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军事历史 > 遗失的美好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十五、我们不打仗


张鱼仔细观察着战场上的一举一动,心说好家伙,两个用锤的碰到一起了,看来就要比试比试谁的力气更大,谁的锤更结实了。化龙的紫金葫芦锤是葫芦形的,而那个胖子的是圆形的,真心的不知道古代人用这种大锤打仗能有多血腥。
张鱼想着,那边人已经互通了名姓,那个胖子的名字叫程豪,一听就和本人有几分相像,化龙手提大锤哈哈大笑,口中之词无非是些讥讽之意,意图就是激怒眼前的胖子,可那胖子反而没有生气,晃晃悠悠的竟还一副乐呵呵的样子。
“难道你们鎏金国就只有这样的莽夫憋屈之徒出来迎战吗?你们一直引以为傲的段大将军呢?不会此时正在大帐里挨老婆训呢吧?”
“嘿嘿黄口小儿,你懂什么,根本不用我们大将军出手,我们就能把你解决了。你也别笑我们将军,赵将军你不也出战了吗?我看是你们帐下无人了吧?”
“哼哼,帐下无人?哈哈哈哈哈,我的帐下能人异士数不胜数只是不想拿出来罢了,既然如此就先解决了你这胖子!”
说罢催马向前提起手中的紫金葫芦锤冲向了程豪,陈豪一不躲二不闪抬起手里的金刚锤接了他的那一锤,只听“当”的一声。程豪接下了那一锤,大气没喘一个。反手另一个大锤击向化龙的脑袋,化龙低头闪过,二马挫蹬二人都没有受伤。
化龙见一击不成气的“哇哇”怪叫,再次抡锤冲去,这次的锤袭向了程豪的马头,程豪吓的驱马闪开,心想这人真是狡猾。手紧了紧手中的金刚锤轮的呼呼生风,化龙把手里的紫金葫芦锤抡起迎战,一时战场上“当当当”的声音不绝于耳,可见化龙和程豪是拼上了命。
段海这边骑在麟驹上看着,坐下的麟驹已经“咻咻”的叫了半天,俨然是想要带着段海冲上前面解决那个赵化龙,可是段海就是这样不动弹稳稳的坐在马上,看着前方的战事。其实他并非是呆呆的看着,经过白云龙和程豪的战斗经历,他在观察这个化龙的招式,渐渐的他有些摸透了。
张鱼在这边遥遥的看着段海,她知道段海这个老滑头是在学习,心里偷笑半天,但她也开始为程豪担心了。这样耗尽体力的战斗,是对化龙和程豪的耐力比试,看谁的耐力更强一点。
程豪这边已经虎口有些发麻了,而化龙显然是越战越勇,两个紫金葫芦锤变幻莫测,程豪心里开始发虚了,这家户简直是用锤的祖宗,怎么使不完的花招,现在看来自己是撑不了多久了,早晚要挨上一锤。
下一刻化龙一锤向程豪腰部打去,程豪用大锤护住腰部,可化龙又刹住锤向上直击程豪的面门,程豪又抡起左手边的大锤护住脑袋,但这一锤打得程豪脑袋“嗡”的一声,顿时就有些反应不过来,化龙左手一锤正打到程豪的后背上,“啪”的一声,程豪在马上摔了下来,人事不省。
“快快,快救回来!”
张鱼跟着前排的士兵连拉带拽的把程豪给抓了回来,程豪此时已经昏迷了,被人抬了下去。现在双方的势力已经平等了。那边的化龙更加猖狂,他身后的军士兵一个个“嗷嗷”怪叫,化龙指名点姓的要段海迎战。
陈副将不仅一皱眉,连斩两员大将的赵化龙现在正是士气兴盛的时候,此时点名要将军出来,将军此时出去迎战怕是还不到时候,让其他将士出去怕也是送死,他看了一眼在前排站着的张鱼心里叹了口气,要是自己死了张鱼就只能去投奔白云龙了,还挺舍不得这个丫头的。
陈副将刚要催马出去迎战,段海把枪一横,面色冷峻。坐下的麟驹“咻咻”怪叫似乎非常兴奋的样子,段海催着马向前走了,陈副将抓住了段海的枪。
“将军还不到时候。”
“到了。”
段海用枪甩开陈副将的手驱马跑进了战场,张鱼的心不禁提到了嗓子眼,两方的势力的士兵和将领各自为自己的将军加油,段海这边的势力俨然因为段海的出战了高兴,击鼓助威,整个战场空前的豪壮,“咚咚咚咚”的鼓声把张鱼的心也带着兴奋起来,她是第一次这么清楚的看段海冲锋陷阵,有点小激动还有点担心,但是随即她又想到了什么,小跑到陈副将哪里。
“段大将军可算出来?我们打个赌如何?”
“什么赌?”
“这一战要是你赢了,我们就退回边界之外,要是将军输了,哼哼,将军也就让出这份土地如何?”
“你认为我会输吗?”
化龙大笑了两手举锤要打,段海这边却鸣锣了,收兵的意思。化龙自然停手,更是干笑两声。段海奇怪的看着陈副将,陈副将也无奈的摇了摇头,又打了两声锣。段海驱马回去,奇怪的看着陈副将,这时张鱼在远处喊道:
“化龙将军我们今天不和你打,我们怕将军和你打了你输了,说我们将军侥幸赢了你打赌不算数,我们不是就吃亏了吗?”
“哈哈哈哈哈哈,段大将军这就是你养出来的好兵,精到骨子里了!收兵!我们明天在战!”
赵化龙带着他的阗国兵退回了原有阵地,段海定定的望着那个小兵,可是却不见那个小兵的身影,嘴里喃喃的说了句“小鱼?”带兵回了阵地。幸好张鱼事先把要说的话告诉了陈副将,陈副将才免的一顿叱问。
“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在意这些了?”
“呃,自从上次和张小姐在山谷的一战长了很多见识。”
“呵呵,她就是条滑鱼,心眼子全都不用到正地方。”
段海一想到张鱼心情就变的好多了,一种淡淡的甜味在心里蔓延着,真不知道这条滑鱼在干什么呢?是不是在将军府里要闲死了?还是在逛街?最好是别去惹公主,不知道自己不再的这段日子里有没有想自己?如果想自己了至少来个书信,对啊!她怎么不给我寄书信来呢?
陈副将一看段海在自顾自的傻笑就知道是在想张鱼,可是随后表情又变的浓重,猜测肯定是又在为战事的事情操心,想劝几句,段海却先开口了。
“你说张鱼怎么不给我寄书信?原先半天不见就在府里要死要活,这都有一个多月了,怎么一点信都没有?别我回去的时候都成死鱼了?”
“将军原来你在担心这个?女子无才便是德,张小姐都不会写字怎么给您寄书信?”
“就她那个脑袋瓜子,想写一封书信还不简单?她就是画都能画出来!”
陈副将在一旁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将军是受刺激了,确实有很多将士在这段时间收到家里人的来信,这些将军也看到了,难免会嫉妒,在将军府里也只有张鱼这么一个念想,自然也希望张鱼给他写一封。但是将军要是知道张鱼就在军营里是不是比来封书信还开心?但是答应了张鱼就不能把这件事情说出去,除非将军自己发现了。
段海则是发现自己只要一提到张鱼总有说不完的话,好像在说她的时候自己成话唠了。
“小陈,我今天好像听到张鱼的声音了,就是那个喊不打仗的那个,我怎么听怎么像。”
“将军多虑了吧,张小姐现在远在京城,远的很,就是会千里传音的秘术也不能穿这么远啊。”
“肯定是我多想了。”
段海定了定神猜测自己真的听错了?下令把其他将士和军师召集要准备明天的战事。陈副将在一旁心里暗想,不如现在就问问将军如果张鱼来了他会怎么处理,也以免到时候张鱼被识破了,事情不好办,也好有个挽救措施。
“将军你说万一张小姐来前线了,你怎么处理?”
“什么?她来前线了!?”
“万一,万一,末将说万一。再说以张小姐的性格怎么回来前线,张小姐一向是受不了苦的,她又怎么会选择来过着苦日子?”
“也是。”
段海刚刚还有点惊喜,一听陈副将说了万一,才知道只是个比方。心里不免有些落寞,陈副将看出了段海的心思,笑了笑。
“将军你还没有回答末将的问题呢,你会怎么处理张小姐?”
“这个啊,当然是藏起来,让别人发现不得麻烦。”
“可是军营里出现女子不是要斩首示众的吗?”
陈副将故意这么一问,段海的身子就是一怔,随即看着陈副将。
“你希望她死?”
“不不不,末将不是这个意思。张小姐古灵精怪,可爱的紧,末将喜欢还来不及怎么想让她死?”
“你喜欢她?”
段海的鹰一样的眼睛里充满的是一种敌视,陈副将此时是叫苦不迭,现在说喜欢也不是,不喜欢也不是,好你个张鱼把我害到这步田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