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古代言情 >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一章


太湖边上的鱼米之乡,古镇中的文化重地南浔,在杭州是一个引人入胜的景观。人们日耕而作日落而息,生活充满色彩并富足有余。
分镇大大小小不计其数,而令人远近闻名的则是在隐秘的一处世外桃源,千家万户传承着一个千百年来从未间断的习俗——那便是对于竹子的喜爱程度,甚至到达了膜拜的境界。几乎没有一家的门前,或是大院没有种上绿树成荫的竹林的。
街道上熙熙攘攘,人头涌动中一个皮肤白净打扮优雅的少年正好奇地四处观望着周遭。
“少爷,您慢着点儿。当心着脚下,仔细摔了跤。“身后,一名大概十五六岁样子的年轻丫鬟手里拿着之前买好的各类细琐,艰难地穿过人群在后面追着。
“快过来,我发现宝贝了。”少年的声音充满着惊奇与喜悦,不自觉引发好几个路人纷纷侧目。
“你看看,都是你惯出来的,堂堂慕容氏大公子,如今这样子成了什么话。”身着华7衣却不失庄严的男人虽是这么说,可眼里挡不住的笑意让人一点也不会去将这话当真。
“呵呵,老爷,最疼这个小祖宗的,不还是您吗?”中年妇女掩着嘴露出和蔼的笑容。身上的项圈珠链走起路来一响一响的,在年龄稍大的麽麽的搀扶下走到少年身旁。
侧身往小摊前探了探身子,一股猫腥味儿直扑向整个空气中。妇女拿起手帕略有不悦地遮掩住口鼻:“这有什么稀罕的,随我走吧。”
“娘,你看,这只通体漆黑的猫眼睛多有神吗,想必是通灵性的。”少年却并未听从劝阻离开,而是拉住身旁的一个丫鬟,指着小贩面前的一堆动物中的一只小猫,兴趣盎然地说:“你们都仔细瞧瞧,这只猫跟其他的可是大不相同呢。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有一种感觉,它既然跟我遇到了,那就是上天安排的缘分。”
说着,忽然间,少年捂住脑袋,嘴里不停地喊着“啊……”看上去似乎十分痛苦。
“怎么了,儿啊你可莫要吓唬为娘。”中年妇女和男人还有一众丫鬟纷纷上前想要一探究竟。这时的少年却早已将整个身子都蜷缩着蹲在角落里,不让任何人碰。直到良久,他才从臂弯里抬起头来看着他们说:“福星……我的福星……”
“什么福星?”所有人听了全都面面相觑。少年从小体弱内虚,但也不曾如此般异常过……难道……
妇女浑身一颤,脑海里忽然想起多年前一位算命大师替他作过的预言。难道在现在真的实现了吗?
“儿啊,你告诉娘,福星是谁?”
“我昨晚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奇怪的梦,可是早上醒来却一点也不记得梦见了什么。直到我刚才看见它,”少年一边努力回忆着一边手指那只黑色的猫。“我才想起来昨晚梦见这只黑色猫像天师一样替我驱走了森林里的黑色迷雾,然后幻化成竹子形状,对我说以后就是我的福星……”
中年妇女和男人听完皆是一愣,然后两人同时惊疑地看着对方。这个梦境跟当年法师讲的情景基本上是如出一辙。果真乃神人也。
正在这时,少年依旧兴奋未减少,反而凑到那只猫面前,逗弄着它的手爪:“福星,你就是我的福星对吗?你就是小仙竹转世……是我的福星……”
而这时那只黑猫忽然直立起慵懒的肥胖身躯,定定地看着他,然后露出一个似是而非的笑容一般的表情。
“娘,你们快看,它对我有回应了。这就是化成我的守护福星的竹形仙人。一定就是。”少年一边兴奋地指着那只猫大喊大叫,一边绾起云袖就将它抱了起来。“娘,替我把它请回家吧,好吗?”
摊上的小贩见状跟嘴里吃了蜜似的合不拢,一边还添油加醋地夸耀着:“是啊,夫人,您看,这只猫多通灵性啊,日后定能为家族兴旺招揽福运呢。再加跟另少爷如此有缘分,这样吧,我给您按照八折算价,您看如何?”
“太好了,那我就要了。”少年一边催促着丫鬟拿些碎银,一边乐呵呵地往前继续走去了。把黑猫抱在怀里,跟抱婴儿似的小心翼翼。
“不像话,一介畜生也值得如此上宾对待?”
“儿啊,快放下,这成什么样子。”妇女看见中年男人脸上略有不悦,便忙出声帮着劝阻。只可惜少年早就走开,并未听见他二人的话。
“哎。”男人叹口气,拂袖道:“罢了罢了。”
妇人会心一笑,他对这个身子骨不太好的儿子终究是疼爱有加的。
“古人云猫有九条命,虽是传说,倒也定有其奥妙,说不准真能驱邪。”丫鬟在一旁议论着。
“是啊是啊,夫人,老爷,这只猫可不同寻常,乃正值端午出生,阳气旺得狠呐。看少年印堂略乌黑,想必定有疟疾缠身吧?这只猫买回去了定不会后悔。”数着银子的小贩笑得嘴都合不拢,还不忘继续赞美着。
于是一行人就抱着宁可信其有的心态继续闲逛去了,时不时传来少年兴奋地自言自语声:“小仙竹,你快看,这个好不好?那个呢……”


第1章
    青竹镇,一派祥和,仿佛一个不食人间的世外桃园。与世无争倒也清静。在这古韵浓厚的场所里居然有一座别致的院落,叫做“沁竹斋”。
    常人可是万万不得进入的。无论西苑还是大门,总有家丁或者雇佣的捕快前来把守。至于其中的原因细节,无人得以知晓。因此这沁竹斋也成为当地一个有名的谜题。除了几个贴身的侍奉下人,基本没有人知道这个沁竹斋是用来做什么用的。
只是所有的百姓路过,透过高大的远远的围墙,那茂盛的竹子一颗一颗地顶天立地,势如将领般威严。颗颗青翠欲滴,质地皆为上乘,真可谓羡煞旁人。
只可惜好景不长,忽有一天,这片无比繁荣茂盛的竹林却在一夜之间悄然倒落干枯。虽不明其缘由,但也引得无数人扼腕叹息。
话还要从头说起。
当初在那小摊上买来黑猫的少年便是闻名媛外的大富商慕容扶苏之子。当初正值商业小有成就,遂带着一家老小出走游玩,见识异域风情。随后带着那只黑猫来到这个美丽富饶的青竹小镇上,一家人初来乍到便莫名地喜欢上了这个亲切的地方。
那年的中年男人,即慕容扶苏,与其明媒正娶的妻子上官婉心都为江南人氏——出生美人的闻名地。由此可想而知上官婉心的美貌程度,堪称得上是倾城绝代了。
但她人如其名,温婉娴熟,甘愿死心塌地跟着慕容扶苏四处奔走,创业定居。这一切只缘于爱。
再说他一家老小来到青竹镇以后,入乡随俗地做起了木材生意。其中首当其冲的当然数那竹林园艺业了。竹子可作为建房材料或者制成精致的工艺物品,而竹叶可做成饲料喂养牲口。
初来乍到,但多年的从商经验很快便招揽了不少生意上门。在逐渐的摸索中,慕容家倒也不比从前差了多少,甚至有赶超以往的趋势。一家人辛勤喂养竹林,日日以晨露浇灌适量,并根据时节来调换枝叶位置,以便其能得到更加充分的阳光摄取。
说来也倒算是一代创业佳话了。当初这做小院可谓是荒无人烟,极少有人来往的。但那慕容扶苏是什么人?从那土壤质的和地理位置,无疑是适合竹子生长的最佳场所。这倒是让他白白捡了个搭配便宜。随即说干就干,开垦这片荒地,种上少量竹笋,待来年发芽便增加面积,开阔土壤。
一家人过的也倒是其乐融融。喜上加喜的则是不到一年,上官婉心便再添一子。那慕容扶苏的嘴角都高兴得合不拢了。这孩子长得也算是浓眉大眼,生性乖巧,惹人喜爱的很。只是体形也比较瘦弱,也难怪了,谁叫是这是早产的婴儿。
夫妇二人可重视了。雇佣了好几个奶妈来看护着。还请词人赐名慕容邵谦。因是个儿子,所以把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就盼着将来哪一天能够子承父业,把这慕容家族发扬光大,也算是后继有人了。
只是慕容邵谦不知何故从小就会莫名,不分时候地哭。众人在心疼之余也难免会受其影响。夜夜不得安眠。
后来关于各种邪乎的传闻也就随之而来了。为了杜绝谣言的继续发展,只好请来了法师破解。
大师看了看周遭环境,只说了这竹林湿气太重,不适合小孩的生长环境。慕容扶苏只好将这宝贝儿子的厢房转移,偏离沁竹斋一些。果然有些好转。只是临走前,大师却又告知日后待这孩子初长成,会遇见他梦中的贵人。大师嘴里还念叨着“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倚……”引得众人一阵犯难。到底是福是祸?莫非这贵人跟这引发他小儿不适的罪魁祸首竹子有关?
慕容邵谦个头倒是蹿得挺快,转眼便是数年,只是那体格依旧弱不经风一般的样子。所幸的是他生性灵活聪明,有个少年的气质在身上。
随着年月增长,慕容扶苏也慢慢交给他辨认各种树木,年轮,质的好坏了。只是通常都是把他带到野外或者其他地方去实战演练。家中的沁竹斋,慕容扶苏依旧存有戒心,不敢把他带去,免得有个什么闪失。
“爹,为什么咱们家自己的竹子,您却从不带我进去那里学习经商之道呢?”慕容邵谦手指着沁竹斋,疑惑道。
“咱家的竹子就是比别处的好,枝叶更加青翠茂盛,你看,还有许多都已经伸出围墙了呢。”慕容邵谦的眼里闪烁着自豪的光芒。
“谦儿,听话,以后不要再去想这片竹林了。对你没有好处。”
“为什么呢,爹,我不明白。”慕容邵谦眼巴巴的样子可怜极了。
“我说了不许就是不许,你要是胆敢私自闯入,小心为父我只好用家法来管制了。”
慕容邵谦看着父亲眼里严厉的光芒只好妥协,只是暗自思量着如何偷偷潜入一探究竟。这好好的竹林,怎么就对他没有好处了?
晚上,月黑风高,竹林的风凉飕飕的,引得竹子随风舞动的树影投在墙上,样子也倒是吓人的很。好不容易等到那守夜的丫鬟打起瞌睡来,慕容邵谦两眼放光地穿着中衣就在月光下摸索着去到那边。
虽然不敢点灯,但是满地的银色月光似乎是给他鼓励,让他壮着胆子快步走着。
其实他是很激动的。所有人眼中的神秘场所现在就要被他揭开谜底了。刚走近,就有一股不明所以的感觉袭击着他。慕容邵谦更加好奇地深入进去,只是每走一步,便放慢了速度,东走走,西瞧瞧。
心里不由得发出由衷的赞叹:不愧是他慕容家的全镇最好的竹子。走近一看,这气势,这粗壮程度,着实让人惊喜不已。走着走着吗,耳畔全是树叶的沙沙声,婆娑的树影让他觉得这座沁竹斋充满了致命的神秘感。
慕容邵谦一鼓作气到达中心地带以后,可算是大开眼界了。这一趟果真没有白来。别处的竹子基本都是稀疏有别,而这里的确却是每颗都让人叹为观止。只是越往里走,洒落的月光就越加稀少了。幽黑的深处似乎蕴藏着无数秘密。

慕容邵谦出于好奇,忍不住伸手抚摸上一颗离他很近的竹子。那光滑的娇嫩的绿色树皮,摸上去在夜晚感觉丝丝凉意,挺舒服的。而在此同时他忽然也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像是从树木中散发的本体香味。很优雅的味道,却也迷人。
这一刻,他好像感受到了竹子的内心世界一般。在脑海中浮现的是竹子的美好世界,就像一副完美和谐的画卷。可是慢慢地,他的身体不受控制越发的靠近那竹子,就越感觉有一阵吸引力把他像竹林中心拉拢。就像旋风中心一样,将他牢牢地往其中吸引过去。
没过多久,感觉到身上到处传来的压力,他忽然睁开紧闭着的双眼,随后挣扎着,舞动着。因为他竟然发现那竹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伸展出枝叶将他紧紧缠绕着。
“啊……救命啊……呃……”刚一开口,就越发感觉到竹子的用力加大。他快要窒息……冰冷的味道越来越重,他却感觉手脚都已经失去了挣扎的力量。任由竹子包围着,动弹不得……
这时却忽然看到远方星星点点的火光,以及父亲大人威严的声音。
“你说,少爷呢?”
“我……我不知道……刚才实在太困了就打了个盹儿,醒来的时候就……就已经不见少爷的人了……”
“你说你……”
“哎,算了老爷,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谦儿要紧呐。”上官婉心劝阻着正要发怒的慕容扶苏,这时一个下人却用手指着墙壁,颤颤惊惊地说着不完整的话:“老爷,夫人,你们快看……”
所有人都随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不由得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恐惧的声音遍地四起。这边的慕容邵谦已经快要失去意识,只是朦胧间又好像听到父亲咆哮着的声音:“还愣着干什么,走,点着火把,随我进去把少爷救出来。”
看着墙上映出的竹子包裹着人体的画面,所有人不敢再耽搁,急忙拿着火把冲了进去。
“谦儿”
“少爷……”
原本幽黑的林子里,此时却灯火通明。不过一会儿功夫,人群就已经找到事发中心。上官婉心惊吓地喊叫着,差点没哭出声音来:“谦儿,我的谦儿……老天,怎么会这样……”
“该死的,放开我儿,啊……”慕容扶苏不由分说,夺过下人手里的灯笼,直接打开便小心翼翼地接近那里。
“你们,快点帮忙把这该死的竹子给我弄开,把少爷放下来,快!”威严的声音刺激着所有人的耳膜,人们于是一拥而上,拼命地拉扯着竹叶和树干。甚至不少人手掌心已经被锋利无比的竹叶针磨出鲜血,可这时原本紧紧缠绕在一起的竹林却悠地分开。
“原来这东西怕血。”人们一下子看到了希望,赶紧趁着这空隙,把慕容邵谦已经昏迷的软绵绵的身子放下来抱回屋中。
丫鬟和奶妈都去照顾慕容邵谦了,剩下的人们没有得到命令依旧站在原地,等着慕容扶苏接下来的指示。
“这……这可是怎么回事啊。”上官婉心惊恐地看着眼前恢复平静的一切,有些后怕地说着。
慕容扶苏也是一脸的凝重。想当初他是亲自料理着这些竹子的,看着它们一天一天慢慢长大,可如今为何它们却要恩将仇报来害他的儿子?他想不通,也不愿意去想。此时他倒是后悔当初自己为了商业价值宁愿把它留着,可现如今看来,这竹林确实藏着些古怪。如果轻易烧毁,日后也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不详的事情。眼下,看来只能再请那个灵验的法师来看看了。
“行了,今日之事你们都不许声张出去,否则,杖刑伺候。”慕容扶苏说着,便率先离开。下人们听着这话,哪还敢四处多说,于是也一哄作散,自己去忙自己的去了。
上官婉心还是有些不放心,叫来管家吩咐道:“以后你们每天轮流派两个人守在这里,有什么异常一定要及时报告。”
“夫人,这……”人心都是胆小的,见识了今晚的事,还有谁会愿意留在这里呢?管家的声音打着颤。
“你们放心,我慕容家绝不会亏待衷心护主的。晚上两个人一起守着,不必进入到里面去修剪枝叶,就任它自生自灭吧。只是守夜也算是有个照应。除了发放双倍薪资外,另外会把厨房改迁到沁竹斋旁边。这样的话就算出了什么事情,也好拿火把制服它。”上官婉心一席话,倒让众人放下了不少心。
想想也是这个理儿,于是沁竹斋守夜的活儿自此成为了一个闲职。
再说那慕容邵谦,自从被下人们抬进屋子里以后就一直发烧昏迷怎么都不退。慕容扶苏只好连夜花重金请来庙里的大师过来瞧瞧。
大师捏开他的上眼皮瞧了瞧,也不说话,倒是急坏了一旁的人。大师思考了一会儿,又凑到慕容邵谦身上去嗅了嗅。随机从怀中掏出一瓶药,往他心窝处洒了少量,然后说:“以后每天洗澡的时候,就用此药浸泡在水里给你们家少爷擦洗身子,连续三天即可。”
于是就按照吩咐给慕容邵谦使用了药浴。他泡在水里的身子,随着热气却竟然也冒出淡淡的乌黑的烟来。大师说这乃正常现象,于是所有人也就没再多想。终于,到了第三天正午,太阳正大的时候,慕容邵谦总算是睁着朦胧的眼睛醒了过来。
累坏了丫鬟和麽麽们,日夜守在床头的上官婉心也是喜极而泣,紧紧地把他抱在怀里:“我的谦儿啊,你总算是醒了。为娘真是担心地紧啊。”
值得人喜悦的消息传出,没过多久,慕容扶苏也来到了厢房。鹰一般尖锐的眼里此刻却蓄积着晶莹的东西。
“爹,娘,孩儿不孝,让您二老担心了。”慕容邵谦虚弱的脸色依旧苍白,强撑着身子来说话。
本来想要责怪,这时的慕容扶苏见状也不忍心,只说了:“日后你听话便是,爹娘都是为了你好,莫要再去那里了,知道吗?”
“是,谦儿知道了。”经过这次的事情,他是再也没有心思去那里玩耍了。况且也不想再惹得他爹娘生气,于是慕容邵谦顺从地说。
很久以后,那片竹林快要被众人忘记。就在端午过了没多久,府里的人们给放了几天假。慕容扶苏和上官婉心也难得一起出来走走,散散心。于是也就有了慕容邵谦在街头小贩手里买下那只黑猫的经过了。
人们心里一直都盘旋着一个疑问,但是没有人说出口,因为在慕容家,沁竹斋是一个禁忌般的存在。只是那慕容扶苏和上官婉心同时想起法师那句:“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倚。梦境里的贵人化身前来,倒也未必不能带来福运。”
于是也只好抱着试一试的心理将那只黑猫收容进了慕容家,并吩咐丫鬟琳儿好生照顾着。毕竟,这东西若真通灵性,那可就万万亏待不得以免招来横祸了。
只是那慕容邵谦喜爱得紧,非得给它取名字。取名字倒也罢了,偏偏他固执地要叫“小仙竹。”虽不太喜欢这个名字,但是为了遂他的愿,慕容扶苏和上官婉心也不再多说什么了。
第2章
这只“小仙竹”倒也乖巧得很,不像平常人家的猫猫狗狗,它似乎也是有自己的洁癖的。并且安安静静地,面相温和,因此颇得人喜爱。
怪的却是那慕容邵谦自从跟这只黑猫相处了一段时间后,身上的病痛却也减少了许多,不再像从前那般柔弱充满病态了。因此这小仙竹也成为了家里的座上宾。
只可惜时光不等人,平静的日子里,慕容邵谦转眼已经长成20岁的大人了。而小仙竹陪伴着他的日子已经算很长了,在猫的寿命中,已经是接近尾声。
人们忽然都有一些不舍,却也是深深的无奈。毕竟天命不从人愿啊。
终于,所有人几乎是含着泪看着它离开世界的。慕容邵谦葬它的时候,眼睛通红通红的,坐在那堆亲手刨砌而成的土堆前,一坐就是整日整夜。直到有天夜里他梦见小仙竹劝他不要再固执了,说它还会回来继续守护他的。
慕容邵谦伤心之余告别家里,离开这个他长大的,也让他触景生情的伤心地。直到两年后他回到阔别重逢的家里。随行的还有一个生的标致可人的女子,看上去温婉大方,应该也是一位贤妻良母的性子吧。
慕容扶苏顿时有些不满,因为镇上的苏家是他早就订好的儿媳人选。苏辛月是镇上出了名的美人胚子,也是大家闺秀,知书达理样样到位。他直接表达了这个意思,却当场遭到慕容邵谦的反对。他之所以回来,就是为了给方蓉蓉一个名分,与她成亲。
纵使他坚定地想要忠于自己的感情,但是为了不让家庭关系破裂,方蓉蓉好说歹说总算劝了他说同时进门。只是慕容邵谦在感动的同时觉得这是委屈了她,坚持到底,芳蓉蓉必须做大。慕容扶苏拗不过,只好答应了下来。
婚后两个媳妇却出人意料地相处得比较融洽。苏辛月本就不是平常家那种小家子气的性子,方蓉蓉也识大体,通情达理,一来二去,两人倒是让府里的人们省了心。
慕容扶苏也到了年纪,只好把手里的事业都交给儿子去做。而方蓉蓉本就懂得一些商务,加上慕容邵谦对她上心,非要把她带在身边。于是这样一来方蓉蓉和他主外,而苏辛月主持家务,让老爷夫人夸赞连连。却对那经常不见人的方蓉蓉感情日益冷淡。
    没多久,慕容家再喜得一胎。方蓉蓉由于有孕在身,慕容邵谦只好跟苏辛月同住。两人天天待在一块儿,慕容邵谦对苏辛月却是越来越赞赏了。而芳蓉蓉发福的身材,早就吸引不了他的兴趣。
第3章
这一胎是个女儿,长得眉清目秀的。却因为出身原因讨不了二老的喜欢。取名的时候,方蓉蓉看着满园的竹子,于是随口一说:“干脆就叫慕容仙竹吧。”
慕容邵谦想着纪念小仙竹也好,于是没有异议。而二老更是不重视这孩子,取名也就没有多加干涉。
虽是不受人待见,可是方蓉蓉并没有气馁,把所有的爱和希望都放在了孩子身上。而慕容邵谦每次看孩子的时候,总会莫名奇妙地就想起那只黑猫小仙竹来,然后就看着他的女儿发呆。
  慕容仙竹跟她母亲的性子一样,乖巧懂事,嘴甜甜的。总是能惹得众人开心。然而真正能让慕容扶苏高兴的却是苏辛月生的一队龙凤胎。显然地位又要攀升了一大截,
大师分别赐名慕容云朔和慕容云英。
慕容云朔顽皮归顽皮,但总是识得分寸的。倒是那慕容云英,老是耍大小姐脾气,真叫折腾人。而苏辛月却不去阻拦,反倒是明着暗着开始跟方蓉蓉作对,反正她有龙凤胎和老爷的喜爱,有什么好怕的。
慕容仙竹比他们大两岁,到了学书的年纪,倒也聪明伶俐。慕容云朔也不差,只是那慕容云英根本不屑这些东西,每次考试都考不好。
这不,竹心又拿着试卷打算偷偷撕掉了。正巧被慕容仙竹看见,于是走过去安慰她。
“妹妹,没事的,你不要撕卷子呀,下次好好考就行了呀。”
“走开啦,要你管,讨厌鬼。”慕容云英毫不客气地瞪着她。
慕容仙竹愣住了,为什么这个妹妹看起来好像不是很喜欢她呢?她已经把父亲让给她和她的妈妈了,为什么她还要这样地讨厌自己呢?小小的仙竹想不通这些,只是巴巴地看着自己的妹妹,再也说不出话。

“你别以为比我大两岁,就真的是老大了,我不会承认你这个姐姐的。我只有一个哥哥,你懂吗?那就是竹轩哥哥。”慕容云英说话的时候得意得仰着头,嘴里发出哼哼的声音,然后小跑开不理她了。
只留下慕容仙竹留在原地发傻。
小仙竹看着竹心离开时从自己手中抢过去扔在池塘里的书本,心里更是难过了。她小小的身体根本无法下水去拿,就算捞起来估计也不能用了,明天要被先生骂了。
“那是你的书吗?”一边的桃树上坐着4岁的竹轩,眼睛眨巴着从上俯瞰小仙竹。
“你怎么在树上,快下来,摔着要挨骂的。”小仙竹惊讶地转过头,这才发现树上原来还有一个人。只是刚刚才吃了竹心的亏,她也不想去惹这位大少爷。
“我帮你捡回来。”竹轩说。
“不用,被二娘发现要生气的。”这些年,二娘没少欺负娘,娘不反抗,那是在保护自己,小仙竹不想给娘惹麻烦。
“拿着衣服,我一会儿上来穿。”竹轩三下两下把自己身上的衣服扒了个干净,从池塘边上小心的滑下水里,轻轻游过去抓到了书本。又轻轻的游回来,像泥鳅一样,跐溜被上岸来。
“你的书。”浑身湿透的竹轩把书递给小仙竹。
“谢谢你。”小仙竹的脸红了一下,竹轩浑身光溜溜的,怎么说她也是女孩子,“你擦干净身子再穿衣服吧。”小仙竹把自己的手帕给他。那是一条绣着竹子的蓝色手帕。
“嗯。”竹轩接过手帕,放在鼻子下闻了闻,“没有味道。”娘的手帕都是很香的。
“什么味道?”小仙竹以为他是嫌弃了。
“没什么。”竹轩将身子稍微擦了擦,穿上衣服,“这样就不会被下过池塘了。”竹轩挺聪明的。
“你的头发湿的。”小仙竹把书摊开让太阳晒着,希望能晒干,书里的竹子恐怕掉到池塘里了,真可惜。
“诺,给你竹子。”一段差不多的竹子抓在竹轩的手里。
“给我的?”小仙竹奇怪了,怎么今天是送竹子的好日子吗?
“你喜欢竹子?”竹轩把竹子放到她手边,“竹心送你的也是我帮忙弄到的,她弄不到。她是想吓吓你,不过你好像没有被吓到。”
“吓我?”小仙竹明白为什么竹心要生气了,“竹子能吓到人吗?”
“竹心不喜欢,我娘也不喜欢,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没什么嘛。”竹轩揉着自己的头发,希望赶紧晒干,免得被娘发现。
“你跟我说话,不怕被二娘骂吗?”小仙竹说。
“你是我姐姐,不能跟你说话吗?”竹轩倒不在意,他倒是很喜欢跟这个异母姐姐说说话。
“还是不要,免得连累你,我回房了。”小仙竹拿起晒的半干的书,打算回去接着晒。
“你还没有谢谢我。”竹轩说。
“哦,谢谢你。”小孩子还计较这个?
“好,这个当你的谢礼。”竹轩扬扬手里的帕子,笑了笑,跑开了。
小仙竹觉得那个笑很像父亲的笑,有点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