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古代言情 >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二章


第4章
从那天起,竹心不再跟小仙竹说话,上课的时候,两人中间也隔着竹轩。正好,竹轩可以把小仙竹看得更清楚,他好像很喜欢看小仙竹读书写字的样子。
“哥哥,你在看什么?”喜欢捣蛋的竹心见竹轩冲着小仙竹那边发呆,拿书本捅了他一下。
“没什么。”竹轩看看妹妹,再看看姐姐,觉得差别真是大,不知道妹妹长大姐姐这个年纪会不会好一点?
“你昨天干嘛要帮她?小心我告诉娘。”竹心说,她昨天都看到了,自家哥哥帮忙捡书了。
“你去告诉娘,我就不帮你写作业。”竹轩最喜欢用这个来威胁妹妹了,妹妹可讨厌作业了。
“哼,你帮她干嘛不让她当你妹妹?”
“她是我姐姐,不是妹妹。”竹轩说,有可能他真希望小仙竹是他妹妹。
“哼。”
“上课不要交头接耳。”先生敲敲桌子。
小仙竹抬头看向这边,竹轩朝她做了个鬼脸。
下课了,小仙竹没有逗留,她不想跟竹心有冲突。她去了厨房,今天她想跟着厨娘林婶去街上看看。
林婶死了丈夫,没有孩子,很喜欢这个大小姐。一上街就给她买了冰糖葫芦,这是小仙竹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见过父亲给弟妹买过,那时候她很伤心,父亲不喜欢她们母女。
吃着冰糖葫芦,看着街上各样好玩的物件。林婶要买菜,就买了个拨浪鼓给小仙竹,让她在附近等着。小仙竹摇着手里的拨浪鼓,看着鼓面上的胖娃娃,“咚咚咚”,就像胖娃娃在敲鼓。玩着玩着,小仙竹看到几个穿着很破烂的人,躺在墙角边,有人往他们面前的碗里扔钱。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女孩子也那么躺着,眼睛闭着。
“你吃吗?”小仙竹把剩下一半的糖葫芦送到她面前。
“有钱人家的小姐,滚远一点。”女孩子睁开了眼睛,自己往后挪了挪,好像看到瘟疫一样。
“你怎么知道我是有钱人家的小姐?”小仙竹看着她,她刚才一动,头发下的脸露了出来,有脸上被烫伤了,半张脸都是,“你的脸怎么了?”
“要你管,走开。”女孩子背靠着墙,她面前没有碗,她不是乞丐。
“我给你擦擦。”小仙竹拿出手帕,“你自己擦也行。”
“不要。”女孩子转过头不看她。
“这个给你玩。”小仙竹给她拨浪鼓,“我也第一次玩,你玩过吗?”
“拨浪鼓有什么好玩的,没见过世面。”女孩子讨厌拨浪鼓,人家母亲用拨浪鼓哄孩子的时候,自己是跟着老酒鬼吃苦的。
“我是没见过世面,有钱人家的小姐也是苦的。”小仙竹坐到她旁边,摇着拨浪鼓,“咚咚咚,咚咚咚,”敲得她的心都疼。
“你也会吃苦?”女孩子转过头看看她,好久,有点惊讶,她看到她身上有个黑影。
“那是什么?”女孩子伸手碰了碰小仙竹,黑影散了,随后又聚集了。
“什么?”小仙竹不明白。
“你身上有东西。”女孩子看着她。
“什么东西?”
“我能看到鬼怪。”女孩子说。
“我身上有鬼怪吗?”小仙竹问。
“你不害怕?”女孩子想着这样的小姐听到了应该会害怕才对。
“没什么好害怕的,父亲,爷爷,奶奶,二娘都不喜欢我,可能是我身上有鬼怪吧。”小仙竹说。
“也不是啦,我没这么说。”女孩子转过头。
“你叫什么名字?”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小仙竹’,我姓蓝。”
“我叫烟淼,我姓顾。”
“安若晴,好听的名字,你怎么在这里的?”小仙竹问。
“没人要我了,只好一个人。哎呦。”说着,安若晴捧着腹部直叫唤。
“怎么了?”
“饿的时间长了。”安若晴说。
“这个给你吃。”小仙竹把糖葫芦给她,“我吃了一半,你别嫌弃。”
“干嘛嫌弃,你们有钱人家的小姐才不会在乎。”安若晴抓过糖葫芦就往嘴里塞。
“大小姐,咱们回去吧。”林婶买菜回来了。
“林婶,把她带回去可以吗?她没有家了。”小仙竹拉着林婶的衣服求她。
“大小姐,这不是我老妈子能做主的,这要问二少***。”林婶为难地说。
“二娘肯定不会答应的,她最讨厌我了。”小仙竹知道二娘一定不会同意。
“我不会跟你回去的。”安若晴吃完了糖葫芦,不屑地说。
“林婶,你有钱吗? 买些吃的给她吧。”小仙竹想着能帮安若晴最好。
“好,我去买,吃的能买些,衣服可能钱不够了。”林婶手脚麻利,买来了包子糕饼什么的,还有糖葫芦。
“这个给你吃,我明天来给你买衣服,你还在这里等我。”小仙竹说。
“我干嘛要相信你?”安若晴瞅了她一眼。
“我一定来。”小仙竹说。
“大小姐,走吧。”
看着走远的慕容仙竹,安若晴咬了一口糖葫芦,她本不想接受人家的施舍,但是,她隐隐觉得这个叫慕容仙竹的跟她安若晴似乎有缘,很深的缘分。摇着那拨浪鼓,是她留下的,安若晴下定了决心。
小仙竹跟着林婶在厨房忙活了好久,她今天学了一个菜,娘告诉她,就算是大小姐,也要学会做饭菜,自己会了就不用求别人。娘就是不会做饭菜,所以,万一厨房不送饭了,娘就要饿死了。小仙竹现在懂娘的话了,她要学会,娘就不会挨饿。
“你在做什么?”竹轩不知从什么地方跑出来,凑到小仙竹面前。
“哎哟,我的小祖宗,你怎么跑厨房来了,快回去,二少奶奶要生气了。”林婶可不想得罪二少奶奶。
“娘不知道,你刚才去哪里了?”竹轩看着小仙竹在摆弄什么。
“跟林婶出去买菜。”小仙竹将自己弄好的菜摆进盘子。
“这是你做的菜?你会做菜?”竹轩问。
“你要尝尝?”小仙竹拿了一个鸡腿给他。
“给我的?”竹轩两眼放光,他喜欢鸡腿。
“你慢慢吃。”小仙竹拎起食盒要走,这是给娘吃的。爹很久都不叫娘一起吃饭了。
“你去哪里?”竹轩跟着她,“味道还行,我以为你灶台都够不着的。”
“我是你姐姐,你没礼貌。”小仙竹本来心里就不舒服,她身上有鬼怪,他干嘛还跟着她?
“你是姐姐,可你没我高。”竹轩仰起头,男孩子要比女孩子个子高,他的营养也比她要好。
小仙竹不理他,自己走自己的。
“你生气了?你还做菜吗?我还想吃。”竹轩啃完了鸡腿。
“不知道。”小仙竹说。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竹轩大叫。
可是小仙竹才不会理他,她又不是厨娘。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小镇的郊外,有一处稍微偏僻的地方。破烂的茅屋里,传来一个粗野的声音,“有吃的不给老子拿回来,自己倒会偷吃。”
“你又不是我爹,哼。”是安若晴,幸好在街上自己吃了一些东西,要不全让这酒鬼吃了。
“我不是你爹?要不是我,你早就死了。”酒鬼姓吴,叫吴波,听着名字好听,其实人也长得不错。只是自己邋遢不收拾。
“我没有爹,我没有。”安若晴永远不会忘记,那个叫“爹”的男人,毁了她的脸,毁了她的生活,毁了她的母亲。
“哼,小丫头片子,敢顶嘴了,明天接着去要饭,妓女的孩子,矫情什么?哼。”吴波打着酒嗝,歪歪扭扭的。
“我不是乞丐。”安若晴大叫,她不是乞丐,她不想当乞丐。
“不是乞丐,还不如乞丐呢。”顾烟波打着酒嗝,倒在床板上睡着了。
安若晴拿起地上的砖头,照着顾烟波的头就打下去,她恨,她恨这个混蛋男人,她卯足了劲儿,一定要这个男人死,“你才是妓女的孩子,你才是。”
吴波觉得头有点疼,稍稍挣扎了一下,安若晴以为他要醒来,用力又打了几下,鲜血溅了她一身。打累了,她瘫坐在地上,休息一会儿,在屋里转一圈,什么也不值钱,推到桌上的蜡烛,碰到木柴,着起火来。安若晴跑出屋子,看着越来越大的火,心里很解气,见鬼去吧。也不清理自己,安若晴就这样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走到自己白天待的地方,居然有点期待明天慕容仙竹会来,带着衣服和吃的。
慕容氏宅子里,小仙竹在房里看书,上次书被竹心扔进池塘之后,虽然被晒干了,但是字迹有点模糊了,看起来有点困难。今晚是月圆之夜,父亲又是去了二娘那里。不知道为什么?母亲这些年来好像越来越不喜欢往外跑了,父亲出去谈生意也不带上母亲了。母亲似乎开始喜欢上念佛了,她也不去***佛堂,就在自己的房间里,拿上几本经书,轻轻地默念着。母亲说,这样可以静心,点上檀香,更有禅意了。小仙竹不太喜欢这种感觉,所以跟母亲一起吃过饭就回自己房间看书休息。白天遇到的女孩子安若晴,很奇怪也有点可爱,这是小仙竹的第一个朋友,在这个家里没人跟她做朋友,不是不喜欢她,原来是自己身上有鬼怪。小仙竹也曾问过母亲为什么这个家里对她们母女冷淡,是因为她是女孩子吗?那么竹心不是女孩子吗?母亲告诉她这个家里有个秘密,说不定二娘也不知道。娘说,那个叫“沁竹斋”的竹园子里有着奇怪的东西,差点害死了小时候的父亲。还有那个忠犬“小仙竹”的故事,正因为那只黑猫,父亲才给自己取了“小仙竹”这个名字,连带着自己出生的日子都是很巧合的。也许就是因为这些不是巧合的巧合,家里人都不太喜欢自己,还连累了母亲。
第5章
小仙竹跟母亲要了一些钱,明天就可以帮安若晴买衣服了,这个安若晴能看出自己身上有古怪,说不定能帮自己。小仙竹把母亲给的钱收好,母亲是个好女人,很通情达理。小仙竹把头伸出窗户,可以看到那个古怪的竹园子,而且离那儿也不远。爷爷有吩咐过,家里所有人都不许靠近那个竹园子。母亲说那个竹园子里都是上等的好竹子,可惜了。小仙竹突然很想去看看那个竹园子,到底里面藏了什么会害人的东西?守夜的丫鬟欢子睡着了,小仙竹踮着脚跑出来,趁着月光可以看清路。走着走着,一个黑影扑过来,“咚”,小仙竹整个人被撞到一边的柱子上。“谁?”还没说话就被捂住了嘴。一股喷香的皂角味扑鼻而来,“是我,被别说话。”是竹轩的声音。推开那捂着自己嘴的手,小仙竹就着月光看清了他的脸,好像刚洗完头的样子,怪不得有皂角的味道,二娘真是宝贝这个儿子。
“你怎么出来了?”小仙竹瞅瞅周围没人,小声说,“当心二娘知道了。”
“我娘睡觉呢,不知道,你干什么呢?”竹轩一直没睡,他觉得小仙竹出去了一趟回来有点奇怪,主要是,从那次池塘捡书之后,他就很想亲近这个姐姐,想跟她说说话,当然,娘是不会答应的。所以要偷偷的。
“我不干什么,你回去。”小仙竹才不会告诉他自己要夜探奇怪的竹园子,搞不好要惹麻烦的。
“我不,你去哪里,我也去。”竹轩是铁了心了。
“你要跟来吗?当心被吃掉。”小仙竹吓他,她是真的不想带上这个大少爷。
“被吃掉?”竹轩不解地看着小仙竹,“被什么吃掉?”
“别问那么多。”小仙竹只顾自己走,看来二娘真的没有告诉这个大少爷,也是,这种事情还是不提的好。
竹轩也不问了,就跟着小仙竹,两个小孩子在月夜里,躲过宅子里值夜的大人,朝着那个奇怪的竹院子走去。
“那是什么地方?”竹轩看到了长出墙外的竹子,很多竹子,很高大,今晚没有风,竹子不动,可是能听到“沙沙”的声音,像衣服摩挲的声音,也像什么东西缠绕在一起的声音。
“不知道。”小仙竹的心在蹦蹦直跳,越是接近那个地方,她感觉越奇怪。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她过去。
越来越近了,锈迹斑斑的大铁门上是一把大铁锁,看起来很久没有打开过了。两个孩子扒着铁门,朝里面张望。满园子都是竹子,看不真切,密密的,透着月光,树影婆娑。
“竹子?”竹轩呢喃着,好多竹子,比院子里的高好多,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竹子。空气里都是竹子的味道,很清新。有些竹叶已经长的靠近铁门了。
“你不是喜欢竹子吗?”竹轩伸手想摘,“嘶”,细长的竹叶划破了他的手指,血腥味溢出。
“有香味。”小仙竹突然闻到了很奇怪的味道,刚才没有,“别碰。”说时迟那时快,刚才还一动不动的竹子突然间就像活了一样,像手臂一样朝竹轩伸过来。
“小心。”小仙竹身子瘦小,挤进铁门,硬生生的隔着铁门挡在了竹轩身前。背后的竹子停止了动作,缩了回去,一动不动,那香味慢慢散去。
“竹子动了,竹子动了,啊。”竹轩被吓到了,是真的被吓到了,那一瞬间他觉得差点被咬到了。
“你别叫啊。”小仙竹急了,这狼嚎声要把大家都吵醒的。
于是,在竹轩大少爷的狼嚎下,整个宅子的灯都亮了,在看到铁门外大声哭号的竹轩和铁门里面低头不语的小仙竹时,老太爷立马不高兴了。
“你们是怎么回事?孩子都看不好。”慕容扶苏朝着儿子儿媳说。
“爹,是我不好,没看住小仙竹,小仙竹,还不快过来。”方蓉蓉低着头认错,她没想到自己女儿会三更半夜跑这里来,这里可是禁地。
“就是,大姐怎么不看好,害的轩儿,哟,轩儿的手怎么了?流血了,哎呀。”苏辛月刚拉过儿子,还想在叨咕几句,就见自己儿子手指流着血。
“什么?流血?”慕容邵谦心里都毛了,“我看看。”抓起儿子的手,不错,真的有血,“怎么回事?轩儿,怎么弄的?”
“爹,竹子会动。”竹轩哭丧着小脸说。
“什么?”一句话把所有人都懵了。
“胡说,竹子怎么会动?”慕容扶苏皱眉,“小孩子不要乱讲。”他心里知道,又是那个东西作怪了。
“真的,姐姐也看到了,是姐姐救了我,姐姐挡在我身前,那个竹子才没有吃我。”竹轩说的是实话。
“轩儿,不能胡说。”苏辛月以为儿子是被吓傻了,连忙捂住他的嘴。
“仙儿。”慕容邵谦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自己的儿子经历了和自己童年一样的事情,不同的是,这次救人的是自己的女儿,难不成真的是贵人。
“爹。”小仙竹躲在方蓉蓉的怀里,小心地看着面前的男人,已经很久没有看到爹了,她是很想腻在父亲的怀里,告诉他自己也被吓到了,可是,她没有,她看到父亲的眼神,是惊讶,是奇怪,就像看怪物一样,父亲果然是这样看自己的。
“你看到什么了?”慕容邵谦蹲下与小仙竹平时,他也很久没有好好看看这个女儿了,自从有了儿子,他似乎也淡忘了这个女儿,淡忘了初为人父的感觉,连带着也快忘记方蓉蓉这个妻子了。他不是不爱她们母亲,只是父母给他的压力,家业的压力,让他总是把重心偏到了儿子身上。
“没有看到什么。”小仙竹看着父亲的眼睛,那是很好看的眼睛,闪着光,好像很久很久以前就这样看着,这样的眼睛,小仙竹觉得自己的头好晕,“咚”,的一下晕倒了。
“仙儿仙儿。”方蓉蓉慌了,那该死的东西,对她的孩子做了什么?
“走,快去请大夫。”慕容邵谦抱起小仙竹。
“我再说一遍,这里谁也不许靠近,听到没有。”慕容扶苏大声呵斥在场的人,“今晚的事情谁也不许说出去。”
“是。”下人们嘴上这么说,心里也毛骨悚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难不成这竹园子真有古怪。
这一晚,慕容氏宅子忙活了,一晚上,大少爷和大小姐都病了,晕迷不醒的,急的一家人是团团转。
“大夫,怎么样了?”慕容邵谦急着问,当年自己也是就这么昏迷了好久。
“没什么大碍,就是着凉,又惊吓了。”老大夫经验丰富。
“手上的伤也无碍吗?”苏辛月抱着昏迷的儿子,很紧张,她还没有从刚才的气氛里走出来,脑子里还响着孩子的话,“竹子动了,会吃人。”
“无碍,包扎一下就好。”老大夫手脚麻利。
“那就好,还请大夫去看看小女。”慕容邵谦揉着额头,大夫是被苏辛月硬拉过来的,也不知道女儿那边怎么样了。
“好。”老大夫也不吃惊。
另一边,方蓉蓉默默掉泪,连请个大夫都是先顾着那边,当真是不在意咱们母女了。小仙竹还没有醒,方蓉蓉只好用毛巾给她擦擦脸,希望女儿能清醒过来。她是真不知道这孩子怎么就去那个地方了,这么一闹,今后的日子恐怕更难过了。
“大夫来了,大少奶奶。”丫鬟欢子走进来。
“大夫,快看看这孩子。”方蓉蓉没看见慕容邵谦跟来,心下也知道,这下是闯大祸了。
“好。”老大夫放下药箱,给小仙竹做了检查,捋着胡须沉思了一下。
“怎么了?大夫?”方蓉蓉有些急了。
“没什么,只是惊吓,休息休息就会好,只是这孩子面相,有点奇特。”老大夫又看了看小仙竹。
“什么意思?”方蓉蓉觉得奇怪,刚才慕容邵谦看孩子的神情就不对。
“这孩子只怕是畜生投胎。”老大夫说。
“瞎说什么呢?我们家大小姐是千金小姐。”丫鬟欢子怒骂,大小姐已经不得宠了,怎么还容得一个老庸医这么侮辱。
“老朽没有别的意思,姑娘别生气。”老大夫也不生气。
“大夫会看相?还是算命?”方蓉蓉心里早就有几分猜想,听这么一说,心里更是苦了,这孩子的命到底是好是坏?
“老朽不会看相也不会算命,这孩子注定要受苦的。”老大夫摇摇头。
“我们母女都是苦命的。”方蓉蓉将女儿抱在怀里,眼泪直掉。
“老朽告辞了。”老大夫被送出去。
小仙竹沉沉地睡着,满脑子都是那古怪的香味,大片的竹子,个个都散发着那香味,小仙竹一个人躺在竹林里,看着透不过光来的头顶,是竹叶在摇晃。小仙竹想动一动,动不了,突然头顶上出现安若晴的脸,“你是一只猫,你是猫。”安若晴这么指着她的脸,“你这么为他干什么?”
“为谁?”小仙竹问,她可以说话了吗?“你还不懂吗?人心。”安若晴眼中是忧伤,“良心让猫吃了,你已经吃了他的良心,他没有良心了。”
“谁的良心?”小仙竹不看她,看着头顶的竹子。
“慕容仙竹,你怎么不来找我?”安若晴的脸凑过来,“你说过要给我买衣服的,你不讲信用。”安若晴伸手抚上她的脸,神情变得凶恶,“你不给我衣服,就给我这张脸吧。”说着就抓向她的脸。指甲刺进肉里,像是刀片在割自己的皮肉,很痛,还能感觉到血液在往下流。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慕容仙竹。”安若晴将撕下来的脸贴在自己的脸上,那是慕容仙竹的脸。
“你要我的脸做什么?”小仙竹看着她一点点的变成自己。
“替你报仇啊,你不是一直这样想的吗?”安若晴又是忧伤的神情,“小仙竹,为了你,我都愿意的。”
第6章
“安若晴。”小仙竹想要伸手摸摸她。
“我不是安若晴,我是慕容仙竹。”安若晴突然拾起一把泥土,朝着小仙竹扔过来,“慕容仙竹已经死了,就埋在这里,小仙竹也已经死了,也埋在这里。”又是一把土,“你们好好睡吧,安静地睡吧。”安若晴将泥土一把一把的扔向小仙竹,小仙竹感觉自己被一点一点掩埋,直到透不过气来。
“安若晴。”小仙竹一下子醒来,呼吸困难。
“仙儿,你怎么样了?”方蓉蓉使劲抱着她,“你没事了,太好了,娘现在只有你了。”
“娘。”小仙竹看清方蓉蓉的脸,摸摸自己的脸,还在,原来是梦。
“仙儿,哪里不舒服?”方蓉蓉摸摸她的额头,没有发烧,“你睡了一天。”
“一天?”小仙竹记起来要给安若晴买衣服,梦里,安若晴因为没有拿到衣服还扒了自己的脸,“娘,我要出去一下。”小仙竹起身穿鞋,拿上自己收好的钱。
“你要去哪里?”方蓉蓉可不会答应,她刚醒,别又弄出什么事情来。
“我跟林婶去买菜。”小仙竹说着就跑了,她没有找到林婶,只好自己偷偷跑出去。
还是昨天那个地方,小仙竹看到了躺着的安若晴,她睡着了,看起来很累的样子。
“你醒醒,安若晴。”小仙竹推推她,手碰到她的衣服,染上了红色,有血腥味,“你生病了吗?”
“我好饿。”安若晴半眯着眼睛,看了小仙竹一眼,“你真是不守信用。”
有那么一下子,小仙竹以为自己看到了梦里的安若晴,凶恶的要扒她的脸。
“你怎么了?不说话?”安若晴爬起来,推推发呆的小仙竹。
“吃东西吧,我请你。”小仙竹从怀里掏出包子,这是从自己家厨房拿的。
“又是包子,不能吃点别的?”安若晴虽然很嫌弃,可是饿的滋味不好受,尤其是昨晚还体力劳动了一下,不过有的吃就不错了,“难得你还记得来找我。”
“我不来,你是不是要扒了我的脸?”小仙竹很白痴的问了一句。
“扒你的脸?你的脸很好看吗?比我好看?”安若晴瞄了她一眼,自己的脸是毁了,这辈子是好不了了。
“你的脸,要看看大夫。”小仙竹很欣慰,梦还是梦,现实中的安若晴还看不上自己的脸。
“用不着,对了,我的衣服呢?”安若晴可是记得很清楚。
“你吃完了,去买。”小仙竹拿出钱,“够你买几件了。”
“你真是大方。”安若晴拿过钱,装进自己口袋里,“不还你了。”
“不用还。”小仙竹笑了,安若晴还真是有个性。
裁缝店里,安若晴来来回回的转着,转的掌柜的都想哄她出去了,穿的跟个小叫花似的,也来买衣服,可是人家真的有钱。
“没有看上的?”小仙竹看她转来转去好久了,“这些都不错。”
“哪个不错了?”安若晴问。
“这个,小衫陪裙子,紫色的。”小仙竹指着一件。
“你喜欢紫色,我可不喜欢。”安若晴嗤鼻。
“你喜欢什么颜色的?”
“青色,竹子的颜色。”安若晴说。
“你喜欢竹子?”小仙竹眼睛亮了亮,遇到相同爱好的了。
“不是喜欢吧,看着还算顺眼。”安若晴拿过一身青色的衣裙,在自己身上比划了一下。
“这件好,再买几件。”小仙竹说。
“两位,你们的钱只够买一件的。”掌柜的半睁着眼睛鄙视,小屁孩买什么衣服。
“啰嗦什么,就这个。”安若晴也不顾形象了,当着掌柜的面就换上新买的衣服。
“对不起,我的钱不够买的。”小仙竹也没有办法,母亲也没多少钱。
“没事,一件就好,给你钱,我们走。”安若晴拉着小仙竹就走。
“哎,臭丫头,臭衣服带走啊。”掌柜的看见衣架上的脏衣服,大声尖叫。
“哈哈哈哈,真解气,臭死他。”安若晴笑的接不上气。
“你爱捉弄人?”小仙竹汗颜。
“这种人就该整。”安若晴掏出没吃完的包子继续啃。
“你没有家吗?怎么在大街上?”
“我杀了人,烧了房子。”安若晴说的理直气壮,波澜不惊。
“你,你杀人?那个血是?”小仙竹觉得胸闷,这个才6岁的孩子,杀人了。
“你那是什么眼色?鄙视我?哼。”安若晴冷哼。
“你要去哪里呢?”小仙竹小声问。
“找我娘,青楼,这里最大的青楼。”安若晴抹了一把嘴上的油,脸上闪过一丝恨意。
“青楼?是什么地方?”小仙竹当然不知道。
“不告诉你,我走了,谢谢你的包子和衣服。”安若晴拍拍屁股走人。
“我要怎么找你?”小仙竹拉住她。
“找我做什么?”安若晴拂开她的手。
“我们不是朋友吗?”小仙竹是真的想和她做朋友。
“朋友?”安若晴奇怪地看着她。
“你能看到我身上的东西,我想你帮我。”小仙竹说,经过昨晚,她是确定,自己是不祥了。
“我能帮你什么?”安若晴看出她身上的黑影还在,而且更深了。
“我不知道,我只是感觉你在的话,我会安心一点。”小仙竹说。
“安心?大小姐,你在说什么鬼话?”安若晴皱着眉头,这个大小姐好像过的不快活。
“我没说鬼话。”
“我有事要办,你要找我就来那里吧,反正我是不会跟你走。”安若晴说,她可不想跟这个大小姐有什么牵扯。
“好吧。”小仙竹很失望,她也不愿意跟自己做朋友。
小仙竹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回家的,那个家,她不想回去,可是娘在那里。果然,一回到家,就听到二娘在骂自己的娘,很大声。
“大姐,你就不能看好你的宝贝女儿吗?看看,把我儿子都带坏了。”苏辛月昨晚拉着慕容邵谦,硬逼着他说了那所谓的秘密和禁地。她当时也吓到了,她不敢相信,那个古怪的园子,虽然慕容邵谦一再地说,小仙竹可能就是当年保护他的贵人。但是,她一点也不相信,她只知道,要不是那个孩子,自己的儿子不会受伤,她就是个祸害。
“对不起,仙儿她不是故意的,轩儿没事吧。”方蓉蓉现在什么也不想说,她不想跟这个女人争吵。
“娘。”小仙竹走过来。
“仙儿,你跑哪里去了?”方蓉蓉看到女儿,揪着的心放下了。
“哟,大小姐回来了,怎么这么目中无人吗?”苏辛月话里带刺。
“二娘。”小仙竹喊了一声,自己又给娘添麻烦了。
“哼,以后离我们轩儿远点儿。”苏辛月警告她,她才不信是小仙竹这个小丫头片子救了自己的儿子呢,鬼话。
“知道了。”小仙竹也是无奈,貌似是竹轩这位大少爷硬跟着自己的吧,怎么都赖自己呢?
“仙儿,你就不要去招惹他们了,闷的话跟娘说说话,也不要乱跑。”方蓉蓉说。
“知道了,娘。”小仙竹知道现在她说什么都是错的。
经过那一夜,宅子里的人都认为是小仙竹的问题,老太爷慕容扶苏更是不喜欢方蓉蓉母女了。倒是慕容邵谦,经常过来看望母女俩,虽然不留宿,在母女俩看来已经是莫大的恩典了。方蓉蓉不祈求慕容邵谦能回到自己的身边,完完全全属于自己,只希望他能好好对女儿,这也是他的女儿啊。
“爹。”小仙竹看到慕容邵谦走过来,很有礼貌的喊了一声。
“仙儿,来,让爹抱抱。”慕容邵谦很希望小仙竹能像竹心一样看到自己就开开心心的跑过来,是自己冷落了她们没错,他现在想补偿一点。
“仙儿看书去了,明天先生要讲课。”小仙竹绕过父亲,没有靠近他。
“仙儿被吓到了,还没缓过神了,你别生气。”方蓉蓉说,她担心慕容邵谦之所以对她们好,怕是猜到了什么。
“她哪里是吓到了?她怎么可能被吓到?当年都没有被吓到,现在怎么会被吓到?”慕容邵谦听她这么说,火气上冒,他承认自己是自私的,他也希望小仙竹能再次保护这个家。
“你,你在说什么?”方蓉蓉的担心应验了,这个男人一心想着的都是自己。
“你不会不知道,你也看出来了是不是?那个老疯子的话,你也听到了,不是吗?”慕容邵谦抓着方蓉蓉的胳膊猛摇,那天他在门外听到了,小仙竹是畜生投胎,所有的巧合都不是巧合,是注定的。
“你听到了?你也信?”方蓉蓉没想到这个她深爱的男人是这样的人。
“我为什么不信?我也想过不信,可是事实就是这样。”慕容邵谦送开她,在房里来回踱步。他现在很乱,父亲也知道小仙竹的来历,虽然不喜欢,可也不能怠慢了这个孩子。
“你想怎么做?我们母女已经一无所有了,你还想怎么样?”
“一无所有?你是我的妻子,你怎么能一无所有?你给我好好活着,好好把孩子养大。”慕容邵谦发话了。
“你做什么自己不养,她不是你的孩子?”
“正因为她是我的孩子,她这一辈子都是我慕容氏的人,她,还有你,都别想从这里出去。”慕容邵谦决定了,他要留住她们,保护这个家。
方蓉蓉的心麻木了,这个男人说实话了,他不过是要一个保护神。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那件事情已经被渐渐淡忘,小仙竹每天跟着先生念书,跟着林婶做菜,一言不发,默默的做自己的事情。竹轩好多次想跟她说说话,她都当陌生人一样走过。      
第7章
慕容仙竹15岁的时候已经是大姑娘了,情窦初开的年龄,她一心想着的却是每天的生活。这年慕容云朔和慕容云英也13岁了,尤其是慕容云英,已经来月事,长到成人了。慕容云英吓到了,以为自己生病了,裤子上都是血,苏辛月很高兴,自己的女儿终于长大了,过不了多久就能嫁个好人家。
“娘,今天有灯会,咱们去看看吧。”慕容云英听丫鬟们说起今晚有灯会,难得的。
“好,我跟你爹说说,咱们去看看。”苏辛月也多年没有看过灯会了,想着也是做姑娘的时候看过呢。
“哥哥,你也一起去吧。”慕容云英招呼自己哥哥慕容云朔。
“我不,灯有什么好看的。”慕容云朔觉得灯会是姑娘家喜欢的玩意儿。
夜幕降临,苏辛月就带着慕容云英和丫鬟出去了。慕容仙竹也想去看看,她还没见过灯会是什么样子的。
“娘,我们也去看看灯会吧。”慕容仙竹伺候母亲吃过晚饭。
“不要去了,别惹你爹不痛快。”已经多少年了,方蓉蓉都快觉得已经远离红尘了。
“是,娘。”慕容仙竹知道,母亲现在是什么也不想了。
“大小姐,你不去看灯会吗?难得一次的。”丫鬟欢子看慕容仙竹收拾收拾又坐回窗前,不动了。
“娘不让我去。”慕容仙竹在纸上画竹子。
“太可惜了,灯会有很多好玩的东西,猜对了灯谜还有彩头拿,要是大小姐能出去,我也可以跟着去看看。”丫鬟欢子垂头丧气,她不怪自家大小姐。
“你想去?”慕容仙竹停下了手中的画。
“嗯。”
“我们去。”慕容仙竹站起来。
“咿?大小姐?”
“偷偷出去,别让娘知道了。”慕容仙竹很想出去看看,一直困在这个宅子里。
“好啊好啊,咱们从后门出去。”由于今晚有灯会,慕容邵谦也大赦天下了一回,下人们有想出去看灯会的也可以去,院子里寥寥无几只有几个人守着,慕容仙竹和欢子偷偷跑了出来。
街上的人真多,街道、小河甚至桥上都摆设着各样的花灯,小贩们也卖力吆喝着,趁着这难得的机会多挣钱。
慕容仙竹穿了普通的紫色衣裙,混在人群里几乎看不出来。
“大小姐,咱们牵着手,别走丢了。”丫鬟欢子多张了个心眼儿。
“好。”两人手牵手,看花灯,猜灯谜。
“记的一半,忘的一半,猜个字。”慕容仙竹在一盏兔子灯前面驻足。
“大小姐,是什么?”丫鬟欢子不识字,只好听着念。
“是个‘忌’字。”慕容仙竹说,猜对了,赢得了一把红色的半月形木梳。
“真好看,要是花钱买的话,也要几个钱的。”丫鬟欢子很羡慕,她要是识字就好了。
“送你。”慕容仙竹将木梳子塞到她手里。
“大小姐。”丫鬟欢子受宠若惊。
“看你很喜欢,给你吧。”
“谢谢大小姐,大小姐真好。”丫鬟欢子爱不释手。
“田在田外面,猜个字。”慕容仙竹想了一会儿,“是个‘叶’字。”
对了,又对了,一袋子糖果抱在丫鬟欢子的手里,真好,鼓动大小姐出来真是很对。
“大小姐,还猜吗?”丫鬟欢子吃着糖果,“那边好像有个难得,去瞧瞧。”
挤到人群里,猜个成语,“呀”字猜个成语,很多人都猜不出,挤在那儿等答案,越难彩头也越好,是盏做工精细的走马灯。
“大小姐,猜这个,那个灯真漂亮。”
“嗯,是‘唇齿相依’。”慕容仙竹想了想,说出答案。
“这谁家的姑娘,真聪明。”旁人赞叹。
“大小姐就是聪明,哈哈。”丫鬟欢子提着那盏走马灯,可欢乐了,用走拨弄着那灯上的画,有美人儿,花朵,还有竹子,大小姐最喜欢的竹子。
“走吧,拿不了了。”慕容仙竹说。
“那位小姐请等一下。”人群中挤过来一个男孩子,手里也提着一些猜谜赢得的彩头。
“你干什么?”丫鬟欢子护着自家大小姐。
“别误会,我只是想知道,那个成语怎么解说?”男孩子挠挠头。
“口、牙,就是唇、齿。”慕容仙竹看他一身湖蓝色的衣袍,领子和袖口都绣着精致的花纹,长得又是俊秀,想必是大户人家的少爷。
“哦。”男孩子脸稍稍红了一下,他是知道的,只不过是找个借口搭讪而已。
“这个成语并不难,只是很难想到这个成语,猜字谜要简单一些。”慕容仙竹说。
“真是受教了,姑娘怎么称呼?”
“我家。”丫鬟欢子刚想说,就被打断了,“都是来看灯会的,没必要知道你我是谁。”慕容仙竹拉着欢子就走。
“哎,你别走,我没有恶意的。”男孩子跟了上去,“我是觉得你很聪明,想跟你交个朋友。”这话是对的,本应该他的彩头让这个姑娘抢先了,不可否认,人家很聪明,又是这般有气质,定是大户人家的小姐。
“我不需要朋友。”慕容仙竹说,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我不是坏人。”男孩子急忙解释,“我叫夏子衿,你呢?”
“你这人怎么回事?我家大小姐说了不跟你做朋友,还跟着干什么?”丫鬟的职责就是在主子收到骚扰时站出来赶走色狼。
“我。”
“欢子,我们走。”慕容仙竹拉着欢子挤进人群。
“哎。”夏子衿还想追的时候,已经看不到两人了。
“安若,你干什么呢?”身后传来喊声,一个高个子的男孩子挤了过来,手里拎着一些吃食。
“亦枫,我看到一个很聪明的女孩子,人家不理我。”
“你吓到人家了?”安如风,夏子衿的好友。
“我没有,只是想和她交个朋友。”
“姑娘家未必肯随意跟男子交朋友,尤其是大户人家的小姐。”
“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