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都市异能 > 豪门欢爱:强宠小情人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4章 以身侍人


弄弄没再挣扎,只是身体非常僵硬。

秦一懒的手大而温暖,刚好将她形状完美似水蜜桃的胸部一手掌握。手下的触感好极了,他捏了捏,见她露出一脸痛苦之色,咬着她柔润耳垂,轻声安抚道:“乖女孩儿,你乖乖的,我不会弄伤你。”

瓣开她臀部,他一个挺身,从身后入了去,那种姿势他可以进的深入,可那种痉挛似的疼痛却让弄弄的酒醒了大半,她想起了和顾希白的第一次,她的身体于是很僵很僵。

秦一懒察觉到了,扭过她的脸,见她紧闭双眼,一脸苍白,尖尖下巴绷得很紧,他不由得有些不耐,“别露出这种快要死的表情,搞的好像我在强奸你似的……”

睫毛在颤抖,弄弄却没有睁眼,只说,“我不愿意,你还要来,和强奸有区别吗?”

“是你自己送上我的床来的不是吗?”秦一懒开始前后耸动,语气有些粗重,“一次两次有什么区别?你放心,你乖乖跟着我,我会叫禅让去看你弟弟。”

“真的吗?”弄弄睁开眼望着他。

她眼中巨大的期望让他心中一软,语气也柔和了,喃喃道:“我保证是真的……弄弄,迎合我,弄弄……”

双手慢慢移动,她攀上他的脖子,昂起头,微微一笑,那种娇憨妩媚笑容让他差点就泻了,俯下身,他开始一下一下吻她娇艳似花瓣的唇,唇边喃喃着她的名字,“弄弄……弄弄……这名字取的真好……弄弄……”

这个名字是她自己取的。

当头顶烟花绽放的时候,弄弄昂起头沉溺在那种快感之中,不知为何,在那种极致的快感中弄弄却感到莫名的悲伤。

强烈的太阳光从窗帘缝隙中倾泻出来,洒在床上赤身裸体的宠弄弄身上,那些或深或浅的暧昧痕迹,在白皙的肌肤上显得有些狰狞。

她拿手挡了挡,阳光穿过她指缝落在纤长的睫毛上跳跃,过了几秒钟她似乎清醒了过来,睁开眼,刺眼的光让她下意识的再次紧闭上眼。

等适应了光线再睁开眼,看到一片狼藉空空如也的房间时,弄弄还有些迷惑。

“秦一懒?”

她有些沙哑的声音在房间回荡,那种空旷的感觉让人心碎。

她希望他只是出去了,或者还在浴室,她下意识的惧怕男人将她吃干抹净之后将她当做垃圾一样扔掉,因为那会打击她的信心,粉碎她的希望。

可当她将房间里里外外都翻遍也没看到秦一懒时,弄弄终于觉得心慌了。

甚至来不及穿戴好,她拉开皮包翻找手机,这才发现禅让根本没给她留名片,她连他的电话都没有。

一时间,弄弄只觉得心慌意乱。

被玩弄和失身,她想,没有什么事儿比如今更糟糕,可下一刻当她拿起手机看到闺蜜夏花儿昨夜凌晨发来的那条短信时,弄弄只觉得和这事儿比起那些都是小事。

————弄弄,打你手机不通,莫非在和顾小白爱爱?速回,宠纯木有危险!

让秦一懒和禅让见鬼去吧!

再也没心思纠结这些,打电话定了最早的一班飞机,弄弄收拾了几件东西直奔机场,不巧的却是在机场再次见到了那个以为再也见不到的人。

顾希白正和旁边的人说话,头微微一偏,却见弄弄背着包匆匆走来,人群中人来人往,她穿着并不显眼的浅灰色卫衣,并不是很显眼,他却在人群中一眼看到了。

“宠弄弄?”

弄弄脚步一顿,点了点头,“顾先生。”

“顾先生?弄弄,你还真是只认钱不认人,”顾希白嘴角一挑,没有追究的意思,“这么巧,你也回X市?我看你似乎赶的很急,出什么事儿了?”

“有点儿麻烦。”弄弄不愿多说,“反正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是不是。”

“对。”顾希白轻佻一笑。

来的时候宠弄弄是和顾希白一起来度假的,去的时候还是一起去,心境却不一样,她被他拿一千万打发抛弃,两个人脱离了包养与被包的关系,如今再也不沾半点儿边了。

没有继续对顾希白强颜欢笑的必要,弄弄漂亮的脸蛋儿显出几分淡漠,轻点下头,“我去趟洗手间。”

没有等他同意,她和他擦肩而过。

顾希白挑了下眉,侧目看到她消失在人流中,身边的人突然好奇地发问道:“顾总和这位美女认识?”

“认识,还挺熟。”他意味不明一笑。

对顾希白这个人宠弄弄很有几分奇怪的复杂心思,她一边怨恨他拿钱砸了她,践踏他的自尊,一边感谢他在关键时刻拿钱救了她,没有让她堕落到人尽可夫的地步。

这两种情绪融合成一种复杂的感觉,让她不想面对他,只希望一辈子远离他。

冰冷的水拍在脸上,她抬起头望着镜子中的自己的样子,一时间有些迷惑,那真是一张漂亮的脸蛋儿,可那种漂亮却让她觉得那么陌生,她几乎快要不认识自己了。

从洗手间出来,弄弄直接办理了登机手续。索性的是她上了商务舱,不用再面对头等舱的顾希白,这让她稍稍松了口气。

当飞机飞上高空的时候,从窗口望着外面的蓝天白云,弄弄心情骤然低落。

在这个异国他乡,她被顾希白抛弃,被年画侮辱,被禅让玩弄,还和她这一生最大的耻辱,秦一懒上了床,在一夜过后,更像是被当成垃圾一样扔掉……

她抿着唇,唇边流露出一丝对秦一懒的恨意。

飞行了十几个小时之后,飞机终于落在B市。

夏花儿极目眺望,在等待了两个小时之久后,终于看到了随着人流一起出来的宠弄弄。

“弄弄,弄弄……”她跳起来,挥了挥手。

安检过后,弄弄托着行李走出来,夏花儿扑上去,一把将她紧紧抱住,“小妞儿,你怎么才来,我等了这么久,等得花儿都谢了。”

“你不是夏花儿么,怎么会谢?”弄弄唇儿一撇,浅浅笑,“夏花儿,有你真好。”

“那是当然。”夏花儿妩媚一笑,退开两步,左右张望,“顾小白没和你一起回来?他就这样让你一个人回来了?也太没良心了吧!”

“我被他抛弃了。”

“怎么可能?”

见弄弄不像在说笑,夏花儿一惊,她一直以为顾希白对弄弄是特别的,虽然是包养关系,可有朝一日他们能修成正果也未必,毕竟小言里不都这样写的吗?可现在弄弄居然被抛弃了?

“怎么回事?顾小白他瞎眼了吗?居然不要你!”

弄弄勉强笑笑,眉间有一丝疲惫,“我和他从来就不是你想那种和谐关系……先走吧,回去再和你细说。”

她并不担心会在这里遇到顾希白,那个人此刻想必已经走贵宾通道出去了。

“好。”夏花儿点头,接过她的行李,“我的车送保修去了,我们只能坐出租车回去了,没关系吧?”

“没关系。”弄弄伸手招来出租车,“你知道,我早没有了挑剔的资格,夏花儿,看你现在蹦蹦跳跳的,纯木是不是已经脱离了危险?”

弄弄并没有看着夏花儿,她却从她的话中听到了一丝不寻常的紧张,为了调节气氛,她故意笑嘻嘻道:“没关系的弄弄,刘医生说宠纯木生命力顽强着呢,他现在虽然还是植物人,可是已经基本脱离危险了,虽然……,醒来的机会很……,”她又忘了眼弄弄,见她还是没什么表情,声音又低了两份,“可是,有刘医生坐镇不会出什么大问题的。是我太过紧张了,一点儿风吹草动就忍不住胆战心惊,真不该半夜打那么多电话给你……嗳,对了,你这次见到那个禅让了吗?”

“见到了,但和没见一样。”

“啊……他是不是不愿意过来?也对,他那种人那种身价,别说请他了,就说见他都是难上加难,你能见到他已经不错了……”

弄弄点头,没多说什么。

伸手招了出租车,她将行李扔到后备箱,转到前面和夏花儿先后上了车,夏花儿报了地名从副驾驶侧头过来问她,“弄弄,坐了这么长时间飞机你也累了,先回家休息再去医院看纯木,有意见没?”

亦然一副女王的样子。

弄弄于是笑起来,“夏女王,你都安排好了我能有什么意见。”

“我那是为你好……”夏花儿一笑,眼睛看着后视镜,骤然她两眼放光,大叫道:“玛莎拉蒂,玛莎拉蒂……弄弄你看,是玛莎拉蒂……啊啊啊啊,我什么时候才能坐上我梦寐以求的玛莎拉蒂啊!”

夏花儿的理论逻辑是,车子比男人可靠,要男人不如要车,要车就要玛莎拉蒂。又要男人又要车,就必须得要开着玛莎拉蒂的男人。当然,现在这还只是个梦想。

弄弄往后面看去,果然是顾希白在去迪拜时开的那俩玛莎拉蒂。

当时出国前弄弄还想着等回来后有机会带着夏花儿去膜拜一下,没想到她却被抛弃了,还真是世事弄人。

嗤了一声,她垂下了眼。

出租车已经启动,在夏花儿失望的表情中玛莎拉蒂渐渐变成一个小点。

不管是人还是车,弄弄明白,这将是她和顾希白的最后一次交集,无论以后如何,这个占据她身体足足一年的男人,终究是和她再没有交集。

车子停在锦江小区。

电梯直达十八楼,夏花儿拿钥匙开了门,一到家,弄弄就全身瘫软在沙发上,“花儿,我好累。”

夏花儿放下行李在她身边坐下,见她眼下青色与眉间疲惫,有些心疼。

“家里没什么吃的,我给你下婉面条,你先睡会儿,好了我叫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