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都市异能 > 豪门欢爱:强宠小情人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5章 一千万


“没煮饭?”弄弄闭着眼,“你这一个星期怎么过的?”

“还能怎样过?老样子呗,小妞儿,你不在,姐我茶不思饭不想,连饭也不会煮了。”

“怎么说的好像自己得了相思病似的?”

“可不是么,我对你那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夏花儿呲着牙,“好了,不说笑了,你睡吧,待会儿好了我叫你。”

夏花儿进了厨房后想到什么又探出头来,“小妞儿,你不是被顾希白抛弃了么,他对你一向大方,这次分手该给了你不少钱吧?其实被抛弃了也好呀,起码纯木几个月的诊费够了,嗳……你也可以好好休息,找份喜欢的工作了。”

“他不是对我大方,他是对他所有女人大方。”再大方,还不是一千万打发她了?

弄弄郁闷了一下,有些兴奋的去翻行李箱里的皮包。

虽然被顾希白抛弃了,可是宠纯木的诊费有着落了不是?想起来弄弄倒没那么郁闷了。

翻到皮包的夹层,摸到空空如也的皮质表层,弄弄一下就变了脸色。

不信邪似的,她将包中东西全部倒出来,手机、化妆品,杂七杂八的东西散落了一地,将包左右仔仔细细又翻找了一遍,却还是没有。

“小妞儿,你找什么呢?”夏花儿端着碗出来,就见弄弄蹲在地上发呆,那幅样子看得她有些不忍,于是又问了一遍,“妞,小妞儿,你找什么,丢了什么吗?”

“分开时,顾希白给了我一千万。”弄弄脸色灰白。

夏花儿撇了她一眼,将碗放到茶几上,“对一般人来说不少了。”

弄弄接着又说,“可是不见了。”

“那还真是糟糕。”夏花儿怔怔地坐在沙发上,没什么动作,只是唇上血色褪去了不少,“看来我们得尽快重出江湖了,不然交了纯木的诊费咱们两连吃饭的钱都会没有。”

夏花儿很清楚,手上这些钱根本就不够宠纯木昂贵的天价诊费,再加上弄弄每个月还要定时还债,现在又被顾希白抛弃,根本连一个子儿都变不出来。

屋内原本因为弄弄归来的好气氛一挥而散,骤然沉重了起来,几乎压抑的让人透不过气来,若不是楼层高风大,夏花儿还真怀疑自己会不会在这一刻窒息而亡。

“弄弄,你平时都很小心谨慎,这次给你的钱又是因为被……一千万,怎么会……”没有人会比夏花儿更了解宠弄弄在宠纯木这件事情上有多谨慎多拼命,有多需要钱。

“要不,我们报警吧……”

报警?

弄弄怔了一下,眸中透出一种死灰般的绝望和涩然,她要怎么说?

她被金主的新任情人羞辱,又被金主拿一千万抛弃,再被奸夫一夜情之后抛弃掉再顺便拐带走了金主给自己的一千万?

多荒谬,多可笑!

望着夏花儿担忧的眼神,弄弄压下心中翻滚的情绪,摇了摇头,“没关系的,离纯木交诊费的期限还有段时日,我还可以再想想其他办法。至于这一千万……”弄弄眯了一下眼,瞬间,眼眸中闪过让人胆寒到近乎嗜血的光芒,“不管是欠了我的,还是欠了我宠家的,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都会一点一滴连本带利的从秦……讨回来!”

她的声音那样低,又那样的平静,仿佛说的是再平常不过的话,可正是因为这份平静,生出一中让心彻骨胆寒的凉意,从头到脚的凉。

夏花儿隐隐觉得,弄弄这次迪拜之旅定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只是……

见弄弄一直蹲在地上,她不由得有些心疼:“坐了这么久的飞机你也累了,先把东西吃了再说,不然这面可得冷了,白白浪费我一番功夫。至于钱的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咱们两个这么大的人,难道还养不活纯木那臭小子!”

夏花儿自信满满,慷概激昂,弄弄笑笑,把地上的东西捡起来重新归为,跟着打趣道:“咱们能养活一个活蹦乱跳的宠纯木,可是能不能养活一个成为植物人的宠纯木还真难说。”

“没关系,我们努力点就是了,到时他醒了,你再狠狠压榨让,让他养你!”夏花儿回忆起记忆里那个风流倜傥的贵公子,嘴角满满的都是笑意。

“宠纯木……,他是这世界上最尊矜贵的公子,任何人也比不了。他也是最最爱你的人,他若醒了,弄弄……,他若醒了……”后面那句话,夏花儿的喉咙像是被什么堵了,干干涩涩的,怎么也说不出口。

弄弄自顾自的低头吃面,一点儿也不受影响,嘴角轻抿着,带着一丝暖,她浓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在眼帘上投下一片阴影,美的让人心碎。

似乎上帝总会格外偏袒一些人,他们拥有傲人的家世,动人的美貌,过人的头脑,他们活在世界的顶端,被人仰望被人嫉妒,活的肆意潇洒,他们是上帝的宠儿。

宠弄弄曾经误以为自己是那群宠儿里被上帝格外偏宠的一个,但当人生转折袭来,十七岁的宠弄弄站在父母墓碑前的时候她才真正的认知到,她原是被上帝戏弄的那一个。

上帝和她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十七岁以前的宠弄弄透支了太多的好运,以至于,当她好运用尽被上帝抛弃的时候,会这样的生不如死。

条件最艰苦的时候弄弄试过一天打几份工,累的时候每天只能睡两三个小时,但最后,弄弄都主动放弃了……

“宠小姐,很抱歉,没有预约你不能进去。”前台小姐放下电话,语气带着几分强势,“总裁一向公私分明,没有预约任何人都不能进去,你何不打总裁私人电话呢。”

宠弄弄和顾希白的关系虽不能说人尽皆知,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顾希白之前对宠弄弄也颇为宠爱,前台小姐自然也是知道的。

什么叫世态炎凉弄弄早见识过了。她望着前台小姐高傲的双眼,压下那些翻滚的情绪,厚着脸皮道:“任何事都无绝对,你们总裁未必不肯见我,你何不试着帮我通报一下呢。”

“宠小姐,公司有公司的规定,我只能遵守规定,怒我无能为力。”

对方虽然眼神带着不屑,可语气如此彬彬有礼,弄弄无法,只能厚重脸皮继续道:“我知道很为难你,但……不能帮我通报,你告诉我顾希白有没有来公司上班,这总不为难吧?”

前台小姐有些嫉恨的望着弄弄的脸。

弄弄接着道:“不会连这个也保密吧?”

“也没什么不能说的……”有些嘲讽的语气,“总裁和年小姐去参加世纪星集团的慈善晚会了,总裁一向不吃回头草,宠小姐既然已经离开,凭你这张脸也不愁找不到下一任,我们总裁素来说一不二,你又何必去自讨没趣。”

“凭我这张脸?”弄弄摸了摸嘴角,笑眯眯地,“你是在跨我长的漂亮么?我很受用,谢谢。”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前台小姐愤愤然,再好看又怎么样,由来只闻新人笑,不见旧人哭,如今还不是被抛弃?

弄弄笑着走了,想到那句自讨没趣,一时间只得苦笑。

她的确是自讨没趣,在顾希白那样侮辱她之后,她再去找他不是自讨没趣又是什么?如果可以,她但愿这辈子都不再见顾希白,可是不行——

纯木的诊费怎么办?

弄弄走出大夏,嘴角的最后一丝笑容消失无痕,仰起头,阳光打在脸上更显得肌肤无暇,白的近乎透明,可她的眼里却透出一种苍凉和木然。

她该绝望该麻木的,可是怎么办呢,她不能。

生活整不死她,她只能奋起反抗去强奸生活。

世纪星是B市最庞大、财力最雄厚的财阀集团之一,它理所当然的占据了这个城市的黄金地段,成为B市的标志性建筑。

这场慈善晚宴据说是为不久前失去家园的孤儿院孩子募集的善款,本不必如此劳师动众,可因为举办者是城中财力最雄厚的世纪星,名流们自然趋之若鹜。

没有邀请函的宠弄弄只能和同样没有拿到邀请函的八卦记者一般堵在门口,顺便听听八卦。

低低的声音响起,“嗳,你们猜猜,今晚秦家小姐和市长千金谁能成为宴会上的绝对主角,拿下明天的RO头版头条?”

“当然是市长千金,光她身上那件天价礼服就够有话题的了,何况你也不看看她是和谁一起来的……”

“和谁一起来的?我知道她是和三少一起来的,可是我觉得不管是秦小姐还是市长千金都得靠边站,这不是还有顾少和年小姐没来么,我听说顾家有意和年家联姻,到时候这消息一出,还不够爆炸的么?更何况年小姐还是三少的表妹呢,三少怎么也得给几分薄面……”

弄弄原本听的津津有味,闻言,手指不由得有些颤抖。

顾希白要娶年画?

“顾少一向游戏花丛,将女人当玩物,又怎会突然要娶妻?你从哪儿得来的消息?该不会是假的吧?”

先前那人听到质疑撇了眼弄弄,见她一张脸纯纯白白,不由得有些惊艳,可做记者的什么美女没见过,只将弄弄当做一般媒体人,到没多想。

“这消息是顾少身边的人传出来的,虽然没有正式开记者会发表声明,可顾少身边的人没有顾少点头首肯又怎么敢放出这种爆炸性新闻,还不得把饭碗丢了?指不定今晚过后顾少和年小姐即将联姻的消息就会登放出来,你们就等着瞧吧……”

顾希白虽然游戏花丛,可众人皆知,他是个非常有手段的人,手下对他更是恭敬忠臣,没有他的授意,是不可能乱传消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