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都市异能 > 豪门欢爱:强宠小情人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2章 金主


深呼吸一口气,她端着酒杯朝中间唯一的王座走去,每一步都像是踏在心尖上,让她的心揪紧。

在男人那爽冷漠的眸子不经意瞄过来的时候,弄弄扬起了最完美最诚恳的笑容,“禅……先生,你好,我是宠弄弄,我们又见面了。”

男人左手闲闲搭在沙发上,右手挽着一个金发美女,看到弄弄走来,眼中无波无澜,只是可有可无的瞄了眼,并无开口的意思。

倒是身边一直在喝酒的另一个男人忍不住打趣,“好小子,又一个艳遇。啧啧,怎么现在的美女见到你就像苍蝇看到了蛋,死皮赖脸的……你好歹给美女点儿面子呗,来,弄弄是吧,坐这儿。”

弄弄顺从的走过去坐下,侧过脸朝着那人笑了一下,“谢谢。”

她的笑容憨憨的,并不是引诱,反而透着一股子娇憨的傻气。

那人原本只想作弄她,见她脸上笑的娇娇憨憨,目光穿透她的笑容,不由怔了一下,而后才回神,缓缓道:“我叫裴礼,不过我讨厌别人叫我的名字,你可以选择性的叫其中一个字。”

B市赫赫有名的裴礼裴四少,和禅让有着过命的交情,弄弄来之前只差没把禅让的祖宗十八代都挖掘透彻,又怎么会放过任何可以接近禅让的机会呢。

即便只是他身边一只苍蝇,她都不会放过,更何况裴礼这样重要的人。

“裴四哥。”她顺势端起酒杯,落落大方,“我敬你。”说着一饮而尽,高浓度的辛辣液体顺着喉咙滑下,她却面不改色。

“这妞儿有趣,我罩了,今晚你们谁也别动她。”裴礼望着她,眼中闪烁着明灭不定的光芒,“既然你叫我一声哥,哥哥我劝你死了这条心,禅让这丫犯贱得很,送上门的不愿意要,偏偏喜欢那些自卑自尊又贫困又做还自以为很清纯的女大学生。”

“裴四哥睁眼说瞎话呢,禅先生明明就喜欢身材好的金发美女。”弄弄调侃了一句过后见裴礼没有生气,干咳两声,正色道:“裴大哥,不是的,我来找禅先生不是想泡他或者被他泡,我只是有事想请他帮忙。”

她的声音有些大,即使被重金属音乐包围还是清晰的传进禅让耳中,他听了,搭在着美女肩部的手一顿,斜眼儿过来撇了她一眼,带着浓重的压迫感,几乎压的人喘不过气。

“请我?”

“嗯,请你。”

禅让笑了,连裴礼连跟着也笑了。睨着弄弄,觉得这小妞儿傻的可爱。

以禅让的身份和身价,这个世界上请得起他的人几乎不存在,可弄弄知道,请他根本不需要钱,她的确没钱请得起她,请他,只需要让他对她感兴趣即可。

禅让端起酒杯摇了摇,浓烈的威士忌有着金黄的色泽,他的语气透着一顾子漫不经心:“知道我姓禅,你还认为你请得起我?”

“禅先生,我请不起你,就算有钱我也不会花钱来请你,因为请了你之后,我必定会从富人变成穷人。”弄弄一本正经的样子憨憨傻傻的非常可爱,这让禅让有了和她继续说话的心情。

“哦,既然知道你还来请我?”

“正确地说我不是来请你。”压下心中惊骇,弄弄抬眼,直直地看进他半阖的美眸中:“我是来和你做交易的。我可以帮你做一件事,但事成之后你得答应我去看我弟弟。”

说着,弄弄率先移开和他对视的眼眸,捏着紧杯的手指一紧,发出灰白的颜色,虽然事先做过很多准备,可亲身经历过了才知道这个男人的气场有多强烈,多可怕。

那种感觉就像蹦极,那种忽上忽下没有安全感的感觉让她几乎窒息。

她躲避的眼神使禅让嘴角牵出一抹冷讽。

裴礼望着她,适时地问:“你弟弟怎么了?”

感激地回望他一眼,弄弄有些哀伤地回答:“他在一年前出了场车祸,大脑皮层功能严重损害,处于不可逆的深昏迷状态,丧失意识成了植物人。我知道禅先生是在方面的顶级专家,这才冒险来请禅先生。”

不等两人作出反应,弄弄再次看向禅让,视线浅浅停留在他高挺的鼻梁上:“禅先生,为了我弟弟,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

“我有足够的人力物力供我消遣,不需要多余的人为我做事。”禅让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扫到弄弄骤然剧痛的眼眸,视线撇到她身后,嘴角勾勒出一抹恶意的邪魅笑容,伸手指了指。

“或许,有一件可以。”

侧目,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像身后看去,弄弄咬着唇,轻蹙起眉,忽然有了很浓重的不安……

或许是灯光太暗,或许是那人穿着一身黑衣黑裤,在刚刚那样的气氛下,她完全没注意到身后的沙发上还睡了一个人,一个男人。

他平躺在沙发上,高大健硕的身体被黑衣裤完全包裹住,头被蜷缩起来的手臂挡着,在这样昏暗的灯光下只看到一个弧度完美的下巴,带着倨傲,轻轻扬起。若不是看到那人胸前起伏,弄弄几乎要以为那是个死人。

她不解地看向禅让,不知道他要让她干什么。

可他的下一句话,毫不留情地将她打向地狱,她被黏起来的心脏,再次被击溃,支离破碎地散落一地,残破的再也找不到出口。

他漫不经心地笑着,漫不经心地说:“如果你能带走他,并且成功爬上他的床,我就答应去看你弟弟。”

她的脸色刹那苍白,他嘴角上扬,又补了一句:“秦一懒,堂堂秦家三少,多金贵的身子,现在只有你可以去碰,能不能成功,就看你的本事了。”

“秦一懒?”弄弄脸色骇然,没注意到裴礼惊讶的目光,若不是灯光太暗,定会看到她死白死白的脸,“你说他叫秦一懒?!”

她的声音有些不正常,不知是激动还是惊骇。

“他叫秦一懒,就是你想的那个秦一懒。”禅让点点头,嘴边一抹笑,带着漫不经心的冷颓气息:“那么激动么?你现在就可以带走他。”

裴礼端起酒杯,不赞同地撇了眼他,却什么也没说。

意识到自己可能有些情绪过激,弄弄垂下眼,唇色抿的发白,线条绷紧,似乎在极力克制着什么,可她下一秒抬起头时,眼中只有一种情绪,那就是坚定!

“禅先生,你有看现场春宫的爱好吗?对不起,我没有表演的欲望。”

“这么说,你是答应了?”

“禅先生,我说过,为了我弟弟我什么都会做。”啜饮了一口烈酒,弄弄慢慢的,慢慢地说:“就像你说的,秦一懒,秦大少爷,多少女人做梦都肖想不了,能被他看上或者……即使一夜,那也会是我此生最大的荣幸。更何况,我还指望着禅先生能救我弟弟。”

裴礼注意到她说这话时,扣着酒杯的手指根根发紧,像是要骨节生生抠断似的。

他挑挑眉,半真半假地说:“弄弄,哥劝你想想其他办法,秦一懒这小子像条狼似的,你会被他吞的连骨头都不剩,更何况,他对女人……啧,这条路走不通,弄弄,你趁早死心好。”

“谢谢裴四少,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我必须这么做,只是我弟弟唯一的希望。”因为,这个世界再没有比禅让更好的脑科医生了。

“弄弄,你会后悔的。”

“或许会,可让我放弃眼前这个机会,我马上就会后悔。所以,我不后悔!”弄弄抬了抬下巴,很坚定的样子,可她扣着酒杯的手分明在细细颤抖。

见她如此坚定,裴礼于是不再说话。

打了个响指,禅让犀利的眼,微微上翘的薄唇,在烟雾围绕中,透出一种刻骨的邪魅:“很好,他今晚就交给你了,我等你消息。”

他拥抱着金发美女起身要走,弄弄有些慌乱,赶忙说:“我如果能做到,希望你不要食言!”

“决定权在我不在你。”禅让头也不回,身影淹没在甬道中。

裴礼从身后追上去,抽了口烟,沉声道:“你这不是在耍人家小姑娘么,咱们都知道秦一懒那……咳,那姑娘估计要绝望了。”

“怎么,你还真罩她了?”禅让从美女胸前抬起头来,菲薄的唇透出旖旎的情色。

裴礼抽了口烟,“这妞儿还挺有趣的。”

暧昧的暖色灯光下,俊男美女肆意扭动着娇躯,谁也没注意到中间那张沙发边有个穿白衬衫的女人半蜷着身子蹲在地上,那张尖尖小脸早已泪流满面。

从出租车上下来,弄弄请来侍者将醉死过去的秦一懒弄到自己房门口,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男人弄到自己床上,搞定后,她坐在床沿,视线从男人挺拔的双腿,精壮的腰身略过,来到了那张脸上。

不菲的出身,高不可攀的身世,给这个男人镀上了耀眼的光环。

可如果没有这些他仍然是上帝的宠儿。他有着完美的线条,深邃立体的轮廓,菲薄似上了胭脂般的唇很适合接吻,眼窝上曲卷长睫毛是女人戴假睫毛都没有的效果,这完全是一张让女人疯狂的脸。

纤长的手指从男人倨傲的下巴上划过,轻轻地,不带任何重要,弄弄俯下身望着这张脸,还有些红肿的双眸粹不及防划过一丝强烈的恨意。

“秦一懒……”咀嚼着两个字,她停在他眼窝上的手指一下一下的开始颤抖,抖如筛糠。

过了几秒,她收回手抱着双臂,尖尖下巴顶在双膝上,突然很恐慌,不管是被他看上,还是上他的床,或赤裸相见,那都将成为她这一生中最大的耻辱!

她紧蹙起眉,巴掌大的脸上显出极大的挣扎犹豫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