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都市异能 > 豪门欢爱:强宠小情人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11章 复仇


门被关上,许久许久,里面传出低不可闻的两个字。
“……谢谢。”
秦一懒在门外顿了一顿,她语气中的艰涩,让他精致的眉峰上扬,带着几许极冷的颓废和漫不经心。
那双墨一般的瞳孔闪烁着绝情绝心的光芒。
带上门,他大步走出门,恰此时,电话响了,他从裤兜里摸出来看也没看就接了。
“三哥!”裴礼在电话另一端急急的抱怨,“我们在A6赛道,你在哪儿?还有十分钟就开场了你怎么还不来?小五还在医院养着呢,他的仇还报不报啦?莫非要把冠军白白让给顾年恩那厮?”
一个月前,B市头版报纸铺天盖地的报道过一则新闻。
城南的顾家二公子顾年恩,和东城的童家独子童伤心,因为一个在校女大学生,而且是个贫困生,两位B市公子,一言不合,大打出手。
童伤心自小瘦弱,病怏怏的又怎么打的过有着黑道背景的顾年恩?结果自然是童伤心被顾年恩打断两根肋骨,住院至今。
原本也不是什么大事,俩家大人自然不会插手,只各自关着门儿教训一顿作罢。
裴礼却及其护短,一直嚷嚷着非让顾年恩给童伤心赔礼道歉,奈何顾年恩从小也是个被宠大的主,这要真道歉了哪还有脸?
B市响当当的五位公子哥儿可是正儿八经结拜过的,童伤心又是他们兄弟间最小的一个,岂能真容别人欺负了去?再说,这些公子哥们那一个不护短?!
秦一懒也觉得顾年恩做的过份了,于是放出话来,顾年恩不得不应,这才有了这一次飙车行动。
“仇当然得报。”
裴礼估摸着这次顾年恩不断几根肋骨是不行的,不由催促:“三哥你快点儿,没几分钟了,别迟了。”
秦一懒抬起头,目光精准地望向三十楼,有个影子快速的闪身躲进窗帘后,他突地心情很好,嘴角勾起艳绝笑容,足够勾魂也足够销魂。
“就来。”果断挂了电话,他一脚踩下油门,兰博基尼打了个弯,箭一般朝着山道上飞奔出去。
直到兰博基尼逐渐变成一个小点,融入车流中消失,弄弄才从窗帘后走出来。
此刻万籁俱寂,从三十楼俯视下去,就像把B市整个都踩在脚下。
弄弄趴在三十楼的阳台上,风将裙子吹起,飘逸而灵动。她微眯起大大的杏眼儿,眼神幽幽暗暗,里面仿佛藏了一只勾人的小妖,带着一股子野性和灵气儿,哪里还有之前死气沉沉的样儿?
她回身,拿起沙发上的手机,开始拨打夏花儿的电话。
出乎意料地,没有人接听。
弄弄皱起眉,心底烦躁,连打了三四回夏花儿才慢腾腾地接起电话。
她声音激动,情绪高昂。
“妞……小妞儿,你回家了吗?”
“还没有……花儿,你那边怎么那么吵?你在哪儿?”
夏花儿打了个酒嗝,“我……我在1874酒吧。家里停电实在太无聊了,而且,老娘我今儿个高兴,很高兴,所以……所以我就约了两个同事出来喝酒……呃……”说话间,又打了个酒嗝。
弄弄心知,夏花儿必定是听了宠纯木有希望醒过来的消息,情绪才会如此高亢。
她眼底情绪翻滚,说话声音仿佛也带着几分温暖,“花儿,你今天去看纯木了,他……他好么?”
“好,很好,就是太瘦了,瘦的不行……”夏花儿望着镜子里自己酡红的脸,笑着笑着,泪就流下来了:“弄弄,我终于可以理解你为什么从不去看他了……”
她不是不想去看,她只是不敢去看。
某一刻,望着那个无声无息地躺着的贵公子,望着他渐渐失了颜色的脸庞,望着他有些萎缩起来的肌肉,夏花儿恨不能自己代替他躺着。
她无法相信,这样一个惊采绝艳、人人艳羡的贵公子,躺着的一辈子会如何。
如果宠纯木注意要一辈子当个植物人,那么宠弄弄情何以堪?
望着那样的宠纯木,夏花儿会觉得无法吸引,会抓狂,会想要痛哭流涕,如果是宠弄弄,如果是宠弄弄站在宠纯木床前,她又会如何?
连她都这样,至亲至爱的宠弄弄又会如何?
那样的宠弄弄,不管是痛哭流涕也好,伤心难过也罢,她都不想看到。
“……只要他好,瘦一点儿也没关系,总能补回来的。”对弄弄来说,只要宠纯木好,她付出任何东西都值了,都是要价值的。
即便,会把自己丢了。
可是那又如何呢?
只要能救活宠纯木,只要能让宠纯木再次站在阳光下,什么——什么都不重要!
“花儿,时间不早了,你早点回家吧,别喝醉了。”
“嗯,你呢?你回家啦?”
望着房顶上五光十色的各色彩灯,弄弄眨了眨眼,眼里映出一片流光,她轻声的,寂寥地说:“我今晚有事儿,回不去了。”
回不去了啊!
夏花儿对着镜子将脸上的泪水抹去,望着镜中自己红肿的眼眶,缓缓笑开了:“姐今晚要找艳遇,也不回去啦!让电线故障见鬼去吧,姐要去外面找人开房儿……才不爬那破楼梯呢!”
“老处女终于想通,也要开荤了么……”
“是呀,难道老娘要一辈子当个处女么,那可不行,亏大了咧……”
“去酒吧消遣的不是猪肉男就是已婚寂寞男,要不就是寻419的,花儿,我劝你还是继续处着吧,当个老处女怎么着也比遇到人渣强。”
夏花儿不以为然,豪情壮志,“即使人渣和哈沙拉的沙漠一样多,姐也要从沙漠中淘出金子!”
“得了吧花儿,你有那吃肉的心,也没那吃肉的胆。”
弄弄笑着打趣了一句,又细细嘱咐了几句,这才笑意暖暖的挂了电话。
夏花儿收好手机用水洗了洗脸,对着镜子重新擦了唇彩,一出门却让人给拽住了。
“你……臭小子!你偷窥?”
酒吧昏暗的灯光打在那人完美的侧脸上,仿佛镀了一层光晕,绝美的让人晕眩。
“你不是要淘金嘛……”

出乎意料地,第二天的报纸并没有任何关于顾希白与年画订婚的消息报道,他甚至,连世纪星集团的慈善晚宴都没有出席过,整个人好像突然消失了。
“顾希白,你到哪里去了呢。”
顾希白是回了B市的,这一点弄弄从迪拜回国那天亲眼所见,如今却为何突然消失了?
或许,他只是想躲避媒体吧。
略过这条消息,弄弄捧着报纸继续看。
世纪星集团的慈善宴会理所当然地占据了整个头版,女星林深深和市长千金上官绮罗并列版面第一,两人各据一方,独自为政。
至于秦一懒的消息……嗯,这个人贯彻低调做人高调做事,从不接受任何报纸杂志的访问,更甚至,他的正面照从不出现在任何媒体面前。
名字倒是经常能在各种报道上看到。
因着秦一懒家大业大,旗下娱乐公司又尽是大牌,倒没有哪个媒体敢忤逆他的话,毕竟没有谁会冒着被收购或被破产的危险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
秦一懒这个人,曾经有人给过一个很有趣的评价。
——他是一匹孤狼,他深黑色的眼瞳中潜伏着一头巨兽,他的危险甚于一切利器。
弄弄看着版面上,上官绮罗身边被马赛克的秦一懒的脸,有种爆笑的冲动。
上官绮罗呀,你携着秦一懒出席又怎样,他可是连个脸都不愿意在媒体上露的咧!呵呵……
继续往下看,弄弄突地怔住了,有种被雷劈了的感觉。
——童家少爷伤势复原,深夜携女酒店开房。
童伤心和顾年恩因为女大学生大打出手的传闻,弄弄是看过杂志报纸的。
可,重点不在童家少爷伤势复原上,而是……
下面有张图,因是深夜偷拍,虽模模糊糊只拍了个侧面,可是——弄弄凑近了看,童伤心身边那个女?为何会是……夏花儿?
宠弄弄认识夏花儿已超过5年,两人不说日夜相对,但也算形影不离,只凭一个侧面,别人或许也罢,可是夏花儿,弄弄即便只看到她的后脑勺也一定会认得。
童伤心和夏花儿?
一个老处女,一个小诱受,怎么想怎么诡异!
默默咬了一口手中的鸡蛋灌饼,抹了抹手,放下手中的报纸,在报刊大妈眼神的鄙视下,弄弄扭着小腿儿,直接打车去了锦江小区。
对她来说,今儿早上有两件喜事。
银行卡上多了100万,虽然那100万在她卡上待不了几天,但好歹还能帮她减轻些账务。
二、宠纯木就医的医院打来电话,说是今早有人汇了一笔款项,宠纯木这个月的治疗费也终于不用愁了。
如果忽略某处传来的疼痛,可真是,阳光温暖,岁月静好。
她很满足,真的很满足。
已是初春,太阳早早就露了脸。
城西的锦江一代都属于老城区,早早的就有人走进忙出。
夏花儿捏着从报刊亭买来的报纸,一路躲躲闪闪进了小区,好不容易爬上十八楼开了门,正要松口气,听得后面一个悠闲的声音响起。
“花儿,这么早,你这是从哪儿来呀?”
“妞……小妞儿……”
夏花儿微微颤颤回头,就看到宠弄弄坐在沙发上,一只腿,还很悠闲的晃动着。
“我,我刚从……从外面来。”
“外面?哪个外面?”
“我……我去买报纸呢!”将手中的报纸晃了晃又马上收回,那张图片这么模糊,夏花儿想她未必就能发现,发现了也未必就能认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