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军事历史 > 遗失的美好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十九、心痛的感觉


段海站在大帐前看着外面已经黑了的天,心里有些担心张鱼。这么晚了还没有回来,难道是被敌军抓走了?不会的那个苗人那么厉害张鱼不会有事的,那她们去哪了?去了苗寨在那过夜?估计是,以张鱼的性格好不容易来一次苗疆肯定会玩个痛快,在那住个十天半个月的都有极大的可能。
她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好多事情要问她。她是怎么来的?为什么来了不告诉自己一声?有没有发现?那天在战场上喊自己名字的是不是她?有没有想自己?好乱,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堂堂的大将军怎么为这么一点鸡毛蒜皮的事情忧愁、
段海摇了摇头转身进了大帐,一旁的陈副将看出了段海的心思。走到段海的身边倒上一杯水,劝道:
“将军别担心,张小姐胆大心细,没事的。再加上身边有个苗人药师,两人关系看似要好的紧,不会出事的。”
“这么晚了。”
“末将猜测张小姐是跟着那个苗人药师去了苗寨,苗寨的人虽然讨厌汉人,但是张小姐去送人,而且关系那么要好,没事的。”
“嗯,军队暂时休整一段时间,几天后直攻对方老巢。”
“是。”
陈副将领命下去,段海单手扶额看着那杯茶水,到底怎么打能把那个降头师弄死,看来只有再把那个药师请过来,这事情还要麻烦张鱼。
苗寨
“小逸你们怎么了?小鱼怎么什么都不吃?”
“我…..我没事,就是看到这么丰盛的饭菜,心里感动的想哭。”
张鱼哭丧着一张脸,看着丰盛打饭菜,心里一点食欲都没有。苗逸看着最后憋不住笑声,“哈哈”的笑了起来,手里的筷子掉在了桌子上,最后连脸都笑红了,一只手搭上张鱼的肩膀。
“你别忧愁了,其实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我下午跟大哥出去采草药了,二哥在加固房子,就你一个人在卧室睡觉。逗逗你还真信了!”
“那床铺怎么那么乱!”
“你以为只有发生那种事情床铺才会乱?你自己睡相不好自己搞的那么乱好不好?”
“我,我,我哪知道!”
张鱼憋的脸通红,夹起一块蘑菇塞进嘴里,闷头吃着米饭。大哥一听笑了,用筷子戳着苗逸,责怪了半天,反而二哥面无表情看着苗逸,最后也笑了起来。就剩张鱼一个人在那,脸越来越热,弄的自己尴尬死了!
苗逸再次拿起筷子夹住一个鸡翅放到张鱼的饭碗里,看着张鱼拿起翅膀自顾吃着,很温情的笑了。老大和老二是第一次看到苗逸这么温柔的对别人笑,就连自己都没有的待遇,现在都给了张鱼一个人。
“多吃点鸡翅膀,就你这么笨赶紧扑棱扑棱。”
“哼。”
张鱼没好气的哼了一声,把鸡翅吃完,给苗逸夹了个鸡爪。
“就你腿那么慢,吃个鸡腿赶紧快点巴扎巴扎。”
“那也比你快,小短腿。”
苗逸虽然不爱吃鸡爪,但是张鱼给他夹的就勉强吃完了,看着张鱼对着香菇十分热爱,就把那盆小鸡炖蘑菇端到了张鱼的面前。老大老二顿时满脸黑线,自己的哥哥想吃都不让吃,端去孝敬媳妇…..
“好吃啊!从来没吃过这么纯天然的食品。”
“好吃吗?”
“好吃!”
张鱼摸着涨起来的肚子,看着那盆见底的小鸡炖蘑菇,而一旁的老大老二看着张鱼,心里五味各有。
老大:这孩子怎么这么能吃!一盆啊!一盆啊!养不起啊!
老二:这个媳妇不简单!小逸都亲自下厨做东西,看来是小逸的命根子。
苗逸:呵呵呵呵呵,吃完了?我做的那么好吃?看你以后还跟不跟我走。
张鱼:哎呀,在城市里吃不到这么纯天然的食品啊!山鸡啥的都是野生的,用的水也是纯天然的井水,蘑菇是大自然长的,无污染是真的啊!太好吃了!健康中国人!
众人各怀自己的想法收拾桌子,苗逸看着洗碗的张鱼,心里真希望时间能停在这一刻,要是张鱼不会回军队,就这样跟自己生活在苗寨里,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不是比什么都好吗?
“你什么时候回去?”
“明天呗。”
“不能因为我不回去吗?”
张鱼洗碗的动作一顿,随后马上继续洗,摇了摇头。其实张鱼被苗逸的一句话说的有些心颤,但是段海她不能扔下,但是苗逸也放不下,早晚要放弃一个,所以她选择了段海,因为苗逸有喜欢的人了,虽然心里很难过可是这是人家的选择。
“不行的,我就是想要留下来也不可能,大海肯定会派人来找我的。”
“哦。”
苗逸点了点头,帮这张鱼把洗好的碗放好出了厨房,张鱼坐到木楼上看着外面的星斗,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有点难受。老大和老二不知道去哪里了,只有张鱼和苗逸两个人在这里坐着。
风轻轻的吹过,苗逸脸边的碎发被风吹的飞扬起来,那白玉一样的脸旁在温柔的月光下映的苗逸似天上的仙人一般。张鱼看着都些呆,苗逸这时转过头看着张鱼,俩人又一次这样的对视。
“怎么了?看我做什么?”
“你很漂亮,像神仙一样。”
“神仙?”
苗逸笑了,那微微上扬的唇角衬着一种凄凉。张鱼莫名的被他的凄凉所感染,本来活泼的性子也变得暗淡了,头微微低下看着那雪白的衣角。苗逸静静的看着张鱼,一只手抬起捏住张鱼的下颚轻轻抬起。
“我像神仙吗?”
“像。”
苗逸看着张鱼清秀的脸,感觉浑身一股燥热,手上温热的触感,表明这是现实不是梦境,张鱼竟然可以乖乖的让自己这么捏着下巴,要是往常估计早就暴跳如雷了,如此温顺让自己感觉到一种喜悦感。
“就算是仙人也有自己得不到的东西,不是什么都能用法术得到的。”
“我知道。”
张鱼转过头看着天上圆圆的月亮,苗逸把手收回去,却依然看着张鱼,弄的张鱼浑身不自在,那种炽热的目光,总让人觉得难以躲避。
“你喜欢段海?”
“不知道,我的心很乱,不知道喜欢谁。我很花心,看到漂亮的都会喜欢。”
“你喜欢我吗?”
“你长的这么好看当然了。”
说完张鱼就脸红的低下了头,自己绝对是花心的,真的是看谁都喜欢,不知道苗逸怎么看?就算是说了也无济于事吧。
苗逸惊讶的张开了嘴,不再看张鱼而是将目光转向月亮,他觉得自己现在是最幸福的,虽然张鱼很花心,但是喜欢的人里至少有自己的一席之地,他不要求别的能比,只要有个小小的位置,只要能有一个小小的角落也好。
“嗯。”
张鱼偷偷的看了一眼苗逸,她不知道苗逸是什么反应,所以偷偷看了一眼,苗逸却在看月亮,顿时心里凉了半截。
“你呢?喜欢的人…..喜欢你吗?”
“喜欢。”
“那为什么你们不在一起?地方离得太远?还是别的原因?”
“可能她不知道我喜欢她,因为她的心里装的不止我一个,我不知道她对我有几分的爱慕,但是有一点也好。”
苗逸转过头看着一脸落寞的张鱼,向张鱼的方向靠了靠,两人的距离忽然间拉近了不少,苗逸的手拍拍张鱼的脑袋笑了,顺势把张鱼抱在怀里。
“给你点安慰,别伤心。”
“你还是别给我安慰了,越给我安慰我就越想得寸进尺。”
张鱼推了推苗逸,可是苗逸却抱的更近了,深深吸了一口气在长长的呼出来,像突然间释然了一样。张鱼本来就心里难受,现在被苗逸抱着,积压许久的情绪就这样化作泪水顷刻间噼里啪啦的落了下来。
“我想我爸爸了,虽然他欠了很多债,我想老衫了,她是个好姐们,我想李护士长了,她好久没有骂我了,我想那些追债的了,他们都好久没有找我追债务了。我想我妈妈了,不知道她跟别的男人过的好不好,有没有孩子,有没有想我。苗逸,我想回家。我真的,想回家,我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
苗逸感觉到怀里的身体微微在颤抖,自己的前襟也湿了大片。不知道她到底积压了多少的事情在心里,背井离乡来到苗疆,现在唯一的依靠除了段海就是自己,而在身边的恐怕只有自己了,唯一的诉苦对象也只有自己。
“别哭,真难看。”
“我,真的不想呆下去了,我宁愿天天被追债,天天被老师骂,天天吃上顿没下顿也不想在这里呆了,我要回家。”
“你回家了我怎么办?段海怎么办?”
“段海有他的国家,你有你的亲人和爱人。”
“你就是这样不负责任?刚刚跟我表完白,就哭着要抛弃我?”
“我….你有自己的爱人,我在你们的世界仅仅是一个过客,一个时光的旅行者,我看过很多穿越小说,我知道我肯定还能回去,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可能是现在也可能是不久的将来。”
苗逸抱着张鱼的手又紧了紧,心里一种说不出的痛。这个女人怎么这样,刚刚让自己开心一场现在又哭哭唧唧的要回家,完全看不出自己的真正心思,难道一定要逼迫着自己说出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