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都市异能 > 豪门欢爱:强宠小情人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18章 逼迫


宠弄弄一听秦一懒的话,瞳孔骤然一缩,现在宠纯木明明是处于危险之中,秦一懒这样说不是更加让纯木处于危险当中么?
宠弄弄走到秦一懒面前,垂着头,低声下气的问道:“你到底要怎样,才能让禅让给纯木看病?”语气中有前所未有的妥协与疲惫。
秦一懒看着这样的宠弄弄,顿时舒心了不少,对着电话说了一句:“先这样,我过几天再和你联系。”说完就一把讲电话挂了。
他看着宠弄弄,朝她勾了勾手指,声音低沉而魅惑的说道:“来,跪在我面前。”
宠弄弄脸上的表情愈发隐忍,手掌握成拳头,手背上青筋凸显。她闭着眼睛长长吸了一口气,慢慢走到秦一懒面前,慢慢跪了下来:“你想要干嘛?”
秦一懒指了指已经支起小帐篷的裤子,眉眼弯弯的轻松说道:“解决它。”
宠弄弄木木的点点头,去解自己的牛仔裤,皮带都还没开。秦一懒幽幽来了一句:“用嘴。”
宠弄弄有些诧异的看着秦一懒,只要一想到用嘴装哪里,宠弄弄就有想吐的恶心感:“你说的是KJ?”
秦一懒微笑着点点头:“当然,你得好好记住今天才行啊。作为我的‘药’,你最近是不是太不乖了?”
宠弄弄愣愣的看着笑得妖冶的秦一懒,像是从来就不认识他的样子,秦一懒薄唇亲启,吐出三个字:“宠纯木。”这三个字就像是一个炸弹,将宠弄弄炸醒。
没办法,既然是金主的要求,宠弄弄只有照做,她去解秦一懒裤子的手微微有些颤抖。
秦一懒靠在沙发上,用手支着头,很是享受的看着宠弄弄生疏青涩的动作。
宠弄弄刚触到那个的前端,便皱着眉吐了出来,脸上的表情很痛苦。秦一懒有些忍不住了,将那个冲进宠弄弄的嘴里,强硬说道:“自己动。”
宠弄弄的闭着眼睛,眼角流出清清的泪水,这对于她来说是最耻辱的事了,她猛地睁开眼,看秦一懒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宠弄弄心一横,脑袋前后动了起来,秦一懒觉得实在是太暖太柔了,一个受不了,便射了出来。宠弄弄刚想吐出来,秦一懒猛的按住宠弄弄的头,将那些东西全射进宠弄弄的喉咙里。
等秦一懒享受完之后,宠弄弄满眼泪水的奔向卫生间,抱着马桶吐了起来。
秦一懒看着一边吐一边哭的宠弄弄,笑眯眯的说道:“别急,还没完,等吐了就把自己洗干净了,咱们接着玩儿。”
一听秦一懒的话,宠弄弄睁着水光粼粼的大眼睛,看着秦一懒,嘴角却是浮现一丝苦笑。
秦一懒就像是没看见宠弄弄脸上痛苦的表情,一个潇洒的转身,出了卫生间的门。
宠弄弄想到了自己已经死去的爸妈,还有躺在床上什么都不知道的弟弟,一边洗一边哭,哭得很小声,很隐忍。
秦一懒早就躺在床上,见宠弄弄抱着一块浴巾走过来,扯着身子,在床头柜当中拿出一个紫色的鸡蛋一样的东西。
宠弄弄爬上了秦一懒的床,看着秦一懒,等着他的指示。秦一懒眸色暗沉的看着宠弄弄,声音魅惑说道:“把浴巾拿了,将这个塞进去。”说着,将手里的跳蚤蛋的开关打开,扔给宠弄弄。
因为没见过跳蚤蛋,所以宠弄弄呆呆的看着秦一懒问道:“这个,塞哪里?”
秦一懒好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那样,过了会儿,说道:“塞到那里。”
宠弄弄顺着秦一懒手指的方向一懒,脸立马变得通红,支支吾吾的说道:“这样真的不行……可不可以不要……”
秦一懒没点头没摇头的,只是轻轻说了三个字:“宠纯木。”
宠弄弄低着头,接过跳蚤蛋,将身上的浴巾扯开,脸色通红的将跳蚤蛋塞到令人难以启齿的地方。体内的震动让宠弄弄脸颊红得都要浸出血来了,身体也愈发软了,趴在床上看着秦一懒,眼神却是冷漠冰凉:“你还要怎样?”
秦一懒一把勾过宠弄弄的下巴,深深吻着宠弄弄,等宠弄弄都没法呼吸过来的时候,转而去吻宠弄弄的耳垂。湿湿的空气扑在宠弄弄的脸颊上,她的身体愈发软了,一点力气也没有,这时候的眼神也变的春情盎然。
秦一懒看着眼前这样诱人的宠弄弄,嘴角弯起戏谑的弧度,在宠弄弄的耳边低声问道:“你还敢不敢这样和我说话了?”
宠弄弄这时候已经没办法说话了,心里就像是有个小猫在挠痒痒,拉着秦一懒的手,眼睛里尽是渴望。
秦一懒就这样定着,一点动作也没有:“要不要?要就自己说。”
宠弄弄快要哭出来了,圆圆的大眼睛中都是盈盈水光,声音细小如蚊:“要。”
秦一懒一脸奸计得逞的样子,拿出宠弄弄体内的跳蚤蛋,将自己的衣服悉数解去,享受这样一个春情无线的夜。连月亮都脸红了,隐入薄云中,像是一个遮着薄纱的美人,神秘迷人。
宠弄弄是在布谷鸟的鸣叫声中醒来的额,一睁眼看见满目灿烂的阳光,回想起昨晚那样淫靡,脸又一次便的通红。都是那个讨厌的秦一懒,怎么能有这样渣的人存在这个世界上呢?昨晚也没有问他是不是会让禅让尽快回来给纯木看病,哎呀,宠弄弄你真的是一个笨蛋,傻瓜。
宠弄弄就在这样纠结的早上爬起来,看了看时间发现早就已经十一点多钟了,立马以极快的速度洗漱完毕,奔向宠纯木所在的医院。一路上宠弄弄都在期待,希望今天的宠纯木会变得好一点。
那一边正在二十几层楼高的办公室看文件的秦一懒,突然打了几个喷嚏,抬头想了想,一定是宠弄弄那个丫头在咒骂他了。回想起昨晚宠弄弄的热情,秦一懒现在还有点意犹未尽,看来跳蚤蛋还真的是情趣神器啊。
秦一懒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精神是非常的好:“小夏,你这儿还有什么情趣用品啊?给我介绍介绍,昨儿的跳蚤蛋我还用的挺开心的。”小夏在电话那头,笑得很淫荡,笑着给介绍了几个卖得很好的情趣用品,末了还贱贱的说了一句:“三少,你可得多多吃点鹿鞭什么的,否则hold不住啊。”
秦一懒轻嗤了一句,两人又做了几句带点颜色的话,秦一懒这才挂了电话,嘴边一抹奸诈的笑。至此,秦一懒才尝到男女之事的趣味之处,眉眼间的满足之感是愈发浓烈。
宠弄弄浑身酸疼的厉害,坐在公交车上的时候,嘴里还喃喃骂道:“秦一懒,你这个禽兽。”说着还边揉腰,整个趴在前面的塑料椅背上,加上宠弄弄本来就有些晕车,脸更加的苍白了。
旁边站着的一个男生见宠弄弄脸白如纸的样子,有些担心:“姑娘,你没事儿吧,脸色这样不好。”
宠弄弄艰难的抬起头来,勉强对男生笑了笑:“没事儿,就是有些晕车,眯一会儿就没事了。”
一听宠弄弄这样说,那个男生冲衣服口袋里掏出一个黑色塑料袋子,微笑的递给宠弄弄:“这个给你,你要是想吐了就吐在里面吧,吐了就会好一点的。”
宠弄弄一脸感激的看着男生,接过黑色塑料袋,笑道:“谢谢你。”但是因为实在是太不舒服了,就继续将额头枕在椅背上,闭幕眼神。虽然胃里在翻腾,但是到了目的地,还是忍住了强烈的不适感,几乎是跑着下的公交车,狼狈的很。
重新呼吸到清新的空气,宠弄弄心里这才舒服了一点,脑袋还是晕的厉害。蹲在路边了好久,才站起来,向着省医院走去,一扭头这才发现那个一直站在她身边的男生。
宠弄弄看着这个在公交车上给她塑料袋的男生,有些莫名其妙,问道:“你跟着我是有什么事吗?”
男生有些遗憾的看着宠弄弄,过了一会儿才说道:“看来你是真的不记得我了呀,鸡肉卷?”说完很是期待的看着宠弄弄,希望她能想起一些。
鸡肉卷?宠弄弄想了想,“喔,你就是那个爬山的男生是吧?真巧啊,又在这里遇上你,呵呵。”
见宠弄弄想起来了,男生很是高兴的样子,挠了挠头:“你好,我叫楚萧,你叫什么?”
宠弄弄其实不是很想与陌生人有过多的接触,但是看楚萧那一脸期待的样子,便想到了躺在病床上的弟弟,要是没有那场车祸,宠纯木应该也是这样活力四射的样子。
“我叫宠弄弄,很高兴认识你,我得去医院了,再见。”宠弄弄没有再听楚萧说什么,便快步向医院走去。
楚萧有些失望的看着宠弄弄的背影,想着自己还没要到宠弄弄的电话呢,就这样与她分道而行,实在是有些遗憾的。
突然一记闪光灯亮闪了一下楚萧的眼,他四处张望发现一个穿着风衣,带着墨镜,拿着相机的人匆匆朝着与他们相反的方向疾行。难道是有人跟踪自己?楚萧想了想,觉得还是跟踪宠弄弄的可能性大一些,下次见到宠弄弄一定要告诉她。
这个跟踪宠弄弄的人,走到一个街角,打了一个电话给雇主:“上官小姐,我刚才拍了一些好东西,什么时候给你?”
上官绮罗嘴角浮现一抹得意的笑,原来她查出秦一懒在盛世的公寓中包养了宠弄弄,便派了一个私家侦探跟踪宠弄弄。终于在今天找到了能让秦一懒放弃宠弄弄的证据,她怎能不高兴?
等私家侦探将照片给上官绮罗的时候,她点头笑道:“不错,而是这种程度有些轻,希望能再拍到更加有力度的照片,我希望能一下子就将她击垮,不要留重生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