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都市异能 > 豪门欢爱:强宠小情人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8章 年少


“呸!你见过老处女能在一天之内把自己推销出去的么?”夏花儿啐了一口,抱怨道:“电路故障,电梯又停了,我好不容易才爬上来,简直要了我半条老命……”
说到电梯,弄弄也有些头疼,不过她现在心情好,想什么都乐观。“坏就坏吧,咱就当锻炼身体好了,去健身房锻炼还得花钱呢!”
“好吧好吧,也只能这样了。哼,等老娘有钱了,买栋大楼,装两部电梯,一部专属,一部直通!”如今房价贵的离谱,夏花儿觉得自己简直在做梦,忙转了话题,“妞儿,你刚说好消息,什么好消息?”
弄弄眯着眼睛笑了一笑,“我有办法见到禅让了,也有一半的机会他会来帮我看看纯木,花儿,或许纯木以后不用躺着了。”
夏花儿听着,觉得有什么在脑海里炸开,带着五光十色的幸福感。感觉到有什么从眼眶中掉出来,她伸手摸了摸脸,摸到一手湿润。
想到那个矜贵的,美的让人恨不得为他去死的贵公子,想到他以后再不用毫无生气的躺着,想到他睁开眼睛时流转的魔魅与惊艳,夏花儿一时激动无可自拔。
“真的?妞儿,这是真的?”
弄弄点头,“嗯,千真万确!”
电话里突然安静下来,两个人都没有说话,静静的分享着这一刻心底的悸动。
夜晚的B市,霓虹灯闪烁,流光溢彩。
挂了电话,弄弄踏着小碎步,嘴角挂着笑容,安安静静溶入在城市的喧嚣中,同许许多多陌生人擦肩而过。
若是以前,她一定没这份闲心。
以前的宠弄弄是全家人捧在掌心里的宝贝,真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掌心怕碎了。
那时,她出入都是想象不到的排场和奢华,身边追捧的都是名流公子哥儿。她骄纵、任性,带着常人无法想象的叛逆桀骜,从不正眼看谁,却每天都有许多贵公子追在身后跑,追的烦了,她就会骄纵的把宠纯木扯出来,指着他说“这是我爱人”,望着那些公子哥儿落跑的背影,在宠纯木几乎要将自己溺毙的双眸中笑的肆意飞扬……
记得当时年纪小,你爱谈天我爱笑。
那时,没有什么是她想不到的,即便是她要摘星星也不会有人敢把月亮给她,她从来走到哪里都是众人的焦点,吃穿用行,无一不是最好最精致的,就连脚上的一双鞋都要顶人家好几年工资,平时更是多走一步路都怕磕了脚……
那时的宠弄弄,被保护的很好,天真纯洁,比之城堡的公主不遑多让。
就是因为被保护的太好了。所以在宠家落败,宠纯木出事的时候她才会痛的这样彻骨,像是被人生生的从心底将心都掏出去了……
正想的出神,冷不丁响起一阵阵喇叭声。
弄弄望了眼,若无其事地撇开目光。
开兰博基尼限量版Veneno又怎样?这是禁鸣区,这家伙如此猖狂,诅咒他被开罚单被拖车被……嗯,自己这是好心,免得这家伙热众怒。
车窗徐徐降下,露出秦一懒美的猖狂的一张脸。
“上车。”
弄弄被雷了一下,目瞪口呆望着他,“帅……帅哥,你要打劫么?”
秦一懒望着她露出八颗小白牙,笑地冷冷的,“美女,你允许我劫财还是劫色?”
弄弄被噎了一下,心道:我允许你劫个屁!
甩甩手,她施施然走了,心情一点儿不受影响。
秦一懒在车上咬牙切齿,心道自己真是越来越不理智,竟会把车开进这种地方,且见了她会觉得舍不得移开目光,只想把她扒光了狠狠蹂躏,怪道人家说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莫非自己也不例外?
忙启动车子用蜗牛的速度追上去,“那个……”见她走的潇洒头也不回,秦一懒瞬间语气也冷了,“宠弄弄,在迪拜的承诺,你不想我兑现了?”
弄弄无奈的望过去,笑吟吟地,“那不是三天后的事了么?我已经按你定的规则来了你还想怎样?”语气一转,微讽道:“秦一懒,我不知道,原来你这么舍不得我,对我这么念念不忘的,而且这么迫不及待!”
秦一懒有些恼怒自己不该一时冲动,果然,冲动是魔鬼。
他等着她三天后送上门去岂不是更好?
他抿着唇,侧脸线条带着几分锐利,像是刀锋,顷刻就能杀人饮血,“现在,上车,这个承诺我给你兑现。”
弄弄一怔,心底残存的几分桀骜节节攀升,“如果……我不呢?”
秦一懒冷冷一笑:“宠弄弄,你该学学什么叫见好就收。你知道的,你现在已经走投无路,即使我把那些话抛之脑后,三天以后你还是会自己乖乖送上门。再说,谁告诉你男人在床上说的话能作数了?颜倾城吗?或许你该去找她帮你……”
他说完,像是看微尘般撇她一眼,一脚踩下油门。
原来自己是没有半点胜算的,何苦拿乔?乖乖听话当个牵线木偶岂不更好?
可是这个人是秦一懒啊,她怎么甘心?又怎么会甘心?
不管甘不甘心,弄弄在一怔之下极快的反应过来追了出去,“等等,我上!”
身后有汽车擦身而过,弄弄险险被撞,裙子也被吹风的扬起,司机从车窗伸出头,怒不可歇怒的破口大骂,“找死也别找上老子!”
弄弄却似乎没在意刚和死神擦身而过,见兰博基尼有停车的趋势飞一般的追了上去。
“呃……”
剪刀门往上提却怎么也提不动,弄弄傻呆呆的站在车门口瞪着车内的秦一懒。
“秦一懒,你……你什么意思?”
目光从她身上巡视一遍,秦一懒摇了摇头,“弄弄,你该庆幸你没有被车撞上。”
弄弄凝眉,望着他阴晴不定的眸子,带着疑惑。
秦一懒说:“你能记住我那晚说过的一句话,为什么却会忘了另外一句呢?”
“……”你说过这么多废话,我怎么知道是什么话?
“我说过,我对有瑕疵的女人没有好感。”
“……”心上的瑕疵算不算?
“我还说过,上了我的床,就是我秦一懒的人。”
“……”那你的人大概可以从这里排队排到阿拉伯了。
“下一次注意点,别把自己弄伤了,毕竟身体是你唯一的资本了。”
“……”我的身体是我自己的,你以为你可以做主么?
“机会不是每次都有,宠弄弄,你错过一次,已经没有第二次了。”
“……”
秦一懒终于忍不住她呆子似的呆样了,见她一张脸白的没有丝毫血色,忍不住喝道:“上车!”
没有丝毫犹豫,弄弄就着打开的剪刀门,机械似的上了车。
直到车子开出老远,这才回神,望一眼身边专心开车的秦一懒,眨眨眼,撇着花瓣似的唇道:“这个……提前上车有福利么?”
秦一懒连个眼角也没施舍给她。
弄弄抿着唇,有些悻悻的垂下头。
秦一懒淡淡地勾起唇,笑意从眼底一闪而过。他撇她一眼,见她抿着唇,晶亮的美眸带着几分倔强,浓长的睫毛贝扇似的垂下,微微颤抖间,那睫毛上下翻飞,颇为动人,看的人心痒难耐,他不由一脚踩下刹车。
弄弄惊呼一声,身子惯性的往前倾,正要撞上前方的挡风玻璃时,旁边伸出一只手将她身子往后扯,这才稳住身形。
她有些恼怒地瞪过去,“你……唔……唔……!”
秦一懒单手禁锢住她的头,将她整个人压在座位上不让她挣扎,俯下身,深深的吻了下去,含着她花瓣似的唇,闭上眼,他从心底满足的叹息一声……
他身上的男性气息,如此灼热,如此烫人,铺天盖地朝着弄弄袭去,一瞬间,她觉得在这个人身边,连呼吸都不会了。
她口不能言,憋着一口气,身子左扭右扭妄图从秦一懒手上挣脱,可男女力量天生悬殊,她自然不是他对手。
听着他越来越粗重,那种贯穿肉体仿佛从灵魂深处传来的喘息,嗅着他身上散发的荷尔蒙气息,她果断放弃了挣扎。
再挣扎下去,只怕如了他会当场XXOO了她。
虽然有句名言叫不能反抗那就享受,可是,她怎么会让他如意呢?
察觉到他不再满足于只在唇瓣上来回摩擦,想要更进一步,弄弄死死咬紧牙,任凭他的舌在唇齿上来回舔吻,不让他再进一步。
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他的手在此时袭上她下颔,在她尖尖的下巴处来回游动,手指摩擦着脸颊两边的肌肤,弄弄毫不犹豫的相信,他下一秒就能卸掉她的下巴,迫使她张开口。
他的手指摩擦的越发重,她心底一颤,却听他有些沙哑的嗓音柔柔的吹在自己耳边,带着几分旖旎,“乖女孩儿,你乖一点儿……”
弄弄突地,放弃了所有挣扎。
“秦、一懒……”
她闭上眼,喃喃的吐出三个字,带着似疼似恨的复杂。
他一举攻入城池,从上到下,如愿以偿品尝到了她的芬芳。
察觉到她的乖巧,他的动作放的更轻更柔软,灼热的吻顺着她的唇一路向下,她甚至恶意的在她脖颈处咬了一口,她咬着牙,强迫自己集中意识,竭力不让自己呻吟出声。
秦一懒的手不知何时掀开了她的裙子,顺着轻薄的布料在她小腹上来回打着圈圈儿,她肌肤白皙细腻,手感极好。
他手指往后伸,在弄弄漂亮的眸子波光潋滟地瞪过来的时候,解开了她的bra……
弄弄嘴唇颤抖,一手护着胸,作娇弱状,指着秦一懒哆哆嗦嗦道:“我告儿你秦一懒,你***有胆子脱我的内衣就得有胆子帮我穿上嫁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