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古代言情 >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四章


“是,夏子悦,我大哥,你以后上街小心,别碰到他了,他不是好人。”这话从夏子衿嘴里说出来,不奇怪。夏子悦吃喝嫖赌,样样精通,要不然,柳家老爷也不会专宠小儿子了。
“不是好人?”小仙竹咀嚼着这句话,“你是好人吗?”既然是兄弟,一样吧。
“我当然是好人,要不也不会救你了。”夏子衿无语,这是要一竿子打死吗?
“嗯,我要回去了。”小仙竹不想磨蹭了。
“我送你。”夏子衿不放心。
“不用。”小仙竹一回头看到有卖冰糖葫芦的,折回去买了两串,给了夏子衿一串,“谢你的。”
“你喜欢这个?”夏子衿看着小仙竹咬了一口,红唇白齿。
“算是吧。”小仙竹想起了6年前遇到的女孩子——安若晴,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好,我记得了。”夏子衿摇摇手里的糖葫芦。
“嗯?”小仙竹没听清他说什么。
“没什么,你快回去吧。”
“嗯。”看看小仙竹的背影,看看手里的糖葫芦,夏子衿有种很奇怪的感觉。
如果知道,慕容仙竹没有回家,而是被人劫走了,夏子衿一定后悔死没有送她回家。在拐过小弄堂的时候,突然几个汉子跳出来一把捂住慕容仙竹的口鼻,将她闷晕扛走了。
慕容仙竹醒来的时候,是在一间布置很雅致的房间里。
“嗯,看起来身材不错,脸蛋也可以,要多少开个价。”慕容仙竹绝对想不到,她被人卖到了“天香楼”,老鸨正在讨价还价。
“这个数。”为首的男子一脸横肉,伸出一只手掌,“这可是个雏儿,您一转手,卖的价高着呢。”
“去去去,来历清楚吗?”老鸨不放心。
“清楚清楚,就是个村姑,没人要的。”
“嗯,钱拿去。”老鸨扔给他一袋钱。
那人点头哈腰的走了。
“这是哪里?你是什么人?”慕容仙竹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但她也不害怕。
“这里是‘天香楼’,镇上最大的青楼,以后你就住在这里了。”老鸨轻佻的挑起慕容仙竹的下巴,“都会些什么啊?这里的姑娘个个都有才艺。”
“我要回家。”慕容仙竹躲开。
“回家?嗯,到了这里就由不得你了,看你穿着一般,这个家绝对比你那个家好。”
“我是慕容氏大小姐。”
“哟,慕容氏大小姐,你以为我眼睛瞎的吗?大小姐有穿成你这样的?”老鸨大惊小怪。
“我要回家。”
“来人,好好看着她。”老鸨也不管了,来这里的姑娘刚开始都是百般不愿的,关上几天就好了。
“天香楼”的厨房,安若晴正忙的不可开交。
“哎,你知道吗?老鸨又买了个姑娘,长得挺一般的。”来厨房拿吃食的丫鬟说。
“是吗?我怎么听说她是慕容氏大小姐。”
“呵,大小姐?谁信啊,穿的还没咱们好呢。”
“就是。”
“你们说什么?”安若晴从炉灶边探出头,她刚才听到了不得了的消息。
“老鸨买了个大小姐当姑娘。”
“大小姐?”
“是啊,好像是慕容氏大小姐。”
“什么?”安若晴跳了起来,是慕容仙竹?
“你干嘛,一惊一乍的,赶紧做饭,姑娘们饿着呢。”
安若晴蹲下身子,脑子了不停的转,慕容仙竹怎么会被卖到这里的?晚饭的时候,安若晴悄悄跟给慕容仙竹送饭的丫鬟打听了一下,确定真的是慕容仙竹,这还了的,这是跳火坑了。
同时,慕容氏发现慕容仙竹一直没回家,也在四处找人。只是他们绝对想不到,慕容仙竹会在“天香楼”。
慕容仙竹没有吃饭,她隐约知道青楼是什么地方,正想着要怎么逃出去。
“姑娘,给你送热水来了。”安若晴低着头假装成送热水,进了慕容仙竹的房间。
“我不洗澡。”慕容仙竹劈头就是一句,也没看清来人。
“慕容仙竹,真的是你?”安若晴看着她,10年不见了,都快认不出了。
“你是?”慕容仙竹盯着她那受伤的脸看了一会儿,“你是安若晴。”
“嘘嘘,小声点,门外有人守着。”安若晴压低声音,将热水倒进大木桶里,“姑娘,你慢慢洗。”故意朝门外大声说。
“你怎么在这里?”遇见故人,慕容仙竹抑制不住的激动,真是奇妙,她白天还想到请安若晴吃糖葫芦,现在就看到她了。
“我不是跟你说过,我在镇上最大的青楼吗?”
“你在这里做什么?”慕容仙竹看她一身粗布衣衫,脸儿灰扑扑的。
“我在厨房烧饭,多亏了这张脸,不用当姑娘。”安若晴拍怕自己受伤的脸,“你怎么来了?”
“我被人拐来的。”慕容仙竹说。
“你怎么不逃走?”
“怎么逃?我都不认识路,再说也有人看着。”
“你怎么不吃饭?这是我做的饭,没有毒,吃饱才有力气跑。”安若晴将她拉到桌前。
“我吃不下,我娘该着急了。你能不能帮我?他们不相信我是慕容氏大小姐。”
“嗯,我想想,要逃出去是不太可能。我见过逃走被抓回来的,打得半死。这里的守卫个个会拳脚。”
“那怎么办?”
“只好让你家里人来找你。”
“谁会知道我在这里?”
“我来想办法,你千万别答应他们接客知道吗?但是也别反抗,跟他们耗着。”
“好,我听你的。”
“我要走了,你自己小心。”
“嗯。”
第11章
安若晴想找慕容文琪帮忙,毕竟自己一个厨房烧饭的丫头能上前厅来多亏了她帮忙疏通。不过又怕连累人家,安若晴到底没有开口。想着,她决定找那个人帮忙。
“你找我?”安如风奔到“天香楼”的后院,没什么特殊情况,他每天都会来。这不一来,萍儿就说安若晴要见他,把他乐的。
“安如风,你愿不愿意帮我一个忙。”这是安若晴第一次求人。
“你说。”
“我的朋友,慕容氏大小姐慕容仙竹被人拐卖到这里当姑娘,你的救救她。”
“慕容仙竹?”安如风一听到这个名字,就震惊。自从那次灯会,夏子衿整天的在他耳边念叨着慕容仙竹,真是巧了。
“你认识她?”
“我的朋友认识她,夏子衿,柳家二少爷。”
“这样更好,你把他找来,救慕容仙竹。”
“怎么?不是找她的家人来救吗?”
“你什么脑子?她家里人来了,不的弄得满城风雨,她还要不要活了?现在没人相信她是慕容氏大小姐,索性将错就错。”
“你的计划?”
“让夏子衿来赎走慕容仙竹,你们再送她回去,神不知鬼不觉。”
“你倒是聪明。”
“怎么样?帮不帮?”
“夏子衿不会来青楼。”夏子衿的为人,安如风很清楚。
“你不是说夏子衿认识慕容仙竹吗?他会不帮吗?”
“说的是,他知道了立马就会来。”夏子衿对慕容仙竹可是朝思暮想的。
“那还不快去?晚了人家就名节不保了。”
“好,我去。”
安如风赶到柳家,找到了夏子衿。
“什么?你说的是真的?”夏子衿不相信。
“我干嘛要消遣你啊?不信拉倒,等她成了别人的,你再后悔吧。”
“还等什么,走。”
夜晚的青楼,是最热闹的。
夏子衿一到“天香楼”就有姑娘围了上来。
“我要找老鸨。”夏子衿是见过世面的,往凳子上一坐,摆谱。
“哟,这位少爷,有什么吩咐啊?”
“听说你们这里来了新的姑娘,”
“谁说的?刘大夫,你说的?”
“老鸨,这是我的朋友,人家可是冲着姑娘的初夜来的。”
“是吗?那价格可不低呢。”老鸨心里乐了,今天真是走运了,这么快有大买卖上门。
“我要先见见人。”
“好,楼上请。”
慕容仙竹很困,但是不能睡,万一自己睡着了,被再次卖掉还不知道呢。她坐在床上,听到有脚步声往她这边来,不禁把身子往里面缩了缩。
“人在里头吗?”老鸨问看守。
“在。”
“您里面请。”老鸨打开门。
夏子衿一眼看到缩在床上的慕容仙竹,慕容仙竹也看到了他。
“你。”慕容仙竹正要说话。
“老鸨。”夏子衿立即打断了慕容仙竹,用眼神示意她别说话,“就要她了,我要给她赎身。”
“哟,那就这个数吧。”老鸨举起两只手,一只手买的,怎么也得翻倍吧。
“这。”夏子衿从怀里拿出钱,出门的时候带了钱,可也不够啊。
“我这儿还有一些。”安如风掏出身上的钱,凑在一起。
“少爷真是大方,人归您了。”
“我们走。”夏子衿上前拉起慕容仙竹下楼。
出了“天香楼”的门,慕容仙竹才晃过神来。
“谢谢你救我。”慕容仙竹说,“你的钱,我会还你。”
“不用,这次多亏了他,我才知道你在这遇到麻烦了。”夏子衿指着安如风,“我的朋友,安如风。”
“你好。”
“不客气,我是安若晴的哥哥,是她找我救你的。”
“安若晴吗?多亏她了,真想亲自谢谢她。”
“我会替你带到的,我们赶紧走吧,慕容氏说不定正四处找你呢。”
“嗯。”
两人将慕容仙竹送回了慕容氏,慕容邵谦是万分感激。问到是怎么回事?慕容仙竹只好说是自己贪玩迷路了,然后遇到两人,把她送了回来。
慕容邵谦也不追问,只是,以后,慕容仙竹再也不能随便出门了。
柳家。
“爹,娘,我回来了。”夏子衿是顶着月亮回来的,一进门就看见父母坐在厅里。
“你去哪里了?”柳老爷一脸疑惑的问。
“我。”夏子衿在脑子里想着要怎么说。
“少爷是去救一个姑娘。”一旁的安如风说。
“姑娘?什么姑娘?”柳老夫人很是疼爱这个儿子,想着帮着说一嘴,“亦枫,你让安若自己说。”
“是。”安如风知道自己的身份,识趣的往后站站。
“我是去救慕容氏大小姐,她被人拐到了妓院。”夏子衿知道不能不说实话了,恐怕父母已经知道自己去妓院救人的事情了。
“就算是救人,也不用你亲自去吧,让亦枫去不就成了。”柳老爷也不想责怪儿子,只是怕儿子误入歧途,刚刚听女儿说起的时候,自己还真不相信。
“爹,我。”夏子衿想争辩几句,又咽了下去,“我知道了。”
“知道就好,那个慕容氏大小姐长什么样子?怎么要你去救?”柳老夫人问。
“爹见过的,就是白日里被大哥调戏的那个姑娘。”
“那个姑娘?”柳老爷摸着下巴,看起来倒像是正经人家的姑娘,从衣着看却不像是大户人家的小姐。
“人家是好姑娘,白天的时候我应该送她回去的,谁知她被人绑走了。”夏子衿还是自责,一想到那个妓院,他就不寒而栗。
“安若啊,你是不是喜欢人家?也没见你对谁这么伤心的。”柳老夫人到底是女人,看出了儿子的心思。
“娘,我是有那意思,人家好像不怎么愿意搭理我。”
“是吗?那倒是有意思了,我柳家也不比慕容氏差,你要是喜欢,爹给你提亲去。”柳老爷是真的宠这个儿子,想着慕容氏的家境也好,那慕容氏大小姐虽然没怎么接触过,儿子喜欢就好。
“谢谢爹。”夏子衿很高兴。
“不过还得等些时候,你现在还不能独当一面,等你自己可以了,爹就给你提亲去。”
“好。”
躲在门后偷听的夏子琪气的手指甲都把掌心抓破了。
“哼。”回到自己房间,夏子琪狠命的将桌上的东西都扫落在地。她本以为可以借这次机会让夏子衿吃点苦头,没想到父母居然就这么放过了,还说要给他去慕容氏提亲,真是气死了。
“哟,我说妹妹,你这是嫌家里东西多呢啊。”夏子悦站在门口,戏谑的看着生气的夏子琪。
“你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你怎么跟大哥说话呢?”夏子悦一听不乐意,脸色立马拉下来,“你以为我不气?花那么大力气全泡汤了。”绑架慕容仙竹的事是夏子悦策划的,目的就是将夏子衿一军。夏子悦知道夏子衿是正人君子,断断不会置之不理,到时候在父母面前告一状,也好解解气。
“要想让爹娘处置他是不可能了。”夏子琪脑子飞快转着。
“是啊,我是没办法了。”
“你会没有办法?”
“我能有什么办法?”
“哼,我就不信了。”
夏子衿跟着父亲四处做生意,21岁的年纪,该谈婚论嫁了。夏子衿想到了慕容仙竹,应该也18岁了,不知道有没有嫁人。
柳清平再一次带着儿子来到慕容氏,慕容邵谦很热情的招待了他们。
夏子衿看到慕容云朔追着慕容仙竹,“姐姐,你就不能别躲着我吗?”竹轩不明白,已经又是6年了,她干嘛依旧不理自己呢?
“你别跟着我,二娘要生气的。”小仙竹很烦。
“你老是这句话,我娘生气那是她的事。”长大了的竹轩说话也不像小时候那么客气了。
“找你妹妹说话不好吗?干嘛要找我?”小仙竹不耐烦了。
“我就想找你,你是我姐姐,你不许不管我。”竹轩大叫。
“你也知道我是你姐姐,那,那你干嘛要偷看我?”小仙竹有点难以启齿,夏天的时候,竹轩有几次到她窗边偷看她睡午觉,差点吓到她。
“我,我不是故意的。”竹轩被拆穿了,有点不好意思,面子上挂不住,只好扯谎,“我是要还你帕子的。”说着掏出一条帕子,正是12年前,小仙竹给他擦身子用的,上面绣着竹子。
“你,你还留着。”小仙竹看到帕子就想起了被竹心扔进池塘的书,仿佛又看到了一脸嫌恶的竹心,“你还给我。”
“我不要。”竹轩收起来,“我要留着。”
“你,你这是想干什么?”小仙竹想不明白,这孩子想做什么?
“我只是想跟你说说话。”竹轩说。
“你想说什么?”
“我能吃你亲手做的菜吗?”竹轩的要求不奇怪,他很想念12年前的那个鸡腿。
“厨娘的手艺不好吗?你在闹什么脾气?”小仙竹才不会理会他。
“我要吃你做的。”竹轩现在张成小伙子了,底气也足了。
“我不是厨娘。”
“你自己做饭,多做一份给我不好吗?”竹轩嘟着嘴,声音小了一点。
夏子衿没有再听下去,凭他的直觉,这个慕容云朔是对慕容仙竹有感情了。
这一次,慕容氏老爷留客人吃饭。柳家老爷想见见慕容氏各位少爷小姐,慕容仙竹第一次被允许参加宴席,连带着方蓉蓉也沾了光。
最高兴的是慕容云朔了,他吃到了姐姐做的菜。
最不高兴的是慕容云英了,她讨厌看到慕容仙竹,更讨厌看到慕容云朔和夏子衿的眼里都只有慕容仙竹。
最郁闷的是慕容仙竹了,她可不喜欢这种场合,只好默默吃饭。
夏子衿有意无意的看一眼慕容仙竹,6年不见,她长成大姑娘了,也更好看了,虽然还是简单的衣着,气质还是一样的。
第12章
柳家老爷看看自己儿子,也猜到了几分,“不知,令爱有没有许下人家?”
“啊,没有,怎么?柳兄有这个意思?”慕容邵谦想着柳家也不错,要是女儿能嫁过去也好。
“呵呵,可以的话,当然好。”
一听这话,慕容云英心里高兴了,其实早在6年前她就对夏子衿有意思。
“大小姐也没有婚配吗?”夏子衿突然问。
“呃,没有。”慕容邵谦愣了一下,大家都愣了,慕容氏人都知道,蓝大小姐不被待见。
“那就好,爹,我要娶大小姐。”夏子衿也不含糊,说的直截了当。
“哐当”,好几双筷子落地。
“哼。”慕容云英当场气结,扔下筷子走人。
“心儿,不得无礼。”慕容邵谦训斥。
竹心不情不愿的坐回去,狠狠地瞪着低头扒饭的小仙竹。
竹轩看看夏子衿,心里明白了,原来6年前,夏子衿问自己姐姐有没有婚配是这个意思,自己反应慢了。
“啊,柳兄,这件事可以慢慢再议。”慕容邵谦也知道小女儿的意思了。
“好说好说,是我们唐突了。”柳清平也摸不着头脑。
是夜。
“娘,小仙竹她哪里比我好了?怎么就看上她了?”竹心很不舒服。
“你也是,像什么样子,那么失礼。”苏辛月说。
“你以为我愿意吗?”
“爹,我不依。”
“我知道,这不是压下了吗?”慕容邵谦也没想到柳家少爷看上了小仙竹,这可怎么好?
“你倒是说句话啊,压下有什么用?”
“我能有什么办法,人家看上的,大不了不解这门亲。”
“不行,我喜欢夏子衿。”
“瞧你,哪里像姑娘家说的话。”
“我就是喜欢他。”
“让我再想想吧。”
另一边,小仙竹倒是淡定,她才不管谁要娶她,她也没资格说话,一切都是父亲做主。
“仙儿,你怎么想?”方蓉蓉倒是吃惊不小,能有人家看上女儿当然是好。
“娘,我什么也不想。”
“怎么能不想呢?那柳家少爷倒也是个人物,看着也好。”
“好什么好,娘,你快睡吧,别操心了。”
“好好好,女大不中留。”
小仙竹也不说什么,关门回自己房间。走了一段,停了下来。
“出来,我知道是你。”小仙竹说。
“你要嫁给他?”黑暗中走出来的是竹轩,一脸沮丧。
“不要乱说。”
“他6年前就问我你是否婚配,我没想到。”
“你想说什么?”
“不要嫁给他。”
“胡说什么,这不是你我能做主的。”
“竹心喜欢他,你不要嫁给他。”
“正好,竹心嫁给他好了。”
“真的?”
“我不跟竹心抢。”
“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要睡了,你走吧。”
小仙竹没有回房,她去了“沁竹斋”。今晚没有月光,黑压压的一片,小仙竹伸手摸摸伸出铁门的竹叶,很冰凉,竹叶的清香。
“你也不希望我嫁给夏子衿吗?”小仙竹将竹叶贴在脸上,凉凉的很舒服,“你怎么不吃我?”这些竹子攻击了父亲和竹轩,怎么不碰自己?这么些年,小仙竹慢慢接受了所谓的事实,她是父亲口中的守护神,有她在,这园子里的东西就不会害人。父亲是不会让她离开这里的,这辈子她都不能离开。
柳家。
“你怎么突然那么说?”柳清平看着自己的儿子,他也奇怪,儿子跟慕容氏大小姐才见过几次?就私定终身?
“爹,我就要娶她。”夏子衿说,再不快点就让别人抢走了。
“我看二小姐挺好,就是脾气躁了些。”
“我不要二小姐,我要大小姐。”
“这大小姐是什么样的?怎么若儿这么喜欢?”萧梅还没见过儿子这么喜欢一个人。
“她很好,善良,什么都会。”
“既然是大小姐,自不会差的,若儿喜欢就依了他吧。”
“也好,我看那大小姐倒是安静贤惠。”
“什么时候提前?”
“急什么?过些日子再说。”
过些日子,柳家把婚书送了来,指名道姓,要慕容氏大小姐——慕容仙竹。
“姐姐不会嫁给他的。”竹轩不高兴了。
“爹,我不依。”竹心也反对。
“别吵了。”慕容邵谦也头大,柳家非要小仙竹,怎么办?
“大小姐,柳家把婚书都送来了,指明要大小姐呢。”丫鬟欢子说,自家大小姐是好人,也难怪柳家二少爷喜欢了。
“有什么好说的。”慕容仙竹无所谓。
“仙儿。”方蓉蓉想说什么。
“娘,你别说了。”慕容仙竹说。
“娘,怎么办?难道真让小仙竹嫁给夏子衿?我不要嘛。”慕容云英纠缠苏辛月,非要个说法。
“我能怎么办?也怪你自己无能,怎么让她给比下去了?”苏辛月也不明白,自己的女儿哪里比不上小仙竹那死丫头了?
“我无能?我怎么无能了?”
“要是她不能出嫁就好了。”
“说什么胡话,她好手好脚的,怎么不能出嫁?”苏辛月也是气糊涂了,听了女儿的一句话,突然想到了什么,“不能出嫁?”
“只要她不能出嫁,不就行了?”
“不能出嫁?”苏辛月自言自语。
“娘,你是不是想到什么办法了?”
“办法是有,就是太恶毒了。”苏辛月没想到自己会想到那个办法,自己也很犹豫。
“什么办法?娘你快说。”
“只要她残疾了,不是正常女儿家,柳家一定不会要她。”
“残疾?打残她?”
“说什么呢?怎么能打她。”
“那怎么办?对了,用毒,毒死她。”
“你,你这都哪里学来的?”苏辛月没想到女儿知道这个。
“哪里需要学,满大街都有这样的事情。”
“不能毒死她,你父亲虽然不喜欢她,毕竟也是慕容氏人。”
“那就弄瞎她的眼睛,我可讨厌她的眼睛了,毒哑她,都行。”
“嗯,这个办法要小心行事,千万不能让你爹知道。”
“还不能让哥哥知道,哥哥对小仙竹太好。”
“对。”
既然这么想了,苏辛月也准备行动了。她托娘家人找了一种毒药,慢性毒,也不知道能不能有用。
这天,苏辛月亲自潜到厨房里。因为小仙竹母女的饭菜一直是小仙竹自己在厨房做好,端到房里吃的。所以,要在饭菜里下毒是不可能的,只好在那些餐具上做手脚了。于是,苏辛月将毒涂在了小仙竹的筷子上。她早就打听好,小仙竹有用固定的筷子,事后只要处理掉那些餐具就行了。
当晚,小仙竹吃过饭到半夜就中毒了,浑身疼的直流汗,头晕眼花,肚子疼。请了大夫来,大夫诊断是吃坏了东西,开了几服药而已。谁知道,这大夫早就被苏辛月买通了。喝了药还是不见效果,小仙竹疼了整整一夜,第二天双眼就失明了。方蓉蓉知道后哭的死去活来,自己的女儿已经很苦了,怎么老天还要这样对她?慕容邵谦也很意外,觉得这是天意,让小仙竹留在慕容氏,也就没多想。大夫看了半天,直摇头,没办法医治了。
慕容氏大小姐吃伤了东西,连着双眼也瞎了。夏子衿知道后,很快赶到了慕容氏。
“小仙竹,让我进去。”夏子衿推开拦着他的家丁,闯进院子。他要看看小仙竹,小仙竹怎么会失明了,不会的。
“你不要靠近姐姐,都是你,害了她。”竹轩挡着他,都是这个人害的姐姐失明了,姐姐不会嫁给他的。
“让开,别以为我不知道。”夏子衿也不客气了,凑到竹轩耳边,“你喜欢她,可是她是你姐姐,我是你姐夫。”
“你,你。”竹轩气的发抖。
“小仙竹。”夏子衿推开竹轩,踏进房门。
小仙竹静静地坐在床上,面无表情。
“小仙竹,你怎么样了?”这是夏子衿第4次见到小仙竹,他顾不得男女授受不亲,抓住她的手,冰凉的,不再是那温暖了。
“你是谁?”小仙竹突然看不见了,对什么都很敏感,甩来了他的手,缩进床里面,抱着自己。
“我是夏子衿,你不记得了?我是来娶你的。”夏子衿想抱抱她。
“我不喜欢你,婚书你带走吧。”小仙竹淡淡地说。
“不,我就要你,我只要你,婚书上是你的名字,除非你不是慕容仙竹。”
“我是瞎子。”
“瞎子我也要娶你。”
“你走,我不想看见你。”
“听到没有,姐姐让你走,你还不走。”门外的竹轩立马赶人。
“我走,我一定会娶你。”
说是这么说,柳家老爷听说慕容氏大小姐失明了,开始不同意这门婚事了。慕容邵谦也正好有这个意思,说出了二女儿竹心一直心仪着夏子衿,想要将竹心嫁过去。柳家老爷虽然不怎么喜欢慕容氏二小姐,不过事到如此,为了不弄的满城风雨,只好答应了。婚书没有退回,只是名字改成了慕容云英。夏子衿是死也不同意,但是父母之命,难为。只好违心的答应,可是他心里喜欢的还是慕容仙竹。
婚礼的那天是月圆之夜,小镇上很热闹。小仙竹听着那鞭炮声,觉得自己如果是耳朵聋了该多好,那个下毒的人就应该杀了她,而不是这样折磨她。谁都以为她是自己吃伤了东西,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是有人想害她,无非是她阻挡了某些人。瞎了也好,她可以躲起来。
也不知道是第几次了,小仙竹让欢子牵着她去了“沁竹斋”,欢子本来不敢去,可是小仙竹现在根本没办法一个人走来走去。
“大小姐,到了。”欢子小心地冲园子里张望,老太爷吩咐的,谁也不许靠近这个竹园子。
“我知道,闻到竹子香味了,你回去吧。”小仙竹嗅着那清香,感到有一丝丝的安慰。
“大小姐,你一个人在这里。”欢子不放心。
“没事,你回去吧。”小仙竹说。
“是。”欢子快步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