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原创图书 > 军事历史 > 遗失的美好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十四、迎战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来的!”
张鱼甩开陈副将手,跑出了火头营。心里暗骂晦气怎么这个时候碰见陈副将了,还刚好被逮个正着,张鱼低着头快步跑着,迎面撞上好多人,都道了声谦快步跑开了。陈副将紧跟其后,追着张鱼。
“张鱼你给我站住!”
“谁站下谁是傻子!”
无论张鱼怎么跑都躲不开陈副将的追捕,最好只得认输被擒住。张鱼还专门挑了个人烟稀少的地方,陈副将上下打量着张鱼,眼里充满着惊奇。张鱼到底是怎么来的?记得走的时候张鱼还在书房里吃葡萄,以她的速度再快也不可能瞬间到达城门,而且自己竟然一点都没发现。
“你是怎么来的?有没有被发现?”
“怎么你们一个个见到了都这么问我,没有被发现行了吧?你不会把我来的消息告诉段海吧?”
“你是怎么来的?我们走的时候你不是好好的在将军府里呆着吗?”
“对啊,我本来想尾随的后来你们刚好有一个押运粮草的车,我就换上军装跟来了。”
“你!你真是活宝啊!”
陈副将用手捂住脑袋,他现在愁怎么把张鱼藏起来,可是看张鱼一副什么都不怕的样子应该没什么事情。
“都还有谁知道你来了?”
“白先锋。”
“我说他怎么把火头营的小兵调到自己的旗下呢,原来是怕你被识破,他是怎么知道的?”
“拉关系啦。小云我也一块带来了,小云认识白先锋所以就拉关系了。”
“张鱼希望你到将军那里也可以和跟我说一样这么坦白。”
“我不去。”
陈副将拉着张鱼,张鱼就是不动弹。就是偷偷自己回去也绝对不能去见段海,不然自己肯定要被送回去,而且回去了就要被软禁,怎么想都不合适,现在为今之计就是说服陈副将让自己在军营里呆着。
“你必须去,不然出了什么事情我怎么像将军交代。”
“你让我去不就扰乱将军的心思了,估计这我一去看他,他在气到了卧床不起怎么办,这仗还打不打了?而且你让我去见将军有什么用?他肯定天天提心吊胆的,还不如不告诉。”
“如果你真为将军想就不该来。”
“我是来了在意识到的。”
陈副将松开张鱼的手,看着一脸谦逊的张鱼。其实张鱼脸上的谦逊全是装出来的,段海的脾气她知道,绝对不会因为自己气的卧床不起,说这些也就是夸张了点,希望忠心的陈副将不要把自己供出去而已。
“我派人把你送回去。”
“你这是滥用职权!万一那些人知道我是女的路上不安好心怎么办?!那还不如在军营呆着安心。”
“那你想怎么办?”
“我打算继续在这里呆着,不走,实在不行你把我安排到你的旗下,护着我点也中。”
“好啊张鱼,你这是想要拉我上你的贼船?白云龙都上去了,现在你也想拉我上去?”
“嘿嘿,也不是,这不是有您在就安心了吗?”
陈副将看了一眼一旁笑眯眯的张鱼,叹了口气,让她走了。张鱼就知道这种方法对付陈副将最好用了,陈副将那么忠心自然对那些对段海有害的肯定东西抵触,而且自己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更不好跟段海交代,他现在就只能让自己呆在军营里。
张鱼笑着回了火头营,一旁的郑孬吓的早就在门口等着了,看张鱼完好无损的回来,自然开心,马上迎了出去。
“死鱼你到底是什么来头,连陈副将都认识,你刚才为什么见到他就跑啊?”
“不跑不行啊。我欠了陈副将的钱,至今没还,他见到我自然要债了,我自然要跑了。”
“你怎么四处欠债啊?你又欠了我多少钱?我现在都思考以后要不要借给你钱了,快点把你剩下的那点猪食吃了。”
张鱼嘿嘿笑着去屋里把剩下的那些白饭吃了,才离开火头营。第二天就被陈副将接到了自己的旗下,张鱼现在反而更有安全感,至少陈副将保护她的能更多。而且基本见不到段海的影子,这可能也是陈副将保护她的一种方式,不过能在军营里呆着就是最好的了。
过了几天的清闲日子,现在要出兵打仗了,陈副将自然要跟着段海一起出去,难免这张鱼也要跟着出去,站在队伍的最后能看到的只是一攒攒的人头,张鱼想要挤到前面去可是旁边的士兵一个个都面容严肃一看就知道不能乱调动位置。
前面的白云龙斩掉了敌军大将的头颅,气氛这才有些缓和,张鱼挤着到了前排。看见白云龙骑着白马,拎着一个人头回来看了。后面的击鼓人“咚咚咚咚咚”的击鼓助威这,敌方那面走出一员大将,呲牙咧嘴的,口说着要为自己的哥哥报仇,指名点姓要与白云龙一决死战!白云龙将那颗人头扔到前排的士兵面前,催马迎战。
“太帅气了。”
张鱼在那羡慕的看着,要是自己也能有这样一个好气场,一身好武艺,骑着马,拿着大刀被别人指名点姓要决斗,那该有多风光,张鱼幻想着,一旁的小兵不屑的哼了一声。
“白先锋的不算什么,咱们将军才是最厉害的,你肯定是新来的没看过将军打仗,那叫一个勇猛无敌啊,一把大枪挥舞的神出鬼没的。”
“真哒?我也好想看看。”
“等着,等会将军就要出战了。”
白云龙仅在一个双马挫蹬的机会就把那员敌将的头砍了下来,揪着那颗血淋淋的头颅扔了回来。白云龙这方连杀两员敌军大将,士气大振。段海自然开心,但是凡事不能高兴的太早,那边催马走出了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
身着紫金甲,头戴紫金盔,罂穗随风飘荡着,坐下一匹枣红马,双手各拿一个紫金葫芦锤,远处看就有几十斤的重量,估计这一锤下去被砸的人准是脑浆迸裂,体无完肤。
张鱼一见就知道肯定是大BOSS来了,白云龙再次催马前去,二人各通名姓。她竖耳一听那人名叫什么化龙,心里不仅有些替白云龙担心,这名字不是犯冲吗?
那个人的名字里有化龙两字,而白先锋的名字是白云龙,这不是把白云龙化解了吗?其实名字犯冲的这个不是不能信,你看三国时期的雏凤不就是在落凤坡死的吗?民国时期的贺龙险些在落云峡死了,云都没了龙还怎么飞?这是犯地名了,也有犯人名的就是谁克谁,估计白云龙十有八九要输。
张鱼本想喊一声可是一看旁边人个个性情高涨就知道说了也无用,只能独自安静的看着白云龙会战那个化龙。
化龙手提紫金葫芦锤驱马先前跑去,白云龙也驱马向前跑,二马错蹬化龙举起锤冲着白云龙的面门砸去,白云龙知道这一锤力气非同小可,身向后仰躲过了一锤紧接着另一只手的锤也迎了过来,这次打得是白云龙的肚子。
白云龙见无处可躲只得把手中双刀护住肚子,结结实实的挨了一锤。二马各驮着主人跑回原有阵地,白云龙微微的坐起来,“哇”的吐出一口血,银色的战甲顿时沾满了鲜血,俨然是受了严重的内伤。
敌军那边擂鼓助威,白云龙擦擦嘴角的血,感觉自己的虎口被那个大锤打得阵阵发麻,结结实实的挨了那一下之后,顿时觉的五脏六腑都挪了位置,可见这一锤的力气不小。他再次催马上阵,化龙的大锤招招致命,白云龙不敢接锤,只得四处躲开,一时间只有招架之力无还手之功,张鱼不禁为白云龙捏了把汗。
化龙大锤高高抬起,白云龙似乎看到了破绽一般反拿手中大刀直奔化龙的心窝,谁知被左手的大锤打中人摔下了马,顿时举锤就要砸下,这时一人断喝一声,一只飞镖打了出来,化龙用锤挡住。
白云龙马上被小兵拖下了战场,张鱼迅速的凑了过去。
“老白你没事吧?是不是受了内伤!”
“我没事。”
“你不能死,死了小云怎么办!”
白云龙嘴里含着血,硬生生的咽了下去,可见这个人的意志有多坚定,被士兵抬下去治伤,张鱼继续看着。这时走出来的并非是段海,而是一个身形渐胖的胖子,手里拿着金刚圆头锤,竟然也是个用锤的。
张鱼心里不禁暗笑,今天用锤的两个祖宗碰到一起,不知道那个才是最厉害的。