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军事历史 > 遗失的美好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十八、我们发生了什么不该发生的


苗逸的大肉球渐渐的把那些奇形怪状的蛇吞没,然后大肉球逐渐的变大,那个女子只得把自己的蛇招回来,坐在黑蛇上气的发抖。苗逸笑了笑,一张俊颜显得无限艳丽,那女子咬了咬口中的银牙,喝了声“撤兵”,那边的大兵便撤了下去。不知道苗逸又念了什么咒语,那个肉球四分五裂炸的到处是肉末,而苗逸的脸色显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张鱼担心的看着苗逸,段海也招呼着自己的军队撤兵,本想拉张鱼上马一同回去,又看张鱼与那个苗族女子关系甚好,就留下张鱼一个人,让她带那个女子回来。张鱼笑着答应了,走到苗逸身边,苗逸本来红润的脸庞此时已经是有些发白,血色渐渐退去。
“你没事吧?刚才那招那么厉害肯定耗费了你不少的体力,我看你脸色发白,先跟我回军营。”
“我要回家,你把我送回去。”
苗逸勉强直起身子,牵过一匹段海留给她们的马,直奔丛林。苗逸此时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翻过来一样,果然,擅自使用尸咒的后果就是这样,本来只是想试试新学的招式都有什么作用没想到自己差点被副作用害死,要不是内力强压着蛊虫活跃,估计自己被反噬都有可能。
张鱼看着苗逸的脸越发惨白心里就觉得不对劲,快马加鞭的往林子里赶,可是她根本不知道路怎么走,东一头西一头的撞,走了半天也没看到一个苗寨的影子。
“你先别睡,你家在哪呢?我转蒙了。”
苗逸勉强张开眼睛看了看四周。
“东走。”
张鱼调转马头奔着东面就下去了,才走了不到一会就隐约的看到建筑物的轮廓,张鱼心里大喜,看来是到了苗逸的寨子了,奔着那栋建筑物就骑马过去。当张鱼到达那个木楼旁时,几个苗人惊恐的看着张鱼,手里的矛指着张鱼。
“我是来送人的,他受伤了。”
那些苗人互相看了看,又看了看马上的苗逸,分开了一条路。张鱼骑马奔了进去,半响在寨子里转了半天,找不到苗逸的家,只好再把苗逸摇醒。
“你家在哪呢?”
“你烦不烦,吸….左边第三家。”
张鱼看苗逸还用工夫调侃自己就知道他没什么大事,开始认真的数左边第三家在哪里,也是张鱼运气好碰上了刚刚回来的老大,看见张鱼在那东张西望,一旁扶着苗逸,马上过去拉住了她们。
“你怎么来了?小逸怎么了?”
“呃,他受了点伤…….”
“快快抬到屋子里去。”
大哥帮着张鱼把苗逸抬回自己的高脚楼,张鱼十分赞赏苗族的高脚楼,高高的还结实,里面也很暖和,下面的空间还可以养一些家禽,每个民居还有自己的小院子,院子里可以种树,也有打水的水井,如果自己也能在这样的地方住那该多惬意。.
把苗逸弄进屋子里,平躺在地床上,苗逸的表情也渐渐变好了。张鱼把苗逸怎么受伤的过程跟大哥讲了一遍,大哥一个劲的摇头叹气,把张鱼吓得以为苗逸没有救了要死了,还掉了几滴眼泪。
“我还没死,只不过是一点副作用而已。”
苗逸竟然直直的坐了起来,在张鱼的谈话间,苗逸的身子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那些过于兴奋的蛊虫也被镇压下去。一睁眼就看见张鱼在抹眼泪,心里有点开心又有点心疼,用手把张鱼脸的泪水擦掉。
“你吓死我了!我以为你还真不起来了,你要是死就死了算了!”
说完推了苗逸一把,苗逸摔了个正着,捂着自己的后脑再次坐了起来。
“你这个女人怎么下手没轻没重!”
“我要是有轻有重早把你扔出去了!”
老大看着他们二人笑了,站起来说去准备午饭,实际上是自己闪开了。苗逸看着眼睛通红的张鱼,在身后的厨子里拿出一个罐子。张鱼现在一看到罐子心里就害怕,那个女人的罐子一打开就是怪异的毒蛇,苗逸的罐子肯定更可怕。
“别,你别开。”
“啊?为什么?”
“你这里肯定有更可怕的东西!”
“原来你怕这些啊?”
苗逸笑了不顾张鱼的阻挠把罐子打开了,那的罐口似黑洞一般,而在那漆黑的洞里又有这未知的东西。而在洞口出来的却是一直金色的蝴蝶,慢悠悠的飞着,那金黄色的翅膀闪闪发光,巨大的蝶翅伸展开来,就像九天仙女一样。张鱼被眼前的蝴蝶迷住了,苗逸把罐子放下,闪身进了里屋。
“你先跟它玩吧,我换身衣服。”
“好!”
张鱼伸出手想要抓那只蝴蝶,可是蝴蝶就是不让她抓到,在客厅飞来飞去。苗逸换着衣服能听到外面“叮当”的声音,偷偷顺着缝隙看见张鱼手里拿着茶碗在扣那只蝴蝶,一张脸上写着一句话“我今天必须抓到你!”
老大在厨房选着白菜,一旁的菜筐里放着采集回来的野菜,另一边还有一只野兔,一只山鸡和几块没吃完的牛肉,俨然这是一顿丰盛的午饭。老二也回来了,手里抱着几只小鸡崽,在手里“叽叽叽叽”的叫着,黄绒绒的小毛和黑亮的大眼睛,可爱至极。
“大哥我在山上抓的,养着吧。”
“行,告诉小逸一声别让他养的那些把这几只鸡吃了。”
“好嘞。”
老二迈步进了客厅,看到一身军装的张鱼趴在地上拿个茶碗在扣金丝羽蝶,吓得把手里的鸡掉在了地上。
“祖宗啊,这只蝴蝶是你能玩的吗!碰它的翅膀一下你就没命啦!”
“怎么会没命,就是普通的蝴蝶而已。”
“它可不是普通的蝴蝶。”
苗逸在里屋走了出来,换回了一身男装,看着目瞪口呆的二哥,和那些在地上“叽叽”乱叫的小鸡崽,还有张鱼那色迷迷的眼睛,当然张鱼的眼睛不是在看苗逸,而是那只落在苗逸手上的蝴蝶。
“你现在有没有觉得身体麻麻的。”
“有点。”
张鱼还真的感觉四肢变的麻麻的,勉强坐起来,看着地上在啄自己衣角的鸡。苗逸把蝴蝶收回罐子,坐到张鱼的面前。老二则是把那些鸡崽快速的抓回来,去了老大的厨房。苗逸用手捏着自己的头发打转看着张鱼,张鱼还一副好奇的看着苗逸两人就这样对着眼。
“那现在有没有觉的四肢无力。”
“有。”
“有没有想睡觉的感觉。”
“有。”
“所以说金丝羽蝶,碰一下就会死咯。”
张鱼听完苗逸的最后一句话,昏昏沉沉的躺到了桌子上睡着了,苗逸坐在对面看着张鱼,半响走到张鱼身边把她抱进了里屋。张鱼此时睡的很沉,可能是金丝羽蝶的鳞粉作用,再加上自己吸得太多,效果好的不得了。苗逸坐在床边看着熟睡的张鱼,那长长的睫毛微微动这,嘴偶尔一张一合,这个时候的张鱼安静很多,张鱼突然翻了个身把被子骑住,一点女孩子的样子都没有。
“小逸你干嘛让她睡觉?等会就吃饭了。”
“晚上再做的丰盛一点,晚上她会醒。”
苗逸最后看了一眼张鱼把床帘放下,出了里屋看着厨房里忙活的大哥和二哥,也过去帮忙。
张鱼醒来的时候外面天色已经黑了,透过窗子还能看到闪闪发亮的星星,自己此时正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衣衫凌乱床铺也弄的乱七八糟(自己睡觉不老实还怀疑别人),顿时心里“咯噔”一下,此时苗逸估计这张鱼快醒了,端了杯茶水进来。
“醒了?”
“你对我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你说!”
“啊?”
“你你你你你!你别装蒜!!我是有证据的!”
苗逸意味深长的看这张鱼,漂亮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你说这个?是啊,是做了不该做的事情,哎,可惜可惜。”
“啊!!!!!!!”
张鱼不听还好一听顿时心跟进了油锅似的,煎炒烹炸各种感觉在回味。她站起来揪住苗逸的前襟,突然哭了。
“你怎么这样!你怎么是这种人!我以后还怎么嫁人!虽然我们国家很开放,但是我家很封建!再说你还有喜欢的女生,你对得起她么你!你这个负心汉!我怎么这么看不上你!”
“你激动什么?没人娶你我娶你。”
“谁要你娶了!我不嫁给一个负心汉!”
苗逸一脸无奈的看着张鱼,就是逗逗她而已怎么反应这么大?张鱼豆大的眼泪滚落下来,砸在苗逸的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