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都市异能 > 豪门欢爱:强宠小情人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6章 承欢


弄弄瞬间只觉得全身无力,连带着眼神都有点恍惚。
他要娶妻了?娶的还是年画?
如果他真要娶年画,碍于俩家颜面,外面的花花草草还不得拔的光光的?就算不拔光,也会一把火全都烧死!
弄弄眨了眨眼,一瞬间就悟了。
难怪,难怪他忽然之间要和自己斩断关系,难怪他会突然和年画在一起,按他的个性来讲,如果不是要娶妻,又怎么会去动去动这些名门千金?
原来,原来他是要娶妻了啊。
她原本自信满满,即使被顾希白抛弃,她去求他拿到钱的几率还是很大的,可是如果他要娶妻,那么自己这时候去求他,只怕不是自讨没趣而是自取其辱了!
弄弄一瞬间脸色惨白,只觉得心如死灰。
耳边那些八卦记者还是叽叽喳喳的讨论着什么,弄弄一个字也听不进去,突然耳边不知道谁叫了一声,身边的人开始拥挤。
“三少,快……”
“是三少和上官小姐出来了,快点……”
弄弄木然的站着,悴不及防被人一推,膝盖狠狠磕在地上。
她不觉得痛,心中满满的都是绝望。
她之所以放弃那些工作是因为工资太低,即便她累死在岗位上拿到的工资也不过杯水车薪,根本支付不起宠纯木治疗费用的十分之一。
她之所以躺在顾希白身下是因为、是因为……
弄弄蹙起眉,狠狠地咬着下唇,不一会儿就尝到了咸涩的血腥味,她下意识地舔了舔唇,忽地,感觉到似有目光像刀般割在脸上,灼灼地似火焰一般,仿佛要将自己生吞活剥着吃掉。
弄弄一惊,这样强烈的占有欲的目光让她胆战心惊,下意识抬起头顺着视线看过去。
悴不及防,四目相对。
他细长冥暗的眼底泛出妖娆氤氲的雾气,那雾气越来越浓,逐渐逐渐,变成浓烈似淬着毒汁般的血红色。
那在他眼中跳动的火焰,连着迷离的风,带着娇慵的味道,那是、欲望的味道。
“秦,一懒……”弄弄喃喃地吐出三个字,心底一瞬间烧出熊熊大火,带着强烈的恨意怒视秦一懒。
她想要说什么,却见秦一懒嘴角一弯,朝着自己极自然地舔了舔唇,这样色情的动作他在众多摄像器材下却做的如此自然,弄弄忽然词穷。
这个人……这个人也忒下流了!
除了这样干巴巴地瞪着他,她忽然之间什么也说不出来。
相比之下,秦一懒则悠闲的多,他的周围是众多想要挖掘消息的八卦记者,前面是帮他开路的保镖,他的臂弯甚至还挽着本城最金贵的名媛,市长千金上官绮罗。
“三少……”
“三少,三少……”
身前身后是众人的叫唤,他却一概不理,反而伸手隔开众人,信步庭院般朝着宠弄弄走去。
到了弄弄跟前,他绅士般俯下身,眼眸直直的对上她闪烁着似恼似恨的神色,里面写着只有她才看得懂的神情,而后,他朝她伸出了手掌……
这真是一出英雄救美的狗血剧。
瞬间,所以的八卦记者通通围拢过来,眼前闪烁不停的镁光灯几乎亮瞎了宠弄弄的钛合金睛眼。
望着伸到眼前的手掌,对上秦一懒势在必得的黑眸,弄弄撇开目光,下意识咬唇,瞬间感到扑面而来一股强大怒气,不由得放过了自己的唇。
她突地就想到了在迪拜那一晚,他抚着她的唇,似笑非笑间说的那句话……
——“不要再咬唇,这么完美的唇形应该用来接吻。”
“秦三少,你这是什么意思?”
“还能有什么意思?这位小姐,你看不出来么?”上官绮罗轻轻一笑,“三少在试着英雄救美呢,莫非你想一辈子坐在地上?”
秦一懒轻轻一哼,从鼻尖溢出一声轻笑。
“是呢。”
弄弄气极,本想伸手打掉他的手,眼眸儿一撇看到他身后上官绮罗冷冷淡淡的美眸,不知怎的,竟鬼使神差递出了自己的手。
秦一懒又是一哼,神态愉悦至极。
她的手指骨节分明,白白嫩嫩,唯指尖点缀着一点妖娆的红。
秦一懒手上一使力将她从地上拉起,大概或许可能……使得力气太过大了点儿,弄弄脚步不稳,一头撞在秦一懒身上。
她身形小巧玲珑,这么一撞,倒显得两人身形极为契合。
秦一懒揽住她的腰,稳住她的身形,轻薄的宛如上了胭脂般的唇轻轻弯起,用只有两个人听到的声音在她耳边轻轻的,轻轻地说:“很高兴再见到你,弄弄……”
弄弄咬了咬牙,也压低了声音,“我一点儿也不高兴再见到你,小偷儿!”
“偷儿?”秦一懒挑眉,不解,不过很显然,现在并不是说这种事的时候。他放在她腰上的手掌来回摩擦,带着灼热的力量,仿佛要将她整个人都燃烧起来。
弄弄忽然有了一点不安,她想要往后退,他的手却将她生生禁锢在原地不得动弹,闻着他身上似甘似苦的冷冽香味,弄弄只觉呼吸苦难。
“今晚八点,天空之城,弄弄,你会准时过来,嗯?”
“你……”
弄弄恶狠狠瞪着他,“我为什么要过去?”
“你会来的,弄弄,告诉我,你会来。”秦一懒见弄弄一脸桀骜,眼底闪烁着冷嘲和势在必得,“为你弟弟做了这么多的努力,你不会现在放弃吧?”
他说完,手一松,将她轻轻往后一推,一个安全的距离,既显得绅士又不突兀。
“记住我说的话,下次走路注意点,别再伤了自己。”
这句话,秦一懒的声音恰到好处,不高不低,该听到的都听到了。
弄弄很清楚,他并不是因为心疼或者担心她才这样说,他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
秦一懒却不再看弄弄一眼,留给她一个极强悍的背影,在保镖拥护下和上官绮罗先后上了车。
“三少,去哪儿?回主宅还是?”
“先送绮罗回去。”秦一懒即便是交叠着腿,坐姿仍然端正,一丝不苟。
车内空间在摆了个吧台时仍然足够大,上官绮罗就坐在秦一懒左手边,见他眉目间透出一丝疲态,她伸手,见他没反对,开始在他背上轻轻按压起来。
“一懒,那个女孩儿,你……认识?”
“认识。”
他如此正大光明承认,上官绮罗扯扯嘴角,反而笑了:“我看你对那女孩儿还蛮特别的,你和她是什么关系?男女朋友?啧……这不可能。那就只有一个关系了,是情人吗?”
“不是。”秦一懒否认之后,一笑,带着极淡的颓废,“从今以后,或许。”
上官绮罗手上的力道下意识的加重,嗔怒道:“你就不能否认吗?也不怕我吃味儿?骗骗我也是好的……”
秦一懒撇她一眼,见她一双眼媚的仿佛能滴出水来,带着嗔怒,透着一丝小女儿娇态,冷冷淡淡地笑了:“骗你没意思。”
上官绮罗心底一沉,脸上却是笑语盈盈,一丝不漏。
“你在外面好歹也注意收敛点,闹出点什么可不好,我管不了你,可秦伯伯看到就不好了,他一贯最讨厌这种事,到时你少不得要被数落几句。”
秦一懒漫不经心地哼了一声。
上官绮罗低低叹息一声,带着惆怅和无奈。
她转了转眼眸,定定望着他线条一流,肤色如玉的侧脸,张了张嘴正要说些什么,此时司机却踩了刹车,车子稳稳当当停在上官家宅门口。
“上官小姐,到了。”
“一懒……”上官绮罗欲言又止。
那边有保镖已经拉开了车门,秦一懒似乎没看到的她的欲言又止,淡淡道:“回去好好休息,替我转告市长,改日有空再来拜访。”
如此这般,上官绮罗什么也没说。
她下了车,望着转弯消失不见的车子,皱起精致的眉,眸光中覆上一层冷光。
上官绮罗下车后,秦一懒脸上的疲态更严重了些,甚至眼眶内都能看到红血色。他靠在车内的沙发上,抬手按了按眉心,不一会儿想到什么似的摸出手机,快速按了几个号码。
“小四,那些资料你再查一遍,查的详细点。”
那边裴礼忍不住嚎叫,“我说三哥,不就一个女人吗?你还真打算把人家祖宗十八代都掘出来啊!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对你胃口的,有啥咱得慢慢发掘,这样才有新意,什么都靠资料你们以后还发展个P啊!直接照本宣科从公司搬台机器人回家复制得了!”
秦一懒忍不住额角抽搐了一下,“谁说我要和她发展了?”
“你不和人家发展让我查什么资料?”
“我是想……”秦一懒忍不住咳笑了一声转回了原话题,“那份资料这么完美你真看不出来问题?这么明显被人动过手脚的资料你也能送出来?阿四,我看你的情报网是不是该整顿整顿了,要不你先去非洲历练几年再回来?”
裴礼嘴唇哆嗦,浑身发冷,“三三三……三哥,虽说这年为兄弟两肋插刀什么的都是屁话,为女人插兄弟两刀才是王道,可可可……可是你也忒重色轻友了点!你就不怕兄弟我寒了心么!”
“行了行了,你再派人去查查,我怀疑那份资料有专人动过手脚。”
“就算被人动过手脚可也未必就是针对你去的,三哥,这种事我们之前也遇到过不少,你是疑心太重还是太关注了?”
秦一懒顿一顿,没有回答。
裴礼干咳了两声,回归了一本正经,“三哥,那丫头我看单纯着呢,你别把人整的太狠了啊。”
挂了裴礼的电话,秦一懒又按了另外一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