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军事历史 > 遗失的美好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十六、原来这才是我的心


张鱼此时正和小云在白云龙的大帐里,白云龙身上的伤已经让军医包扎好了,药刚刚吃完。白云龙躺在床上,脸色惨白,嘴角隐约能看到一点点血丝。但神志稍微要好一些,小云在一旁坐着,一只手抓着白云龙的手,时不时的还掉上几滴眼泪。
张鱼看着白云龙的惨样心里有些为段海担心,这么厉害的对手,连白云龙都打成这样,明天段海迎战不知道又会怎样?张鱼看着脸色惨白的白云龙,这时段海推开门帘走了进来,显然是来看白云龙的,小云马上站起来走到一旁,张鱼也低着头站到一边。段海走到白云龙身旁,看了看又交代了几句,这才转身走,张鱼松了一口气看着一旁红着眼睛的小云。
“别担心,他没事。我偷偷的问过军医,就是内脏受了点刺激,过几天喝点药就好了,不用太担心。”
“嗯,我去给他煎药。”
“好。”
张鱼看了一眼抹眼泪的小云,顾自出了帐篷,吸了一口外面新鲜的空气,明天就要会战化龙的,不知道会有几分胜算?希望不会死人,张鱼笑了笑。去火头营讨吃的去了,回来的路上被陈副将揪到非要让张鱼写一封信给段海,说是为了安抚段海顺便给段海打打气,张鱼一想也是。
回到自己的铺上拿出纸笔写了几句话,折吧折吧交给陈副将,陈副将笑着走了,张鱼打了个哈欠回去休息。
“将军,您今天还念叨来,张小姐的信就到了。”
“什么?!快给我看看!”
陈副将把怀里的信掏出来交给段海,段海不可则已一看顿时气的双眼冒火,信的内容大致是这样的。
“嘿呦喂!大海我在将军府过的很好,天天有鱼有肉吃,最近来了个戏班子小戏小曲唱的可好了等你回来带起去听听,还有啊那个花旦可漂亮了,我看着都心动了,哎,最近想吃海鱼了可是你们这里没有海吃不到,可惜可惜,对了你打仗可别把人打死啊,那是犯法的,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杀人者必被人杀”,行了今天就说到这里吧,我要出去玩了,今天晚上有夜市,你不用担心我,我过的很好。”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完全不是自己想要的内容,什么戏班子,什么过的很好,怎么一点都不关心自己的身体状况和别的?难道她一点都不想念自己吗?还玩的这么开心!真是气人,还要自己不用担心她!
“将军您没事吧?”
“你看看这都写的什么!”
段海把信往桌子上一扔,陈副将拿起来看了看,顿时冷汗直冒。他让张鱼写一封信也没说写这个啊,早知道自己就先看看了,难怪将军生气,这要是自己肯定也好不到哪去。但是话不能这么说。
“将军别生气,可能张小姐怕你担心她所以才跟你说的这些。”
“我担心她?她好好的在府里呆着能出什么事!”
“将军这话就不对了,你想以张小姐的性格能不出事吗?看谁不顺眼说不定就打起来了,她这就是告诉将军别担心,自己没惹祸。”
陈副将在这里扭曲现实,段海一想也是,就不那么气了,说要去看看新兵。陈副将就陪这段海出去训练。
苗寨
苗逸坐在木楼上,看着茫茫的山林,心中闪过一丝痛楚。很长时间没见到张鱼了,自从在山林里看见熟睡的她,身上被蚊虫咬的满身大包,明明脚上划破了却还不放弃的跟着队伍行进,虽然受了伤一路上却还嘻嘻哈哈的,她的脑子里到底在想写什么?
苗逸捧起手边的茶杯轻抿一口茶水,叹了口气。天色渐渐变黑,寨子里的人四四两两背着竹筐回来,嬉笑着。为什么自己要为一个汉人忧愁,自从回来便开始想她,明明自己那么讨厌她,一个爱荣华富贵爱的要死的女人,为什么还要想她?
“小逸吃饭了。”
“嗯、”
苗逸应了一声,走回屋子里,看着一桌子的菜色反而没有什么食欲,简简单单吃了几口菜。这时大哥开口了。
“自从回来你就魂不守舍的,是不是还忘不了张鱼?”
“一个爱荣华富贵爱的要死的女人我有什么可留恋的。”
“我看张鱼不像那种人,虽然她没跟你走肯定有她自己的原因。要是我遇到你这么莽撞的揪着我就要我跟你回苗疆,我也先是犯傻再拒绝。”
老二夹了块竹笋放到苗逸的碗里,苗逸笑了笑,格外凄凉。
“老二你就少说两句吧。”
老二不再吭声。苗逸吃着竹笋心里想着老二的话,为什么不跟我回苗疆,有什么原因?因为她不喜欢我?还是有人威胁她?
“小逸我听说咱们这边战乱有点频繁,段将军的军队就驻扎在附近,而且听说敌方那里有个药师厉害的很,你说是不是咱们的人?”
“呵呵,我看不是,咱们都快恨死他们了怎么会有愿意去帮忙的?我看最多是他们那边的降头师,活不过30岁,不用担心。”
“咱们家就你懂得这些,万一出事了你可得看着点。”
老大看了一眼苗逸,苗逸点点头继续吃饭。心里早就已经开了锅,降头师,降头师,降头师。张鱼就在军队里,万一那个降头师伤到她怎么办?!万一她在打仗的时候死了怎么办?再者,万一她被别人认出来是女的怎么办?苗逸想到这里就像晴天霹雳了一样,饭也吃不下了。
“怎么了?”
“我要去军队见张鱼。”
“你冷静一点!你去见她能见到吗?再说你怎么去!?”
老大按住苗逸希望苗逸能冷静一点,苗逸看了一眼老大。
“把零儿的衣服给我。”
… … … … …
军营
张鱼正在火头营吃饭,有个士兵跑到火头营拉住张鱼,满脸笑意。张鱼大清早的还没弄清情况,那个士兵指着张鱼的鼻子。
“好你个死鱼啊!有个苗族美女来找你!说!你什么时候勾搭上的!”
“苗族美女?在哪呢?”
张鱼好奇的站了起来,那个士兵带着张鱼到了营地的门口,可以看见一身苗装的人站在那,边上围着很对士兵,张鱼走进一看那个美女竟然是苗逸,心里顿时美滋滋的。旁边的士兵都羡慕的看着张鱼,张鱼笑着揽住苗逸的腰,旁边人更是吸了一口凉气。
“逸儿你怎么来了?想我了?”
“恶心。”
苗逸白了她一眼,跟着张鱼进了营地坐到火头营的帐篷里,王碎嘴和郑孬看到一个绝美的女子被张鱼抱在怀里顿时傻眼了,最后还是二山炮推了俩人一下才回过神,马上找出两条板凳。
“死鱼你什么时候勾搭到的相好的,我看这身打扮是苗人的打扮啊。”
“你管我什么时候勾搭到的?人家想我了来看看还不行了!逸儿揍他!”
“你恶不恶心。”
苗逸一说话是个男人的声音,他们不禁有点奇怪,开始怀疑苗逸是不是个男人,张鱼是不是个断袖?张鱼在前一步掐住了他们的思路。
“逸儿你嗓子怎么了?怎么声音变哑了?上火了?”
“有点,张鱼你能不能别恶心我。”
“呃姑娘上火了,我这有橘子,败败火。”
王碎嘴笑着递给苗逸一个橘子,苗逸大方的回了一个微笑接过橘子说了声“谢谢”王碎嘴马上乐的找不到北,火头营的外面围了不少士兵都是被苗逸引来的。张鱼很男人的摸了一把苗逸白皙的脸,苗逸不禁一皱眉。
“张鱼你别太放肆了,我只是知道你来苗疆了来看看你而已。”
“苗逸上次的事情我跟你道歉,我不是不跟你走。而且你突然让我跟你去苗疆,我都不知道该不该去,如果我当时跟你走了,我又不会轻功跟你走了肯定会拖累你,到时候咱俩肯定都被抓了,而且我在那多呆一天半个月也出不了事,你看我不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吗?”
苗逸看着一脸认真的张鱼,心里有点欣喜,原来她不是因为什么富贵才不跟我走的。张鱼近距离的看着苗逸一张绝美的脸,心里跟猫挠一样,苗逸那不相信的眼神,还有那紧紧抿着的嘴。
“苗逸你有喜欢的人吗?”
“怎么突然问这个?跟你有关系吗?”
张鱼松开抱着苗逸的手,这个人怎么毒舌的要死,明明是担心自己来看,整的跟顺便来看看似的,而且好心关心他,反而不领情。张鱼其实对苗逸有点意思,但是想到段海就有点两难抉择,现在吃的住的都是段海给的,又跟苗逸厮混,总觉得对不起人家,不过现在不享受什么时候享受?等到自己穿越回去?
“我就是问问而已。”
“有。”
苗逸转过头笑着扒橘子,王碎嘴他们早就出了帐篷在外面偷听,听到这里才知道原来都是张鱼一个人在单相思人家姑娘,顿时对张鱼有了几分怜惜。张鱼听到这里“哦”了一声,把手里的木柴撅断,就像自己当时的心情一样,“啪”的一声断了。
“想知道是谁吗?”
苗逸嘴里叼着橘子转过头看着张鱼,张鱼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