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都市异能 > 豪门欢爱:强宠小情人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7章 绯闻


“倾城,今晚八点,天空之城,替我去办一件事……”

“这位小姐请问你和三少是什么关系?三少为什么对你如此特别?”
“这位小姐,你一直站在外面是不是有意在等三少?”
“这位小姐,你和三少什么时候认识的?你们是什么关系?”
…………
秦一懒走的轻轻松松,没了保镖的庇佑,八卦记者一拥而上围着弄弄追尾拥堵,那架势媲美大牌明星接受采访。
弄弄抿着唇,满脸天真作不解状,“三少?谁是三少?”
八卦记者们被噎了很大一口,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暗道:一招毙命,此女简直是打太极高手中的高高手!
弄弄适时推开人群,淡定从容的消失在世纪星集团门口。
日落西山,天空一轮残阳如血。
夏花儿刚下班,此刻正在去医院的路上,电话突然响了,她看一看,脸上绽放出笑靥如花。
“妞,小妞儿,怎么样?顾小白答应你了吗?”
“没有,我没有见到他。”弄弄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有些失真,“花儿,我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
宠弄弄说:“你和一个人有仇,你有机会接近他,你甚至可以冒险杀掉他,但是这种机会非常渺茫,最后可能空手而回,甚至是赔上自己——”
夏花儿想也没想地回答:“弄弄,害人之道,攻心为上,对仇人要像春天般温暖,二奶般温顺,市长般亲切……”想到无意中看到的一段话,不由得笑了一笑:“如果是真正的仇人,不能有恶气、怒气、怨妇气,不能怒目相向,一定要对他笑。说几句知心话,时常喂个仨瓜俩枣,慢慢地拉近距离,一点点解除敌人的防备,向来温柔是利器,昨之笑靥,今之狼牙,铁打的英雄也扛不住三句软话。等他戒心全失,破绽全露,出手一剑,杀人无血,死都不知怎么死的。”
弄弄握着电话的手慢慢捏紧,望着天空之城流光闪烁的牌匾,她的眼,如漩涡般深邃,明明灭灭间闪过些什么不为人知的东西。
“嗯,我知道了。”
夏花儿奇怪道:“你怎么了?没见到顾小白吗?他对你一向很好,虽然不知道抽的什么风把你甩了,但也不至于绝情到不见你。你不会是要用这些手段对付他吧?”
“他……要结婚了。”弄弄皱了皱眉,那一瞬间,心底情绪翻滚异常,最终被强制压下,“我已经想到了办法,以后不会再去找顾希白。他那种人说一不二,既然已经把我甩了,而且现在又准备结婚,我想,我再去找他也未必能见得到他,再去找他也没什么用。”
“嗳!弄弄,你……”夏花儿有些词穷,想了想又说:“我现在在医院,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看看纯木?”
“不了。”弄弄挂了电话,夏花儿听着听筒里传来的声音,眉头皱的死紧。
夜微凉,夜未央。
高跟鞋踩在天空之城光可照人的地板上,发出“蹬蹬”地声音。弄弄在天空之城外徘徊了几个小时之后,终于推开了门。
那些挣扎和犹豫,在和夏花儿通了电话之后奇迹般的消失,再不复存在。
再说——
生活没有给她做选择的余地,她都已经和他上过床了,再挣扎,又能如何?
恁般矫情,连自己都觉得可笑!
站在门前,深吸一口气,狠狠吞了一口唾沫,那些心酸不甘通通咽下去。弄弄眨眨眼,再眨了眨眼,这才缓缓推开门……
心底,却不知为何,生出一中无奈和心酸。
“秦……”
里头有人转过身,是一张带着倾城之色的脸庞,利落的短发,穿着最新款的品牌套装,那张脸,带着目空一切的高洁如卑尘般服侍着宠弄弄。
“宠小姐,请进。”
弄弄推门的手一滞,仿佛明白了什么,又仿佛什么都不明白。
门在身后无声阖上,她走进去,迎着女子打量的目光下自顾自地坐在位置上,“你是?”
“我是三少的私人秘书,我姓颜。”颜倾城将一串钥匙放在桌子上,推到弄弄眼前,干脆利落道:“这是三少私人住宅区的钥匙,三少希望宠小姐三日之内搬进去……”
颜倾城话还没说完,弄弄忍不住浑身颤抖,面如死灰。
“如果……我不答应呢?”
颜倾城勾起唇角,“宠小姐已经来了不是吗?既不答应,又何必来?莫非宠小姐以为会在此地见到三少?见到我,宠小姐很失望?”
弄弄抬头望见她眼底清晰可见的不屑与高傲,再往深处看,那高上挑的丹凤眼中一片冷光,那冷光中还夹杂着……
弄弄望见她的眼底,突地笑了,带着几分灿烂和愉悦:“是,我的确以为会在这里见到秦一懒,毕竟是他亲自约我来的不是吗?现在,他又何必故作姿态找个上不得台面的人来羞辱我呢?”
上不得台面?
秦一懒手下的首席秘书兼首席保镖,竟被人说成上不得台面。
颜倾城嘴角笑容见冷。
弄弄拿过那串钥匙在手上把玩,不给她发作的机会,平平淡淡地问:“盛世的房子,多少人奋斗一生也买不起一个厕所的钻石地段,秦三少就连金屋藏娇出手也这么大方么?那么……我搬进去的条件是什么呢?”
“在你搬进盛世开始,每月一百万,包括你弟弟每月的治疗费用三少都会一并支付。不知这些宠小姐可满意?”弄弄不语,颜倾城冷冷地笑了,鄙薄道:“当然宠小姐能拿到多少一百万全凭三少喜好,不过,也要看宠小姐的本事。”
她眼底鄙夷弄弄只作不见,昔日宠家落败时,弄弄不知跪了多少次求了多少人,糟了多少白眼与鄙视……
“还有么?”除了最开始那一下,她始终面无表情,保持淡定。
“当然!宠小姐在任期间,希望宠小姐保持职业道德,不要跳踏两只船,更不要在外面勾勾搭搭些不三不四的男人。”顿一顿,颜倾城慢慢道:“不管是心,还是身体,希望宠小姐都能遵从三少。”
“秦三少要求还真高,不但想要控制身体还想要控制人心……”弄弄讥诮道:“很抱歉,最后一条我没办法做到。请转告三少,能控制身体的人,未能能控制自己的心。”
“三少说只要宠小姐有心即可。”似乎早料到弄弄会怎么答,颜倾城从善如流。
弄弄笑的有些冷,“是吗?那么,还有么?”
她如此淡定,颜倾城心底鄙夷更甚,“暂时没了,想到什么我会随时补充。”
“你没了,那我有……”
颜倾城瞪眼,这女人未必也太贪得无厌了……“不知道宠小姐还有什么要补充的?”想到三少那句“她要什么尽量满足她”颜倾城只觉心底满满都是无奈。
“我问你一个问题?”
“不知宠小姐要问什么?”
“你们三少一向说话可作数?”
“你什么意思?你在质疑三少?”颜倾城有些不悦,“三少从不开空头支票,任何时候三少说的话都会兑现,这一点宠小姐不必担心。”
弄弄点了点头,满意道:“那么我希望秦一懒履行他在迪拜给我的承诺……”既然任何时候说的话都能兑现,那么在床榻上的承诺也算承诺吧?
颜倾城追问,“什么承诺?”
“这不是颜小姐可以关心的事,你只要替我转告给秦一懒就行了。顺便再告诉他,如果他能兑现他的话,那么三日之后我也能如了他的愿……”
说完这些,弄弄放下钥匙,悠闲的起身就走。
走到门口,她回头,嫣然一笑,“颜倾城,你装的这么清高像朵白莲花似的,处处为难我,难道是……嫉妒了?”
颜倾城动作自然的收起桌上的钥匙,似乎没听到她的话。
望着她捏着钥匙的手,弄弄笑的更欢乐了,“一个被爱冲昏了头脑的女人,面对情敌的时候最好藏起眼底深处的嫉妒,否则,很容易就露出破绽呢。”
说罢,弄弄转身慢悠悠的走了。
嘴角勾起的笑容,映在光可鉴人的水晶帘上,带着极冷极冷的弧度。
秦一懒,你想要羞辱我,也别找个爱慕你的女人呀。
啧啧。
怎么办,我被你愉悦了呢。
那边,弄弄笑的很欢乐,这边,望着视频器上定格的画面,秦一懒眼底冒着熊熊烈火,恨不能扒了女人身上的衣服压在身下好好蹂躏一番……
“三少,她说的迪拜的承诺……”
秦一懒想到迪拜那一夜,眼底欲火浓重,心底有什么蠢蠢欲动叫嚣着要破土而出,下腹也是一热,他挺直了背脊,绷紧了身体……
等了等,没听到声音,颜倾城有些疑惑,“三少?你在听吗?”
许久许久,秦一懒独有的金属质感般的嗓音,带着几分慵懒的沙哑,从电筒里传出来,“嗯,帮我查查,她现在在哪个位置……”
颜倾城眸低一黯,秦一懒那边却又立即说:“算了。”电话干脆利落的挂了。
想到那什么劳什子三天,秦一懒恨恨的扔下电话,有些后悔作茧自缚。
以他调查出来的她现在的状况,别说三天,怕是三个小时候她也会立即答应。
她需要钱,他需要她的身体,各取所需不是么?
离开天空之城,弄弄满心欢喜拨打了夏花儿的电话。
“花儿,我要个好消息要和你分享!”
夏花儿在电话那头喘气如牛,“什……什么消息?是你找到工作了,还……还是顾小白给你钱了?”
“喘的那么厉害,花儿,我会误会的。你……你在干嘛?不会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