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军事历史 > 遗失的美好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二十一、情人见面分外眼红


张鱼吃过早饭便骑着马准备回军营,苗逸没有说话,淡淡的看了一眼张鱼的马,把自己的小包裹紧了紧,翻身上了张鱼的马。
“小逸你去做什么?!”
“充军,驾!”
苗逸回给众人一句话,夺过张鱼手中的马鞭驾着马奔向了密密的丛林,张鱼本来还想劝苗逸回去,可是回头一看早就奔出老远了,还往那回?张鱼的心里反而有些担心苗逸是不是把昨天的事还没忘,就嘴欠问了一句。
“你还记的昨天的事?”
“我在骑马别打扰我。”
张鱼只好闭嘴随着苗逸进了营地,她不知道苗逸是怎么想的,不好好的呆在木楼里怎么来充军,就是关系再好也不能说来充军啊,而且充了军什么时候能回家都不知道。
张鱼下马后一旁的士兵把马牵回马棚,张鱼这时拉住了苗逸的胳膊。
“你别意气用事啊,你要是充军了能不能回去还两码子事,万一死了大哥二哥怎么办啊?”
“谁说我要充军?我来帮忙而已不然你以为你们将军能把那个降头师摆平?”
“也是哦,那你当初为什么说是要充军?”
“随口一说而已。”
苗逸甩开张鱼的手,径直向前面的中军大帐走了过去,段海正在和军师商议军情,看见张鱼和昨天那个女子进来了,当时就把军师请了出去,说等下再议,军师点了点头下去了。
“小鱼你没事吧?!”
“我没事啊,多亏了苗逸,不然我肯定当场就挂了。”
“多谢苗姑娘相救。”
“将军客气了,我是男的。”
“啊?”
段海先是一怔随后瞪着眼睛看着张鱼,张鱼往苗逸的身后躲了躲,段海现在心里有一百种杀死张鱼的方法,自己不在竟然还勾搭了一个苗族人,而且还带到军营里来了。苗逸看见段海的样子,突然笑了。
“将军还在为那个降头师的事情发愁吧?我就是小鱼请来的救兵。”
“先生来的正是时候啊,我们当兵的军人根本就不懂什么蛊术降头术一个脑袋就知道怎么打仗,遇到这样的敌人也很为难,先生真是雪中送炭啊!”
“哪里话,将军为国效力保护的是百姓,我们出些力也是应该的。”
“哈哈哈哈,先生既然来就不能怠慢,陈副将为先生准备住处。”
“是。”
陈副将带着苗逸去安排住处,大帐里就剩下段海和张鱼,张鱼“哈哈”的笑了笑,说要去帮忙收拾收拾让段海揪住了领子。
“你背着我还找了个苗族人?”
“朋友,朋友而已啦!”
“朋友?我怎么看都不像!”
段海把她扔到一旁的椅子上,张鱼哭丧着一张脸看这段海,心里想:果然一山容不了二虎,敢情刚才两人都是客套而已,段海估计拿枪戳死苗逸都有可能,而苗逸肯定也看段海不顺眼,这可怎么办,如果这样下去,我早晚是要选择一个的。
“好吧,我把人家请来给你帮忙你现在倒是好…..”
“那就是真的了!”
段海猛地一转身,双手扶住张鱼椅子的两个扶手,居高临下的看着张鱼,鹰一样的眼睛里充斥着愤怒。张鱼不敢注视他的眼睛,扭过脑袋拿起一旁的茶杯档在段海的面前。
“看它,别看我。”
“你把事情说清楚,他到底是谁。”
“哎呀,你怎么一个将军婆婆妈妈的,他真的就是我的一个朋友,而且人家有了自己喜欢的人,来军营真心是帮忙的。”
“哼,我就信你一回。”
段海坐回自己的椅子上,一脸的孩子气。张鱼看这笑了,这哪里像将军,这明明就是一个耍脾气的小孩嘛。脸上表现出的不再是那种冷漠和无情,现在看来反而有些温柔,刚毅的面部线条也不再是那么铮铮铁骨的样子。
“那接下来我怎么办?乱军之中取向上人头?”
“明天晚上,左右包抄式的偷袭,一举灭了敌军大营。”
“不行不行,我猜测他们的军营附近肯定有蟒蛇和士兵把守,咱们偷袭肯定会死伤严重的,应该先让小逸去看看。”
“小逸?”
“不对不对,苗先生去看看最好。”
张鱼“嘿嘿”的笑着,把手里的茶水一饮而尽,段海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张鱼这才松了口气。自己又擅自给苗逸安排活了,今天晚上就带着苗逸去看一看,说不定还能捣点乱子。
“嗯,今天晚上让苗先生去看看吧?”
“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也跟着去看看、”
“你去做什么?”
“我也看看啊,而且苗先生那大罐子小罐子的拿起来也不方便,总的有个帮忙拿东西的吧?我就是去帮帮忙,然后把情况汇报给你。你别说不准许啊!他有喜欢的人,我就是过去帮忙。”
“我可以叫其他士兵去,你就在军营里呆着吧。”
段海完全是一副绝对不让张鱼去的样子,此时的张鱼一听顿时来气了,“啪”的一声一拍桌子,把段海吓得一愣。
“什么叫别的士兵!他们都知道罐子里是什么东西吗?万一拿错了出事了,怕是连苗逸都要死,到时候非但是害别人还是害自己!苗逸要是死了,敌军的降头师还活着,咱们这仗还怎么打!昨天苗逸给我讲了一晚上的用法,我必须去,万一出了事大家都会死。”
“那本将军也跟你去,你实在不让人放心。”
“怎么不放心了,你跟着我去阵地怎么办!你是将军,有将军要做的事情。你是千军的统帅,怎么能胡乱小孩子脾气,可能因为你整个团都会被灭,你起这至关重要的作用,就算我们死了你也不能死。”
“你要是死了我让他们国家陪葬!”
段海的一句话说的张鱼顿时没声了,她定定的看这段海,心里重复了那句话“你要是死了我让他们国家陪葬!”“你要是死了我让他们国家陪葬!”“你要是死了我让他们国家陪葬!”,这是一种什么感觉,有那么一点感动,第一次有人跟自己这么说,让整个国家给自己陪葬,她从来没有幻想过这些。
“我……才不会死啦!我是一条死鱼,早就死了怎么会再死一次?而且我这么滑头谁抓得到我啊?你多想了。”
张鱼笑这看这段海,段海走过来一个熊抱,把张鱼抱在怀里,头埋在张鱼的颈窝,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一样。张鱼身体僵硬的任由段海抱着,大海怎么那么喜欢突然袭击,而且一个将军竟然会主动抱自己。
“怎么了?怎么突然……”
“行军这么久很想你。”
“想我啊?呵呵,这才几天不见啊?就成这个样子啦?”
张鱼把手抬起来抱住段海,心里美滋滋的,果然这家伙在想自己,反而真的有些难割舍了,张鱼摸着段海的后背似乎在安慰他。
“嗯,很想。”
“大将军也有示弱的时候啊?好啦好啦,你再这样我的母性就被你勾起来了。”
“嗯。”
段海就这样静静的抱着张鱼,一刻也不想放手,今天张鱼带回一个苗族人,自己就很害怕是不是张鱼找到了新欢,幸好理性压到了冲动,不然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现在这条鱼就在自己的怀里,那么现实。
张鱼这边被抱的喘不过气来了,这人怎么越抱越用力,憋死啦!张鱼用拳头捶这段海的后背,企图告诉段海自己要憋死了。
“我不行了…..你松手…..憋死了…..”
“小鱼…不好意思,我…..”
“我知道你是想我想的。”
张鱼拍了拍胸口,抬起手捏了捏段海的脸,他的脸没有苗逸那么细腻光滑,而是一种粗糙的质感,果然是大老粗。张鱼又捏了捏,段海不满的抓住了张鱼的手,宽大的手掌和张鱼的小手成了鲜明的对比。
“那今天晚上我跟着苗逸去看看,万一出事了你要记得接应我们。”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