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都市异能 > 豪门欢爱:强宠小情人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9章 强取豪夺


秦一懒突地一下就笑了,“弄弄……弄弄……”他的手袭上她的胸,单手禁锢住她试图挣扎的双手,脑袋一偏,咬上她的耳垂,喘息浓重而醇厚,火热的气息团团将弄弄包围。
车内空间就这么多,弄弄简直避无可避。
秦一懒笑的胸膛震动,上下起伏不定。他一双深邃的黑眸沾染上最浓最烈的情欲之色,就像罂粟,让人欲罢不能,恨不能醉死在他眼眸中。
弄弄根本不敢看他的眼。
有一种人,他在高潮中的艳绝,是谁也抵抗不了的。
譬如顾希白,譬如——秦一懒。
秦一懒在她耳边轻轻地说:“宠弄弄,你怎么就这么可爱呢!”
衣衫很薄,望着她胸前映出的风景,他克制不住隔着衣衫在上面咬了一口,她闷闷的哼了一声,听他低低哑哑地说:“还说不想我娶你做老婆,嗯?”
弄弄一惊,撇撇嘴,“我……”为什么声音听起来会这么沙哑性感呢?简直就像……忙干咳两声清清嗓子,“我逗你玩儿呢,这是情趣,难道你听不出来么?”
秦一懒哼笑一声,很显然,谁也都没把这句话当真。
他不可能娶她,她也不可能嫁给他。
秦一懒将座位打低,将弄弄压在椅子上,迅速掀开她的裙子,扯了她的内裤……
“不要……”弄弄开始扭动身子不安地挣扎,“不,不要……不要在车上。”
“在哪里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我不愿意。”弄弄咬着唇,惴惴不安地望着秦一懒。
“你倒是诚实。”他眼眸一黯,见她咬着唇的样子楚楚可怜又带着几分倔强,那些被压抑的火种腾地被点燃成熊熊烈火在心底疯狂蔓延,看着她,他就只想将她压在身下狠狠蹂躏。
“可是弄弄,我想要,而且,这由不得你。”说着,他分开她的腿儿,就着这样极度别扭的姿势强势地进入了她……
“……呃。”
亚麻色卷发散落下来,遮住了弄弄眼底似浓似黯的光芒。
“我……我说了我不愿意,秦一懒,你这是强奸!”
秦一懒笑的邪恶,眼底带着浓郁的阴鸷,“嗯,我强奸你,并且以后会一直强奸你。”
她的身子随着他逐渐疯狂的动作起起伏伏,被他肆意揉捏摆弄着各种姿态任他把玩,她觉得自己就像是大海上漂泊的浮木,随波逐流,孤苦无依……
听着他的喘息和满足的叹息,终于,她忍不住张开口隔着衣衫一口狠狠咬在他肩膀上,狠狠的,带着恨意……
凭什么他想怎样就怎样?!
凭什么他就敢把她当垃圾似的对待?!
“……弄弄……,嗯……”秦一懒倒抽一口气,动作狂野带着不顾一切的疯狂狠意,那些酥酥麻麻的感觉从背脊上开始蔓延至全身,舒服的让他想叹息。
“秦一懒,我恨你,我恨你……”
“弄弄……乖女孩儿,你乖……乖一点儿……”
弄弄不理,咬着牙,双手在他身上乱抓,疯狂的,不顾一切的,将他上身完好的衣衫扯落,直到他一丝不挂,胸膛全是指甲抓出的血痕,直到她的手指甲忍不住从他脸上划过,直到……
秦一懒捏在她腰上的手,几乎要将她折断。
她忍不住开始哭泣,身上某处火辣辣的痛,她觉得自己简直像被什么劈开了,可某个人就像饿狼,仍一下比一下狂野的耸动着……
“弄弄,你求我……”
要她求他,还不如让她去死!
咬着牙,她脸上满是泪痕,痛的身体僵硬,身上痕迹也是青青紫紫,像个任人把玩的破布娃娃,可嘴巴仍闭的死紧。
求他,显然这不可能!
秦一懒捏着她的下颔,眼底闪烁着疯狂的狠意。他说:“求我。”命令的语气。
这目光里的凉意太惊悚了,弄弄忍不住抖了一下,亚麻色卷发汗湿的粘在脸上,她紧紧蹙着眉,心底显出几分惧怕。
或许她可以求任何人,可在这个人身边,她就是不想认输,下意识的心底会生出几分抗拒。
即使遍体鳞伤,即使哭泣。
她把身体蜷缩着一团,这姿态,让秦一懒想到了某种猫科动物。
“宠弄弄,识时务者为俊杰,你为什么总要和自己过不去?你认为你有的选择么?和我说两句软话就那么难?你莫非真想我折断你的翅膀,帮你把指甲修剪修剪?”
出乎意料的,他身上并没有弄弄想象中那么重的怒气。可她知道,他越平静,反而越可怕。
她怔了一下,“我可以服软,可以认输,可你为什么总要罔顾我的意愿强迫我?”
秦一懒捏在她下颔上的手一紧,缓缓笑了,“强迫?弄弄,你以为……我为什么会愿意支付你弟弟的治疗费?凭什么要等你愿意?那是圣人做的事,而我秦一懒,从来不是什么好人……”他眯着眼,有冥暗如毒汁的光芒从眼底一闪而过,“就算我强迫你,那又怎么样呢……”
说罢,他闭上眼再不看她一眼,身子开始前后耸动,不带半点怜惜,只有发泄。
弄弄睁大眼瞪着他,痛的眉毛都揪在一起。
她细细打量他,他闭着眼时其实会显出几分乖巧,像个稚儿。他的鼻子很挺,肤色似雪般细腻似玉般无暇,他的嘴唇可真美,唇线带着圆润的线条,颜色比早晨初露的玫瑰更显娇艳……
似乎察觉到她的打量,他睁开眼,是一双几乎插入鬓角的丹凤眼,眼尾细长,眼珠是纯黑色的,及其深邃,可是双眼里的色彩太过凉薄,这样的凉薄,他即使笑一笑都会带着很浓烈的颓废。
两个人的视线这样不偏不倚的撞在一起。
她想,他要是一直闭着眼该多好啊。
可在那双眼睛的打量下,她心底那一瞬间清晰的产生一种认知,自己这些小手段原来是那么幼稚,那么可笑!
她的这些把戏,只会让他更看不起她吧!
她不要,不要这样!
深吸一口气,在他迫人的视线下,她双手慢慢扭动,攀上他的脖子,昂起头,主动送上自己有些红肿的唇,开始一下一下的主动吻他,然后,有低低的呻吟从她唇边溢出……
他说的对,她必须摆正自己的姿态。
他是强将,和他硬碰硬,她只怕自己有一天会尸骨无存。
这样认输,这样妥协,你才能得到你想要的,你才能用你唯一的利器换会宠纯木的生机。
宠弄弄,你再没有任性的资本!
宠弄弄,认输吧。
不是像他认输,而是像自己妥协认输!
终有一天,你能笑着回忆今日所受之屈辱,能正视自己的过去,能……
这是一个很明显地示弱的姿态,秦一懒动作一僵,原本狂野的动作,因为她的迎合,一瞬间疯狂的仿佛能飞起来……
“轻点,我疼……”她低低哀求,脸上有泪珠滑下。
他动作一顿,预感到什么,迅速伸手往下一摸,就着打开的车灯,他看到自己满手鲜血,再看她惨白的脸,有些恼恨地皱起眉,快速抽身退了出去。
“我会补偿你。”
将她脸上泪痕吻干,他整理好两人衣衫,启动车子打了方向盘。
秦一懒开车技术极好,兰博基尼车速箭一般飞驰在车道上,一路车灯闪烁,不一会儿他踩下刹车,将车子停在药店门口。
“等着,我去去就来。”
弄弄没说话,蜷缩着身子,疼痛让她整个脸都变的惨白。她闭着眼,睫毛微微颤抖,看起来可怜而可爱,有眼泪顺着脸颊滑落在她鬓角,最后消失的没有痕迹。
秦一懒很快下车拿了药返回。
他看她一眼,见她没有反对,挪过她的身子将她整个人抱在身上,分开她的腿儿,挤了药膏小心翼翼抹上去……
他从没做过这种事,虽然已经很小心翼翼,可他到底是个男人,难免有些重手重脚,见弄弄疼的抽气,秦一懒只觉满头冷汗。
“我……”
“呃……还是……我自个儿来吧……”让一个男人为自己擦这种药,而且这个男人还是秦一懒,弄弄觉得没什么比这个更让人难以忍受了。
“你怎么来?”秦一懒笑的很邪恶。
弄弄心想,这厮就不会觉得尴尬、不会觉得不好意思么?
怎么可以这样冷静,这么的面不改色呢!
脸皮还真……厚啊!
从他手里拿过药膏,弄弄淡定地扯了扯裙子,面不改色道:“你将我放到副驾驶上,转过头,我自然可以。”
她此刻还保持着分开腿的姿势坐在秦一懒腿上,这姿势实在有点……古怪。
“唔,你怕我偷看?”秦一懒挑了挑眉,再次从弄弄手里拿过药膏,笑的很……说好听点儿那叫笑的风情万种,说香艳点笑的很风骚。
“你全身上下哪一块儿我没看过?看都看过了,再多看一次有何区别?何况……以后不但得看,还得……”
他停顿的恰到好处,弄弄被气的脸都红了。
“你就不能……”
“怎样?”秦一懒再次将她腿儿拉开,低下头抹药,声音带着几许暗哑,“别动,我会轻一点儿……伤口有些重,你此刻不宜再乱动,以免牵扯的更严重。”
弄弄闭着眼,听着秦一懒有些加重的喘息,眼皮乱跳,终于忍不住睁开眼,灯光下,秦一懒的脸带着酡红,他的眼神直直盯着她那里,眼底燃烧着火焰,他甚至,饥渴地舔了舔唇。
弄弄胸膛上下起伏,指甲深深陷进掌心,只觉一颗心都要从喉咙口跳出来,这感觉,实在是太香艳、太淫靡了!
等一切终于搞定的时候,两个人都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