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古代言情 >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三章


“走啦,你不是要吃烤全鸭?我都订好位子了。”安如风将夏子衿拉出人群。
“好吧。”夏子衿想着,不知有没有机会再见到那位姑娘?
“芸香楼”,夏子衿和安如风在楼上坐着,一边吃着美味的烤鸭,一边欣赏楼下街上的灯会,一举两得。
“亦枫,找到你妹妹了吗?”夏子衿问,柳亦枫来到青竹镇有2年了,不知道有没有找到他的妹妹?
“已经找到了。”说到妹妹,安如风突然的安静下来,脸色也变了。
“怎么了?找到不是好事?”夏子衿问。
“嗯,是好事,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你已经帮了我很多。”安如风笑笑。
“好吧,有什么困难要说,我们是好朋友,你还是我的救命恩人呢。”
“好。”
“嗯。”夏子衿看着楼下街上,本也是无意间,瞥到一个身影,是她?不对,是有点像,奔到栏杆处,想看仔细一点。
“你怎么了?”安如风也凑过去。
“那个姑娘,跟我刚才遇到的有点像。”夏子衿指着一处卖花灯的小摊上,一个穿粉色衣裙,满脸愤怒的女孩子,正要一巴掌挥上那个拉着她手的无赖。
“那个,是你大哥?”安如风眼角抽搐,夏子悦,夏子衿的大哥,有名的无赖痞子流氓。
“嗯。”夏子衿想也没想就奔下楼,穿过人群。
“放手,你是什么人?拉我女儿干什么?”苏辛月很气,这个男子也就靠近20岁的样子,怎么一副地痞流氓的样子。
“哟,我是看你们小姐长得俊,摸摸而已。”夏子悦衣衫不整,满嘴酒气,想必是刚从青楼出来,一眼看中打扮娇艳,长相标致的慕容云英了。
“流氓。”慕容云英脸都绿了,拼命挣扎,那家伙敢碰她的手?
“性子倒是烈,少爷喜欢。”夏子悦眯着小眼睛,将慕容仙竹浑身上下看了个遍。
“大哥,你也来看灯会啊?”夏子衿挤到夏子悦面前,“这位小姐是?”
“你,夏子衿,你又来坏我好事?”一见到夏子衿,夏子悦就气不打一处来,这个家伙,在家里得父亲万千宠爱,自己这个大少爷是一文不值。现在找个妞儿,还要他来多管闲事。
“柳大少爷好。”安如风也来了。
“你是柳家大少爷?”苏辛月看着他,“好个柳家,等我告知老爷,告你个调戏民女的罪名。”
“嘿,我倒要看看,谁敢告我?”夏子悦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强龙压不过地头蛇。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慕容氏小姐,你敢碰我,我让爹剁了你的手。”慕容云英挥开夏子悦的手,狠狠的说。
“慕容氏?”夏子悦若有所思,这慕容氏在镇上也是有名气的,想来还是不惹为好。
“大哥,还不给人家赔礼道歉?”夏子衿是听过慕容氏的名声。
“哼。”夏子悦也不道歉,一甩手走了。
“你?岂有此理。”苏辛月气急。
“夫人消消气,我大哥不是故意冒犯小姐的,我这里代他赔罪。”夏子衿作揖赔罪。
“不要你假好心,竹心,我们走,真是扫兴。”苏辛月哪里听解释。
“别看了,人都走了。”安如风推推他,他是怎么了?发呆。
“亦枫,那位姑娘长得很像慕容氏小姐,你说她会不会也是慕容氏的小姐?”
“慕容氏有几个小姐?”
“不知道,好像是两个。”
“你看上人家了?”16岁的男孩子,情窦初开,喜欢上人家姑娘也是正常的,“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我哪有,好啦好啦,烤鸭还没吃完,走。”夏子衿收起自己的猜测。
慕容仙竹和欢子先一步回到家,后脚,苏辛月就带着慕容云英骂骂咧咧的回来了。
“大小姐,我听说,刚才灯会上,二小姐让无赖调戏了,二夫人正生气呢。”欢子说。
“嗯。”慕容仙竹也不发表意见,继续画竹子。
“也是,咱们也遇到了,不过不怎么像流氓。以后出去还是要小心。”
第8章
镇上最大的青楼“天香楼”。
上房雅间里,夏子悦正搂着花魁之一的慕容文琪。慕容文琪人如其名,很是文雅安静,本来也是正经人家的小姐,家道中落,沦落成风尘女子。精通琴艺,卖艺不卖身,只是倾心于夏子悦一人,随即也把自己的身子给了他。
“怎么了?心情不好?”慕容文琪看着夏子悦就着自己手中的杯子喝着酒,心不在焉的样子。
“嗯,夏子衿那小子,总是搅我的好事。”一想到夏子衿,夏子悦就气的牙痒痒,恨不得除了他。
“你弟弟又惹你了?”慕容文琪也听说过夏子衿,当然是从夏子悦口中得知。夏子悦每次来都会发牢骚,说着自家弟弟的不是,咒骂那是家常便饭,慕容文琪也就是静静的听着。
“我看中一个女人,还没动手呢,那小子就凑上来,真是扫兴。”
“你又看中谁家姑娘了?哼。”慕容文琪扭着腰假装很生气,这是她的好处,她不会真生气,也知道妓女没有生气的资格,男人想你了来看看你,不想你了,就是等到死也是白等。留住眼前才是重要。
“怎么?吃醋了?”夏子悦在她腰上重重捏了一下。
“哎哟,我怎么敢,只是想知道是哪位妹妹这么有福气。”
“慕容氏二小姐。”
“慕容氏二小姐?”
“怎么?你认识?”
“听说过慕容氏,不认识。”
“哎,真的想办法除掉这个小子,老爷子是越来越娇惯他了。”
“好了,我弹首曲子你静静心怎样?”
“好。”
慕容文琪移步到一边坐下,修长的手指拂过琴弦,一曲水姻缘,静谧缠绵,眼波流转,是万千情意绵绵。慕容文琪心里是苦的,她原先指望夏子悦可以为她赎身,娶她过门,现在看来是不可能的了。看他的样子,似乎以后还要牵扯上人命官司。慕容文琪也不抱着能当少夫人的心思了,好在夏子悦的庇护下,她不用接待其他客人,起码不用沦为万人骑的妓女,只是失身他一人而已。
再说安如风这个人,2年前,在外地巧遇柳家老爷和二少爷。那时候,夏子衿随着父亲外出谈生意,本也是好好的,不知为什么就突然病了。多亏遇到18岁的安如风,独自住在郊外的屋子里,人倒是也随和。主要是安如风很擅长医术,费了点小功夫就治好了夏子衿的毛病。柳老爷很感激,夏子衿更是对这个大他4岁的大哥很有好感,两人成了好友。正好,安如风要来青竹镇找母亲和妹妹,人生地不熟的,暂时寄住在柳家。
说到寻亲,这又是一段故事。安如风的父亲刘礼是个大夫,可是不专供救人病方,偏偏喜欢弄个毒什么的。为了研究一种毒,居然狠心的用年仅4岁的女儿做实验,毁了女儿的半张脸。妻子顾汐悦本就因为刘礼执迷,不顾家里死活,恨他万分。一气之下,带着女儿离家出走。手无寸铁的妇人流落外地能有什么安身之处,可悲的,被一个酒鬼强行奸污卖到“天香楼”为妓女。4岁的女孩子刘烟淼因为半张脸被毁,卖不出好价钱,只好被酒鬼带在身边,当个讨钱的工具。
而大5岁的长子安如风因为从小喜欢花卉,跟着种花的师父学艺。等他知道母亲带着妹妹远走他乡,也是很气愤,可是父亲毕竟是父亲,安如风没办法抛弃他。
刘礼也知道自己是过分了,完全不顾妻女的感受,也没有尽到做父亲做丈夫的责任。等他清醒过来,便四处寻找妻女,研究方子,希望找到妻女的时候,可以把女儿的脸治好。只是,长期跟毒物一起,他的生命在缩短。终于,一病不起,撒手人寰之际,满心懊悔,再三叮嘱,要安如风找到母亲和妹妹,用自己传授给他的医术给女儿换张脸,作为对自己过错的弥补。
安如风在“天香楼”的大厅里坐了很久了。他只是点了几样小菜,一壶酒,没有点姑娘。周围是很嘈杂的声音,淫秽的,粗俗的,让他有点心烦。他来青竹镇2年了,找到了母亲和妹妹。母亲早在4年前就死了,据说是被毒蛇咬死的。听到这个消息,安如风很难过。安如风其实不是刘礼和顾汐悦的儿子,他是捡来的。养父母没有告诉他,但他知道,他也感恩,所以很小就跟着师傅学习种花,顾汐悦喜欢花,尤其是芙蓉花。他想着给母亲种一院子的芙蓉花,报答养育之恩。
“天香楼”没有人追问顾汐悦是怎么死的,妓女之间不合是常有的事,说不好是谁嫉妒放了条毒蛇作怪。反正妓女也是贱命,谁会来管。
“刘大夫,怎么总是一个人干喝酒的?”慕容文琪的侍女萍儿上前问,“我家姑娘请你上楼喝酒。”
“有劳了,多谢。”安如风嘴上说着,也不动身。这个慕容文琪还是不死心吗?不是已经收了夏子悦这个入幕之宾了?
“你明知道我家姑娘喜欢你,你这是干什么?”萍儿看得出慕容文琪还是惦记着这个安如风,想当初,安如风第一次来“天香楼”,多少姑娘为他倾心,不止是他的相貌,他的为人是那样随和,看姑娘的眼神是那样清澈有神,温柔贴心。可是,安如风拒绝了所有倾慕者。慕容文琪这才伤心,以至于移情别恋。
“这话可不能乱说,当心柳家大少爷知道了,我可吃罪不起。”
“你会吃罪不起?谁都知道你跟柳家二少爷的关系,有他给你撑腰,你还怕?”
“你去伺候你家姑娘吧。”
“你在等谁?”萍儿很奇怪了,这人来这里,也不点姑娘,干喝酒为什么不去酒楼?
“你们这儿有个叫安若晴的女子吗?”安如风早就打听清楚了。
“安若晴?你是说厨房烧饭的丫头吗?”
“厨房烧饭?”安如风是不知道安若晴在“天香楼”做什么,以为她是给那个姑娘当丫鬟呢。
“不烧饭能做什么?她的那张脸谁见了都要吓一跳。”
“很难看?”安如风也不知道安若晴的脸到底伤成什么样子了。
“很难看。”
“哦。”
“你找她干什么?”
“她是我妹妹,我来认亲的。”安如风也不骗她,说不定还能帮自己呢。
“你妹妹?你有个那么丑的妹妹?那个,被毒蛇咬死的是你母亲?”“天香楼”的人都知道,安若晴的母亲就是那个被卖进来的顾汐悦。
“是,我母亲和妹妹命苦。”安如风装着很伤心的样子,“你能帮我找她吗?我们一家人分散很多年了,那时候我还小,什么都不知道。”安如风伤心的都要哭了。
萍儿哪里经得住美男的眼泪轰炸,立马投降。
“我是能帮你找她,不过由我家姑娘出面最好,我一个小丫头做不了主。”萍儿也不傻,有这种好事当然由姑娘出面比较好,老鸨也不会说什么。
“那就麻烦你家姑娘了。”安如风想着不要麻烦人家为好,可是为了见到安若晴。
“你等等,我去回禀一下。”萍儿快步跑上楼,不一会儿,跑下来请他上楼。
楼上,慕容文琪的房间,布置的相当雅致,点着清幽的熏香。除了里外两间,还有独立的小包间。果然花魁就是有特权的。
“刘大夫,请坐。”慕容文琪听萍儿说了,当时很惊讶,“安若晴真的是你妹妹?”
“是,她原先姓刘。”安如风坐下。
“哦,我是听说她的母亲是姓顾的。”
“你能帮我见到她?”
“要见一个丫头本也不难,只是这个丫头样貌,呃,恐怕你不能在这里见到她。”慕容文琪言下之意是安若晴太丑了,来前厅会吓到客人,“我跟妈妈说说,让萍儿带你去后方见她吧。你对我们‘天香楼’的姑娘有恩,妈妈不会阻拦的。”
“那好,多谢姑娘费心了。”安如风突然很感激自己一直以来对“天香楼”姑娘的照顾了。他一直在为这里的姑娘免费治病,妓女嘛,免不了要有些难以启齿的病。
“不客气。”慕容文琪也是有自己的小心思,这个安如风,跟他没有夫妻缘,做个朋友不为过吧,卖他个人情也好。
萍儿带着安如风来到后院厨房的时候,安若晴正在卖力的收拾鱼。小时候,她个子矮力气小,只能帮着烧火,没有工钱,混个饱暖。现在长大了,老鸨为了省工,将厨房的一半交给了她,好一顿忙活了。好在还有工钱可以拿。
“安若晴,有人找你。”萍儿喊她。
“哪个短命的找我?还没到开饭时间吧。”安若晴很不爽,自己忙着呢。
“你先去忙吧。”安如风将萍儿支开,“你这样杀鱼的?”安如风看她一棍子差点将鱼头打扁了,鲜血四溅,有够血腥的。
“你谁啊?”安若晴抬头,露出半张脸。
“我帮你。”安如风卷起袖子,拎起刀,干净利落的收拾好一条鱼。
“你很懂嘛,你抢我饭碗来的?”安若晴站起身,斜着眼睛瞅他,这个人长得白白净净的,没事干嘛笑的那么欠揍?
“我来认亲的。”安如风伸手想撩起那遮住半张脸的长发。
“你干什么?”安若晴将沾着鱼血的刀横在他面前,一脸警惕。
“你的脸,我看看伤的怎么样?”
“管你屁事,走开走开。”
“我是你哥哥,我来找你。”安如风怕再不说,就要被推出去了。
“哥哥?”安若晴怒视他,说什么屁话。
“你不记得了?你姓刘,我叫安如风,咱们的爹叫刘礼,娘叫顾汐悦,你叫刘烟淼,我们住在芙蓉镇的,娘最喜欢芙蓉花,爹最喜欢,呃。”安如风不说了,他看到安若晴的眼里在冒火,手握成拳头,咔咔想。
“喜欢什么?用毒是不是?你不是要看我的脸吗?”安若晴撩起头发,露出狰狞的伤疤,“你看啊,看清楚了。”
第9章
“妹妹,你。”安如风看到了,那半张脸只能看出一只眼睛的存在,其他地方都是黑乎乎的,真的很可怕,“你别这样。”
“我不认识你,你走。”安若晴扭头回厨房,她的心在狂跳,这么多年了,她都快忘记还有父亲,还有哥哥。
“我真的是你哥哥,我小时候在外学徒,你不常见我,可是,我知道,你很喜欢吃鸡蛋馅儿的饺子,娘包的鸡蛋馅儿饺子。”安如风见过刚满4岁的妹妹的抱着大碗吃饺子的样子,那也是他最后一次见到她的时候。
“你走,我不要见到你。”安若晴在心里大叫,干嘛要来找她,当她死了算了,“出去。”她用力将安如风推出厨房,关上门。
“我不会走的,你是我妹妹。”安如风隔着门板喊。
一连几天,安如风都来“天香楼”。虽然他之前也来这里给姑娘们看病,可是也没有这么勤快的。安若晴是他妹妹的消息不胫而走。
“刘大夫,安若晴真的是你妹妹啊?”姑娘玉莹趴在他对面问。
“对啊,那个丑,不,是安若晴,你妹妹?”姑娘小红也问。
“是,以后还请你们多多关照了。”
“我们哪敢啊,那丫头野的很,咱们还怕得罪她,什么时候饭菜了多了点吓人的东西呢。”小红翻白眼。
“你们知道她喜欢什么吗?”安如风想着怎么样才能跟安若晴说上话,总不能就这样僵着吧。
“她喜欢吃啊,你没看她很会做饭吗?”
“就是,我看只要是好吃的,她都喜欢。”
“好吃的?”安如风倒没想到,自家妹子是个吃货。
“嗯,我知道几家不错的糕点铺子,你去看看。”
“是啊,小女孩儿都好这个。”姑娘们都七嘴八舌地出主意。
不过,安若晴貌似油盐不进。
“你想干什么?”安若晴见安如风抱抱一堆的吃食站在她面前,很是来气,双手叉腰,“你到底要干什么?”这人怎么这样?
“哥哥疼妹妹是应该的,这都是好吃的,给你。”
“我不喜欢,拿走。”
“那你喜欢什么?”
“我喜欢钱,你有钱吗?”安若晴这话是对的,她就是喜欢钱,她要筹钱回去找那个害她的父亲讨公道。
“你要钱?我有,你要多少?”安如风现在是只要安若晴肯认他,做什么都行啊。
“你,有很多钱?”安若晴眯着眼睛看他,其实她已经相信了这个人是自己的哥哥,明白无故的,不会有人来认她这个一无是处的丑八怪,不过她就是心里有气。
“不是很多,不过只要是你需要,要多少我都会想办法给你。”安如风很真诚,眼里是满满的诚意,看得安若晴都要心跳停止了。
“够了,我不想跟你说话。”
“你跟我离开这里吧,这里毕竟。”安如风想带她走。
“怎么?你嫌弃这里?”安若晴鄙视他,“男人都一样,你不还是在这里?”
“我是你哥哥,你不能跟我好好说话吗?”安如风是真的伤心了,她怎么就不能别这样一出口就带刺的?“这里毕竟不是好地方,你一个姑娘家。”
“这里可以吃饱穿暖,有钱拿,没什么不好。”
“娘知道了会难过的。”安如风说。
“不要提娘,娘苦了一辈子,恨了一辈子,要不是我,她还有的罪受。”安若晴不淡定了,在院子里踱步,“你知道吗?我受不了看娘受苦,陪着笑脸,让那些男人糟蹋,我受不了,我放了毒蛇,咬死了她。”安若晴揪住安如风的衣领,眼睛是红的,“你知道吗?我杀了她,我杀了她。”安若晴大叫着,使劲揪自己的头发,像神经质一样,可想而知,她当时是怎么样的内心纠结,痛苦不堪。
“对不起,我不该提娘,对不起。”安如风按住她,不住的道歉。
“你不知道,都是他的错,都是爹的错,都是他逼走了娘,害的娘被卖到这里受苦,害的我差点当乞丐,还好,还好,我杀了那个酒鬼,哈哈哈哈,我杀了他。”安若晴发疯似的拿起一块砖头,“我就这样,一下一下,砸死他,放火烧,好大的火。”
“你别这样,别这样。”安如风按住她,安慰她,她受了这么多苦,是他意料不到的。
“那个人呢?爹呢?我要筹钱,我要回去,我要讨债。”
“爹已经死了。”安如风说,“他很后悔伤害了你和娘,他真的后悔了。”
“死了?”安若晴突然安静下来,定定地看着安如风,“真的死了?”
“真的死了,他让我来找你们,他教我医术,帮你治脸,他一直在研究怎么帮你治脸,他满心愧疚的活着。”
“哼,帮我治脸,还能治吗?”安若晴冷笑。
“能治,可以换脸。”
“我不想听,你走吧。”刚才还是神经质,现在又好了。安若晴下逐客令。
“我会来看你的,你喜欢芙蓉花吗?我一直在种,给你送些过来吧。”
“我不喜欢。”
“那你可以告诉我,娘葬在哪里吗?我想看看她,她最喜欢芙蓉花了。”
“我不会告诉你的,你走。”
“好,我走,你要照顾好自己,有事来找我,我是你哥哥。”
安如风走了,安若晴的心不静了,爹死了,她还找谁讨债?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她就是为了讨债活着的。
第二天,安如风就送来了一些芙蓉花,“天香楼”的姑娘忙很喜欢,一拥而上抢走了不少。安若晴没要,安如风硬是塞给了她几盆。当天,安若晴就栽在了母亲的坟上,算是一点心意。
过了年,小仙竹16岁,写了一手好字,也做了一手好菜。小仙竹喜欢穿紫色的衣服,样式简单,咋一看有点像丫鬟。
这天,比较热闹,镇上的柳家老爷来拜访了。柳清平是镇上的布商,家境丰厚,有一妻子——萧梅,生了3个孩子,大少爷夏子悦,二少爷夏子衿,大小姐夏子琪。柳老爷很喜欢小儿子,经常带着他跑生意。慕容氏虽然不是同行,也是富庶人家,客套客套总是好的。
“这是令郎吧,长这么大了,不错不错。”慕容邵谦看着夏子衿,17岁的小伙子,一表人才。
“伯父好。”夏子衿问好,跟着父亲久了,这点规矩也是懂的。
“好好,真懂事,来,坐下喝杯茶。”慕容邵谦招呼着。
“爹,有客人来了吗?”竹轩听说来客人了,还有个男孩子,很起劲。
“冒失,怎么不叫人,快,叫伯父。”慕容邵谦训斥。
“伯父好,你是?”竹轩瞅着那个男孩子,比自己高一点,长得白白净净。
“这是犬子,夏子衿。”
“你好。”夏子衿冲着慕容云朔笑。
“我带你去院子玩儿。”竹轩也不怕生。
“去吧去吧,别走远了。”慕容邵谦摆摆手,小孩子。
院子里,竹轩坐在秋千上,晃着腿,看着夏子衿。
“你看我很久了,有什么奇怪的吗?”夏子衿不明白了,他在看什么呢?
“你几岁了?”
“17了,比你大很多。”夏子衿说,这小屁孩。
“17,比我姐姐还大1岁。”竹轩一说起姐姐,就蔫了。
“你有姐姐?”
“我还有个妹妹,跟我同年。”
“哦,我也有个哥哥和妹妹。”夏子衿一想到哥哥那讨厌的眼神和妹妹精明的样子就头晕。
“真好,你们的关系一定不错。”
“还好吧,你呢?”
“我妹妹跟我关系很好,只是姐姐不怎么跟我说话。”
“为什么?”
“也是我娘不好,老欺负大娘和姐姐。”
“你们在说什么?”竹心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两人背后。
“竹心,你要吓死我吗?”竹轩很头大,这个妹妹什么时候可以不那么冒冒失失的。
“你?是你?”竹心看着夏子衿,想起了去年在灯会上见到的,“柳家少爷?”
“他是客人,不要吓着人家。”
“蓝小姐,又见面了。”夏子衿冲竹心笑了笑,其实,他这次来也是有原因的。去年的事让他想了好久,最好求着父亲带他来,希望能找到那个姑娘,当然,他没有告诉父亲,大哥夏子悦调戏了慕容氏小姐。
“谢谢你。”慕容云英记得当时是夏子衿出来阻止了那个流氓,她对夏子衿的印象还是不错的。
“你们认识?”
“要你管?”
“大小姐,还是我来吧,当心烫着了。”走廊里,丫鬟欢子跟着小仙竹,生怕她被烫着。
“你别跟着我了,没事的,娘的药要趁热喝。”小仙竹手里端的是母亲的药,从厨房端来的,这些年,母女俩的待遇好了一些,不过有些事还的自己动手。
“大小姐,今天有客人来,被看到就不好了。”欢子说。
“有客人来?”小仙竹停了一下,想想也是,堂堂大小姐还要亲自去厨房端药,是不太好。不过想想,也不会有人知道她是大小姐,“没事,没人认得我。”
“大小姐。”欢子跺脚,这要是让老爷知道了,要扒了她的皮。
是她?夏子衿看到了,真的是她,换了身衣服,浅蓝色的春衣,相比较去年的紫色衣裙,一点没变,她果然是慕容氏小姐。
“那是谁?”夏子衿问。
“我姐姐,慕容仙竹,怎么了?”竹轩问。
“她是你姐姐?”夏子衿看看慕容仙竹,穿着普通,也不打扮,怎么看也不像是大小姐,倒像是丫鬟。也难怪,当初自己就没认出她来,还以为她只是普通人家的姑娘。
“你不信?我也不信,可她真的是,父亲不太喜欢姐姐。”
“哥哥,你说什么呢?”竹心瞪了竹轩一眼,在客人面前拆自己家的台。
“我说的是实话,姐姐哪里做错了,要这样对她?”
“哥哥你脑子糊了吧,她差点害死你。”竹心也知道那年的事情。
“你听娘瞎说,是姐姐救了我,才不是害我。”
“我要走了,你们慢慢聊。”夏子衿可不想听人家的家事。
“哎,你别走啊,哥哥,都是你,瞎说。”竹心还想跟夏子衿说说话,被搅黄了。
“你才瞎说。”
第10章
夏子衿在院子里走着,这里很大,也很别致,走着走着,就看到远处有竹子,很高大的竹子。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想要走近看看。
“沁竹斋,小仙竹,有意思。”夏子衿想着,园子里的竹子已经伸到了铁门外,太茂盛了。夏子衿想要摸摸那竹叶,刚伸出手去。
“别碰。”小仙竹跑过来,拉开夏子衿。
“哎。”夏子衿差点被她拉倒。
“你没事吧。”小仙竹很紧张,她远远看到这个人走近那些竹子,这个人看着眼生,怕是客人,要是被伤着了,就糟了。
“我没事。”夏子衿近距离地看着小仙竹,长相一般,没有那个竹心好看,看她很紧张的样子,倒是好玩。一看她的手还抓自己的手,粗糙的感觉,经常干粗活吗?看来她真的不像是大小姐。出神之间,倒是反握住了她的手。
“你干什么?”小仙竹一惊,甩开他的手,紧张起来,脸也红了。
“失礼了,对不起。”夏子衿也惊到了,自己怎么就抓着人家姑娘家的手了?“你还记得我吗?”
“你是客人?”小仙竹问,“你是去年灯会上的人?”小仙竹似乎记得那个人,追着自己要交朋友。
“是,我叫夏子衿,你叫小仙竹?这个小仙竹?”夏子衿指指匾额上的字。
“嗯,你还是离开这里吧,被父亲知道,要生气的。”小仙竹说,她可不想再惹麻烦了。
“这里不能来吗?这些竹子都是好东西。”夏子衿不明白这么好的竹子怎么就不叫人欣赏了。
“你还是走吧。”小仙竹也不知道要怎么跟人家说,总不能说这些竹子吃人吧。
“好,我走,不连累你挨骂。”夏子衿也不追问了。
“嗯。”小仙竹转身要走。
“你要去哪里?”夏子衿问。
“这里是我家,我能去哪里?”小仙竹奇怪了,这人干什么呢?好像她才是客人一样。
“你,能陪我走走吗?”夏子衿很期待,他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大小姐。
“我找别人陪你,我不适合。”小仙竹可不想给自己惹麻烦。
“这不是你家?怎么不适合了?”夏子衿问。
“你不明白。”小仙竹自顾自走着,不说话了。
夏子衿也安静的跟着她,跟的小仙竹有点不好意思了。
“你别跟我了,被二娘看到,要生气的。”
“我是客人,怎么跟主人说说话就不行了?”
“我让弟弟带你走走。”小仙竹只好想这一招了。
“姐姐,你找我啊?”竹轩从后面跳出来,一脸期待的样子。
“你,你什么时候在哪里的?你来了正好,带客人走走吧。”小仙竹担心刚才的事情被竹轩看到了,搞不好要闹事的。
“我刚来。”竹轩其实一直跟着夏子衿,他看到了小仙竹救夏子衿的紧张样子,没由来的心痛,那年晚上,她也是很紧张自己的。
“我们干嘛不一起走走?”夏子衿提议。
“不,我还有事,交给你了。”小仙竹逃也似的走开了。
“托你的福,姐姐总算跟我说了句话。”竹轩看着夏子衿。
“是吗?你姐姐真奇怪。”夏子衿说。
“走吧,带你走走。”
“你姐姐许人家了吗?”夏子衿突然问。
“咦?你问这个干什么?”竹轩奇怪了,他也不知道。
“没什么,就问问。”夏子衿觉得自己唐突了,好端端的问人家姑娘有没有许人家。
“我也不知道,应该没有吧。”说到许人家,竹轩倒是有点不乐意了。
“哦。”夏子衿若有所思。
这一天过去了。
夏子衿第3次见到慕容仙竹的时候,慕容仙竹正被夏子悦拉着手,不说非礼调戏吧,反正气氛不好。
夏子衿正跟着父亲在茶楼会朋友,一眼看到了大街上,自家大哥拉着人家姑娘的手。立马心里不爽了,下了楼帮忙。
“大哥。”夏子衿插了进来。
“是你。”夏子悦一见是夏子衿,立马放手,夏子衿在这里,说明父亲也在这附近。果然,看到父亲柳清平怒气冲冲的站在茶楼上,暗叫要倒霉了,不免恨起夏子衿来,搅了他的好事。只好讪讪的离开。
“你怎么在这里?”夏子衿看看她手里的菜篮子,“你买菜?”
“嗯,你呢?”小仙竹问。
“我跟父亲在茶楼会朋友,看见你的。”
“那个是你大哥?”小仙竹问,虽然看起来很像,脾气倒是不一样,一个是流氓,一个倒是彬彬有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