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军事历史 > 遗失的美好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十七、半响


半响,苗逸见张鱼不说话把嘴里的橘子吃完,拍拍手准备走,张鱼看见了马上站了起来。
“下次记得来玩。”
“我还没打算走呢,好不容易来了次军营那么早走做什么。”
“呃,等会我们要去打仗的,你在这也没人陪你。”
苗逸转过头看着张鱼,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张鱼看着苗逸,心里很不是滋味,看来还是大海好,苗逸都有喜欢的人了,而且他长的这么漂亮就是一个妖孽,他喜欢的人准也是漂亮的成天仙。
张鱼正在走神,苗逸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一把抓住张鱼的前襟,一种危险的气息弥漫的四周,张鱼可以看出苗逸的眼睛里充斥着一种怒气,恨不得把自己按地上揍一顿的感觉,但是苗逸没有那么干。
“你到底怎么了?别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行不行!我真的很想揍你。”
“我没有什么啦,神马都是浮云!今天大将军要打仗,我要去助阵的,你去吗?”
“张鱼你最好不要耍花样。”
苗逸把手放下拢了拢耳边的碎发,张鱼定定的看了他一眼。
“我觉得你这身打扮太招风了,而且很容易被人发现,实在不行你就躲到一旁的草丛里去,这样好啊,还不会被发现,太阳也照不到你。”
“你以为我跟你一样有病?”
苗逸大大方方的走出了火头营,看着张鱼跟着队伍集合,苗逸就站在一旁看着,陈副将看到了想说两句一看张鱼一直和人家挤眉弄眼就知道大概怎么回事了,带着队伍出战了,苗逸就跟在张鱼的身后,一副跟班的样子。
“苗逸敌人那边还有药师,上次那么粗的蟒蛇把我们围起来了,我差点被蛇咬死。”
“什么?我看是降头师吧,我们苗寨可没有什么药师去帮忙。”
“你们的那些药师都很厉害?”
“至少比你厉害,还让蛇咬死,怎么不一口吞了你。”
苗逸没有好眼神的看了一眼张鱼,心里却早已开了锅,幸亏张鱼没事,不然自己上哪哭去,连蟒蛇都能控制,看来这个降头师也不是吃白饭的,张鱼索性是个小兵,要是被降头师看上,可就不好办了,以自己的练蛊之术对付降头术可能有点吃力,但是如果张鱼出事了,自己必须保住她。
苗逸看着一脸欣喜的张鱼,现在的张鱼不知道又看到了什么新奇的东西正四处看,俨然是不知道自己正身处战场一个不小心就会被杀死,哼,不知死活的东西。
“苗逸你能不能不要毒我了,就你那张嘴什么时候能说点温情的……”
张鱼本想让苗逸说点好的听可是一想,那些温情的话都是他留给自己未来妻子的怎么可能跟自己说,便把剩下的那个“话”字咽进了肚子。
“温情话?可以啊。你想让我说什么?”
“没,没,没什么啊,温情话怎么能随便说!”
张鱼笑着回给苗逸一个微笑,苗逸顿时气的把拳头攥紧。这个女人怎么每次一到重点就换话题,明明自己想要表达心意现在好了,一盆冷水浇到头上,什么热情都没了。
前面的队伍已经停下了,可以看到前面的敌军里站着一个女子,衣着非常华丽,没有军人的甲胄,也没有沉重的武器,更为引人瞩目的是她的身下坐的竟然是一条巨型的黑色蟒蛇,是不是的吐着鲜红的信子,张鱼一把揪住苗逸的衣服。
“你敢说这不是你们的药师吗!”
“他是降头师好吗?我们药师身上可没有她那么华丽,而且她身下的蟒蛇根本就是被下了降头术才成的那种乌黑,我看她只会调控蛇类,其他的虫子提不起劲来,原来是这种小货色,就这样还敢出来造次?”
苗逸不当回事的看了一眼前面华丽的女人,心里冷哼一声,看来自己高估她了。一旁的士兵反而唏嘘不已,这么大的蟒蛇还是第一次看见,况且那还是浑身乌黑,真是异种啊。段海的剑眉邹了起来,他没有看见那天的化龙反而看到了一个不相识的女子。
“将军真是守信之人,赵大将军今天身体不舒服了,实在是不好意思,今天就小女子过过招吧。”
这明显是一种挑衅,堂堂的大将军和一个女子过手,说出去多难听?段海自然不会出战,那边的女人更是笑的猖狂,张鱼心里不禁更是来气。她拉住苗逸的手,苗逸还一脸奇怪的看着她。
“你在这等我,我去下将军那里。”
“好。”
张鱼转身跑向陈副将哪里,苗逸含情脉脉的看着张鱼的背影,自己心里也纳闷为什么在张鱼的面前不能温柔一点,非要在她看不见的时候才展现自己的温情一面,这样张鱼怎么会知道。
张鱼走到陈副将身边,陈副将已经气的不行了。
“老陈,你让我和她说。”
“你?那个女人打得过?”
“打不过啊。”
“那你还去做什么!”
“我打不过她,可是她嘴上肯定打不过我,咱门这边也不能一直不说话让人家骂啊?”
陈副将牵了匹枣红马张鱼翻身上马,走到了队伍前面。段海注视了这那个小兵,难道自己的队里还有隐匿的高人,他拉过陈副将问那个人是谁,陈副将抹了一把头上的汗,说是自己队里的一个小兵说要出战。
苗逸站到队伍前看着张鱼,心就像绷紧的弦一样,张鱼可别被降头师下了降头,他不禁攥紧了腰间的笛子。
“段将军就派出了你这么个小兵来迎战我?我看根本不够黑磷吃一顿的。”
女子说完轻抚着身下的巨蟒,巨蟒“呜呜”的怪叫两声,俨然在回应的女子的话,张鱼笑了笑。
“原来你们阗国真的没人了,现在派出一个女子来迎战,就你的身份我们将军能出战吗?”
“呵呵,好大的口气,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杀了。”
“你杀了我算什么?有能耐把我们将军杀了啊。”
张鱼的所作所为完全是在激怒对方,对方点名要段海迎战,段海去了肯定被说打女子,传出去不好听,要是那个女子先动手了不就成了不自量力,段海才打她的,现在就看那个女子上不上当了。陈副将一听张鱼真么说,心里就笑了,这怎么把事情都推到将军的身上了,转头看段海,段海的眉头紧紧邹这。
“哼,我看你也就是刷刷嘴上的功夫罢了,我杀了你又能怎样?”
那个女子手微微抬起,葱白一样的细指抬起指着张鱼,顿时感觉大地在震动,在张鱼附近的土里冒出无数的黑蛇,张鱼稳住马,用长枪胡乱的轮着,那个女子笑的更加猖狂了,手完全的抬起,那些黑色的蛇跃起攻击者马上的张鱼。
苗逸怎么容的下,足尖轻点,踩着其他士兵的头落到张鱼的马上,把手中的笛子一横,顿时一种淡淡的芳香弥漫在四周,四周的黑色俨然停了下来,苗逸圈住张鱼抢过马的缰绳,打算回归本队,但是那个女子把手翻了过来,那些蛇似乎明白了什么再起把苗逸围住。
苗逸气的一咬牙,揪住张鱼的衣服,这是段海突然喊了一声。
“小鱼!怎么是你!”
陈副将顿时蒙了,原来将军刚才一直没说话是在看张鱼,一个没拉住段海骑着麟驹冲了上去,蟠龙金枪所过之处,黑蛇全数被砍断,苗逸见段海来了本来不怎么愿意把张鱼扔过去,可是现在情况危急,只能扔了。
苗逸一抖手把张鱼扔到了士兵的堆里,马上被人接住了,段海反而白冲刺了。苗逸笑着看着段海,那个女子被冲上来的段海和苗逸弄的有点楞,半响笑了。
“连苗寨的药师都出手了,这个人很不简单啊。哎?将军怎么也冲出来了?”
“呵,将军怎么会和你打呢?就你那点功夫也好意思在这里放肆!”
张鱼站起来不依不饶的喊着,段海骑马走到张鱼的面前,瞪了张鱼一眼,张鱼闭上了嘴,苗逸骑在马上笑了。
“大姐,你可就别再这里玩了,你在玩蛇的时候,爷爷已经在下蛊杀人了。”
“药师我建议不要太放肆了,你以为我们降头术是哄孩子的?”
说完竟然站了起来,手里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罐子,盖子轻轻拧开,爬出很多奇形怪状的毒蛇,有的长翅膀有的长出了角。苗逸看到了更是笑了,把手里的笛子一横,跳下马拍了拍马,顿时那些被段海杀死的蛇的尸体扭动起来。
“段大将军借你的一匹马用用。”
说罢抽出小刀在马腿上划开一个口子,冉冉的鲜血流淌出来,那些尸体快速扭动着挤到地上的血里,苗逸看了一眼傻傻的张鱼,又看了一眼段海。
“张大哥,将军这里就交给小女子吧。”
说完那些蛇的尸体渐渐融合起来,形成了一种不知名的东西,肉呼呼的恶心至极,那边女子的奇形怪状的蛇俨然是惧怕至极,停了下来。
“你!你竟然会尸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