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都市异能 > 豪门欢爱:强宠小情人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14章 交易


人们都说,生在帝王家的孩子很少能感受到亲情、爱情、友情的温暖,但是在大富人家又何尝不是这样。每个人都为了自己的利益,能将几十年的情谊付诸一旦,人情是何等凉薄。
秦一懒看着宠弄弄,有些心酸,就算是这样和谐温暖的场景,也是因为钱财肉欲的交易,这一切都不是表面上的那样。这样他眸中的色彩一下子就黯淡下去。
宠弄弄认真的低头吃面条,过了会儿似乎想到什么事情,有些试探着看了看对面同样认真吃面的秦一懒。想着要不要和他说呢?
秦一懒见宠弄弄欲言又止、犹犹豫豫的样子,有些不舒服的问道:“你要说什么啊?不要这样吞吞吐吐的。”
既然秦一懒都这样说了,宠弄弄也就不纠结了,看着秦一懒认真的说:“那个,我想回到酒吧工作,天天就这样呆在家里,我会发霉的。而且纯木的病情也稳定了不少,你知道的,对于在酒吧做事的人,要是有一段时间不去的话,也许很多老主顾都没有了。”
秦一懒耐心的听着宠弄弄关于上班的提议,想了一会儿,都说女人不能闲着,一闲着就会出什么幺蛾子。便点头道:“既然这样的话,那你就去工作吧,但是不能叫那些老男人吃豆腐,占便宜啊!你是我的人,你只能被我一个人吃豆腐。”
宠弄弄听着秦一懒的话,额头三滴冷汗,这家伙怎么占有欲这样强?在酒吧工作的话,被客人摸一下小手,掐一下小腰是很正常的,但是现在就应该答应秦一懒的要求。
“你放心吧,我会保护好自己的,说什么我也在酒吧里工作了这样久。”这个理由似乎能让秦一懒满意,他点点头,继续吃着鸡蛋面。
这天晚上,宠弄弄就穿着比以前保守太多,但还是挺妖娆的一件齐臀小礼服,一路上没少吸引男性动物的视线。宠弄弄想着下次要不要将这样的衣服带到酒吧里去穿,这样的话就会降低很大的风险。
宠弄弄一进酒吧,一个染了金黄色头发的俊秀男孩儿就凑过来打招呼:“弄弄姐,今儿什么风将你吹过来了?”这个俊秀的男孩儿有一个有意思的名字叫小黄毛。
宠弄弄朝“小黄毛”挥了挥手,以示打招呼:“小黄毛,你花姐呢?我来工作了,要和她说说。”
“小黄毛”向着吧台指了指,笑眯眯的说道:“就在那后面,等着喝阿人调的火焰精灵。”
一听阿人来了,宠弄弄立马就朝吧台跑了过去,细高跟的鞋在木质地板上,得得作响。
宠弄弄一手挑过阿人的尖下巴,一脸流氓地痞的样子:“美人,给姐姐调杯蓝色妖姬,姐姐会给你很多很多小费的。”
阿人顺手一握,便把宠弄弄的小手包到自己的大手掌里,笑眯眯的看着宠弄弄说道:“弄弄,小费什么的我都不稀罕了,这样吧,一杯酒换你一夜,换不换?”
宠弄弄一下子就从阿人的手中,抽出了自己的手,看着阿人说道:“谁不知道,调酒王子阿人啊,想必想陪你的人要从这条街排到下条街吧。”
阿人是一个很神秘的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来到这个小酒吧里,做调酒师。以其绝世小受一样漂亮容颜,吸引了一大批色男色女前来求酒。
宠弄弄其实不是太喜欢长相偏女性化的阿人,所以就只是有时候与阿人调笑个几回,别人也权当故事来看。
花姐一看见宠弄弄,便立即从吧台后面站起来,朝着宠弄弄大叫着打招呼:“弄弄,你是回来上班的吗?”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宠弄弄摸了摸自己的脸,想到,难道自己那样有名,已经晋升到台柱子的程度了?
花姐不知从哪里出来的,站到宠弄弄面前,拉着她的手说道:“弄弄,今儿刚好来了几位公子哥儿,硬是喜欢清纯的姑娘陪酒,你要不要去敬敬酒啊?”
原来如此,这酒吧里还就长得清纯的姑娘少,宠弄弄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好像秦一懒是不喜欢自己陪酒的吧?可是只是陪酒没做什么其他奇怪的事儿,应该是不会影响的吧。所以宠弄弄就带着这样的自我催眠的想法,进了那个看似普通平常的包厢。
宠弄弄一进包厢就愣住了,看着坐在沙发上,正在喝啤酒的秦一懒,心里想着待会儿一定要很乖,不能被他抓住把柄了。
宠弄弄大声笑着,走进了包厢,吸引了包厢里一干人等的注意:“各位爷,大家好啊,今儿是想听曲儿还是想拼酒啊?”
秦一懒右手边一个黑衣男的,看着宠弄弄,嘴角勾起一抹感兴趣的笑:“那听曲儿的话,你是准备唱什么?拼酒的话,我们可以一起上么?”
这句话说得暧昧至极,话音刚落,便引起那些公子哥儿的一阵哄笑?
宠弄弄按下心中对这些人的鄙视,巧笑盈盈的回答道:“如果,你们想的话,也可以一起来和我拼酒。只是你们这样一群有身份地位的爷,和我一个下贱的姑娘拼酒的话,是否会降低了自己的档次呢?”
说着,有几个看上去更加老实的青年,脸上有了一点退却的意思。黑衣男子嘴边的笑容隐了,随手抓了一个红苹果朝着宠弄弄扔过去,力道丝毫不减。
那个红苹果正好砸到宠弄弄的额头,她一个没站稳,向后重重倒了下去,在后脑勺和前额的痛感的夹击下。宠弄弄只觉得心里一阵恶心,脑海里一阵眩晕,差点晕过去。
宠弄弄勉强睁着眼睛,看向沙发上的秦一懒,包厢里花花绿绿的灯光,给秦一懒英挺的脸打上一层迷离的颜色。他眸子深深的看着宠弄弄,看不出什么情绪,这样淡漠的秦一懒让宠弄弄心底一寒,原来她就是他的一个药引,一个床上用品,可能连充气娃娃都不如。
等脑子中的眩晕感渐渐消去,宠弄弄一下子站起来,继续笑着说道:“那么,几位爷是决定好了,要怎么玩儿了么?”
黑衣男子,眯着眼睛,笑了笑:“这样吧,你就穿着内衣给我们唱一首日不落吧。”
“穿着内衣?”宠弄弄瞳孔一缩,自己还没受过这样的屈辱,看着这些纨绔子弟,这样龌蹉,自己是真的被恶心到了。
秦一懒想着自己的东西被别人看,心里很不爽,便出口阻拦道:“就这样唱吧,别说出去掉我们的面子。”
宠弄弄愣愣的看着秦一懒,他的这样一句话,比刚才的红苹果更加伤人,宠弄弄嘴角浮现一抹自嘲的笑:“这样啊,那我就开始唱了。”
随着音乐的响起,本来似乎很轻快的音乐,自己硬是唱的略带了点伤感的意味。秦一懒皱着眉头挥挥手,示意宠弄弄停下来。
他翻出自己的钱包,随意拿出一叠钱递给宠弄弄,语气不善的说道:“行了,你就这样出去吧。”
他就这样嫌弃自己,让自己出现在他朋友面前都一脸不耐烦的样子,宠弄弄开心的接过秦一懒手上的钱:“那好,先生真大方,以后要常来喔。”
这句话成功让秦一懒黑了脸,宠弄弄想着是你先说不认识我的,我说这句话又怎么了?宠弄弄一脸无奈的看着秦一懒,随后就出了包厢的门,留给他们一个妖娆的背影。
黑衣男子若有所思的看着秦一懒,嘴角含笑的问道:“我说,你为什么今天这样反常啊?这个女孩子有什么不同的么?你认识她?”
秦一懒懒懒散散的靠在沙发上,低头点了一支和天下,吸了一口,眼神在缭缭烟气的渲染下变得迷离起来。秦一懒浅浅一笑:“你说什么瞎话呢,我会看上这样的女孩子?是你太看得起她还是你太看低我了?”
对于秦一懒的回答,黑衣男子不置可否,但是也不戳穿,他话里的漏洞,只是以更加带有深意的眼神打量着秦一懒。
秦一懒看了看时间,算了下发现时间差不多了,起身拿起外套,朝一众纨绔少爷说道:“那个时间差不多了,我先回去了,你们好好玩,单子记在我账上。”
其他的人都附和着对秦一懒说再见,黑衣男子凑在他旁边的一个男子耳边低声戏谑:“我们打个赌,一懒一定是要去找刚才那个姑娘的,怎么样,要不要打赌?”
男子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不会吧,秦三少会看上那个小丫头?”
黑衣男子没说话,嘴角挂着一抹高深莫测的笑。
女洗手间内,宠弄弄正在为自己补妆,一个胸很大的女人走过来,站在镜子前补妆。那个女人时不时瞟几眼宠弄弄,末了转身离去极轻蔑的嗤道:“什么人啊,这种货色也值得秦三少给小费?哼!”
宠弄弄也不生气,这才知道这个女人就是刚才那个包厢里的小姐,要是能仍别人对自己冷言冷语,那自己一定是有她羡慕的地方。宠弄弄嘴角弯了弯,脸上的轻松表情通过镜子的反射,让那个女人更加觉得不爽,扭着屁股,快步走出去了,身上脸颊的香水味这才渐渐飘散。
等宠弄弄收拾好了之后,刚一出洗手间的门,就被一个有力的手掌拉住,一下子就被拉进充满男性气息的怀抱里。宠弄弄努力抬着头想要看见是谁,一抬眼就看见秦一懒戏谑的笑,想到刚才在包厢里,秦一懒面对自己受辱,一点反应也没有,宠弄弄的表情就没能好到那里去。宠弄弄稍稍动了一下,冷冰冰的问道:“你这样子,难道不担心你的那些朋友看见?”
秦一懒无所谓的摇摇头:“看到了又怎么样,你可是我的人,抱抱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