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古代言情 >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五章


第13章
等到四周恢复安静,小仙竹用手摸索着伸出铁门的竹叶,冰凉的,就像自己的心一样。小仙竹侧着身子挤进去,胸前和背后的衣服被刮破了,好在她身子消瘦,可以进去。拨开阻碍的竹叶,穿过一根根竹子,手摸到的都是很粗壮的竹节,光滑的外皮,冰凉的触感。眼睛看不到,小仙竹走的有点踉跄,看来这里的地面不是很平,不过似乎没有杂草丛生。走累了,小仙竹靠着一棵竹子休息,也许是中毒的原因,她的身体没有以前那么好了。感觉不到月光,只有轻轻吹过的风,竹叶的“沙沙”声,以前她会恐惧这样的声音,如今她已经没有怕的感觉了。面前的竹叶慢慢伸过来,拂过她的脸,小仙竹以为是风吹的,没有在意,像一双手在抚摸她。从脸上到身上。浓郁的香味很独特,小仙竹觉得头晕,很困。
“你还真是不怕死。”差点要把小仙竹埋掉的竹子撤开了,一个青衣男人从竹林深处走来,拨开层层竹叶,居高临下地打量着晕倒的小仙竹。
“让我先尝尝你的味道。”男人拉起小仙竹,将嘴唇凑到她的脖子上,鼻子嗅了嗅,眉头皱起,“中毒了?怪不得,要是放在往常,我可是碰也不敢碰你。”男人将小仙竹放回地上,有点气愤,“老是搅我的好事,让你死在这里,当肥料。”
安静的竹园子只有小仙竹孤单的躺在地上,如果让小仙竹知道自己被妖精嫌弃了,真不知道要怎么样寒心呢。
第二天,发现小仙竹不见了,慕容氏上下都慌了。慕容邵谦更是着急,生怕贵人没了,给家里带来灾祸。知道小仙竹晚上进了竹园子,更是着急,不会被吃了吧。当下,带着一帮人,点了火把,砸了门锁,在竹林里发现昏迷的小仙竹。
小仙竹昏睡了一天,醒来的时候,还是一脸的面无表情。
“爹,我想搬去‘沁竹斋’居住。”小仙竹说,两眼没有焦距,空洞的眼神。
“什么?你说什么?”慕容邵谦非常意外,小仙竹在竹园子里待了一夜,没出事,现在她要搬进去住,那个东西没有伤害她,真是奇迹。
“不行,姐姐怎么能住那里。”在竹轩的心里,那个竹园子是古怪的,姐姐不能去那里。
“仙儿,你是怎么了?”方蓉蓉差点晕过去。
“爹不是一直觉得只有我能镇得住那个东西吗?我现在就住进去镇守。”小仙竹说。
“哎呀,大小姐真是深明大义,这才是慕容氏的女儿嘛。”苏辛月求之不得,最好小仙竹再也不要出来了,虽然女儿嫁出去,保不齐会出乱子。
“你真要这么做?”
“是,麻烦爹找人搭个木屋,让我有个安身的地方。”
“好,你眼睛不方便,欢子,你陪着大小姐一起住。”
“老爷,我。”
“不用,我一个人就好,欢子给我送饭就好。”
“谢谢大小姐。”
于是,小仙竹不顾方蓉蓉的反对,毅然住进了“沁竹斋”。这真的是青竹镇上“沁竹斋”,“沁竹斋”里小仙竹女。
砍掉一些竹子的空地上搭了简易的木屋,小仙竹就住在里面。感觉不到是否夜幕降临,好在欢子送饭过来,才知道已经晚上了。
已经晚上了吗?小仙竹自问,看不见,也感觉不出来。
“沙沙,沙沙。”竹叶的声音,也像衣服摩挲的声音,越来越近。小仙竹的心都揪了起来。感觉有什么东西朝她伸过来,是竹叶在动吗?小仙竹闭上眼睛,来吃了我吧。
“我想要我吃了你?”伸过来的不是竹叶,是一双手冰凉的手。
“谁?”小仙竹睁大眼睛,看不到什么,那是男人的声音。
“你要我吃了你?”男人抚摸着小仙竹的脸,这个女人居然堂而皇之的住进自己的地盘。
“你是谁?”小仙竹一把抓住那双手,是真实的触感。
“那我就不客气了。”男人凑上前,在小仙竹的嘴唇上啃了一口。
“你。”小仙竹懵了,第一次有人亲她,还是男人。
男人真的是在啃咬,小仙竹感觉那冰凉的触感,是真实的。
“走开。”小仙竹推开她,用没有焦距的双眼瞪着他。
“不好吃,有毒。”男人发表了一下感觉。
“你到底是谁?你怎么会在这里?你知道我中毒了?”怎么可能?这个男人是这么陌生,绝对不是慕容氏的人,慕容氏的人也不被允许进入这里。
“我是谁你不知道吗?你不是一直在镇压我吗?”男人冷哼一声。
“镇压?”小仙竹想到这个字眼,冷不丁浑身汗毛直竖。
“怎么?你在害怕,你不是一点不害怕吗?老是坏我好事。”男人指的是小仙竹阻止了他伤害慕容邵谦、竹轩、夏子衿。
“你是会吃人的竹子?”小仙竹问。
“你说呢。”男人又凑近她。
“你有人的气息。”小仙竹感觉的到是人。
“我是小仙竹啊。”男人说。
“小仙竹?竹子成仙了?”小仙竹不敢相信,其实她也是不太相信的。
“可以这么说吧,或者是你们眼中的妖怪。”男人说着,偷瞄了小仙竹一眼。
“你是竹子变的?”小仙竹在脑子里想象一棵竹子变成一个男人。
“可以这么说。”
“你为什么要吃人?”小仙竹想知道。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吃人了?”男人非常不高兴,这是赤裸裸的控诉吗?控诉他这个妖精祸害人间?
“你袭击他们。”小仙竹说,且不说别的,竹轩被袭击是真的吧,当时她就在场。
“我只是想吓吓他们。”男人的话语里有着不屑、戏谑。
“真的?”
“我有没有吃你?”男人问。
“你一直在这里?”小仙竹在想这个男人多大年纪了?听声音似乎很年轻的样子。
“对。”男人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神中若有若无的浮现着什么。
“我打搅你了?”小仙竹想着自己是不是侵占了人家的地盘?毕竟是自己自愿要住进来的。
“是。”男人斩钉截铁的回答,说实话,这个女人住进来的确不太方便。
“虽然我打搅你了,可还是要占用你的地方,这里比较安全。”小仙竹想着外面的人心恐怕一刻也容不下她。
“安全?有人要害你?”男人不解,这个女人在这里看起来待遇还是不错的。
“是。”小仙竹抱紧自己的身体。
“你不怕我害你?”其实,男人在心里不知动了几次杀人的念头了,冲着她老是搅了好事就不能留她。
“你想的话早就动手了。”小仙竹在赌,赌妖精还有心。
“你要一直住在这里?”
“是吧。”
“我不习惯跟别人一起住,尤其是女人。”男人说,不过可以商量。
“你可以当我不存在,我不会占用很大地方。”一个瞎子能用多大地方?吃喝拉撒都离不开这里,根本不能构成威胁。
“你叫‘小仙竹’?”男人听着这里的人都这么叫她。
“是。”
“我叫‘南释竹’。”男人自我介绍。
“南释竹?”
“有什么奇怪的?”南释竹不明白这个字眼很难懂吗?她干嘛那种表情?
“没什么。”小仙竹觉得有希望了,听这个名字也可以想出这是个可以相处的妖精。真是神奇,小仙竹觉得,她可以跟一个妖怪和平相处。
“你的眼睛是被毒瞎的?”南释竹可是记得,小仙竹的眼力好着呢,每次都能让自己扑空。
“是。”
“可惜我救不了你,也不想救你,你可是我的敌人。”南释竹说。
“你不吃人,我也就不是你的敌人。”
“哼。”南释竹没再说话。
小仙竹觉得这个叫南释竹的妖精应该离开了,或者是回他自己的窝里了。小仙竹把自己的身体蜷缩起来,已经快要入秋了,夜晚的天气很凉。小仙竹的心更凉,在这个宅子里,会吃人的是人心,而不是妖精。这一夜,南释竹没有再来打搅小仙竹。
连着几天,南释竹都没有出现,小仙竹在这里吃住,没什么不好的感觉,只是,姑娘家总有点私事要办,总感觉那双眼睛在注视着自己,小仙竹有点不自在。
“你在吗?南释竹?”小仙竹在一天夜里,试着叫唤。
没有声音,连带着竹叶的“沙沙”声都变小了。
“不在吗?”小仙竹想着,既然这个妖精现在不怕自己了,或许是溜出去玩了。白天,母亲给她送来了一些厚实的衣物。这些天除了母亲和欢子,没有人来看她,父亲也没有。也许大家都觉得有她亲自镇守竹园子的东西,是万无一失的了。小仙竹在心里发笑,那妖精根本不怕自己,何来镇守之说。小仙竹解开身上衣服的扣子,她要换衣服了。眼睛看不见,她也不喜欢母亲或者欢子给自己换衣服。扣子都解开了,门缝里吹进来的风让她汗毛直竖,冷。她摸索着放在床边的衣服,应该在这里的。她摸索了一会儿,没有,不在这里吗?她摸了摸别处,碰到了衣服,刚想拿过来。衣服长脚似的跑了。
“谁?”小仙竹揪过脏衣服掩在胸前,她现在只是穿了件肚兜而已,“是谁?是南释竹吗?”这个园子里不会有其他人来,除非是,还不肯放过她吗?“如果想杀我,不用只是毒瞎我。”
“你知道谁要杀你?”清冽的声音,像竹子一样清脆。
“南释竹?”小仙竹听出来了,“你一直都在?”小仙竹的脸烧起来了,他一直都在看着自己?自己表演了脱衣秀?
“我能去哪儿?”南释竹说,突然很想逗逗她,他独自在这个园子里很久很久了,倒是寂寞了。
“把衣服还给我。”小仙竹说。
“你看得见?”南释竹绕着她转了一圈。
“衣服。”
“我帮你穿。”南释竹戏谑地凑近她。
“不用,我自己可以。”小仙竹往后退了几步。
“看在你没有对我很过分的面子上,我帮你吧。”南释竹说着就拽过她,抱在怀里。
“你。”小仙竹挣扎了一下,不动了,冰冷的衣衫贴着她温热的身体,他的身体是冷的,小仙竹摸索着触碰他的胸口,有心跳。
“怎么?我不调戏你,你准备反扑了吗?”南释竹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
“你有心跳,可是没有体温。”
“我是小仙竹,你见过竹子是热的?”南释竹说,“妖精当然有心跳,我又不是鬼。”
“是这样嘛?”小仙竹没有接触过妖精,不知道。
“把衣服穿上吧,你这里面也换掉吧,都有臭味了。”南释竹说着要拽她的肚兜。
“你干什么?”小仙竹用手护在自己的胸前,脸烧得通红,“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
第14章
“男女授受不亲?我不觉得,有什么关系?我是帮你。”南释竹想着自己怎么说也是俊朗秀逸。
“不要你帮。”
“好吧,你最好能洗洗澡,臭了。”南释竹故意捏着鼻子说话,声音都变了。
小仙竹低着头,她还没有那么好的条件,让欢子抬个大浴桶来这里,让这个妖精欣赏她出浴。
“带你去洗澡。”南释竹将她抱起来。
“你,干什么?”要带她出去吗?这样大摇大摆的?
“洗澡。”南释竹说着走向竹林深处。
小仙竹感觉周围的竹子在移动着,没错,依据她的记忆,这样的竹林应该是很茂密的,人走在里面不可能不碰到一片竹叶。事实上,小仙竹感觉自己在空地上移动,周围的空气也越来越清新,感觉很开阔的样子。小仙竹听不到南释竹的脚步声,只是感觉在移动。大概这也是为什么她没有发现南释竹一直在她身边的缘故。她抓紧了南释竹的衣服,像是抓着救命稻草。
“到了。”南释竹突然停下来,“温泉。”
“温泉?”小仙竹绝对想不到在这个看似很小的竹园子里,竹林深处有个小小的温泉,可以容纳两人的大小。
“不信,你下去试试。”南释竹将她放进水里。
是水,小仙竹感觉到温热的水浸泡着自己的身体,甚至还有雾气缭绕,她放开南释竹的手臂,径自摸索着走下去,水不是很深,只到她的胸口。
“把衣服脱了洗,会舒服一点。”南释竹的声音在小仙竹耳边响起。
“你,怎么下来了?”小仙竹快速向后退了几步,她可不想和一个男人一起洗澡。
“这里是我的地盘,我怎么不能来?我不会冒犯你。”南释竹说着往边上走了走,也不脱衣服,就靠到岸边,发出惬意的声音,“真舒服。”
小仙竹感觉南释竹没有动作了,自己才摸索到另一边,脱下身上仅剩的衣物,将身子进到水里,只露出头来。
“今晚没有月亮,不过有风。”南释竹说。
“一直不知道这里有温泉,真神奇。”小仙竹想着父亲甚至爷爷也不会想到这里别有洞天吧。
“只有我知道,这个地方不是谁都可以进来的。”南释竹懒懒的说。
“是你的禁地?”
“嗯,要不是看在你没有一把火烧了我,我才不会带你来。”南释竹看着离自己很近的小仙竹,这个女人几次离自己很近,也没有想毁灭自己的想法,当真是单纯的。
“你怕火?”小仙竹从来没想过要用火来对付这个园子里吃人的东西,她一直以为会是什么凶神恶煞般的鬼怪,现在看来这个竹子妖精还是不错的。
“不怕火,你把这里都烧了也碍不着我。”
“那你怎么说?”
“烧了这里,我就没有藏身之处了,懂吗?”
“谢谢你,南释竹,是你收留了我。”小仙竹说的没错,在这里,她不会担心有人害她。
“我可不是收留你,这里是你的归宿。”南释竹突然说的意味深长起来,这个女人一定不知道,她早晚是要来这里的。
“是啊,归宿。”小仙竹没想那么多,现在她住在这里,可不就是归宿吗?
“对了,你那个弟弟,天天都在门口张望,要不要请他进来坐坐?”南释竹可是看到了,那个叫慕容云朔的,时不时在园子门口张望,一脸担心的样子。
“你不要伤害他。”小仙竹想着不管怎么样,竹轩是无辜的。
“你紧张他?我记得,10几年前,你也紧张他,我只是轻轻碰了下他,你就扑过来了。”南释竹当然记得,自己差点就的手了,就她搅和的。
“他是我弟弟,是家里的希望。”
“哦,是吗?我怎么看他好像喜欢你啊?”南释竹可不闲着。
“都是假的。”小仙竹现在不相信什么喜欢不喜欢的,夏子衿喜欢自己,还不是娶了慕容云英,都是假的。
“你的头发也洗洗,臭了。”南释竹说,她的头发看起来很没营养的样子。
“你真挑剔。”小仙竹已经听到好几次“臭了”,自己很臭吗?
“用这个梳一梳。”南释竹扔过来什么东西。
小仙竹摸索到,好像是一片叶子,细细长长的,有一些排列规则的齿。
“竹叶?”闻起来还有竹叶的味道,“这个能梳头?”她从没听过竹叶能梳头的。
“我说能就能。”南释竹说。
小仙竹试着用来梳了一下,还真的可以,有点不习惯。
南释竹双手抱胸,看着梳头的小仙竹,长发散开,一半漂在水面上,因为手臂上扬,胸口也露了一半出来。脸和皮肤因为温泉的熏蒸微微发红,没有焦距的双眼却是流光溢彩。不可否认,这个相貌平平的女人有着令人着魔的魅力。即使她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威慑能力,身为妖精的自己依然敬畏她。
小仙竹梳理着自己的头发,几天没有好好打理,头发已经打结了。她没有注意到南释竹的异样,也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心已经不一样了。
洗完澡,南释竹很规矩的让小仙竹自己穿衣服,也没有抱她,只是牵着她的衣角,带她慢慢走在竹林里。小仙竹是第一次漫步在这神秘的竹林里,走的很慢。
“我几次都闻到了很浓郁的香味,是什么?”小仙竹一边走一边使劲闻着空气里,她一直没有闻到那种味道,似乎只是在有人被攻击的时候才有那种味道。
“你想知道?”南释竹突然停下来,看着小仙竹,眼里是狡黠。
“嗯,是不是你攻击人的时候用的迷药什么的?”小仙竹想着应该是这样。
“我说了,不是攻击,是跟他们玩玩。”南释竹说。
“好吧,那你说是怎么回事?”
“不告诉你。”南释竹说着继续往前走。
“嗯,你真的是妖精?”小仙竹觉得这个妖精有时候真的是幽默。
回到房子里,小仙竹坐在床上,已经感觉不那么冷了,一是穿了厚实的衣服,二是她不是独自一人。
“你会变回竹子吗?”小仙竹看不见,也不知道南释竹夜晚是怎么过的。
“只有跟人玩的时候才会变回竹子,你想干嘛?”南释竹也坐到床上,他没有睡过这种东西,觉得有点稀奇。
“你睡哪里?还是不睡?”
“你想跟我一起睡?”南释竹凑近她的脸,“你不怕冷?我可是没有体温的。”
“我没这么说,只是好奇。”小仙竹推开他。
“我没睡过床,想试试。”南释竹很规矩的倒在床上。
“你要睡在这里吗?”小仙竹虽然看不见,但是可以感觉到。
“试试这个叫做‘床’的东西。”南释竹揪过旁边叫“被子”的物件盖在自己身上,“也不暖和。”
“你本身是冷的。”小仙竹觉得这个妖精有点可爱。
“你不睡?”南释竹枕着头看着小仙竹没动作,“我不会伤害你,放心,我可不会乘火打劫。”
“好。”小仙竹也不是抹不开的小女人,她现在也没有那资格说这些,“小仙竹在床的另一边躺下,拿过另一床被子盖好。
待到小仙竹睡着了,南释竹睁开了眼睛。第一次见她,她是一只黑猫,瞪着自己,没有犬吠,但是满眼警告。第二次见她,她给了自己后背,不过是那样的贴近。第三次见她,她和自己隔了一道铁门,紧张的拉着一个男人的手。现在,她和自己面对面呼吸,前所未有的亲近。
之后的每天,小仙竹都不觉得孤单了。白天,南释竹不怎么会出现,小仙竹说了,保不齐会有人进来,会吓到人。一日三餐,欢子会准时送来。有时候会带些书本什么的,还有笔墨纸砚。欢子奇怪,大小姐看不见,要这些干嘛?又一想,兴许大小姐是想解闷,也不多问。当然烛火是不需要的。
大雪纷飞的时候,竹园子里也被雪覆盖了。这是奇怪的事情,往年的竹园子,是没有一点积雪的。慕容邵谦也没有叫人处理,他觉得是青竹镇住了那个东西,连带着园子也恢复正常了。临近过年的时候,欢子带来消息,大小姐的母亲成天在房里念经,已经不出门了。小仙竹知道,母亲是心死了,想必自己搬出来以后,父亲是不再理会母亲了。
“真冷,早知道就不听你的。”南释竹这个妖精居然堂而皇之的躲在被子里直喊冷。往年,他都是把园子里的积雪处理了的,今年,小仙竹要看雪,不让处理。
“你是妖精,没有体温。”小仙竹言下之意是,你这个冷冰的妖精也会怕冷?
“你不知道竹子在冬天要枯黄的?”南释竹说。
“这里的竹子没有枯黄。”虽然看不见,小仙竹依然能感觉的到这里的竹子生机勃勃,长势很好。
“因为有我。”
“去温泉泡泡就不冷了。”小仙竹可怜他。
“你还真当那里是澡堂了?”南释竹无语,“那是我修行的地方。”
“我帮不了你。”
“把雪处理掉。”
“我没什么机会看雪了,你行行好。”
“什么意思?”
“我中毒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死了。”小仙竹没说错,她第二次中毒了,还是上次的毒,这回她的听力出问题了。
“还是那个人?”南释竹知道,她的身体看起来不好。
“应该是。”
“你看你,一心想着保护他们,人家可不领情。”南释竹说着风凉话。
“下一次说不定我就死了。”
“泡泡温泉吧,我冷。”南释竹抖掉被子,抱起小仙竹,他不是冷,泡温泉可以延长她的生命,救不了她,只能让她多活一些时间了。
“哥哥,你在干什么?”回家省亲的慕容云英老远就看见慕容云朔在“沁竹斋”门口张望。慕容邵谦没有再锁着园门,方便欢子送吃食。
“你回来了?”竹轩考虑再三也没有勇气进去看看。
“我不回来还不知道你这么想她呢?”竹心没好气地说,“娘说,你老是在这里,怎么不进去看看她?你也怕死不是?”好些日子不见,慕容云英的嘴巴更恶毒了,跟她娘一样。
“我是怕死,你们也好不到哪里去。”竹轩气呼呼的走了,现下只好从欢子那里知道小仙竹的情况了。
“哼,妖精,还没死。”竹心气的跺脚。
第15章
这次省亲,竹心是一个人回来的,本来她已经很气了。嫁到柳家不到一年,每次回娘家,夏子衿都不陪同。在外人面前要赔笑装贤惠,内里竹心知道,夏子衿还是想着慕容仙竹。夏子衿一次也没有碰过慕容云英,两人是同床异梦。竹心心里气愤,只好想着斩草除根。
“娘,你怎么还没有动手?”竹心质问母亲怎么还留着小仙竹的命。
“我下毒了,谁知道她怎么还没死。”苏辛月也不明白了,上次把她毒瞎了,这次怎么着也该有动静啊,怎么什么动静也没有?
“她吃了吗?”
“我怎么知道,欢子说,是吃了。”
“不行就再下一次,不信毒不死她。”
“心儿啊,她已经威胁不到你了,就别干净杀绝了,你爹还指望她。”
“指望她什么?你们还真信了她能镇住什么妖精?依我说,根本就没有什么妖精。”
“别瞎说,你爹和弟弟差点被害,这还能有假?”
“反正我不信,娘,你不知道,夏子衿还想着她,我到现在还是黄花大闺女。”
“什么?你们还没有圆房?”苏辛月没想到女儿过门快一年了,还是个闺女。
“所以我不能等了,她一定要死。”
“哎,真不知道夏子衿是怎么想的,心儿啊,娘知道了,你放心。”
“娘,我还发现,柳家小姐对哥哥有意思,你看,能不能撮合他们俩。”
“柳家小姐?”
“是啊,夏子琪,她对我倒还好,经常向我打听哥哥的事情,我看她八成是喜欢哥哥,要是能促成,咱们跟柳家就是铁定的了,到时候,家产还不是我的?”
“柳家不是还有个大少爷?”
“那个家伙是草包,吃喝嫖赌,老爷子不喜欢他,全指着夏子衿,我看他没戏。”
“这样的话,倒也行,他家小姐嫁到咱们家,家产就全归夏子衿了。”
“是啊,娘,你跟爹说说,让爹去探探柳家口风。”
“好,娘去说说。”
母女俩为了柳家的家产谋划开来。
过了年,慕容邵谦也探的了柳家口风,柳家小姐的确喜欢竹轩。慕容邵谦也没有意见,本来就是亲家,亲上加亲也好。
“我不要,我不娶夏子琪。”竹轩很不高兴,柳家对他来说,一点好感也没有。夏子衿辜负了姐姐,现在还要娶夏子琪,开什么玩笑。他就是不能喜欢小仙竹,也不会娶夏子琪。
“柳家小姐有什么不好?人长得漂亮,家境也好,人家又喜欢你。”
“不要就是不要,夏子衿是孬种,我不是,你们休想逼我娶她。”竹轩脾气上来也不是吃素的。
“你,你这个不孝子,你不娶夏子琪,你想娶谁?”
“我谁也不娶。”
“你,混账。”
竹轩把自己关在房里,他是不会娶夏子琪的,不会。
夏子琪知道消息之后,表面上不介意,心里是气的咬牙切齿。好你个慕容云朔,小姐看得起你,不识抬举,走着瞧。
日复一日,小仙竹的身体越来越不好,几乎天天要泡温泉。南释竹每天都陪着她,给她读书,画画。画竹子,小仙竹很喜欢竹子。小仙竹看不见,就摸索着画,画出一团墨迹,这个时候,南释竹就会抓着她的手一起画。竹轩还是经常去园子门口张望,却始终没有进去。就这样,几年过去了。最近,小仙竹老是梦到一个人——安若晴。她快要把这个人忘记了。梦里,安若晴的脸是自己的脸,安若晴用土将自己一层一层埋上,嘴里念叨着“慕容仙竹,你怎么才来找我?我等你来找我帮忙啊。”或许,自己真的应该去找找故人了。
“南释竹,你可以离开这里吗?”小仙竹靠着他。
“不能。”
“那我只好自己去了。”想着自己也许就一去不回了。
“你要去哪里?”
“我要去找个朋友,她怨我了,要扒我的脸了。”
“朋友?”
“南释竹,等我回来了,告诉我,那个味道是怎么回事好吗?”
“你真的要去?他们会放你出去?”
“有一个人可以带我出去。”
“慕容云朔?”
“我想再泡一泡温泉。”小仙竹想着,也许这是自己最后一次享受这样的美好了。
这天是端午节,宅子里的人忙着过节。
“竹轩。”小仙竹拨开门口的竹叶,走出来,把正在向里面张望的竹轩吓了一跳。
“姐姐。”竹轩快要认不出她了,她很憔悴,也更瘦小了。
“竹轩长大了,是大人了。”小仙竹空洞的眼睛看着他,他应该是20几岁的小伙子了,自己也是老姑娘了。
“姐姐,你怎么出来了?”竹轩问,又觉得问的不对,姐姐本就不应该住在里面的。
“今天是端午,我想出去一下,你能帮我吗?”慕容仙竹看不见。
“姐姐要去哪里?”
“今天是我的生日,我想出去看看,走走。”
“今天是姐姐的生日啊,我都忘了,你要去哪里?我带你出去。”
“别让人看见,爹要生气的。”
“好,我们小心点,从后门走。”竹轩扶着她,猫着腰,从后门溜了出去。
街上没有什么人,都回家过节了。今天也很热。
“你知道镇上最大的青楼‘天香楼’在哪里吗?”
“青楼?姐姐问这个做什么?”
“我有个朋友在那里,约好了今天帮我过生日,想去找她。”
“好,我带你去。”
小仙竹敲着后门,希望找人问问安若晴是否还在这里?
“安若晴,有人找你。”看门的小厮朝里面喊。
“谁找我?那个短命的?”安若晴正忙得脚不离地,今天是端午,青楼也要过节,她要忙着蒸粽子,是哪个想死的找她麻烦。
“是我这个短命的,安若晴。”小仙竹讪笑,她是短命。
“你是?”安若晴瞅了她一会儿,“慕容仙竹。”
“你还记得我。”
“你怎么不来找我?”上次忙着救她出去,也没好好说说话。
“我现在来找你,请客吃粽子吧。”
“大小姐还要来这里吃粽子?他是谁?”
“我弟弟,慕容云朔。”
“哦,你就是甩了柳家小姐的慕容云朔?”安若晴看着他,“你也想来这里吃粽子?走前门,这里不是大少爷来的地方。”
“你,姐姐。”
“你回去吧,我跟朋友叙叙旧。”
“不行,怎么能把你扔在这个地方?你的眼睛又看不见。”
“这个地方怎么了?装什么?有钱人把这里当自己家呢,哼。”
“姐姐,我们走。”
“听话,回去,我没事的。”
“我在这里等。”
“不行。”
“我去前面大厅等,行了吧。姐姐,我一会儿来接你。”
“好。”
“你弟弟跟你差太多。”安若晴把小仙竹拉进门,“我要忙着蒸粽子,你先坐。”
“好。”小仙竹在厨房里找个小凳子坐下,安若晴没变,脾气见长。
“你怎么还留在这里?”6年前,安若晴就在这里了,也是那个时候,多亏了她救了自己。
“这里有饭吃,有钱拿。不用伺候那些姑娘,只要做饭烧水,累是累点,也清净。”
“你缺钱?”
“我缺钱。”
“你帮我个忙,我给你很多钱。”
“大小姐会需要我帮忙?”顾烟火淼熟练地把粽子都捞出来,“你等等,我把这些处理一下。”安若晴将粽子分成两队,一边是包着粽叶,一边剥了粽叶,几个几个分装在不同的盘子里。不一会儿,就有几个丫鬟、小厮进来。
“安若晴,粽子好了没有,姑娘要呢。”
“是啊,赶紧的,外面客人也等着呢。”
“好了好了,催命似的,不吃会死?”
“哎,你哥哥来了。”
“哪个姑娘病了?”安若晴自顾自的拿粽子。
“不是看病,是跟柳家二少爷来的。”
“那柳家二少爷不是成亲了吗?怎么来咱们这里吃粽子?”
“八成是躲着家里的母老虎吧。”
“我看是那母老虎不会包粽子吧。”
“就是,咱们这儿的姑娘可会包粽子了。”
“喂喂,说什么呢,谁是姑娘了?”安若晴听了不舒服。
“当然是顾姑娘你啦,哎,你哥哥跟柳家二少爷很熟吗?看他们好像是朋友。”
“不知道。”
“怎么?你看上柳家二少爷了?想让刘大夫帮忙牵线?”
“我可不敢,我怕那母老虎吃了我。”
“母老虎吃粽子呢,哈哈。”
“就是就是。”
“行了行了,赶紧走吧,前面等着呢。”
“哎,她是谁?没见过。”
“对啊。”
“我朋友,来看我的。”
“你朋友?不会是你嫂子吧?”
“说什么废话,还不快走。”
“走了走了。”
赶走一群叽叽喳喳的丫鬟,安若晴才拿上几个粽子,带着慕容仙竹回自己房间。
“地方小了点,你将就将就。”
“很好,比我住的好多了。”小仙竹扫视了一下房间,很干净清爽。
“怎么会?你可是大小姐。”安若晴剥好粽子,用筷子插上,举到小仙竹面前,“哝,给你,我一直这么吃的,蘸上糖,好吃。”
“谢谢。”小仙竹接过来,白亮的糯米,裹着细细的砂糖,咬一口,真的很香。
“这里还有肉粽、枣粽、糖粽、你想吃自己来,我比较喜欢白米粽。”安若晴说,“我听说你失明了?是怎么回事?”
“就是你看到的。”慕容仙竹的眼睛没有神采。
“你刚才说要我帮忙?”
“是,我要你帮忙。”小仙竹放下粽子,郑重其事的说开了。
“什么?你中毒了?是谁要害你?”
“你小声点,我只告诉你。”
“你真的要这么做?”
“我必须这么做。”
“可是。”
第16章
“别可是了,只有你能帮我了。我们是朋友,你会帮我的。”
“不行,我不能那么做。”
“你也知道,人心是最冰冷的。”
“我不行的,那是个妖精。”
“你可以的,小时候你就看出了我的不同,你行的。”
“我是可以看见一些不寻常的东西,万一那个妖精吃了我。”
“不会的,南释竹不吃人。”
“这可说不好,我镇不住他。”
“你行的,你一定要帮我,求求你了,到时候,你要什么有什么。”
“我是喜欢钱。”
“那就好,到时候你要多少钱都可以。”
“只是,我的脸。”安若晴摸着自己的脸,“换脸。”
“你说什么?”慕容仙竹听到了,“换脸?”她是想过要这么做,只是没想到安若晴也想到了这一层,难道梦境是真的?她注定要和安若晴换脸。
“不,我只是听安如风说过,他会。”当初安如风说可以治脸,她还没心思听。
“那好,找他帮忙,把我的脸换给你。”
“你想让他知道?”
“他必须知道,他可以帮你。”
“好,我帮你,我只能尽力而为,不能对你保证。”
“我不要你保证,你尽力就好。”
“那,这里不能待。我找他来。”
安若晴找到了安如风,他正陪着夏子衿。
“怎么了?什么急事?”安如风被迫扔下夏子衿。
“我找你帮忙,我有个朋友,伤的很重,能不能借你的地方用用。”安若晴说,她是不想求他的,为了慕容仙竹,拉下脸了。
“怎么?肯找我帮忙了?”安如风想着,这丫头终于肯找自己帮忙了,“我能不能理解成你愿意认我这个哥哥了?”
“臭美,我是找你帮忙,不是找你认亲。”
“你也说过,不接受我的帮助。要我帮忙,就得认亲。”
“认亲有什么好?”
“多个人疼你不好?”
“废话什么?帮不帮?”
“帮,当然帮。”
“你住哪里?我从后门带她去你那里。”
“好,你们去,我跟朋友说一声。”
“快点。”
“知道了。”
等安如风回到前厅的时候,正赶上夏子衿和慕容云朔冤家聚首。
“夏子衿,怎么在这里?你娶了我妹妹,不在家好好待着,居然在这里?”竹轩答应小仙竹一会儿接她,现下只好在前厅等,谁知一进门就看到夏子衿在那儿喝酒,旁边还有一个男人。本想不理会的,见那个男人被叫走了,不时忍不住就上前理会。
“你不也在?蓝大少爷,咱们是五十步笑百步,彼此彼此。”夏子衿有点醉了。
“你,谁跟你一样,你是有妻室的人,怎么不检点?”怪不得,妹妹每次回家都大发脾气,原以为大小姐脾气,看来这夏子衿真的不待见她。
“妻室,哼,有等于没有,都是你们逼的。”夏子琪心里一直不舒服,他们合起来逼他娶了慕容云英,他喜欢的是慕容仙竹。
“那你干嘛要娶?我就不像你,我说不娶就不娶。”
“说到这个,我还没找你算账,干什么不娶我妹妹?我妹妹那点配不上你?”夏子衿对这个妹妹是很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