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都市异能 > 豪门欢爱:强宠小情人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12章 酒后乱性


就连她自己,要不是看到童伤心那俩骚包的法拉利,也不会去注意到原来自己上了花边新闻,虽然连半个侧面都没露。
“哦?原来是去买报纸了啊……”弄弄沉吟着,相当轻快的招了招手,“正好,我正无聊着呢,赶紧拿过来看看,给解解闷儿。”
“……”夏花儿着实憋屈,她再傻也知道事情已经暴露了。
她虽一向行事大胆,但在男色方面向来都有色心没色胆,纸糊的老虎一只。
“我……”她无奈地叹了口气,在弄弄对面沙发上坐下,“弄弄……”
“夏花儿!”弄弄正了正脸色,一脸严肃,“我不管你怎么和童伤心认识的,但是花儿,童伤心乃家中独子,他家门风严谨,且门第极高,他虽然作风浪荡了些,但最终还是会回归到他那个圈子里去,他这种人不是我们普通老百姓能动心的人,他的爱情也不是我们要得起的!”
“谁说我就会爱上他了?”夏花儿跳脚了,伸出三根手指头,“他……他比我小这么多,你看清楚,是这么多!我怎么可能会对他动心!”
姐弟恋,夏花儿想想都觉得接受无能……
虽然不知昨晚怎么就鬼迷心窍了!
不过,她发誓,一次,就一次,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了!
弄弄语气缓了下来,轻轻哼道:“不会最好了,你如果不想当个外室,最好一辈子断绝这种心思!”
“他们那种家庭,给我当正室我都不当,何况外室,谁稀罕!”
“那你们昨晚是怎么回事?”
夏花儿有些恼恨的撑着下颔,作45望天状,喃喃道:“大概是昨晚喝多了点儿,又或许昨晚月亮忒圆了些,总之,这大概就是人家常说的酒后……失德……”
弄弄惊讶,“怎么,难道不是月亮惹的祸?难道不是酒后乱性?”
夏花儿有些忐忑地望着弄弄,撇了撇嘴儿,“我……”叹了口气,有些悻悻地道:“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这么说,你们昨晚真的……做了?”弄弄也不知该喜还是该悲,以后,万一夏花儿遇到真正喜欢的人了该怎么办?
如果是真的喜欢,是会想要把最好的一切都留给那个人的吧。
能改变的是过程,不可改变的是结局。
夏花儿点点头,承认了,“……嗯,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
“几次?”
“……”夏花儿默默扭开了脸,她是花姑娘上桥头一遭,尚且做不到淡定如风,“宠弄弄,你太色了!”
弄弄干咳两声,面不改色,“我还没恭喜你呢,对了,为了庆祝你终于如愿以偿,我给你准备了点小礼物。”
“什么礼物?”
“喏。”弄弄伸手指了指茶几上的小物件。
方方正正的粉色纸质小盒子摆在木质的茶几上格外显眼,纸面上绘着卡通米奇,上面用丝带扎成的蝴蝶结封口。
夏花儿早就注意到了,但直觉告诉她这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有些疑惑地皱起眉,最终在弄弄的虎视眈眈下还是拆开了。
“什么东西搞的这么神……”
夏花儿望着手上的两件物事,整个人都呆了,然后整张脸都扭曲了。
弄弄好整以暇,笑容艳的像只妖孽,偏偏她那张脸,那样的纯净,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我想你们昨天应该没做措施吧,喏,你左手里的白色小丸子,未免因为一夜乱性导致更糟糕的后果搞出什么未婚生子,你现在应该把它吃了……”
“那这又是什么?”夏花儿扬了扬右手上另一件东西。
“condom啊!”
夏花儿气急,“我知道是condom,我是问你送找个给我干什么?”
“干什么?”弄弄一脸无辜地眨眨眼,不知道多纯良,“当然是给你留个纪念,点醒你下次别再犯同样的错误,还有……该用时就得用……”
“你怎么知道我们昨晚就没有用?”
“那你们用了吗?”
夏花儿瞪着弄弄,委屈地撇了撇唇,胸膛上下起伏的厉害。
“别瞪我,瞪我也没用。”
弄弄望她一眼,眼里倒是温温暖暖的。
她起身倒了两杯白开水,将一杯放在夏花儿面前,望着窗外明媚的阳光,微微眯起眼,慢慢的,一口一口地啜饮着。
“花儿,即便你爱童公子,也不会有结果。假如你说的都是真的,假如你真的不喜欢他,为了你以后可能会遇到的喜欢的,任何不好的后果,我都要杜绝了。”
她垂下头,杯子里的蒸汽上升,她的眼仿佛都充满了朦胧的雾气。
“如果不能拥有全部,那就什么都不要。”
“弄弄,这种事以后不会再发生了。”夏花儿有些泄气,捧起桌上的水,囫囵吞枣的把手上的药丸吞了,“曾经有段时间,穷的只能去借高利贷来支付宠纯木的治疗费,有时因为没钱还高利贷,宠弄弄需要东躲西藏的躲避那些恐怖要债的黑道,但是他们总是能想到法子威胁宠弄弄,说是要是再不还钱,那么她的那个活死人弟弟便会活下去的资格也没有。
宠弄弄被以前的那种在高压电下生活给伤厉害了,她再也没办法,过那样的日子。在宠弄弄被顾希白抛弃后的绝望日子里,秦一懒的出现,就像是在漫无边际的黑夜里突然出现一盏暖暖的灯那样,让宠弄弄对以后的日子充满希望。
既然宠弄弄已经搬到盛世的公寓中,做了秦一懒的情人,那么也就是和他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
宠弄弄看着夏花儿,认真的说道:“那个,我已经答应秦一懒,做他的情人。”
夏花儿瞪着滴溜溜的圆眼睛,一脸惊讶:“你说的是那个秦三少?”
宠弄弄点点头,突然没了说话的兴致。
夏花儿朝着宠弄弄竖起了大拇指,调笑道:“弄弄,你可真行,话说你是怎样认识这个多金男的?”
宠弄弄挥手打落了夏花儿竖起的拇指,想到昨晚秦一懒那个得瑟样子,很是不爽:“还不就是在迪拜,要不是为了纯木的话,我怎么可能与这样的花花公子有瓜葛?”
夏花儿眼睛冒星星的看着宠弄弄:“至少人家秦三少很帅气英俊啊,一般人想让他包养,人家都看不上呢。”
宠弄弄对夏花儿这样的外貌协会的骨灰级会员很是无语:“这样的一般人就包括你吧?话说男人脱了裤子不都一样么,男人都是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这样一句有些颜色的话,成功吸引了昨晚破处的老处女夏花儿,夏花儿瞪着貌似天真无邪的眼睛,问道:“那他是一夜几次男?”
宠弄弄狠狠戳了戳夏花儿肉肉的脸颊,笑骂道:“夏花儿,你作为一个昨晚才破处的老处女,你怎们能这样H呢?你应该是一个羞涩的小女孩儿呀!”
夏花儿满不在意答道:“我说,你是不是去了一次迪拜,就忘记了我以前可是一枚资深腐女加宅女?我一直秉信一个观点,那就是别人笑我太YD,我笑他们放不开。”
好吧,宠弄弄就是不应该和作为资深腐女加宅女的夏花儿童鞋,讨论这样少儿不宜的问题的,真的是太让她鄙视自己的智商了。
宠弄弄想着昨天才搬到盛世,很多东西都没整理,看了看墙上的钟,才十点半,刚好可以整理一下衣服,然后自己下一碗香喷喷的鸡蛋面。宠弄弄觉得生活还是挺美好的。
很是潇洒的拿起沙发上的包包,宠弄弄朝着夏花儿最后嘱咐一句说道:“夏花儿,记得吃避孕药啊,这真的很重要,我要回家了,你慢慢玩儿吧。”
以前宠弄弄来夏花儿的家里一定是要来蹭饭的,这次为什么只坐了这么一会儿,夏花儿呆呆的问道:“你不要留下来蹭饭么?我有买排骨和冬瓜的。”
宠弄弄是很想吃夏花儿做的排骨炖冬瓜的,可是一想到那个公寓都乱乱糟糟的,宠弄弄朝夏花儿挥挥手:“不了,我还得收拾公寓呢?”
夏花儿点点头:“那好,我就不留你了,你在秦一懒那儿,要好好的呀,别委屈自己。”
宠弄弄一听这话,心下一阵感动,鼻子也酸酸的,没回头,就只是轻轻的应了一声:“恩。”
从城西的锦江一号到盛世,路程并不短,要是坐公交的话,还要转几次车。宠弄弄想着,这点搭的士的钱对于弟弟来说应该是杯水车薪,索性狠狠心,打一个的士会到了盛世公寓。
在电梯门前又一次碰到昨晚电梯里的那个漂亮的女人,两个人都有些尴尬。宠弄弄瞟了瞟那个女人,发现她带着超大的墨镜,嘴角也有一些青紫伤痕。
看来这个女人过得并不是那样好,宠弄弄本来就是不多管闲事的人,但是看着这个女人突然就有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伤感。宠弄弄想着这样的女人应该是不想被别人知道的,所以就扭过头,没有与这个女人交流。
女人在电梯中有刻意将有伤的脸偏向宠弄弄看不见的那一面,这样一个小小的动作,让宠弄弄知道了没和她打招呼是一个正确的事。
在这样一个“二奶”公寓中,人与人相遇都有一种很暧昧的气流,宠弄弄并不想知道这个女人是谁,在这样一个小社会中,大家大概都是互相不屑,又彼此同情的诡异状态吧。
等那个女人到了昨晚的那层楼,她回过头来,带着羡慕与伤感的笑,说道:“你很幸运。”
宠弄弄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等电梯门关上后,红色的数字一秒一变,直到“叮”的一声,电梯门在她所在的那楼打开。宠弄弄木木的出了电梯,走到走廊上这才想出那个女人的话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