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都市异能 > 豪门欢爱:强宠小情人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17章 家人


夏花儿抬起头来,朝宠弄弄嘿嘿一笑:“这不就有你来跟我抢了么,我要把我喜欢吃的快吃完,哈哈。”
宠弄弄一听不干了,打着赤脚跑到餐桌边坐下来一看,发现还有很多吃的嘛:“夏花儿,你可太不老实了,又骗我?”
夏花儿拍拍宠弄弄的头,笑眯眯的说:“快吃吧,等下吃完了,我们去看看纯木。”
宠弄弄想着昨天没去看纯木,不知道有没有什么起色,想看弟弟的想法也变的强烈起来。胡乱的将独自塞饱了,提着包包就要出门,夏花儿拿起桌上的玻璃杯,对着宠弄弄说道:“唉,别这样急啊,先将嘴里的饭吞下去,再喝口水啊。”
宠弄弄勉勉强强喝了一口水,就要拉着夏花儿朝医院跑去,夏花儿在宠弄弄后面摇摇头,这丫头无论遇到什么与自家弟弟有关系的事的时候,都这样不淡定。
虽然每次来看宠纯木的时候,他都这样安安静静的睡着,没有一点声音,没有一点表情。但是宠弄弄总是觉得每一次看到宠纯木的时候,他都有改变一点,这次来发现宠纯木的下巴上冒了一点青胡茬。
宠弄弄耐心的将宠纯木的胡茬用剃须刀刮去,看着宠纯木的宁静睡颜,面含微笑的问夏花儿:“夏花儿,你说纯木会不会做梦?”
夏花儿想了想:“应该是会做梦的吧,我总觉得植物人可能是一些在梦中无法醒来的人,他们没办法分清楚梦境与现实,所以一直沉睡,等纯木哪天意识到他所处的地方是一个梦境,他也许就这样醒来了。”
宠弄弄冷冷的看着夏花儿,似乎是在琢磨她说的话,过了会儿,似乎是想明白了,笑道:“恩,要是这样就好了,就算他在病床上一直待到老,我也会一直照顾他,照顾到我动不了为止。”
夏花儿点点头,出自内心的说道:“纯木有你这样的姐姐,真幸运。”
宠弄弄摇摇头,眼神坚定而温暖的说道:“不,就是因为有纯木我才走得这样好,他是我的幸运神。”
等照顾宠纯木的小护士来通知,说是探病时间快到了,宠弄弄和夏花儿才离开病房。宠弄弄心里一直在想,禅让到底要什么时候才会来给纯木做手术?自己是不是应该要跟秦一懒说说这件事儿,提醒提醒他呢?
夏花儿因为与那个相亲的挫男早早分开的消息传到自家太后的耳朵里,被气极的太后一个夺命连环call给call回去了。
宠弄弄就要一个人回去,呆在偌大的房子里了,前两天有秦一懒在这里,倒也没觉得。今天突然一个人,就觉得这房子实在是太大了,要是打电话的话说不定还有回声呢。
将中午没吃完的饭菜,热一热,宠弄弄将客厅里的电视机的声音调到足够大,让房子里也有了点人气。宠弄弄坐在椅子上,一个人默默的吃饭,想到了以前和爸妈还有健康的弟弟一起吃饭的场景,心里一酸,便有泪落了下来。
吃过饭后,宠弄弄洗了个澡,然后将笔记本电脑抱到阳台上网。平时,宠弄弄有时间的时候,一般都会查查与植物人有关的资料,希望能找到一两个植物人苏醒的消息,给自己与弟弟一点信心。
宠弄弄趴在棉布毯上上网,旁边的手机发出的震动与蜂鸣把宠弄弄吓了一跳,看了看手机,原来是秦一懒那个家伙。
接起电话,就听到秦一懒冷冷淡淡的声音:“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
宠弄弄很无语的翻翻白眼:“没啊,我刚才在上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秦一懒似乎是认同了宠弄弄这个理由,顿了会儿说道:“这几天我要出差,可能来不了你这了,你弟弟的医药费会按时交纳。”
秦一懒想了想似乎没什么话说了,便想挂电话了:“没什么事了,那我挂电话了。”
宠弄弄想着就现在问禅让的事:“等一下,那个,我想问问禅让什么时候来看看纯木的病?”
秦一懒似乎是没想到宠弄弄会问这个问题,扭过头和某个人说着些什么,因为与电话离得有些远,宠弄弄一句话也没听明白。过了会儿,秦一懒才对宠弄弄说道:“禅让现在还没回过,等他回国了,我会让他来看纯木的。”
听秦一懒这样说,宠弄弄也放心了:“那你忙吧,我挂了。”说着还没等秦一懒说话,就将电话给挂了。
秦一懒听着电话里的嘟嘟声,嘴角抿起一抹笑,以前只有自己挂别人电话的份,看来宠弄弄是不知道作为我的人,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看来是应该得给她一点教训了。
上官绮罗见秦一懒脸色不太好,温温甜甜的身子靠了过来,声音软软的问道:“一懒,是谁的电话啊?脸色这样差?”
虽然对于女人的身子不至于厌恶,但是对于这样温香软玉一点反应都不起,还是让秦一懒有些不爽。秦一懒躲过上官绮罗的身子,站起来,端了杯酒站在落地窗前,看着来来往往的车流问道:“绮罗,你有没有想过找个人嫁了,其实不必在我这棵树上吊死的。”
上官绮罗萧瑟一笑:“我也想啊,可是这么多年的感情要如何说放就放,你至少要给我一个缓冲期吧。”
秦一懒眸眼深深的看了一眼上官绮罗,没说话,复而又转过头看着繁华的街景。
宠弄弄一挂秦一懒的电话,一听说秦一懒一时间不会回来,就开心得在地毯上打滚,看来自己又有几天的舒心日子过了。但她却是没想到的是,自己在这几天的舒心日子过后,就会过得很虐心。
宠弄弄睡得迷迷糊糊间,就被自己手机铃声给吵的半梦半醒,想着是不是应该将张惠妹的开门见山改成钢琴曲你离开的事实。眯着眼睛看见手机屏幕上大大的“禽兽”两个字,宠弄弄的起床气处于蕴量阶段了。
宠弄弄划了一下手机,对着手机有气无力的说道:“喂,秦一懒,有什么事吗?”秦一懒在电话那头及其欠扁的笑着说:“宠弄弄,你看看现在什么时候了,起来运动啊,去楼下的花园里跑十圈再上来。”
一听这话,宠弄弄浓郁的起床气,一下子就变成熊熊怒火爆发出来,对着电话吼道:“秦一懒,你丫的是不是有病啊,老娘睡得好好的,你就这样把老娘吵醒了,让老娘下去跑步?是我的耳朵不行了,还是你的脑袋被门夹了?”
秦一懒一听,原来这个小丫头是真的不清楚,自己是处于怎样的境地中啊,竟敢对他这样大吼大叫。
宠弄弄听见电话那头的秦一懒没说话,心里一下子就发毛了,但是他这样欺负自己,实在是太可恶了。宠弄弄继续强硬道:“虽然我是被你包养的关系,但是你也不应该连最起码的尊重也不给我吧,运动什么的,我真的是很讨厌。不能睡懒觉的感觉也很可恶。”
秦一懒听着宠弄弄的话,嘴角弯起恐怖的弧度,眼睛阴测测的:“好,很好。宠弄弄你长本事了,先给你几天好日子过过。等我回来了,再好好跟你谈谈尊重的事。还有我不喜欢别人比我先挂电话,你给我记好了。”
说着,就把电话哗的一下给挂了,宠弄弄还愣在哪里,保持着接电话的姿势。秦一懒最后的几句话似乎是在威胁她,他似乎是真的很生气,其实惹恼了秦一懒也没什么。大不了就是被炒了,大不了就是没钱了,就担心他不会让禅让给纯木治病。
宠弄弄皱着眉头趴在床上,长吁短叹,自己刚才是真的太冲动了,要不然等秦一懒回来,自己对他稍微好一点点,弥补刚才的错误?
宠弄弄这边在纠结要不要服一下软,但是秦一懒那边却是用着他做商人的脑子,想着一个怎样来让宠弄弄乖乖顺服的法子。
宠弄弄这几天都是处在很紧张的状态,总是在纠结要不要给秦一懒打个电话,主动认个错。但是这几天,宠纯木的病情突然有些恶化,宠弄弄忙得焦头烂额的,把要跟秦一懒道歉的事抛到脑后了。
刚从医院里守了宠纯木一整天的宠弄弄,一脸疲惫之色的回道盛世的公寓中,脸上的黑眼圈重的很,脸色也很苍白,看上去像个女鬼一样恐怖。
宠弄弄打开门,一眼便看见客厅中明明灭灭的红色灯光,第一反应便是该不会是有鬼吧,然后第二次想的是应该是来小偷了。她下意识的去拿墙角粗粗的棒球杆,想着要是一个不对劲,便要先下手为强,先将那个小偷打的生活不能自理。
“宠弄弄,你干嘛去了,这时候才回来?”那个“小偷”突然发话了,好像是秦一懒的声音。宠弄弄长嘘一口气,将手中的棒球杆发下来,打开客厅里的灯,再走到窗户那儿,打开窗户让屋子里浓浓的烟味透出去。
这几天因为宠纯木的病情不稳,宠弄弄的身心都有些疲惫:“你回来了,那个我想为我那天朝你吼的事道歉。”
秦一懒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笑:“怎么,因为你弟弟的病情不稳,所以来向我道歉?你可真会见风使舵啊。”
宠弄弄没有否认,抬起头,眼睛直直看向秦一懒黑色的瞳仁,自嘲的笑了笑:“当然,不然你以为我是因为愧疚?”
见宠弄弄仍就这样冥顽不化,秦一懒拿起旁边的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禅让吗?你还有多久回国?”
宠弄弄不清楚秦一懒打电话的目的,看着秦一懒看他接下来要干嘛。
秦一懒笑了两声:“这样啊,没什么,就是你什么时候玩好了,就回来吧,反正这边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儿来让你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