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都市异能 > 豪门欢爱:强宠小情人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1章 一夜迷情


迪拜,伯瓷酒店,全世界最豪华的七星级船帆酒店。

此刻,这座酒店最奢华的总统套房的门半开半阖着,即使站在外面还是能闻到弥漫在空气中的肉欲和大麻的味道。香烟连缀着迷离艳色,女子的娇_吟和男子的喘息就这样清晰的传进宠弄弄耳中。

她有些麻木的靠在门板上,双手环胸,听着里面水_乳|交融的声音。

“你这个荡_妇!”

“呵……你不就喜欢这样的嘛,我不荡……你拐我上床干嘛呀……”

“干嘛?当然是干你!”

“唔……顾少,你轻点儿,不过,我还就喜欢你这骨子野蛮劲儿,爽!”

“那就好好享受!”

接着就是一阵拍水声,里面两个人谁也没再分心说话。

弄弄的指甲深深抠进皮肉中,疼痛使她皱起精致的眉,嘴角弯起一抹讽刺的笑,宠弄弄,你就是犯贱,犯贱,你犯贱也没有人怜惜你!

你这个蠢女人!你作死了!你明明可以走开,可以等他们办完事儿再来,却偏偏要死守着在这里,让这个男人的恶趣味折磨自己!

骂完后,弄弄怔怔地垂下头,亚麻色卷发盖住精致眉眼。

其实知道迟早有一天会被顾希白抛弃,只是时间问题。

他喜欢女人在床榻上主动,他喜欢享受男欢女爱。

和她在一起一年,他最不满的就是她不够主动,在床上和死鱼一样,每次都搞的他性致全无。可是他还说过她的身体有荡妇的体质,每次都忍不住撩拨她。当然,最后结果都一样。

现在他找到下一个目标,她被抛弃了,只是不知道他会给她多少钱,咬着指甲,她竟然有些期待。

里面的声音彻底停下时,她推开沉重的大门,深吸一口气走了进去。

深蓝色的窗帘懒懒地拖在地上,刺白灯光打在身上让弄弄觉得冷,房内一切奢华都不能让她侧目,反而肉欲掺着膻味儿和浓烈的香烟味儿使她作呕。

顾希白半靠在床榻上抽烟,赤裸的身子布满或深或浅的吻痕,汗湿的碎发懒懒盖在他眼帘上,他懒懒地垂着眼,烟圈从薄薄的淡浅色唇中吐出,烟雾袅袅中是他不羁中带着致命的性感赤色双瞳。

女人就靠在他光裸的腿上,薄被盖住了胸前春光,只隐约从侧面露出引人遐想的乳肉,乳肉之上是顾希白修长精致的手掌,那只手肆意揉捏,将女人白色乳团儿揉捏成各种形状。

弄弄推门进来两人也不觉得惊奇。女人调整了身体姿态,画着艳红色彩蔻的手指着弄弄娇声问,“顾少,这就是你上一个包养的女人么,我听说她在你身边呆了一年,是时间最长久的一个,打破了以往的记录呢。”

那样好听的声音,却含了讽刺轻蔑。

顾希白吐了一口烟圈儿,慢慢抬头,斯条慢理的看向面无表情的弄弄,讥诮一笑:“宠弄弄,你说我该给你多少钱好。”

“嗯,多少都可以吗?”弄弄站在床头,颇有些期待地望着他。

这个男人的长相很邪魅,侧着头慵懒的样子带着致命性感,他生了一双特迷人的眼眸儿,当初那双赤色瞳孔让弄弄迷恋的要死。

顾希白低笑,磁性的嗓音透着淡淡地讽刺,“宠弄弄,你还真不知道客气两个字怎么写……说吧,你想要多少。”

“一千万!”弄弄斟酌着开价,咬着手指还有些忐忑,怕要多了这个男人不给,虽然他对她一向大方,可那时候她跟着他,现在她都要被抛弃了,鬼知道他还会不会这么大方!

“一千万?”顾希白有些诧异地挑眉。

听他的语气,弄弄脸色一变,有些忐忑和不安:“你是不是觉得我要多了?那给我五百万好了,不能再少了!而且,我跟了你那么久……”

“你跟了我一年,我有亏待过你么。”最后一句话,她说的这么委屈,顾希白听了,不由得扯了扯薄唇,懒懒地笑,睥睨着她,眼神带着狼一般的阴鸷,语气却仿佛施舍一般道:“一千万就一千万,我只是奇怪你……算了,既然你自己只想要这么多那就一千万吧,反正……你的身体我已经玩腻了!”

最后一句说的恶狠狠,仿佛咬牙切齿。

弄弄的心在那一刻被高高提起,然后重重砸在地上,被碾成碎片的不是她的心,而是她仅剩的自尊。

“一千万,买你的身体。”

一年前,当她走头无路几近绝望时,这个男人高高在上带着藐视一切的高傲姿态,仿佛点货物般钦点了自己,色情地咬着她圆润的耳垂,清清楚楚的跟她说:“一千万,买你的身体。”

“记住,不要爱上我,一个我用钱买来的女人是没有资格跟我谈爱的。”

这个男人凶狠起来就像饿狼,第一次她跟他上床,他衔住她的唇狠狠吸吮,不顾她的干涩抬高她的腿从身后横冲直闯进去弄的她很痛很痛,那种痉挛似的疼痛在她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以至于以后的每一次她都痛的没有反应。

不管他以后在床上多么温柔体贴,前戏做的多么足多么好,她都记着第一次的痛,身体被撕裂的痛!

“弄弄,你有处女的脸庞,荡妇的身体,这是你的资本。”又一次她不给任何回应,他终于失去耐心,从她身体里抽离出来,浓稠的液体顺着她的腿儿滑下,带着一种艳到极致的奢靡。

拍着她苍白的脸蛋儿,他面无表情睥睨着她,高高在上道:“好好珍惜你的资本,女人是没有多少青春可以挥霍的……宠弄弄,我对死鱼没有兴趣,下一次,我不希望再见到这种情况。”

这个男人出手很大方,而她需要钱,她害怕他真的就这样抛弃她,跑了许多地方找了专门调教女人的调教师学习如何取悦男人,可是收效甚微,她的那点伎俩根本不够身经百战的他看。

尽管她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可在他看来她仍然是条不会动的死鱼。

再好的资本,也不够挥霍。而她宠弄弄早就没有了可以挥霍的资本。

一年前他高高在上道:“一千万,买你的身体!”

现在,他将一张同样一千万的支票砸过来,仍然是初见时的高傲姿态,睥睨着她,仿佛神抵,带着目空一切的倨傲,“你的身体,我已经玩腻了!”

弄弄从回忆中抽过神来,望着他不羁的眉眼,撇嘴儿,浅浅笑道,“反正你知道我只要钱!你只对我的身体感兴趣,就像我只对你的钱感兴趣是一样的!”

“可惜你的身体不值钱,一个在床上不会动的死鱼,就算有再好的资本也不会有男人感兴趣。弄弄,更何况你的资本也不过如此。如果你还想去卖,我建议你先去学着怎么伺候男人,必须得让你下一任审核通过过才行,不然谁还会买你呢。”顾希白反唇相讥,懒懒地吐了口烟圈,支票从他手中脱离掉在红毯上,他恶狠狠道:“捡啊,宠弄弄,我倒要看看你能为了钱做到何种程度!”

支票落地的下一秒,弄弄果断弯腰拾起,放在手上看了看,看到数字上那一行的几个零,甜甜地笑了,没有半点难堪。

“一千万,值得我弯腰下跪了,就算是一千块,那又怎么样呢。”在她看来,顾希白完全没有必要如此。

年画哼笑道:“只要给她钱她什么都做,她不过是个拜金女罢了,这种女人街上一抓一大把,实在没什么好稀奇的。”她看了顾希白一眼,“若不是这张还过的去脸,我真不懂你为何留她在你身边一年……”

顾希白皱起眉,拧灭了烟蒂,烟头就掉落在破烂的避孕套上,床上还有两个赤身裸体的男女,此刻这个房间就像是一副淫乱的画,透着欲望的味道。

收敛好脸上散落的笑容,弄弄抬了抬尖尖的下巴,平静地扫过年画,平静地望着瞳孔紧缩的顾希白,平静地说:“顾希白,别忘了,我只是个妓女。”

一个为了钱可以出卖自己的妓女,一个被他用一千万买来的女人,他和她置什么气呢。

贴身收好支票,弄弄微微垂下头,走到门口时,顾朝曦的手机在空中划过一个弧度精准的砸在她背上,最后无声地掉落在红毯上,门在下一秒重重阖上。

“宠弄弄,你***没有心!”

一个没有心的男人,凭什么质疑别人的心呢。

带上门,关上一室淫靡,直到进了自己的房间,弄弄像是突然累了,嘴角笑容一下就卸了。

扔掉包,踢掉高跟鞋,站在淋蓬头下,水从头顶喷洒而下,划过脸庞,湿了身上昂贵的裙装,那些从上婉转而下的水珠,划过她尖尖下巴,像是她眼眶中流出的泪,滴落在伸手触不到的地方。

夜晚的城市灯火辉煌,迪拜的夜晚更是星火璀璨。

爱尔兰酒吧牌匾高高耸立,闪烁的七彩霓虹灯像是盛开在烈日下的盛世光年,璀璨夺目的让人忍不住侧目。

侍者推开门,重金属音乐冲击着耳膜,脚下地板光滑可鉴,亮的能照出人影,弄弄的十寸高跟鞋踏在上面无声的被淹没。

从地板上的影子可以看出她穿着丝质绸缎白衬衫,露出精致的蝴蝶骨,下身是和头发同色的亚麻色短裤,脚上是十寸柳汀高跟靴,帅气中带着潇洒。

场内群魔乱舞,DJ很嗨皮的在上面说唱,暧昧灯光下的红男绿女使人目眩神迷。

站在吧台环视了一圈,弄弄很轻易的锁定目标,中间的沙发上,她看到男人左拥右抱,双腿悠闲的晃荡着,那张脸隐在明明灭灭的灯光下,只一双眼,深黑的像是要让人陷进去,而他的周围,弄弄初步估算了下,起码有四个以上的顶级保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