着欺负我,哥哥从小就护着那个贱人,那个安如风,谁知道是不是跟她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好了好了,别哭了,她已经那个样子了,能翻出什么花来?”
“我也纳闷,那个药有没有用?她怎么还没死?”
“我怎么知道,没用是不可能的,她不是瞎了吗?”
“那就下狠一点。”
“你以为是踩死蚂蚁那么简单?”
“娘,你一定要帮我,我觉得那个贱人古怪,还有那个园子,她住里面好好的,根本就没有妖怪,我看都是她自己弄的。”
“好了好了,娘帮你留意着,你也该回去了。”
“我不想回去。”
“嫁人了还这么任性,我可是知道了,你当面辱骂小仙竹,这像什么样子?快回去。”
“我知道,我回去。”
“沁竹斋”,气氛冷的可怕。安若晴一回来就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受气了?”南释竹已经帮她把脸擦干净了。
“气死我了,我还没让人这么羞辱的,说我是贱人。”安若晴眼里闪着的是久违的凶光。
“要我帮忙吗?”南释竹没有感到意外,在他看来,安若晴和慕容仙竹不同,她是个嫉恶如仇,有仇要现报的人,不会等到十年之后。
“你能帮什么?”
“你想我怎么帮?”意思是,赴汤蹈火。
“杀了她。”安若晴两眼冒着凶光,她就是这样一个人,谁让她不好过,她就让那个人没得过。
“你确定?”南释竹没有惊讶,他看得出这个女人是说的出做得到的。
“我确定,我肯定,反正也是为慕容仙竹报仇,一样。”不过,安若晴也有一丝的犹豫,慕容仙竹没有叫她杀人。
“嗯。”
“你不是不伤害人的嘛?你能杀人?”安若晴从慕容仙竹那里知道,南释竹没有伤害过人。
“为了你,我破例。”南释竹在安若晴身上是破例好几次了。
“真的?你为了我?”安若晴饶有兴致的看着南释竹,这个总是穿着青色衣衫的男人,有着一头长发,怎么都不像是这个年代的人。
“怎么?感动了?”南释竹回望着她。
“感动什么,气都气死了。”
“等等,有人。”南释竹突然严肃起来。
园子里立马起风,竹叶“沙沙”地响,南释竹一转身不见了,安若晴急忙躲到屋子里。她分明听到了轻微的呼救声,浓郁的香味,让她头晕。竹林的竹叶都响起来,“沙沙沙沙”,她没见过这样的场面,有一点恐怖。过了一会儿,“沙沙”声小了,味道也散了。安若晴探出头来,摸到竹林外,登时吃惊不小。
一具女尸躺在园门口,混上上下都是细长的伤口,密密麻麻的,脸上已经鲜血直流,双眼直瞪,俨然是吓死的惨状。
第21章
“二娘?”安若晴回来的时候见过这个叫苏辛月的女人,她就是给慕容仙竹下毒的人。
“南释竹?南释竹?”是南释竹杀了她?她也就说说,真的就动手了?
“叫什么?”南释竹一把将她拉进竹林,“你想把人引过来?”
“你身上有味道,好香。”安若晴闻了闻,衣衫上没有,是从身体里面散出来的。
“告诉你了,是兴奋的味道。”南释竹眼里也是兴奋,他有多久多久没有杀过人了,血的味道让他很兴奋,很过瘾。
“你,真的没有伤过人?”安若晴有点怀疑南释竹根本没跟慕容仙竹说实话,他眼里的神色跟自己当初杀了父亲烧了房子是一样的,那种畅快,舒服,前所未有的。她有点害怕这样的南释竹。
“我是没伤过人,可没说不会杀人。”南释竹眼里是狡黠。
“你骗了慕容仙竹?”安若晴质问,这个妖精不老实。
“我没骗她,在她存在的时候,我是没杀过人。”正因为这样,南释竹才不那么亲近慕容仙竹,有着纯阳之火的慕容仙竹让他没办法彻底的靠近,这就是所谓的“镇压”。
“哼,你怎么杀她的?”安若晴好奇要怎么才能短时间内把人弄成那个样子,感觉千刀万剐的样子。
“你想看?”南释竹伸出手来,白皙的手指甲上还有残留的血迹。
“很血腥?”安若晴看看他的手,用指甲挠的,她不敢相信,千手观音?“你用竹叶杀的她?”
“我就是竹子,除了竹叶,还能是什么?”南释竹收起手,掸了一下衣服。
“竹叶也能杀人?”
“下回请你参观。”
“下回?”
“你不是要报仇?这才是第一个。”南释竹翘起嘴角。
“你干嘛急着杀她?明天我又要倒霉了。”死在这个园子门口,还不得牵扯到她?
“已经有人怀疑你了,不杀怎么的?”
“怀疑我?我穿帮了?”安若晴已经很认真的在学习慕容仙竹的行为举止了。
“应该不放心,赶尽杀绝。”
“好狠心,怪不得慕容仙竹这样的人都想报仇了。”
“好了,我的任务完成,有什么奖赏?”
“奖赏?我穷的很,哪里来的奖赏。”
“跟我一起泡温泉吧。”南释竹在心里想着自己的小九九。
“泡温泉?”她是很喜欢啦。
“我耗费了力气,要补回来。”南释竹可不会告诉她,是想光明正大的看她的身体。
“你耗费了力气?”安若晴看他一点也不虚。
“嗯,我现在很虚,要好好补补。”
冬天泡温泉最舒服了,安若晴很享受地趴在岸边。在“天香楼”的时候,每天都要烧热水给那些姑娘泡澡,自己从来没有这么好的待遇,现在真是梦想成真了,有钱人真会享受。
“你恢复了吗?”安若晴听着身后没有声音,以为南释竹睡着了。
“没有。”南释竹看着岸边一处,眼里闪着别样的光。
“你在看什么?”安若晴看过来。
“那里。”南释竹指指岸边一处的一棵小竹子,只有半米高的样子,却绿的出奇,嫩的几乎流出水来,闪着流光溢彩的。
“咿呀,好漂亮的竹子。”在许多高大竹子的掩护下,不仔细看是看不到的,“你种的吗?”
“那是我的本身。”南释竹闭了闭眼睛,他还是告诉她了,连慕容仙竹都不知道的事情,安若晴是特别的。
“你的本身?真的?”安若晴迫不及待的站起身,套上衣服,上前摸了摸,手感也好,像细腻的皮肤。
“你乱摸什么?”南释竹一个激灵,浑身不自在。他刚才好像看到了什么,一晃眼的功夫。
“咿?不能碰吗?”安若晴是喜欢的不得了,又碰了碰那叶子。
“说了别乱碰。”南释竹的脸红了,她刚才碰的是自己敏感处,怪不舒服的。
“好嘛好嘛,小气鬼。”安若晴瞅着那竹子慢慢的越来越水灵。
“恢复的差不多了。”南释竹看她很感兴趣的样子,真怕她一个激动连根拔起那个竹子。
“你泡泡温泉就能恢复?”
“耗费体力会让本身干枯缺水,泡泡温泉可以补充水分。”
“这么好?补充水分就行?那直接给它浇水不是更快?”
“我碰不到它。”南释竹说,他的确触碰不到自己的本身,要不然他也不会一直待在这个地方了,本身在这里,他始终是离不开这里的。
“我帮你浇水。”安若晴拿起自己的衣服浸湿透了,拿到竹子那里,绞干,水顺着安若晴的手臂流下来,一点点滴在竹子上。竹子饥渴了似的,将水全数吸走。南释竹感觉身体里有种异样的感觉,一直都是泡温泉来满足本身,第一次有反过来的感觉。安若晴的味道混合着水,投进南释竹的身体,很奇怪的感觉。南释竹知道安若晴可以看到不寻常的东西,想必是有灵力的,看来她的灵力还能帮助自己修行。不过这感觉也太强烈了点,让他有点冲动了。
“好了,别浇了,够了。”南释竹阻止她。
“够了?下次直接跟我说,我帮你浇水,省的泡温泉慢的。”安若晴是很乐意帮忙,想着什么时候可以偷偷摸上一把。
“嗯,你把衣服穿上。”安若晴只穿了肚兜和短裤,背都露在外面,背?南释竹眼睛一亮,那是什么?胎记?竹叶的样子,是红色的竹叶。红色的竹叶?南释竹感觉自己要窒息了,是她?
“你看什么?”安若晴看他盯着自己看,有些不好意思,她是随性,可也不能让个男人这么看自己。将衣服穿上。
“你的背?胎记?”南释竹从水里站起来,划着水接近岸上的安若晴,神色忧伤起来。
“喂喂,你是怎么了?”安若晴觉得奇怪,他这是怎么了?不会是情绪失控,大喜大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